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九十六章

【“任何人都有权利为了心爱的人过世而流泪——他一遍遍对自己说道——即使这个人是朴灿烈。”

    晚安好梦,我们下个月见!


第96章(96)


    北京时间2011年4月20日10:00am,按照阿尔卑斯山上的时差推算回去,吴世勋已经出事六个小时了。好莱坞没理由压新闻,朴灿烈没心思压新闻,因此,吴世勋在阿尔卑斯山巅因拍摄事故疑葬身火海尸骨不存的新闻已经在内地炸开。所有的卫视、网媒都在大肆报道。多家主流媒体已经紧急派记者动身前往阿尔卑斯了解情况,据说,最快一拨人已经抵达。

 

    前方传回的实时情况是——吴世勋因威亚机器故障没有在定点落地,而是被甩入爆炸圈,紧接着第二次自动引爆开始,当紧急机动小组清理现场平息烈火后,只找到了已经高度炭化的火焰骑士铠甲。吴世勋尸骨无存。

 

    国内新闻和好莱坞在美发布的声明完全一致。就在无数粉丝哭喊着不肯相信的时候,有翻墙的网友把好莱坞脸书官方声明原截屏发了出来。虽然主流媒体还没有定论,但是吴世勋的死,似乎已成定数。

 

    泰和官博和朴灿烈微博下已经爆炸,所有人都在喊总裁出来说句话,可是朴灿烈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大批粉丝团涌到了公司门口哭喊着要结果,想让朴灿烈出来给大家个说法,却只见到了自称检察院临时检查小组的副组长——强制要求群众撤离,不得干涉国家机关查案。后来连武警都出动来维持现场秩序,粉丝们终于只能含着泪离开。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朴灿烈正和检查小组的组长在公司大厅里对峙着。

 

    “朴灿烈,每天7:30到17:30你不得离开泰和大楼一步,被检查期间不得出境,这是检查令上明规定的。”检查小组组长将一张薄薄的公纸举在朴灿烈面前:“这是国法!”

 

    朴灿烈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昔日里幽邃的黑眸此时如刀锋般锋利,他缓缓地扫过对面的那张脸,轻声道:“丛泽和你差了几级?”

 

    对方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我只受命于我的直属上级。”

 

    “直属上级是谁?”

 

    对方报出了一个名字。

 

    “好。”朴灿烈温和地点点头,他转身向回走了一步,却又转回身,欲言又止一瞬间后,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这些日子以来你们一直在我公司里指手画脚,你们代表国家机关,奉命办事,所以我不难为你们。但是今天,因为你们,我已经延误了最快一班去德法边境的飞机。你们踩到了我的底线,所以——”朴灿烈的目光忽然多了一丝冰冷的嘲讽,“别怪我狠。”

 

    这个人的眼光太锋利冰冷,口吻太坚定。对方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朴灿烈已经转身大步离去。然而他并没有走远,他只是走开了几步,打了个电话。

 

    检查小组的组长没有听清朴灿烈管对方称呼什么,他只隐约听见了几句话。

 

    “我现在就要去德法边境。”

 

    ……

 

    “是,您应该能看出,我是认真的,而他是唯一的,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

 

    “我是朴家人,他也是。”

 

    ……

 

    “是,即便他真的死了。”

 

    ……

 

    “嗯,好。我知道了。”

 

    ……

 

    朴灿烈用一分钟讲完电话,而后直接大步走过来,这一次,他无视了那个组长,直接向门口走去。组长一蒙,这就完了?糊弄谁呢?他气咻咻地想要去阻止,然而他刚跟上去一步,走在前面的朴灿烈忽然一个急转身,下一秒,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组长的额头上。

 

    ——他只是一个检察院的普通公务员,这辈子还没见过真枪。

 

    “我会真的开枪。”朴灿烈面色平和,声音平静,说出的话却让人背后生寒。“你在这里等,最晚十分钟会接到命令放行的电话。但我现在就要走,你若非要拦我,我一定开枪——并且暂时不考虑烂摊子如何收拾。”

 

    对方被深深地震住了,偌大的大厅里,一众检查小组成员无一人敢上来阻拦。朴灿烈向助理扫了一眼,助理立刻跟上来,两人堂而皇之地走出了这块禁地。

 

    朴灿烈上了自己的车,抬腕看了一眼表——东八区时间11:00,吴世勋出事七小时。ricky半分钟前传来的简讯表明,阿尔卑斯山上依旧没有任何搜索结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其实不用再等了,朴灿烈贵族学校出身,怎能不知道掉进爆炸圈里还遭遇了二次引爆会有什么后果。找不到,不是因为人被气浪冲远了,而是因为这种死法根本就不会有尸首。——一瞬间灰飞烟灭,连骨灰都无处寻觅,死得要多干净有多干净。

 

    支撑着朴灿烈依旧尽全力赶往现场的唯一动力是,这个世界还存在着。

 

    他记得吴世勋说过,如果重生失败,系统会让他回到从前的时空,而这个时空里的一切都不再有意义。只是朴灿烈不懂,“无意义”的含义是否仅是对吴世勋而言这个时空会消失?他会不会还是会带着这段惨烈爱情的全部回忆,孤独地在这个时空里终老病死?

