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启副】由一只狐狸精引发的一只小狐狸不得不说的事 【七】

【七】我们养两只狐狸吧!

【写在正文前面的话】

啊啊啊这篇文大概就这样要结束了吧,说实话这是我第一篇填完的坑!QAQ

不过就因为是第一篇才会难忘啊~

目测应该会有一片番外吧,关于佛爷吃醋?

还有啊,如果真的要放肉文的话怎么打链接啊,我看别人家的都是点一下就好了QAQ。

【正文】

“你给我放开她!”

张启山愣了愣,入耳的是从未听过的声音,带有青年的朝气却也带着一丝虚弱,可这两种对立的感觉搭在一起却让人没有一丁点的质疑。

仿佛,本来就是这样的。

声音飘在虚无之中,隐隐带来一股仙气。

张启山就是这么一愣,手中少女的身体就被人一把抢去。

“你要对她怎么样?”面前年轻的男子转过身用意念问道。

张启山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说话,或许是个哑巴?

但是不得不说,他身上隐隐有一丝张启山的气质,很像,一样的淡定冷静。

“我没有想要干什么,只是想找个地方把她放下来。”张启山抱着手臂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

准确地来说,是只狐妖。

小狐妖穿着一身红色的袍子,腰带松松散散地系在腰间,衣领处露出好看的锁骨和白皙的肌肤。

看样子也是一只闷骚的小狐妖。

张启山在脑中快速地进行了对比,最终在心里得出结论 : 长得没有日山好看,锁骨没有日山的精致,皮肤没有日山的白嫩。

果然自己的眼光是最棒的。\(≧▽≦)/

“喂喂喂老子跟你说话呢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长得如花似玉的小狐妖一开口就让人觉得幻灭。张启山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一开始不张嘴说话了。

“你是……”张启山打量了小狐妖一会儿,开口问道。

“我是她弟。”小狐妖幽幽吐出这句话。

张启山震惊的瞪大双眼。

“人死前一辈子的回忆会在脑海里重新播放一遍,就是你们所称的走马灯。你应该知道吧。”

“听说过。”

“妖也有。”

“所以说令姐是在死前回忆起了自己的前世,然后走火入魔?”

小狐妖赞赏的看了张启山几眼,颇有几分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感觉。

小狐妖将他姐姐平放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张启山便看见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魂魄化作丝丝缕缕的金色光芒飘散。

“好啦!老子已经把她送去轮回了。希望她别走错路才好,要是变成个鸡鸭鱼的以后还怎么跟她玩。”

“咳咳……”张启山被小狐妖的话惊住随即又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咳得欲生欲死。

像是回过神来的小狐妖笑嘻嘻的走过来踮起脚尖勾住张启山的脖子对他说 : “欸,老子看你这么聪明,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当老子小弟啊?”

“哦?为什么?”张启山满意的望了望小狐妖身后愈来愈近的白衣男子,挑了挑眉问道。

“啊呀当然是因为你有趣啊!不过貌似你躺在哪儿的小狐狸应该更有趣。长得就比你讨喜多了!要搁我们那儿指不定有多少人看上他了呢!嘿嘿嘿说不定老子也会去追他嘿嘿嘿!”张启山再次满意的感受到小狐妖身后的黑气越来越重,“欸欸欸你可是不知道老子哥哥是有多凶残。成天都冷着一张脸搞得老子巴不得多穿几件衣服避寒!”

“哦?那你怎么还穿的这么少?”“啧,想归想嘛,谁愿意整天穿那么多衣服,裹得跟个粽子似的!再说了老子是狐狸又不是熊,不需要冬眠,穿那么多干嘛?”

说完小狐妖还扯了扯衣领,春光更盛。

“欸,那小狐狸怎么还不醒啊?你跟你媳妇儿表白没?”

“没……”

“什么!?还没表白啊,啧啧啧……等等,不会那小狐狸还不知道你喜欢他吧?”

“……估计是。怎么,你有办法?”

“哎呦老子跟你说啊想当年老子可是个过来人啊!遇到这种情况不要怂冲上去就是干!把他——”“信不信我回家就把你干到起不了床。嗯?”

“啊呀张启山你说什么呢!你家那小狐狸还在这呢!”“不是我。”“是我。”

“雾草等会儿让老子看看这里适不适合跑路——唔,你干什么!把老子放下!”

张启山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倚在书桌旁看着小狐妖被他哥哥扛上肩膀打着屁股哼哼唧唧的回了家。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时,张启山搬了把椅子坐在张副官床前,握住他放在被外的一只手,脑袋深深地垂了下去。

过了好久,安静的房间中传来男人低哑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日山,快点醒来好不好,我们养两只狐狸吧!就养那种小小的白白的你最喜欢的那种毛茸茸的,好不好?快点醒来啊。”

“好。”

#好啦这里是从南京回来的帅气的阿九#

#不出意外的话南方北方也会更哟~#

#阿西谁能告诉我甩链接怎么甩啊嘤!#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