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启副】由一只狐狸精引发的一只小狐狸不得不说的事【三】

【三】“夫君”

【写在正文前面的话】

我脑洞大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又是ooc的一章!


“嘶——”齐铁嘴揉了揉脑袋,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刚站稳就看到了同样睡在地上的佛爷。

“哎呦!佛爷,佛爷?”齐铁嘴撩起长袍蹲了下来,“佛爷!佛爷您怎么样了?”

通过数次大力摇晃后,齐铁嘴成功的发现佛爷,还是没醒……

啧,人咋还不醒。要不……打他一巴掌?反正我是为了救他,就这样决定啦!说着齐铁嘴已经举起了右手。

好,举高!对,就是这样!现在瞄准!要确定等会儿打下去的时候能打到正确的位置!好!现在闭眼,仿佛能感受力量在身体内游走。现在气沉丹田,聚力!准备!就是现在——

“你在干什么?”

齐铁嘴:“!!!∑(°Д°ノ)ノ”

张启山:“(; ̄д ̄)”

最终齐铁嘴靠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成功捡回了自己的小命。

“老八!副官呢?”张大佛爷左看右看愣是没发现自家副官的影子,便转头问向了八爷。

“这……”齐铁嘴挠挠脑袋,愣是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什么这,你不是先醒吗?人呢?你没看到?”

“这,佛,佛爷,我只比你早醒那么一点儿,这张副官哪儿去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齐铁嘴举起自己的手哭丧着一张脸向佛爷保证。

“那……佛爷,我们去哪儿找副官啊?”“先找找出去的路再说。”“好嘞!”





经过一系列的探查后,张启山和齐铁嘴终于找到了出墓室的路。

“佛爷,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啊?”齐铁嘴缩了缩脖子,双手在衣服上直搓。

“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的?”张启山边用手电照着前方边问。

“就是,就是……哎呀我也说不清楚,但老是感觉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齐铁嘴挠了挠脑袋,有点烦躁不安。

“瞎想什么呢!现在这里除了我还有谁?”张大佛爷话是这么说,但他心里却也隐约生出一丝不安。

是的,这种感觉。他甚至能感受到这道目光中所蕴含的各种情感:怨恨,不甘,不舍……

张启山对于这道目光的感受之强烈,以至于他能恰好躲过向他袭来的那一招。





所有动作都在四目相对时静止,就连身后的齐铁嘴也愣了不长时间才反应过来。

“这,这,佛爷,我看到了什么?”来自一脸懵圈的齐铁嘴。

最后这个问题在佛爷的嘴角抽了一下后结束。

唔,就是那个副官。

之前副官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佛爷包扎伤口自己里面只剩了一件白衬衫。可现在站在他眼前的副官外面却多了一件衣服。就是那件出镜率极其高的嫁衣。此时正松散的披在副官身上。副官先前只是清秀的一张脸现在可以称之为媚。眼角眉梢都带着丝丝缕缕的媚。

视线再向上移。

佛爷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口:“副官?”他巴望着自家副官能立刻行个极其标准的军礼大喊一声佛爷然后告诉他这都是丧病的作者写着玩的然后和他开开心心的回娘家啊呸张家。

可事实却是眼前那个身披那件红红火火令人恍恍惚惚的衣服头上有犄角啊呸狐狸耳朵的张副官喊了一声“夫君”。

佛爷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齐铁嘴,后者一脸不可置信地大喊这绝对不是喊我!然后齐铁嘴发现佛爷那常年没有波动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窃喜。

德行!!!

“佛爷,这张副官是被上身了!”齐铁嘴掐着手指噼里啪啦的算了一卦后向佛爷禀报 。然后他看见佛爷飞快并且面无表情的看了自己一眼并且他那常年没有波动的眼睛里的窃喜消失了。

德行!!!

长久没有得到回应的小狐狸霎时就变了脸。十分凌厉地出招。每一招式都仿佛想要了张启山的命。

饶是武功高强的张大佛爷也有点招架不住这招招诛心的小狐狸大喝一声八爷然后八爷也加入了战局。

嗯哼虽然八爷看上去斯文但好歹也是九门中人。

最终这场恶战在收获了不少脸上的抓痕的佛爷的一个手刀之下结束。

“佛爷?我们现在怎么办?”“立刻离开这里回张家召集九门中人!”

说着一把抱起已然被一个手刀劈晕的张副官向洞穴出口走去。

#论佛爷和八爷看到了终极#(:з」∠)_

#论标点符号的重要性#(:з」∠)_

#论佛爷点亮了一个新属性#(:з」∠)_

#论原来佛爷前世与张副官这么有缘#( ̄y▽ ̄)~*

#论我齐铁嘴也是会武功哒#✧٩(ˊωˋ*)و✧

#论我终于满足了我YY很久的嫁衣梗#✧٩(ˊωˋ*)و✧

在贴吧上是同时更哟~(๑•॒̀ ູ॒•́๑)啦啦啦



评论(22)
热度(62)

2016-07-23

62

标签

启副宿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