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一百零三章

【放假卡
    大结局了超级舍不得!
    但四!!还有四章番外哦哦哦哦哦
    番外估计就明天发了

第103章 (103)大结局

    “吴世勋!吴世勋!”

    “吴世勋!吴世勋!”

    当掌声和尖叫已经成为习惯,当鲜花和赞誉已经成为常态,吴世勋渐渐地对自己崭新的人生有了一丝真实感。这是金俊勉的全球巡回演唱会成都站,他作为嘉宾来唱一首,他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衬衫站在台上,手握立麦,台下就是无尽头的声浪和荧光。

    坐在最前排的是某秀恩爱不要脸的总裁,正满脸堆笑着给身边的小姑娘签名,签自己的也就算了,还替吴世勋签。某总裁已经开辟了一种新的签名时尚,据说他签的吴世勋的名字比吴世勋自己签的在淘宝上卖价更高。

    重生成功,系统君已经不能在脑海中打开,但是那个调皮的画外音依旧时常在他脑海中出现,提醒着吴世勋这场重生还差最后一小截没有走到尽头。

    “吴世勋!吴世勋!”

    幽美干净的前奏响起,脑海里的系统君咳嗽:“喂!别发呆看你家总裁了,快唱歌!不要砸招牌!”

    吴世勋这才意识到前奏将尽,他暗怪自己走神,连忙开口接上。

    全场静谧。刚满二十二岁的少年伫立在巨大的圆形会场中央,手握立麦用心演唱。

    金俊勉成都场演唱会的设席比别站多了百分之五十,但是座无虚席,吴世勋只唱一首,但却有无数人肯为了他坐几小时飞机赶来见这遥遥的一面。

    吴世勋一首唱罢真诚鞠躬,依旧是那句话——“谢谢大家来,我会更努力。”

    吴世勋的粉丝也不多要,能听男神说这一句老话,已经是她们最满足的事情。因为她们知道,吴世勋从来不需要花哨。

    吴世勋和朴灿烈穿着同款t恤,炎热的六月底,他们坐在成都的街边小店里汗流浃背地吃能把人辣哭的九宫格火锅。朴灿烈辣薅薅的吻比白酒还火辣带劲,让男神一次又一次认识到,这真是烟火人间,他重生得到的烟火人间。

    日子仿佛就这样静止了下来,工作依旧忙,戛纳红毯在即,吴世勋凭借提名了新晋影帝,这是莫大的殊荣。可是吴世勋却觉得时光很安静,没有任何繁忙,每天在朴灿烈的早安吻中醒来,晚上抱着他的短信入睡,时光很静很好,让他恍惚间觉得上一世的记忆都仿佛不真实。

    好像这才是他原本的人生,过往的血色和惊心动魄,无非都是一场梦罢了。

    却只有系统,时不时出现在他脑海里来刷存在感的系统声音,一次次把他拖回现实,让他知道自己其实还是一个重生的人,这不是他本来的生活。

    吴世勋有点苦恼,他希望系统君快点离开,这样的人生太好,他恨不得能沉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一次次被提醒过往,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不是他过河拆桥,获得了重生就抛弃系统君。主要是……每当他和朴灿烈做点有爱的小运动,在他想要叫出声的一瞬间,脑海中总是抢先响起另一个更放荡更享受的呻|吟……那你想想,那滋味是多么的惊悚和酸爽。

    直到某天,总裁勤勤恳恳地开垦完了自家媳妇后,搂着气喘吁吁的吴世勋,吻着他似是不经意地问道:“过几天就是丛天啸死刑执行期,你想看现场吗?”

    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的吴世勋在朴灿烈怀中一僵。

    “那种血腥的场面……”吴世勋下意识地开口。

    朴灿烈连忙吻他:“我当然知道。只是,这是在所有的时空中你会见他的最后一面,不去看一眼?”

    吴世勋斜眼:“我好像闻到了一股酸味。”

    朴灿烈嘻嘻笑,而后正色道:“我不吃醋,如果你需要一个了结,这是人之常情。我可以托一下朋友,不看现场的话,也可以安排你们在枪决前再见一面。”

    吴世勋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他轻声道:“不用了吧。”

    “真的?”

    “真的。”

    其实,他曾经偷偷百度过丛天啸的新闻。总有一些媒体擅长落井下石,丛天啸入狱一段时间后,各种狱照都会流出来,只要真心找,总能找到几张。

    吴世勋记得那天下午他点开那几张照片,第一张是在牢房里。丛天啸和十几个死囚关在一起,是那种大通铺,床挨着床,洗脚盆什么的摆在床下。那个每次理发花费都要五位数的男人被剃了光头,穿着橙色的狱服,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床上。周围的人脸上是相似的表情,一样的空洞和麻木。都是将死之人,连彼此问候一句甚至嘲讽一句都是浪费。

    第二张是丛天啸最近一次体检,犯人在死刑期临近时会接受体检,记录下最后的身高体重等数据。丛天啸站在铁灰色的称重机器上,之前还比较合身的狱服已经明显宽松了,昔日里高大英武的男人瘦塌了腮,眼睛浑浊,还有淡青的胡茬落拓地生长在嘴周。

