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一百零五章

【失踪人口出没卡
    今晚还有一更

第105章 番外——目光(下)

    吴世勋睁开眼时已经躺在自己公寓的床上,身上还穿着昨晚的衣服,只是礼服外套被脱掉,白衬衫领口和袖口的几个扣子也被解开了。手机安静地摆放在枕侧,翻翻信箱,有一条来自ricky的短信。

    ——“到家了吗?”

    惊悚的是“吴世勋”已经回复过了——“到家了,别担心。”

    吴世勋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他是怎么回来的?

    床头柜上摆着一杯晶莹的橙汁,两只圆圆胖胖的酥皮点心躺在白瓷盘里。

    ……

    吴世勋使劲甩了甩头,昨晚发生了什么?

    喝断片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即便是影帝,在宿醉的袭击下也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只记得自己在宴会上喝多了,撑着意识走出来,后面的事情……吴世勋指尖一动,触碰到了床头上的车钥匙。

    难道真是自己开车回来的,自己回复的短信,自己为自己准备的早餐,还留下了小便条向自己卖萌?

    吴世勋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匪夷所思。

    彼时的朴灿烈正默默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攥着手机发呆,实际上——他在凌晨离开吴世勋的公寓前,非常有心机地在吴世勋的通讯录里留下了自己的号码。他想,等吴世勋醒来,想起昨夜是自己送他回去,至少要来个短信感谢下吧。

    想象一下——

    “朴总,实在不好意思,昨晚给您添麻烦了。谢谢您送我回家。”

    “不客气^_^”

    “朴总,不然我请您吃晚餐表示谢意吧?今晚有时间吗?”

    “有的^_^”

    ——如此一来,他和吴世勋就算是这样“认识”了。至于乐藤总裁嘛……朴灿烈利用手机屏幕的反光照了下镜子,自信地微笑,心道:我会让你成为前任的。

    事实证明——不好意思,总裁你真的想多了。

    粗线条的某人逐渐坚定了是自己做的一切,并且在几天之后偶然看见了通讯录里存着的那个“朴灿烈”的名字,皱起了眉。吴世勋咬了下唇,暗怪自己喝多了什么电话都往手机里存,朴灿烈可是对头公司的总裁啊,天啸看见了会不开心吧……

    吴世勋果断地删除了那个联络人,喝一口水压惊,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于是某个固执等待暗恋对象回感谢短信的总裁,一等就又等了两年。而两年时间,足以让吴世勋彻底把朴灿烈忘记,从那个“见过一面”的分组里默默地滚回了“路人”。

    两年后。

    《原定男主周桓惨遭ko》

    《吴世勋粉丝一夜蒸发百分之三十,时代巨星人气不保》

    《帮你梳理吴世勋与周桓“友谊”历程,揭秘巨星背后的阴暗》

    ……

    《被曝黑料引自负艺人不满,吴世勋疑与公司单方面毁约》

    《乐藤与吴世勋正式解约,前人气巨星疑似无处寻觅下家》

    ……

    ……

    “总裁……”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打断了朴灿烈的出神,朴灿烈将视线从屏幕上移开,茫然地看着自己的秘书。

    “那个……”秘书有些词穷,“我刚才说的……财务处的预报是七百万,可以吗?”

    朴灿烈恍然回神,揉了揉自己的面颊,道:“刚才走神了,你挑重点再说一遍。”

    “哦,好。”秘书愣了一下,翻开文件夹进行第二次汇报。

    而在她低下头后,朴灿烈难以抑制地又一次走神了。

    吴世勋和丛天啸难道决裂了吗?——这个想法充斥了朴灿烈的脑子,他立刻打断了正滔滔不绝的秘书——“有件事情,你立刻去办。”

    “总裁您说。”

    朴灿烈转过电脑,指着满屏的对吴世勋的爆料,吩咐道:“给我查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的。”秘书窥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明智地合上了刚刚报告一半的报告,走出总裁办公室。

    ……

    曾经的时代巨星已然从山巅被人狠狠推下,跌下无尽深渊。吴世勋全部的身家都用来赔偿巨额的违约费,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无业游民。

    身上就剩几张钞票,还有一把不属于他的车钥匙。

    许心灿从美国打电话回来,语气非常焦急:“师兄,算我求你,先去我家里住一阵,我的车你先开着,等我回去再替你想办法。”

    吴世勋的声音很冷静,好像讨论着的不是自己一样:“不用了心灿,你能做独立模特不容易,但你也抗衡不了一个公司的力量,别为了我奔波,我会打理好自己的。”

    “怎么打理?”许心灿在话筒里哽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连住处都没有吗?师兄,求你,去我家避一避。丛天啸手再长,也不敢轻易在我父母头上动土。”

    吴世勋沉默两秒,而后轻声道:“我会照顾好自己。还有,谢谢你借我这辆车。”他说着,挂断了电话。

    吴世勋走出便利店,手里拿着一包一块二毛钱的方便面。北京城还飘着雪,冻的他脚趾头都木了,他跺了跺脚,钻进了车里。

    ——这是他这几天的“房子”。吴世勋已经缩在车里度过好几天了,即使能睡着,醒着时精神头却越来越差。他知道,清高不能果腹,他现在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今天下午,他要上门去找一个曾经还算熟识的编导,试试看他能不能给自己一份电视台里的工作。导演助理什么的自然不能想,但他毕竟导演专业毕业,多媒体的基本功也很好,做些简单的剪辑、甚至是打杂工,都是可以的。

    只要能让他把眼下最难熬的日子熬过去,以后的事情,也许还会有转机!

