—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十七章

第17章占卜


 吴世勋见朴灿烈放下手机,勾起唇角笑了一下,“已经第二次了。以后签进泰和,金俊勉怕要上来掐我。”


 朴灿烈哼了一声,“你真有心进泰和就趁早,现在是人力扩充阶段,我亲自来和你谈。等再过一个月你要想进泰和,指不定就得预约哪个小助理了。”


 吴世勋笑了一声,抬起眼看着朴灿烈,瞳光清亮:“又不是只有朴总一个人在发展,再过一个月,你想和我谈签约,指不定也得提前和ricky预约排队了。”


朴灿烈闻言一阵气短,眼光扫向旁边,王牌经纪人正举着酒杯专心致志地盯着红酒看,明显已经自觉退至战火线后两百里外了。


朴灿烈不屑地哼了一声:“眼看着你就进剧组了,没一两月可出不来。新人就是禁不起火,才出名几天啊,眼高过顶了吧。”


 “刚露出脸确实经不起两个月的空窗期,这个我自有打算,多谢朴总提醒了。”


 朴灿烈嗤笑一声:“自作多情。”


吴世勋只是微笑不说话。


 “吴世勋——”一边的ricky忽然开口了,他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吴世勋,吴世勋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一份合同的照片,他惊讶地挑起眉:“你先签了?”


朴灿烈不等ricky开口,先说道:“人家比你识时务。”


吴世勋一乐:“识时务者为俊杰,ricky哥本来就是乐藤第一俊杰。”


“那你就是第一傻瓜。挂个空名还敢和丛天啸走那么近,迟早被抓现行,雇人随便找个小胡同麻袋一下弄死你,对人家而言不过踩死一只蚂蚁。”


 吴世勋乐了:“想不到美国贵族这么了解京城权贵,佩服。”


 “吴世勋,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朴灿烈一阵气短,眼前这人真是绝了,说好话不领情,威逼利诱也不上套。一见面就是一副老神在在的装叉脸。朴灿烈想,还好这人以后最多是个手下艺人,要是合伙人,这不紧不慢的死性子,真能把他憋屈死。


 吴世勋闻言抿了一口红酒,朴灿烈挑选的酒口感清新顺滑,酒液顺着舌头滑过喉咙,可比在丛天啸的豪宅里喝酒愉快多了。他放下酒杯,说道:“我也差不多是时候签了。”


 “什么时候?”


 “朴总再答应我一个请求,马上就可以签了。”


 朴灿烈感觉自己被这不紧不慢的祖宗气得额头一跳一跳的:“什么要求?”


 “周桓新戏的导演——刘桂凌——”吴世勋话还没说完,就见朴灿烈的表情忽然松动了,双眉打开,黑眼珠向下,唇瓣放松,是一种可以被称为装大尾巴狼的表情。他心中忽地一动,果然,朴灿烈故作悠闲地把玩了一下自己的袖口,风轻云淡地说:“刘桂凌,已经是泰和的人了。”


 这么有觉悟?吴世勋立刻忍不住问道:“为了我?”


 朴灿烈斜眼瞟了他一眼:“不好意思,你想多了。”


 “哦。”吴世勋笑眯眯地点点头:“不是为了我最好,要不然我就担心了。”


 “担心什么?”


 吴世勋只是笑着摇摇头:“不说了,说了你又跳脚。”


 朴灿烈终于忍不住:“我什么时候跳过脚?”


 “朴总——”吴世勋忽然收敛了玩笑的神色:“虽然不是为了我,也请您答应我一个请求。毕竟像您说的,我马上就要进剧组,有些事情自己做实在不方便。”


 “我知道。”朴灿烈哼了一声,他有些气不过自己三番两次主动帮吴世勋,却还是把那句话说出了口:“刘桂凌是难得的有才却没有臭脾气,签了合同就听话,我会关照他好好‘照顾’周桓的。”


吴世勋闻言一愣,脸上闪过一丝错愕,转而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这戏的主要角色投资方都已经定了,只剩小角色可以让刘导做主。我只是想你替我朝刘导讨一个小角色,戏份少但戏线长的那种,能让我在这部剧的各个时期都和周桓演上几镜对手戏。”


朴灿烈狐疑地看了一眼吴世勋:“你确定?”


