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一百零一章

【深夜更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然鹅只有一更
    晚安呀💚

第101章 (101)

    丛天啸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承认过,甚至对他自己都没有承认过——吴世勋对于他而言,真的是个特别的人。

    即便他不止一次地想要他的命,然而那都是立场问题,平心而论,丛天啸并不讨厌这个少年。——谁会讨厌这个少年,眉目如画,清冷而美好,即便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也从来不为什么物质而低头。如果当初设计吴世勋在阿尔卑斯死亡的人不是丛天啸自己,丛天啸大概也会和世界上的所有人一样,为这个少年的“踏火归来,浴火重生”而欢呼喝彩。

    可是这个少年一出现,似乎就注定站在他的对立面。

    丛天啸想,虽然他始终不能理解朴灿烈为何会如此掏心掏肺地爱一个人。但如果那个人是吴世勋,如果吴世勋一开始是对他扬起真心的笑脸,或许他也有可能沦陷。

    下午时蓝海忽然发来了丛天啸母亲病危的病情知情书,虽然是在查期间,但毕竟人伦常情,检查小组临时开会讨论后决定由两人陪同丛天啸去探望。

    丛天啸又一次走在蓝海的走廊里,只是这一次身后跟了两个冷面的公务员。然而他的表情依旧是威严的,主治医师依旧恭敬,和他小声说着具体的病情和接下来的治疗方案。

    丛天啸从来没有过问过金钱问题,然而这一次,他问道:“你说的这个手术,要多少钱?”

    医师也没想到会被这样一问,他愣了一下,然后报出一个数字。

    “一百七十万左右。”

    丛天啸点点头。一百七十万,还好,他之前划在母亲账上的那些生活费大概还够支付。只是术后疗养的话,大概就要迁到公立医院了。

    以后,他大概也不能照顾他的母亲。如果他被判死刑,不用再去想母亲会遭受多少人间疾苦,大概也不失为一种解脱。

    母亲在特护病房昏睡着,其实并没有病危,这个手术是大概两个月前就决定要做的,母亲的身体这半年来一直都不好。医院之所以下这个病危知情书,也是因为他和蓝海的人还算有些交情,人家愿意帮这个忙。

    丛天啸没有等到母亲醒来,他吻了一下昏睡的妇人,出事以来第一次觉得有些想哭。

    一个曾经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男人,最后连自己的母亲都无法护全,甚至为自己的无能而无颜再见她最后一面,这样的耻辱堪比把鞭子抽在他的脸上。

    丛天啸没有在病房里逗留太久,公务员跟着他走出病房,在走廊的另一头,逆着光,丛天啸看见了两个人。

    吴世勋,朴灿烈。

    身后的两名公务员忽然停住了脚步,竟然没有跟上来。

    于是丛天啸懂了。他有些嘲讽地勾了下唇角,没有停顿地走上去。

    吴世勋靠在窗台上,朴灿烈挡在吴世勋身前。丛天啸往前走了两步,还没来得及故作风轻云淡地和吴世勋打个招呼,朴灿烈忽然就一把把他按在了墙上。

    咚的一声,丛天啸的右颧骨一下子便肿了。他呵呵笑了一声,低声道:“国民总裁,你想给我也来一个壁咚吗?”

    朴灿烈根本没有听他废话,直接把丛天啸按在了地上。

    “这种揍人的把戏再低端不过,”朴灿烈声音冰冷:“我本来觉得没必要这样,但是——虽然你快死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约我的人出来,就要考虑到代价。”

    吴世勋在背后看着这一切,眼波沉寂。他当然会告诉朴灿烈要出来见丛天啸这件事,朴灿烈要求跟来也是理所应当。其实,早在看见朴灿烈脱下皮鞋换上一双金钟大风格的军靴时,他就已经隐约猜到了朴灿烈要干什么。

    朴灿烈不是无风度之人,很难想象他对谁露出冷酷残忍的表情。但吴世勋不能阻拦,这种时候跳出来阻拦,他就比白莲花还恶心。他绝对不会剥夺朴灿烈为了爱人报仇的权利。

    果然——就在那两个陌生的公务员在背后冷漠的注视下,朴灿烈那双厚重的朋克皮靴狠狠地踏上了丛天啸的脸——不同于上一世丛天啸覆盖上来轻碾的踩法,朴灿烈真的是狠狠一脚踏上去,瞬间地板上就溅了血。

    “你该庆幸我没有吸烟的习惯。”

    ——不然我会把你曾经对他做的都加倍还给你。朴灿烈心说道。

    吴世勋静静看了五秒,然后走了过来,低声道:“朴灿烈,走吧。”

    压在脸上的那重如泰山的力道消失了。

    吴世勋站着,垂眸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丛天啸:“你不该约我出来,我和你没什么可谈的。我恨你,也不需要原因。”

    丛天啸看着两个人的鞋子远去,他终于狠捶一把地从地上撑起来,不顾顺着额头往下淌的鲜血,喊道:“我要原因!”