    很丑,很显老,连眼角的皱纹都那么深,和没出事前媒体上偶然拍到的照片简直不是一个人。

    吴世勋越看越觉得不真实,他越来越认不出这个他上一世爱了五年的男人。

    他忽然觉得朴灿烈坚持杀丛天啸是对的,丛天啸如果被判无期,迟早也会自杀的。这样的日子不是他该过的。即便他恶贯满盈,或许死是最罚能当罪的判决,也绝对比无期徒刑来得好。如果朴灿烈真的足够残忍,那便应该尽力让丛天啸被判无期,然后买人监督他一辈子,看着他不让他自杀,就让他这样活过一生。

    失去自由,失去全世界的臣服,失去往昔那些呼风唤雨和纸醉金迷,变成一个,蝼蚁一般的囚犯。

    他的复仇如此彻底,可吴世勋却没有那种快感。他只是隐隐期待着丛天啸死期的到来——不是他急着看他死,而是他急着忘掉那一切,开始他新的人生。

    ——吴世勋,朴灿烈的人生。

    丛天啸死刑执行前的一天,吴世勋开口,让朴灿烈带他去看了一眼周桓。

    周桓被关在京郊的一家疯人院里,吴世勋隔着保护玻璃看他的时候,他已经真的疯了。头发凌乱,目光呆滞,比比划划着像是在和一个不存在的人搏斗。隔着隔音玻璃,吴世勋都能隐约听见他发出的难听嘶哑的叫声。

    周桓看见吴世勋时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像看见每一个忽然出现在眼前的生人时一样,他扑在保护玻璃上,啊啊叫着,好像指望着眼前人能带他走。

    朴灿烈安静地站在吴世勋身边,握住他的手:“怕吗?”

    吴世勋的声音很平静:“他该得的。”

    “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朴灿烈停顿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问,但是吴世勋却仿佛已经明白了他要问什么。吴世勋舔了舔唇,低声道:“他和丛天啸,我确实更恨他。”

    “为什么?”

    “我对丛天啸尚且有过不好,对他,自认无可指摘。”

    朴灿烈叹了口气,“他被关进来后我没有派人额外折磨他。”

    “我知道。”吴世勋微笑一下,“或许你可以做到心狠,但你从不残忍暴虐。”他说着,又看了一眼周桓,而后拉着朴灿烈的手转身离开。

    “朴灿烈,也给他一个解脱吧。从前那些事,我现在想忘了。”

    “好。”

    丛天啸枪决执行那天,新闻联播给了一段十秒的报道,吴世勋换台时看到,毫无多余的反应就移开了视线。吃饭时朴灿烈说,周桓今天过世了,吴世勋也不过一点头。

    那晚他们没有做|爱,他和朴灿烈平静地躺在床上,吴世勋轻声问道:“所以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朴灿烈轻吻他额头,目光无限爱怜:“你可以试着和系统君说几句话,问问他。”

    吴世勋睁开眼,目光清明。其实晚饭后他就试着叫过系统君,那个声音已经消失了,连声招呼都没有打,大概跑去别的时空玩了吧。

    只留下了一句话——享受人生,珍惜眼前人。

    他的重生成功了。

    ……

    一个月后。

    身着gucci赞助晚礼服的吴世勋从钻石白色的保时捷911走下,戛纳红毯上星光璀璨,而吴世勋是唯一一位没有女伴的提名艺人。

    ——没关系,他有男伴。

    闪光灯和摄像机从男神完美无缺的容颜上稍微移一下,打在身边穿着海蓝色西装的男人身上。朴灿烈剑眉星目,在镜头前难得地沉稳持重。两个男神站在一起对着镜头微笑,简直就是绝杀。

    礼仪人员捧上签字笔,朴灿烈和吴世勋同时执笔,一个一笔一划,一个龙飞凤舞,签下了名字。

    ——朴灿烈签吴世勋,吴世勋签朴灿烈。末了某总裁暴露了自己的逗比本色,在两个签名间连了一颗肉乎乎的扑通扑通跳的心。

    吴世勋(❤)朴灿烈。朴灿烈玩得开心,还在心上加上了两个小字——最爱。

    吴世勋(❤)最爱朴灿烈。

    咦嘻嘻嘻嘻,某总裁在镜头前差点破功露出奸笑。

    镜头前推,给了那个不伦不类的签名一个特写,同步直播到了千家万户的电视机前。

    ……

    “在所有获得提名的艺人中,最终获得,本届,戛纳新晋影帝称号的是——”

    镁光灯四处巡射,最终定格在了吴世勋沉静的面庞上。

    “——吴世勋。”

    掌声如雷。吴世勋沉稳地站起来,在万众瞩目下走上那个熟悉的领奖台。影帝的奖杯很沉,吴世勋牢牢地把它握在手里。话筒的角度刚刚好,他握上去,底下顿时安静了下来。

    场下,所有的同事和朋友都在对他笑,对他做鬼脸,对他竖拇指。闪光灯亮的让人眼晕,然而这璀璨的全世界落在吴世勋眼中,却只有一个人的影子。

    ——对他微笑的朴灿烈。

    吴世勋轻轻把了一下话筒,声音很轻很温柔:“这是我今生的第一个影帝,我希望它不是最后一个。因为这个奖杯,我要送给另一个人。下一个奖杯,才是属于我的。”

    场下哄然起哄,吴世勋微笑着将奖杯往前推了一下,他的眼眸比任何的闪光灯都要璀璨,澄澈如海。少年眉目如画,用世间最温柔的声音,对着话筒轻声低语。

    “这是最奇迹的人生。朴灿烈,谢谢你陪我。”


评论(9)
热度(21)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