 

    朴灿烈很怕,他怕下一秒世界的一切戛然而止,吴世勋重生失败。但他更怕这一世依旧运转,可是吴世勋还是离开了他。

 

    ……

 

    繁忙的世界并没有因为一两个人的悲伤而变得不一样,正午的北京城交通依旧堵塞到令人发指。胖子助理第n次被迫停在车辆的长龙里,只能烦躁地按喇叭,却也只是对交通情况无可奈何。车子前后堵了好几次,而这一次更是一直堵了将近一个小时,他有些不敢看身后boss的表情,因为他们已经又一次错过了德法边境的航班。

 

 

    胖子助理在他再次按喇叭掩盖心虚时,朴灿烈忽然轻声道;“没事,不急。”

 

    胖子一愣,手心里顷刻间蒙了一层汗。

 

    果然,朴灿烈在后座低笑了两秒,轻声道:“要是死了早就死了,要是没死,也不差这几个小时。”

 

    “朴总……”

 

    “我没事。”朴灿烈摆摆手,而后他才意识到这个肢体动作是多么欲盖弥彰。他有些无力地勾起唇角笑了一下,却连气音都没有发出来。车里非常闷热,朴灿烈索性扯下了自己的领带,解开了衬衫上面好几个扣子,就那样衣冠不整地坐在后面,没有一点昔日里冷面精英的样子。

 

    头很疼,疼到令人发指。嘴里很干,口干舌燥到就连舌头上都好像被刀割一样。朴灿烈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无意识地划车门,一向自控力极佳的他居然要靠这些小动作来平复内心巨大的惶恐和急躁。他终于叹了口气,仰靠在座位上,低声道:“我没事,你慢慢开。我睡一会,到了叫我。”

 

    胖子连答应都不敢,只得点头噤声。

 

    朴灿烈闭上眼,车子明明堵在原地,他却感到有些晕车,全世界都在飞速旋转。他眯了半分钟后终于承认一切都是徒劳,他受了二十几年的精英教育,教育他如何处变不惊,如何在任何危机情况下维持风度,可是这一切都在吴世勋的死讯面前溃不成军。他败了,或者在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时,他就注定无法再做到那般理性。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吴世勋是在乐藤的舞蹈室里,那个少年只是坐在那里,就是一道动人的风景,让他移不开视线。而他只敢偷偷观察他,那个少年太聪慧,有好几次,他都差点被发现在偷瞄。

 

    朴灿烈仔细回忆,他想他要多回忆一些吴世勋的事情,然后深深地记住。不然生命那么长,万一有一天他把吴世勋忘掉了可怎么办。

 

    吴世勋喜欢吃甜食,尤其喜欢冰淇淋和乳酪。他还喜欢吃肉,明星们避之不及的各种猪蹄肘子排骨他都能一个人干掉半盆。他热爱演戏,喜欢坐在阳光底下放空。他看剧本的时候一定要穿着纯棉宽松的家居服,光脚盘腿坐在地板上。要用七种颜色的荧光笔,把一页页打印纸勾抹得七彩斑斓。他平时表情有些呆,讲到剧本的时候才会眉飞色舞。他看起来冰冷禁欲,但是实际上非常惹火,穿上自己的衬衣光着脚丫踩在木质地板上,会让自己一瞬间血脉喷张彻底失控。他的皮肤很白,嘴唇很软,浑身都非常嫩,屁股的形状格外的好,掐起来都很Q……

 

    他还很女王,总不回短信。可是如果有一次自己回晚了他的短信,他就会特别生气。他生气的时候会口不择言,说出一些非常让人恼火的话,可是你却又不忍心真的冷着他,因为那样他会红着眼眶低着头,让你一看就会恨自己惹他难过。

 

    ……

 

    他明明只认识了他不到十个月,却仿佛爱了他一辈子。

 

    朴灿烈想着想着,忽然感觉脸上有些凉凉的。他忍不住错愕,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发现那竟然是一滴泪。

 

    他就这样坐在自己的车里哭了。

 

    胖子在前面就差连呼吸都不敢,死死地目视前方不肯回头,努力忽视着身后传来的呼吸明显不均匀的声音。任何人都有权利为了心爱的人过世而流泪——他一遍遍对自己说道——即使这个人是朴灿烈。

 

    车厢里是死一般的寂静,然而就在这时,朴灿烈怀里的另一个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朴灿烈愣了一下,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私人电话打进来?他想,大概是ricky直接打到他这里来了,没有经过胖子转接,那就是……大概吴世勋的死讯已经确定了。

 

    认识到这个事实的朴灿烈忽然微笑了一下,他有些说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他觉得自己是平和的,但实际上他的手都在抖。他掏了好几下,终于把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然而屏幕上显示的却不是“ricky”,而是一个北京区域的陌生号码。甚至从前几位来判断,应该是个公用电话?

 

    公用电话,打到他的私人号码里来了!朴灿烈的心脏一瞬间仿佛停止了跳动,手机依旧在响,他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如此害怕答案揭晓的瞬间。他不断吞咽着莫须有的唾沫,终于在手机安静下来前的最后一秒点击了接听,而后,他轻轻将手机举起贴在耳边,嗓子里却一个音都挤不出来。

 

    ……

 

    “喂喂?朴灿烈?是你吗?”

 

    ……

 

    “啊……信号不好吗?朴灿烈?么西么西??”

 

    ……

 

    ——吴世勋。

 

    朴灿烈狠狠地闭上眼,听见自己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的声音。

 

    这个世界在这一瞬间,终于回到了原位。

 

    ...

 

    ...





评论(9)
热度(20)

2017-08-30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