“确定。”


“你不明白,打压一个新人,最好的时机就是在他的第一部作品上。”


“我知道啊。”吴世勋抿了一口酒,莞尔一笑:“我们对打压的定义不太一样。朴总,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


朴灿烈狐疑地看着吴世勋,沉默十几秒后终于点了头:“反正不是我自己的仇家,随你吧。”


吴世勋笑了,第一次主动举起酒杯:“谢谢朴总,明天就可以签合同了。”


约好的签约时间是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吴世勋提前两小时收到了朴灿烈的短信,告诉他签约地点是——哈根达斯。


吴世勋看着“哈根达斯”这四个字,嘴角抽搐了好一会。等他准时到达的时候,朴灿烈已经毫不客气地自己点了冰淇淋,热巧克力熔岩蛋糕被挖得只剩一个角,冰淇淋球也化的差不多了。


融情比利时——如果吴世勋没记错的话,是被评为最受小孩欢迎的哈根达斯菜式。


吴世勋心里默默地纠结了三秒钟,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朴总,不是说美国人不兴吃哈根达斯吗?”


 朴灿烈一噎,天才知道他这也是从小长到大第一次吃这玩意,他只记得和吴世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吴世勋点了很甜的乳酪蛋糕,于是特意打电话给助手问爱甜食的年轻人平时都吃什么东西,助手信誓旦旦地说年轻人都喜欢哈根达斯,所以他才找了这么一不着调的地。当然了,这些事情他是不可能告诉吴世勋的。


所以朴灿烈非常霸道地一瞪眼:“你知道什么?美国就流行这个!”吴世勋默默地撇了撇嘴,朴灿烈真把他当没出过国门的乡土小屁孩呢,就算觉得他书读的不多也不能这么蒙他啊!


 吴世勋默默地进入系统,在系统MEMO里给朴灿烈加上了几个标签——不讲理,爱装叉,看不起人。


 说是签合同,气氛一点都不庄重。挺厚一叠文件,吴世勋大概扫了几眼,便再也不深读,只是刷刷刷一页一页翻得飞快,看到哪里有需要签名的地方就签字,干净利落。


 签合同整整延续了十分钟,吴世勋翻页翻的手指头都酸了。一抬头,却见朴灿烈垂眼看着盘子里被糟蹋的乱七八糟的甜点,嘴角下拉,明显不乐意。


 “怎么了?”


 “难吃。”


 吴世勋乐了:“看来哈根达斯在中国的款式太不入流了,不能让您满意。”


朴灿烈听出来挖苦,哼了一声:“你要点什么?”


“我什么也不要,小孩子的东西,不爱吃。”吴世勋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却不料说完之后朴灿烈的脸色又黑了。


“朴总,你亲自把我约出来,就为了签一份合同?”


 朴灿烈愤懑地沉默了很久,才大人不记小人过地哼了一声,抿了抿唇,低声说:“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朴灿烈犹豫了一下:“我记得上次你说,你会占卜?”


吴世勋一愣,怎么的,还要考核他?不会是找他算命吧?


“到底会不会?”朴大总裁的脸色又不好看了。


“……会……你要干什么?”


 朴灿烈看着吴世勋如临大敌的样子,恨恨地咬牙:“帮我算一件事。”


 “什么?”


 朴灿烈继续咬牙:“我等会,要去做个体检——”


“啊?”


“家族规矩,每年要上交体检报告。”朴灿烈愤愤地叉起一块巧克力,戳碎:“你可以理解为有钱人规矩多!”。


“啊——”吴世勋还是没明白:“那和我占卜有什么关系?”


