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一百零二章

【为什么要一章一章发呢?

   当然是因为要完结啦舍不得!

   坏人下了地狱

   晚安

第102章(102)


    朴灿烈不出现还好,此时这一句甩出来,某胡思乱想了一下午又几次受挫的男神觉得自己的心理防线崩了。

 

    吴世勋低下头不理朴灿烈,自己腾腾腾往前走,朴灿烈被气笑了,开车在他右侧缓缓地跟着,探出头看着气鼓鼓的媳妇加快步速,像个耍脾气的小孩子。

 

    “喂,上车啦……”

 

    “媳妇?”

 

    “男神?”

 

    “你耍什么脾气哦,大街上到处都是咱俩粉丝,会被拍到啦。”

 

    “呦呦呦还不说话,红鼻子出卖了你哦。”

 

    “不是我说你到底发什么脾气呢?要发脾气也应该是我吧,你自己新欢旧爱傻傻拎不清,本总裁这么忍让已经很好脾气了好不……”朴灿烈一边挂着最低档一边嘟囔道:“传出去都要被人说我家法不正,自己媳妇还敢动替旧爱坏人说情的心思。”

 

    “还不理我?”

 

    “吴世勋,说话!”

 

    朴灿烈起初还不觉得,吴世勋一直沉默真的让他恼火起来,嗓门也提了起来:“你存心找不痛快?”

 

    吴世勋依旧不说话,但他的步速越来越快,肩膀开始抽动……

 

    又哭!

 

    朴灿烈心里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他一脚狠踏下刹车,咚的一声甚为骇人。吴世勋脚下顿了一下,下一瞬,某总裁带着一身低气压从车上下来,二话不说捉住了吴世勋的手腕,打开后车门直接把人拖了上去。

 

    朴灿烈一气呵成做完这一切后自己也上了后车座,伸手按了车顶一个神秘的按钮,车窗立刻变成了单面反光。

 

    本来委屈红眼的男神看着忽然化身哥斯拉的总裁,忽然吓得一哆嗦。这个男人平时嬉皮笑脸狗腿到不行,但每次气场爆发都有非常强的震慑力。

 

    朴灿烈像抱孩子那样把吴世勋抱起来放在自己膝盖上,严肃地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说,你发什么脾气呢?”

 

    吴世勋默默地红了脸,这是什么鬼姿势……

 

    然而男神气性还在,他别过脸去不说话。朴灿烈冷哼一声,下一秒就前倾身子,车前座和朴灿烈坚硬的身板把男神挤得几乎喘不上气来,朴灿烈固定着吴世勋的头吻他,在他口中肆意掠夺,一直到吴世勋真的觉得自己的肺快要爆炸了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为止。

 

    朴灿烈松开口,看着吴世勋气喘吁吁,低声问道:“说不说。”

 

    吴世勋哼了一声,愤愤地抹了下嘴,继续不说话。可是这回他连头都还没来得及扭过去,某总裁又压了过来,再次狠狠吻他。

 

    朴灿烈第二次松开口的时候,吴世勋真是眼眶都红了。

 

    这算什么!变相家暴么!

 

    “你这个暴君!”吴世勋愤慨地控诉道。

 

    “暴君么?”某总裁长眉一挑,把住吴世勋的头,俯身再来!

 

    吴世勋又气又羞,手放在朴灿烈胸前推他,却只被某力大无穷的总裁禁锢住双腕向两边大字型固定住。

 

    ……这造型,吴世勋想自己干脆转过身去俩人来一出youjump,ijump吧。

 

    事实证明,吴世勋是个硬骨头,朴灿烈却只能比他更强硬。反正接吻不能造成身体伤害,还有助于新陈代谢加速多巴胺合成呢,某总裁凶残地吻了男神第六次后,吴世勋终于崩溃投降了。

 

    “你到底要我回答什么!”某男神含着一把血泪控诉道。

 

    得胜的总裁满意地哼了一声:“惯的你越来越大脾气,明明是你理亏,还甩脸色给我看。”

 

    “谁理亏?”吴世勋一下子就红了眼:“是谁先不对劲?你这两天天天冷着我,不陪我看电影,还不回短信!”

 

    “喂,我只不过五分钟没回,人都亲自在电影院门口接你了,你还想咋的。”总裁无奈。

 

    吴世勋咬牙不说话。

 

    “难道不是你动心思想为旧爱求情?”某总裁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告诉你,没门。你现在就和我说,丛天啸陪你做过啥子浪漫纯情的罗曼蒂克,我现在陪你一件一件做回来,你给我把他彻底忘掉!”

 

    吴世勋难以置信地望着朴灿烈:“你觉得我是旧情难忘?”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吴世勋觉得天方夜谭:“朴灿烈,你是猪吗?”

