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启副】由一只狐狸精引发的一只小狐狸的不得不说的事【二】

【二】被一只“狐狸”上了身的小副官

【写在正文前面的话】

果然我又把人写崩了……(:з」∠)_

好吧,这ooc的锅我来背……(:з」∠)_

通过张启山的眼睛,张副官发现,一双狐狸耳朵,从自己的肩上露了出来。

一霎间,整个墓室里静的仿佛没有人存在,张启山死死的盯着副官身后的那只“狐狸”。

入眼的是冰冷的色泽,随着它缓缓地向上爬,齐铁嘴终于看明白了。之前那具被自己吐槽过的尸体在哪儿?先前在棺椁里好好儿的躺着,现在在小副官的背上安安稳稳的趴着。

齐铁嘴一边看一边在自个儿的脑袋瓜子里飞速的转着圈儿:怎样才能把小副官安安全全的从那具尸体下弄出来。同时这手也是没闲着,谁说我齐铁嘴只会拖后腿来着?我还会算命!这一算啊肯定能把小副官给救……好嘛,大凶……

再算一遍。更凶了……

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齐铁嘴瞟了瞟小副官,背后的“小狐狸”。这一瞟可不得了。齐铁嘴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小狐狸”转了个头来看他。

我的妈!这是粽子?!它还能转头?不知是不是齐铁嘴眼花,他看见“小狐狸”对自己笑了一下。

我的妈!这,这面具还能笑!成精了吧这是!

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齐铁嘴想甩甩脑袋却发现自己仿佛是被定住一般,全身动弹不得,而后便是脑袋昏昏沉沉,似是被谁打了一棍子。

意识彻底消失前一秒,齐铁嘴瞥见小副官身前的张大佛爷也倒了下来 。

张副官眼睁睁地看着自家长官和八爷就这样倒在自己面前,心里着急可仍是无法动弹。背后的凉意一阵凉似一阵。他仿佛能感受到背上的那只狐狸在缓缓的移动。与此同时耳边传来女人,不,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孩的声音:“夫君……我的夫君呢……我要找我的夫君啊……”

张副官被这声音恶的浑身一哆嗦,你找夫君爬我身上来干嘛!等他回过神儿时那只小狐狸已经蹲在了自己的对面 。

唔,虽说身体不能动好歹眼珠子还是能转的。哇哦,这只小狐狸穿的真的是一件嫁衣,颜色虽然暗淡了不少但依稀可辨昔日的华丽。

不过,这狐狸味儿真大……

干枯的爪子慢慢朝着脸上的面具伸去。副官发誓他好像真的看到了面具在笑。

古代王公贵族的后代若是早夭时仍未娶妻,他的家人便会从某个或某几个有女儿的大臣家里挑选儿子在阴间的妻子。不管那些大臣同意与否,总之就是强娶。胆小的自然就是乖乖送上自己的女儿。而那些胆子大些的就会在“大婚”那天来个偷梁换柱。

就是寻找与自己女儿年龄相仿身段相似的民间穷苦女子,事先告诉这家姑娘的父母然后给些银子,这些姑娘就会被自家父母以嫁人的名义送上花轿。之后就是送进了棺材。

大多数的少女是被提前用一杯毒酒毒死,亦或是强行勒死。当然,也有些“讲究”的人家直接让人家姑娘活活闷死在棺材内。

当副官看到了摘掉了狐狸面具的女孩后,他就知道这个女孩十有八九是属于后者。这样的人死前带着怨,死后阎王爷也不敢收。

下斗的就怕遇上这样儿的。

还让自己给碰上了 。

以前听身边的老人说遇上这样儿的不能慌,千万不能看着她的眼睛。不然被她上了身可就完了,就算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可这时候副官愣是什么也想不起来,整个人跟魔怔一样盯着她的眼睛。

“让我……借一下你的身体……我要去……找我夫君……”

意识的最后一秒是他看见那个穿着大红嫁衣的狐狸化作一道黑中带红的光钻进了他的身体。


#我的妈我到底写了什么鬼#(:з」∠)_

#果然我的画风正经不过一章#(:з」∠)_

#果然我还是不舍得虐小副官#(:з」∠)_

#小副官真的没事你们相信我啊#(๑ŐдŐ)

#如果佛爷一睁眼就看到一个穿嫁衣的副官你们接受吗#(ΩДΩ)

重点在最后一条啊啊啊啊啊啊!(◎ロ◎)

你们快给我意见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31)
热度(72)
  1. 泷臻吸珍‎´•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