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启副】南方北方【四】

南方北方【四】

迎新晚会

“欸欸欸张日山你能不能快点!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啊!哎对了别忘了把你那吉他🎸也带上!”

“知道啦知道啦!喏,你要不要吃个橘子?”

“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啦走吧!再不走就迟了啊。”

等张日山和陈皮到礼堂时,里面早就挤满了人。张日山跟在陈皮后面,想要很努力地屏蔽掉众人落在他们两个人身上的视线。

等他回过神儿的时候,自己已经跟随陈皮来到了后台。

陈皮翘着二郎腿大喇喇地坐在单人沙发上,一副“老子是黑社会”的架势。张日山见了笑着扔了个橘子砸在他脸上。

“哎呦张日山你行啊涨能耐了还敢砸你哥!看我不挠死你!”纵使陈皮反应快但距离太近想要躲开已是不可能,他愤愤的扒下脸上的橘子将张日山扑倒在沙发上。

只能说是好兄弟,陈皮非常清楚张日山怕痒,而且还是一被挠就手软脚软的那种程度。

“哈哈…死橘子…皮你…别挠…了哈…下去…啊哈哈…”张日山笑的眼泪都冒了出来,小水珠一样挂在睫毛上,晶晶亮。

“哈哈哈哈张日山你这样可真特么勾人啊,不行了我要把你现在这样给拍下来发到校园论坛上去哈哈哈哈。”

“陈皮你敢!”张日山猛的拽住陈皮的衣领将他硬生生的拽了回来。

眼看两人就要撞在一起,陈皮曲起手臂,小臂刚好撑在张日山脑袋旁边,“怎么样?你哥我机智不?”说完还颇为得意的吹了个口哨。

“死橘子皮你特么口水都吹我脸上来了快给老子滚下去!”

“嘭——”

休息室的门被人打开,连带着走进八人一狗。

场面顿时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尴尬之中。

张启山内心 : “我是应该把陈皮拽下来还是把他踢下来?”

二月红内心 : “陈皮是会被佛爷拽下来还是被他踢下来?”

半截李内心 : “这特么算是早恋吗?”

吴老狗内心 : “陈皮这是在强良家妇男吗?话说三寸钉竟然没叫,唔,看来下面的那个男生是可以结交的。”

黑背老六内心 : “我是该装没看到还是该装没听到?”

霍锦惜内心 : “我的手机呢?我要拍照!快点火起来!🔥🔥🔥”

齐铁嘴内心 : “陈皮今日必有大难啊!”

解九爷内心 : “好浓的醋味儿,阿嚏!”

而陈皮和张日山则是大写的生无可恋。

最先吱声的是三寸钉,它跳到陈皮的背上并且低声吠,仿佛是在让陈皮赶快下来,在陈皮被捂着脸的二月红提走后,三寸钉满意的跳进了脸上写满不可置信的张日山怀里。

“哈哈!我说五爷啊,看来你的三寸钉也是个喜欢趣事儿的主啊,估计再过几天你的三寸钉可就要有新主人喽!”平时惯会出来打圆场的八爷首先开了口,打破了这诡异的场面。

“哈哈哈,八爷啊,我这三寸钉可是养了有个几年了啊,这换主人嘛是不太可能了。”
说话间吴老狗踱步到张日山身边,从他手中接过三寸钉,临走时打量了张日山几眼,轻声道:“我这人啊,就喜欢养狗,我的三寸钉看人一向准,它喜欢你,亲近你,你就是我狗五的好友,以后啊,你也得对它亲近点。狗,是通人性的。”

“这,这,老师,我只是个学生,这样会不会太——”“哎呀这五爷说什么你就照他说的做好了!要不是我老爹生我太晚,你现在也得喊我一声四爷呐!”

“陈皮,你还没给我们介绍介绍这位是谁呢。”二月红笑眯眯的摸了摸陈皮的脑袋,问道。

陈皮被他这一摸缩了缩脑袋,望了望旁边一言未发的张启山,嘿嘿笑到:“呐,几位老师,这位就是我上次跟你提到的张日山。”

处在角落的张启山铁青了脸。

张日山望着众人努力憋笑的表情后,问身边看上去最正常的二爷:“红老师,他们这是怎么了啊?”

二月红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道 : “没什么,他们就是觉着你的名儿霸气。”

但被二月红摸着脑袋的陈皮知道,自家师父是多想笑,他头发都被揪得生疼QAQ!

#QAQ我有罪!我到现在还没写到醉酒梗#

#我尽量在下一篇加快进度✧٩(ˊωˋ*)و✧#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