    整条走廊都回荡着他的咆哮。

    吴世勋停了下,用非常低微的声音说道;“也许今生的你确实无辜,但绝不会比前世的我更委屈。我恨你,原因你委实不必知晓。”

    他说着转了个身,那双清亮的瞳仁直直地看着狼狈的丛天啸——“你输了,这就是结局。记住这个结局。”

    ……

    这次见面世上不会有再多一个人知道,那两个“刚好轮班”过来看着丛天啸的人也不会多一句嘴,丛天啸脸上带着伤回到公司,没有任何人会多问一句。

    对丛家的抄底性审查依旧在声势浩大地进行着,对比于政界的狂风巨浪,吴世勋的日子安逸到不行。不知是不是朴灿烈刻意安排,公司近期没有给他太多工作,明明是复仇最关键的节骨眼,他反而有了大把用来喝咖啡晒太阳的时间。

    吴世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他觉得朴灿烈最近对他有些冷淡。

    那个男人依旧会温柔地微笑,体贴他的一切生活小事,却很久没有再嬉皮笑脸赖皮耍滑。

    吴世勋隐隐能猜到原因,却不愿深想。但他偷偷用了小道具,系统探测朴灿烈的心情,心情词是——压抑。

    总裁大人很压抑,原因不甚明。这比复仇即将结束还要让吴世勋茫然不知所措。他想,他最近夜夜噩梦,梦到前世今生,朴灿烈大概都是能察觉到的。但他无法控制梦境,更无法向朴灿烈解释,因为多余的解释反而会更加伤了这个男人的心。

    票房破四亿的时候,吴世勋小心翼翼地问朴灿烈:“那个——最近忙,我的片咱俩还没看呢……我在线订了两张票,要不要一起去看下……”

    吴世勋万万没想到的是,朴灿烈竟然摇头拒绝——“丛家的事情还没有了,最近实在有些忙,你叫ricky陪你去看吧行吗?”

    行吗?

    吴世勋知道如果自己坚持,或者稍微软磨硬泡一下,朴灿烈一定会答应。可是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最后只是点了下头。

    最后吴世勋没有把那张票给ricky,他自己一个人去看了。影片非常动人,进程过半后很多人眼中都有泪,片尾用吴世勋的清唱淡出,很多人都哭了。

    “岁月年轮转呀转,兜兜转转遗憾却不得转圜。”

    “人间烟火一团团,模糊了视线不见沧海桑田。”

    “既然树有年轮,人总要带着前世的伤痕。”

    “如果天也无情,我们何妨放肆喜怒痴嗔。”

    “如果讨厌烟火味,何必降临在人间。”

    “如果讨厌烟火味,请别靠近我身边。”

    低哑的男声缓缓淡出,影院里稀稀拉拉地最后只剩下吴世勋一个人。吴世勋摘下遮住脸的棒球帽,掏出手机给朴灿烈发了一条短信。

    ——“在生我的气吧。”

    朴灿烈五分钟没回。吴世勋忽然感觉心里很酸,他知道朴灿烈在气什么,朴灿烈现在就等着自己那一句求情出口,然后他就真的可以和自己彻底冷脸。他也知道朴灿烈占情占理,优柔寡断的是他,朴灿烈为了他违逆了自己的老爸,他却还要犹犹豫豫的。

    可是吴世勋想,如果法院判决丛天啸不死,朴灿烈为了他下黑手,那么和他带累朴灿烈手沾鲜血有什么区别。更何况,他从来都不认为丛天啸死就是复仇成功,如果这就是复仇成功的定义,他何不重生初始就利用系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丛天啸干掉。

    可是这样的话和情人是解释不通的,换吴世勋是朴灿烈的话,他也会想——对方明明是顾念往昔旧情而心存仁慈,我反而自作多情,里外不是人。

    吴世勋一个人走出电影院,五月中旬的阳光已经很浓烈,气温三十多度,吴世勋一个人走得口干舌燥。越走越热,越热心里越难受,负能量最开始只是一点点,看过让人伤感的电影后再加上朴灿烈的不理会,这些负能量已经濒临爆棚。

    然而当他拐出巷口,余光里却看见一辆熟悉的黑车。吴世勋诧异地抬起头,驾驶舱窗户降下,露出总裁先生有些郁闷又又有些无奈的脸庞。

    “愣着干啥,上车吧,受气小媳妇。”某总裁郁闷地撇了撇嘴——“明明自己做错事,还像我欺负你似的委屈着。”

评论
热度(22)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