“我要你提前帮我占卜一下,我的身体报告会不会出问题。”


“哦。”吴世勋明白了:“如果查出问题,会影响在家族的前程是吧?哎,也不对啊,要是有问题,你找人做个手脚不就结了。”


朴灿烈青着脸看着他,一字一字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不是怕家族。”


吴世勋反应了好一会,终于扑哧笑了出来,谁能想到呐,上一世叱咤风云的精英总裁朴灿烈,会惜命到怕看医生?


“你怕看医生?——我没说错吧?”


“不许说出去。”朴灿烈愤愤地切着早就化得软趴趴的巧克力,锃亮的餐刀砰地一声剁下去:“不然雪藏你!”


吴世勋彻底哭笑不得,无奈之下,他只好装模作样地闭上眼,装作定思的样子偷偷点开系统,开始飞快地筛选商店里那些千奇百怪的宝贝。


青春不老丹?不要。


冰肌玉骨散?不要。


一夜销魂露……系统君你的思想怎么总是这么黄澄澄的……


吴世勋整整翻了二十来页,才找到了个可用的东西。


这件宝贝叫“命运简史”,商品介绍里说这件宝贝有预测未来的功能,购买这件宝贝后可以问系统君一件事,限定是该事件的发生期间在未来72小时之内。商品价值——吴世勋在意念里狠狠地揉了揉眼睛——一千万?


天杀呀,这是要宰死人啊。他现在的游戏财富值一共才累计了不到二十万,哪能买得起这玩意?


吴世勋愤懑地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系统君,继续往下看——等下,“概率改写卷”——这是个什么东西?


吴世勋点了一下商品右边的小问号,商品介绍弹了出来。


[概率改写卷]


耗用财富值:50000;主要效用:购买该商品将获得概率改写卷一卷,将某一事件写在卷上,可以选择提升或减少其发生的概率。提升或减少概率值不得超过百分之三十。效用范围:略;生效时间:立即生效。


吴世勋默默地看着“50000”这个数字五秒钟,睁开眼,问朴灿烈:“如果我不给你占卜,会有什么后果?”


“你说呢——”朴灿烈的手放在了合同上,冷笑一声:“你的命运,已经在我手上了。”


真是狡猾小人啊——吴世勋默默地在心里哀悼了一把系统钱包君,而后回到了系统,颤巍巍地点击了购买 


[恭喜您获得概率改写卷!请输入您要改变概率的事件!]


随着系统提示,一张泛黄的牛皮纸出现在了系统页面最中央,四周还闪着神秘的银光。吴世勋愤懑地用意念砰砰砰砸着系统键盘,牛皮纸上逐渐出现了一行银色的小字——朴灿烈身体健康,没有大毛病。


[请按回车键,并输入您要对概率作出的变动!]


增加概率,30%。


[恭喜您!您的改变已生效!期待您的下次使用!]


吴世勋内心泣着血退出了系统,对朴灿烈说:“放心吧,你的身体没啥要紧的大毛病。”


朴灿烈明显松了口气,紧接着又问:“你确定吗?”


吴世勋叹了口气:“我问你,你往年的结果怎么样?”


“都没什么问题。”


“那今年也一样。”吴世勋心道,这么年轻,要是增加了30%的健康概率还有病,那估计我也救不了你了,早点准备后事吧。


朴灿烈闻言明显挺高兴,“你放心,我很相信你。上次回去后我仔细了解了中国的古老民俗学,怪力乱神之事我虽然不信,不过占卜这种事不太一样,西方也有人能算得特别准……”朴灿烈说着,却发现吴世勋的神情忽然蔫蔫的,像是不太爱搭理他的样子。他哪里知道吴世勋刚刚狠出了把血,还以为吴世勋为了占卜很费力气,已经筋疲力尽了呢。


于是朴灿烈内心深处善良的小苗又探头了:“累坏了吧?不如你陪我去体检,之后我请你吃饭?”


吴世勋抬起头,狠狠地拍桌子:“去吃最贵的!”




————————————vivi————————————

啊……我终于回来了……


期中考试我已经是条废龙了


走刷题啊大兄弟!





评论(2)
热度(27)

2017-04-18

27

标签

灿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