 

    “……”

 

    还是家法不正,朴灿烈再次掰过吴世勋的脸,再次狠吻。

 

    吴世勋被某个不讲理的人气崩溃了,只能等某人又发泄一通,然后解释道:“我怎么可能旧情难忘?我不想让你对丛天啸下杀手怎么可能是因为我对他还有旧情!”

 

    “那还能因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你脏了手!”吴世勋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下一秒他喉头一哽:“我怎么了我,我是不想让你为他脏了手,你却还各种凶我家暴我……”

 

    朴灿烈错愕,紧接着他头皮发麻:“真的……?”

 

    吴世勋气咻咻地挣脱他看着车窗外不说话。

 

    五秒钟后,某人小心翼翼地捅了捅男神的小细腰:“媳妇?”

 

    “老婆?”

 

    “我错了啦……”

 

    “表不理人家啊……”

 

    吴世勋横过一眼:“你家暴我。”

 

    “没有呀没有呀,”总裁大人立刻不认账:“接吻嘛,接吻又不会死人。”

 

    吴世勋气咻咻地不接话。

 

    晚上俩人坐在沙发上一起心不在焉地看电视,朴灿烈心虚地搂着媳妇,一边给捏捏肩捶捶腿。

 

    这时候就听电视里开始滚动念新闻题目——其中一条——《四川某情侣接吻过激导致女方窒息死亡》

 

    朴灿烈心里咯噔一声,下一秒,吴世勋狠狠给他了一记肘子。

 

    总裁挂着泪生生受下了,吞下一肚子的委屈。

 

    闹了一大场,男神虽然依旧高冷,但两人之间的小疙瘩却就这样被解除了。晚上吴世勋和朴灿烈躺在床上,吴世勋忽然问道:“所以……你还是想要动手吗?”

 

    “是。”

 

    “我与他的恩怨其实不是一条命的事情。他从此沦为阶下囚,我的复仇已经成功了。我确实……不希望你为了我的仇恨成为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朴灿烈笑:“其实你想的太多了,你和他的仇了了,我和他的仇还没了。我帮你搞垮他,是帮你复仇。我一定要他死,是为自己报仇。”

 

    吴世勋错愕:“你俩有啥深仇大恨?”

 

    朴灿烈傲娇地哼一声:“他上一世上了我媳妇。”

 

    吴世勋无语凝噎。

 

    那一晚吴世勋又做了那个骑单车的梦,只是这一次,坐在单车前面带他的人一直都是朴灿烈,梦里的他好像忘记了丛天啸这个人的存在,朴灿烈越骑越快、越骑越快,风从耳边呼啸着刮过,清凉快意,吴世勋缓缓从后座上站起来,在空中摊开双臂,感觉自己像是快要飞了起来。

 

    梦醒时分,吴世勋注视着朴灿烈安静的睡颜,终于露出安心的微笑。

 

    四月底,轰轰烈烈闹了大半个月的丛家叛国一案终于定案,终审判决过程在各大电视台直播。丛天啸和丛泽穿着橙色的囚服坐在被告席,最高审判长宣读终审判决书——判处丛泽死刑,开除党籍,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丛天啸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原来到最后,丛家没能保住这个私生子,国法无情,根本用不着朴灿烈去做小动作。

 

    面对这样意料之外的结果,吴世勋一时间不知做何反应。朴灿烈在旁边吻他的头发,低声道:“你不愿让我脏手,我就只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爸出手了?”吴世勋难以置信地看着朴灿烈,朴爸爸明明有心留丛天啸一命,怎么可能替朴灿烈使劲。

 

    朴灿烈只是微笑:“我答应父亲,不再找丛天啸妈妈的麻烦。不仅如此,她接下来的医疗费用将由我个人出资,让她安度晚年。”

 

    吴世勋彻底愣住,想不到朴灿烈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他不知道自己是感动更多还是感激更多,想想自己之前的小心眼,忽然感觉有些对不住朴灿烈。然而他有意亲昵地往朴灿烈怀里偎蹭了一下之后,朴灿烈却温柔地笑着低头用鼻子蹭他的头发,在他耳边道:“不光咱爸,连兄弟姐妹们都说,我宠妻太过。”

 

    吴世勋脸上升腾起两朵火烧云。

 

    “不过自己媳妇自己疼,管他们说什么呢。”朴灿烈嬉笑道。

 

    他又一次伸手揉乱了吴世勋头上的小软毛,夕阳金光穿透明亮的落地窗打在朴灿烈的脸上,那双对别人犀利冷睿的黑眸中此时晕着化不开的温柔。

 

    他张开双臂轻轻抱住吴世勋,在他耳边道:“世勋,你崭新的人生开始了,善待它吧。”

 

    “我知道了。”吴世勋红着脸。

 

    “还有……”朴灿烈刻意停顿了下。

 

    “还有什么?”

 

    “复仇成功,我以后可以理直气壮地和你做|爱啦。”

 

    “……”

 

    ...


评论
热度(23)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