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九十五章

【出事卡

   说实话这个大概还有十章多就要完结了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或许有很多人不会喜欢我改的这篇文章,但小竹马的感情是是不会变的哈!灿勋女孩们要一直为小竹马坚持下去啊!

   啊还有,今晚大概会更两章,我…emmmm请个假,9.2号要考试QAQ



第95章(95)    


    时间:2011年4月20日07:29am

 

    地点:阿尔卑斯山勃朗峰之巅

 

    剧组终于迎来了这一天,《宇宙战神队》终极镜头的拍摄。

 

    据说这一镜的经费预估已经超过了三百万美金,天光刚刚亮起,三架航拍直升机已经在勃朗峰上空盘旋。从航拍的角度看下边,密密麻麻的人头布满了这座雪峰。专业技术人员在现场组装拆卸运上峰顶的威亚吊机,工作人员沿着勘测队划好的定点开始布置炸药和光雾弹。

 

    阿尔卑斯山上剧组里的所有人,都在为这最后一镜繁忙。

 

    Steve被自己那一群助理拥在中间,捧着一杯热水。他的目光却不在经纪人手里拿着的剧本上,而是穿透人群,远远的观察着吴世勋的一举一动。

 

    那一夜的记忆被抹去,却留下了恐惧。Steve不能解释自己为何一觉睡醒后对吴世勋忽然多了深深的忌惮,但那少年只要抬眼看他一眼,他的心脏就会震颤过速,再也找不回之前的威风。而这一个多星期以来,没有了他的刁难挑衅,吴世勋在剧组里越来越受人关注。他明明没戏,却总能张口便回答别人的疑问,甚至能给其他每一个主角讲戏,提起哪一段张口便来,连剧本都不用翻。所有人都喜欢他,甚至有人会在Steve卡戏时劝他去问问吴世勋的意见。

 

    而每每当他怒气冲冲去找吴世勋算账,吴世勋只是平静的一眼,就能让他钉在原地。那是一种被平静深深掩盖的威势,给人无限震慑。

 

    这样的眼神,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少年眼中…——Steve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Steve往繁忙着布置场地的道具组那边看了一眼,心中稍微安定。即便吴世勋再厉害,那个人说,今天就是他的死期。这个男孩即便饰演出所有人都称赞的角色,以后也无命进入好莱坞,不可能对他构成任何威胁。

 

    Steve轻轻吁了一口气。

 

    而不远处的吴世勋,此时看起来正面色平静地看着手中的剧本。然而他的目光实际上却集中在了自己左手臂的腕表上,景夜刚才发来邮件,提示他那一队保镖的所在位置,告诉吴世勋如遇不测可以向他们求助。

 

    吴世勋利用经纬度大致定位了一下,保镖距离他此刻的位置有至少2.5公里。如果要玩金蝉脱壳的话,带着一队人反而不好行动,于是他没有按照景夜说的给那个保镖队长打电话。吴世勋利用深呼吸调整状态,放眼观望着所有人,同时点开系统清查背囊。

 

    时间:09:30am

 

    准备工作一切妥当,威亚组的人过来客客气气地请吴世勋过去绑威亚。这一次帮吴世勋绑威亚的还是从前那个女士,女士笑容依旧和善,吴世勋微笑着和她抱怨了几句晨戏犯困,同时默默地将自己的手表抵在威亚腰带上。

 

    系统在脑海中响起提示音,绳扣稳固完整,没有任何问题。

 

    吴世勋神色微凝。昨晚他最后一次偷偷潜入道具库检查炸药和光雾弹,一包包拆开看,那些东西并没有被做过任何手脚。他之前做的小记号也都还在,显然在这么长时间以来根本就没有人动过。剧情安排是,寂静的雪原上忽然炸裂开冲天的烈火,火焰骑士踏火而来。这个镜头需要吴世勋在爆炸开始的瞬间从天而降,降至“火焰中心”,而后再缓缓走出来。既然丛天啸要让他葬身火海,不在炸药上动手脚,威亚也绑的好好的,还会有什么其他做手脚的机会?

 

    吴世勋按了一下自己心脏在的位置。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要点通话,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刷开了微博。

 

    微博首页上依旧是对检察机关下泰和调查的刷屏性报道,这群人拖沓至此,也无非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朴灿烈现在大概依旧烦着,那些调查小组的做派,不用想也知道多惹人厌恶。吴世勋沉思片刻,只给朴灿烈发了一条短信。

 

    ——要拍最后一镜了,别担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平平安安回去的。

 

    他不能在短信里和朴灿烈说他的计划,毕竟这条线路不安全,他也不想让朴灿烈再多分心了。吴世勋编辑完短信后有些愣神,忽然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工作人员,对方客气地伸出手:“要上威亚了,手机我帮您收着吧。”

 

    竟然是一个中国人么?

 

    吴世勋心中一动,却是不动声色地点了下头,将手机关机后交给了这个陌生的男人。

 

    负责帮他绑威亚的女士还在做最后的确认,吴世勋待那个男人走远后笑着不经意似的用英语问道:“这位先生看着眼生,还是个亚洲人,他是哪位?”

