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九十四章

【今天…昨天不知道怎么了老是被撸否diss,第93章发了四次都被删了……请移步微博
    第93章链接在评论

第94章 (94)

    房间里的台灯被关闭,唯一的光源是一盏散发着莹蓝色幽光的灯。这盏灯看起来像是个只会出现在影视作品中古堡里的老古董,然而就在半分钟前,steve亲眼看见吴世勋抬起手,将手掌上一颗米粒大小的蓝色晶石弹出去,落在地上成了此灯。

    这件在系统商店里不过只值500财富值的宝贝,此时此刻在steve眼中,简直就是上古遗留下的神器。吴世勋安静的黑眸依旧没什么波澜,他平静地注视着灯下已然被冷汗湿透的steve,轻声道:“所以说,不要看不起东方人。”

    “你是……灯神?”steve独自凌乱。

    即便很严肃的情境下,吴世勋还是忍不住勾起唇角笑了一下。“我只是一个正常的人,血肉之躯,你打我我会疼,一刀捅进心脏我会死。但是我有很多神秘的宝贝,这盏灯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吴世勋说着,随意用意识点开商店页面,随口给steve念道:“我有能让我隐形五秒的棒棒糖,有能让我迅速移动的移形泡泡,有能煽动人心的麦克风,还有能够让子弹反弹的软甲……”

    steve的蓝眸中写满了惊恐,若是在今天之前有人对他说这些话,他发誓他会把那个人的头按进马桶里。可是现在,即便吴世勋对他说出多么天方夜谭的事情,他也不敢不信。一时间他的脑海里闪过电影里那些神秘古怪的男巫,黑夜在空中穿梭的吸血鬼,还有……

    神秘的东方人!

    吴世勋看着steve的眼神,心知自己已经不必再费口舌。他把不远处的凳子拉过来放松地坐下,而后低声道:“来吧,和我说说你与丛天啸的小秘密。这一次,打算怎么弄死我?”

    steve的蓝眸中闪烁着愈发深邃的惊恐,他连连摆手:“我,我并不知道!丛总只告诉我他安排好了道具组,我知道你会出事,但我并没有被告知任何详细计划!”

    “你觉得我会信?”

    “不!这是真的!”steve很难让自己不去看吴世勋的眼镜,那副从来没有被吴世勋戴过的、闪着一层蓝光的眼镜。在steve的脑海里,已经脑补出了从这副眼镜里射出激光柱把他切碎的画面。

    一个好莱坞影帝,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自从你来到好莱坞,我才第一次和丛总接触!我……我也有我背后的人,我要听从命令,丛总的电话是老板给的,老板只让我配合他!”

    “哦?”吴世勋的眸光深了一分,他抬起手,似是不经意地扶了一下眼镜,实际上却是按动了眼镜上的另一个按钮。吴世勋的视野内出现一条扫描光带,系统亮起绿色提示,steve的血压和激素水平显示他并没有说谎。

    “我真的没有骗你!”steve整个人都在发抖。然而吴世勋只是轻描淡写地点了下头,道:“继续说。”

    “还说什么?”

    “你的老板是谁?好莱坞里做决定让我来饰演这个角色的人吗?”

    “不不不……”steve连忙否认:“让你来演火焰骑士的人应该是好莱坞的顶尖高层,具体是谁我并不清楚,但是高层就那么几个,以你的本事……你完全可以自己查出来!”

    “你老板呢?”吴世勋皱了下眉,声音忽然多了丝不耐烦:“你最好老实一点,别再让我挤牙膏一样地问你。否则……”刻意用来威胁的话语声音低沉,成功地让那个一米九以上的男人浑身发抖,steve颤声道:“求你。我不能说,我爬到好莱坞今天这个位置不容易,如果没有背后的财团支持,我……”

    steve话没有说完,下一秒,一个凉凉的东西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steve浑身僵住,用力垂下眼去看,只看见了一个像是一枚硬币巧克力一样的东西。