    吴世勋用矿泉水瓶里装的雪水擦了把脸,拆开方便面,沉默着咀嚼起来。

    而在他背后,街角停了另一辆黑车,车里有一双幽邃的黑眸,正错眼不眨地盯着他的车子。

    “总裁,他已经在车里住了好几天了。”

    “丛天啸不让别人给他工作?”

    “是,他这几天已经碰了无数个钉子了,之前似乎考虑过去临时剧组打短工,但全都被拒绝了。前天在杂货铺做临时码货员,但当晚那家店就被砸,他留下一张欠条后就辞职了。”

    朴灿烈没有再说话,黑眸深处涌动着难以压抑的愤怒。丛天啸算什么男人!即便决裂,毕竟曾经在一起五年,他何至于把人家逼至死路!

    朴灿烈想,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就在此时,已经在车里吃完简陋的午餐的吴世勋启动了车子,朴灿烈便对助理道:“远远地跟着。”

    “是。”

    朴灿烈跟着吴世勋的车进到了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小区里车少,跟的稍微近一些就会被发现。朴灿烈让助理将车开出了小区,停在一条街之外。

    “查一下,谁住在这里。”

    “已经查过了,这里住着一个编导,和吴世勋有过几次合作。”

    朴灿烈沉吟片刻,手机在这时亮起,是来自美国加州的一条简讯。发件人是他的一个表哥,他托他查丛天啸这个人的底细。

    朴灿烈点开讯息,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查出真东西了,丛天啸和姑父竟然还能扯上些关系,方便的话立刻回复我。”

    朴灿烈紧紧锁起眉头,丛天啸怎么可能会和自己父亲有关系?他犹豫地看了一眼车窗外,最终还是道:“先掉头回公司吧,如果今晚吴世勋还住在车里的话,派人接他来见我。”

    “是。”

    黑色奔驰缓缓起动,掉头,向泰和公司的总部疾驰而去。朴灿烈此时并不知道,他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

    “插播一条新闻,379国道于一小时前发生车祸,一辆bmw小型轿车翻下坡崖,发动机爆炸。目前消防人员已经赶往清理现场,根据目击者现场发现的车牌显示车主是名模许心灿,而许心灿人在美国,车里人员的身份尚不明确……”

    朴灿烈震惊地从椅子上霍地一下站了起来。

    许心灿留在北京的bmw小型轿车——吴世勋?!

    在那一刻,朴灿烈几乎是停止了呼吸,下一秒,他人已经抓起桌上的车钥匙飞奔出去。保时捷跑车卓越的性能被某总裁发挥到了极致,他一路闯了无数个红灯、终于用最快的时间赶到了事故现场。

    事故现场已经拉起了严密的警戒线,交警和消防队的人正在清理现场。

    朴灿烈在警戒线前五十米外终于再也无法向前迈动一步,他苍茫的目光看着远处的残骸,整个人都在颤抖。

    那是一个他默默爱了五年的人。五年来,他远远看着那个人在别人的怀里甜蜜地笑,他连出手抢夺都不忍心,只是害怕那个笑着的少年有哪怕一丝的难过。

    可是如今,他放在内心深处的人却被那个人无情地践踏,甚至离奇惨死!

    朴灿烈只觉得从来没有那么愤怒过,然而他却难以咆哮,整个人都仿佛被抽空,让他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北风夹着雪沫刮过,忽然,一快香槟色的手帕被从远处吹了过来,盖在了朴灿烈的脸上。

    朴灿烈伸手从脸上揭下,愕然的神色闪过,他认出了这块两年前被他机缘巧合下送给吴世勋的手帕——

    泪水毫无声息地从眼眶中流淌出来,朴灿烈攥紧手帕,将脸埋在手心中泣不成声。

    然而下一秒,这片嘈杂的雪地忽然安静了下来,天空依旧湛蓝,雪地依旧洁白,整个世界却仿佛在一瞬间彻底定格住了。那滴从朴灿烈眼眶中流淌下来的泪水也凝固在空中,这个时空像是一块用尽电池的机械手表,在一瞬间停止了运转。

    唯有那块香槟色的手帕,从朴灿烈的手中滑出,安静地在空中打了两个旋,飘落。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时空——首都电影学院西区公寓310室,一个躺在床上似是午睡许久的少年,霍然睁开了眼睛。

    “你终于醒了!”

    “你是谁?”

    “我是系统。”

    吴世勋将目光移到脑海中系统界面的最上方,那里有一行金色的小字——

    ——[重生]影帝再临

    接下来的故事,你们就都知道了。

    【在你能想到的所有时空里,我一直爱着你,只是前世的你始终不曾发觉而已。——by朴灿烈】


评论
热度(15)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