 

    女士回答他:“负责控制吊机的技术人员,我之前也没太见过。”

 

    吴世勋心中一动,原来如此。

 

    时间:10:00am

 

    所有的航拍和陆拍各就各位,导演组远远的比出了第一个旗令,吴世勋看到旗令后向威亚控制棚里的人比了个ok的手势,紧接着吴世勋感到腋下和腰上一紧,熟悉却依旧不习惯的悬空感袭来。随着他的升空,脚下的雪原像是下沉一般。高空中的空气更加冷冽,人在紧张作用下产生的高原反应也更强烈。威亚机器在下放定位点停下,吴世勋这次的高度是9.7米,前所未有的高度。他调整了下呼吸,看向脚下。

 

    自己现在正对着脚下内层光雾弹中央的地带,这条带状通道经过精心的测量,不会受到外围小规模爆炸的冲击。待会开拍,吴世勋会从侧翼横扫过来,停在这个定位点,然后笔直地“从天而落”到这条通道上,沿着事先排演过的一条线缓缓地从“火焰”中走出来。

 

    火焰骑士的服装铠甲非常沉重,吴世勋被吊在上面,低下头都有些吃力。过了三分钟,导演组比出了第二个旗令,正式拍摄倒计时五秒钟。

 

    五——

 

    四——

 

    三——威亚机器开始缓缓离开定位地点,牵引着吴世勋往侧翼而去。

 

    二——

 

    一——导演组比出了第三道旗令。

 

    所有的摄影机同时对准拍摄定点,下一秒,所有的炸药和光雾弹一同引爆。即使事先确定过是在安全分贝之内,在这寂静的雪原上却依旧让人震撼。火光冲天,达到了事先预估的7.8米。紧接着,威亚机快速摆臂,将吴世勋向下放定点横扫而去——

 

    地上的和天上的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屏幕,雪地上的炸裂和火光已经到了一种绚烂壮烈的程度。这种戏份要求实拍,考验的不仅仅是剧组的协调力,还有演员的心理素质。所有人都期待着能够一条过,然而没有人有资格要求吴世勋一定一条过,毕竟当你被吊在上面,还要投放到一个真正的火海中,你才会能够理解吴世勋的心情。

 

    火焰骑士一身黑红相间的铠甲,面容冷峻,气度英武不凡。在熊熊的烈火之上,他缓缓下降——还没有加后期处理,只是在远拍的屏幕上看,吴世勋已经非常像是真的降至火焰里。跳耀的火焰让火焰骑士的表情有些虚化,但却依旧帅气威肃。不同于西方人过于立体的轮廓,东方人自有东方人的美感。火焰骑士缓缓下降,吴世勋在降至6米时按照剧本张开双臂,屈膝垂眸,做出俯蹲落地的准备动作。然而在他刚刚摆好姿势时,上方的机器忽然剧烈地震了一下,吴世勋心中一动,下一秒,在屏幕上看,那个威亚吊机忽然失控般地左右摇甩!吴世勋无法维持姿势只能死死地抓住绳扣,棚外的工作人员在惊呼,那吊机带着吴世勋甩来甩去,最终将吴世勋投入了外围真实炸药区域!

 

    就在他从半空中掉下的下一瞬间,外围真实炸药的第二波自动引爆开始!爆炸声再次炸响在雪原,却仿佛比之前的更加震耳欲聋。那个身影在空中一闪,紧接着便消失无踪。——在屏幕上看来,火焰骑士真正地落入了熊熊烈火,消失无踪。导演组的所有导演一下子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那里可是真正的炸药真正的烈火!吴世勋!

 

    …………

 

    “朴总,检查组组长请您去财务部一趟。”胖子助理走过来低声道,快半个月了,朴灿烈每天都被要求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接受这种不定期的“邀请”。就连胖子的脸上,都已经有了一种被折磨习惯的麻木。

 

    “我知道了。”朴灿烈摩挲着手机屏幕,屏幕上是他和吴世勋的短信对话框。

 

    吴世勋:要拍最后一镜了,别担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平平安安回去的。

 

    朴灿烈:知道啦,在家里给你烧菜,宝贝想吃酱汁肘子还是红烧排骨?

 

    距离朴灿烈回短信到现在一个多小时了,吴世勋始终没有回复。虽然这在片场是经常的事情,但不知为何,朴灿烈今天始终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他终于忍不住给吴世勋拨了过去,然而系统提示音却告诉他,吴世勋关机了。

 

    朴灿烈深呼吸,放下手机,准备去应付讨厌的检查小组。

 

    然而就在朴灿烈一脚踏出办公室门的时候,胖子助理忽然慌张地从走廊另一头跑了过来,那张平时嬉皮笑脸的脸上全是惊恐和汗水,他手里拿着还没挂断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ricky。

 

    朴灿烈心下忽然猛跳,不好的预感已经在他心口嗵嗵嗵地砸门了。他一把将手机拿过来贴在耳朵边上,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沉稳一些——“是我,怎么了。”

 

    “总裁……”ricky的声音听起来前所未有的茫然,像是身体里被人抽空了一样,甚至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哭腔:“吴世勋出事了,威亚机系统故障,他被甩进了爆炸区。紧急救援人员已经清场……可,可除了焦化物之外什么也没有找到。现在专业人员正在鉴定,从焦化物中分离出了吴世勋的道具铠甲,但尚且不确定吴世勋本人在不在那些焦化物之中……”

 

    朴灿烈没有听完就挂断了电话,短短几句,对他而言却比利剑锥心还要残忍。他垂下手,瞪大眼睛看着雪白的墙壁,过了足足三十秒,胸口深处才传来因为屏息而导致的裂痛。

 

    这个山一般的男人忽然承受不住似的蹲了下去。那只宽厚有力的手撑着墙壁,掌背上布满了爆起的青筋。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