    “这个东西接触你皮肤超过六十秒,你就会体验一把电影里才会有的颗粒化分解死亡。”幽暗的蓝光下,吴世勋唇角那抹与白日无异的微笑却那样让人恐惧。“其实我也没见过,我脾气好,还没有人真的将我激怒过。不过,或许你可以试试。”

    steve终于崩溃流泪:“我告诉你!求你!财团里支持我的老板是rgan,他可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人,他支持了我七年,我能有今天的位置都是他给的,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再说,他也没让我真的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丛总似乎只是他的一个客户或者朋友,再具体的,我不知道,他也不可能让我这种台前的小角色知道。”

    rgan。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或者说,世界上的很多人都知道rgan,他是美国政府运营的全美最大移动通讯服务商的台前总经理。吴世勋心中一动,他想,或许他下一个关于steve为何能够同时监听电话里两人的话语的问题可以不必问了。

    真相只隔了一层面纱站在面前,只需要动手掀一下,就是惊天的黑幕。

    地上的steve依旧在发抖着陈述:“平时我也无非只是当他的话筒发一些言论,或者受命与一些上流社会的女孩交往,听吩咐套出一些无关痛痒的商业秘密……这次,这次他也只是让我听丛总的安排给你些苦头吃,我真的无意害你!”

    吴世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高大魁梧不可一世的男人蹲在地上恐惧哭泣,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同情。

    经历过上一世的身败名裂,他如何能不知道,即便是星光万丈的影帝,也不过只是背后势力放在台前的一个花瓶罢了。看起来风光无限,实际上却处处身不由己。然而,即便背后再多坎坷,也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成为一个坏人。

    吴世勋冷眼瞟着地上发抖的好莱坞影帝,将手里那枚硬币巧克力一样的东西递过去,平声道:“把它吃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明天早上你什么也不会记得。好自为之。”

    steve惊愕地抬起头,对面的男孩永远都没有什么杀气,他的气场太|安静,即便是此刻,也是沉静平和的。只是,却端的让人不敢拒绝。

    steve已经无法辨识吴世勋哪句真哪句假,或者遗忘今夜的事对于他而言确实是一种解脱,他颤抖着剥开那片巧克力,巧克力入口的一瞬间便消失,连吞咽都感受不到。

    吴世勋摘下自己的眼镜放在桌上:“这个眼镜的魔法已经超时,与正常眼镜无异。这上面不会留下我的任何指纹,你不用打什么小算盘。我把它留在你的桌上,你好自为之。”随着吴世勋话音落,房间角落里的那盏灯也忽然消失了,整间房间一片漆黑。脚步声朝门口去,门开了又关,只留steve一个人在黑暗的屋子里。

    吴世勋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知道,他和朴灿烈的线路已经不安全了。丛家竟然与美国移动通讯运营商的总经理联通,而又随时能够获取他和朴灿烈的通话内容……这说明什么,真相不言而喻。

    吴世勋在黑暗中轻轻眯起眼,他越来越看不懂了,上一世的他究竟爱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丛天啸或许狂妄恣肆,或许作恶多端,但吴世勋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做出这种层面上的犯罪。国家通信外泄,泄露给美国政府运营的通讯商——从何种层面上来看,都与叛国牟利无异。

    这件事情一旦揭发出来,丛氏一族必将被连根拔起,覆灭十次都不够。

    当steve说出rgan这个名字时,吴世勋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当丛天啸上一世草菅他这一条人命时,吴世勋尚没有这么愤怒。可是出卖国家通讯信息,丛天啸是在帮他父亲将全国十几亿人口的命都放在悬崖边上!他凭什么可以这样!这个人的血难道天生都是冷的吗?

    想起丛天啸生活中远超过乐藤运营利润的奢华——笔架上成百上千根限量款钢笔,兰博基尼三十年内的所有纪念款,足有五层的豪宅,永远喝不完的美酒,永远睡不完的美人……

    吴世勋闭上眼,也许他和丛天啸原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人。他的安全感来自一个人,而对于丛天啸而言,或许金钱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够给他带来安全感的东西。只有金钱,能够支撑得起他的自大,能够让他如此嚣张地活在世界上。

    愤怒让吴世勋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他一个人坐在床边上沉寂了许久,许久后,吴世勋掏出手机,给景夜留给他的高保密邮箱地址发了一封邮件。

    邮件正文里,只有rgan这一个名字。聪明如景夜,这一个名字已经足够景家参透。而接下来的事情,吴世勋已经可以放心地交给景家了。

    他轻轻出了口气,躺在床上,脑袋里非常的乱。

    然而有一件事情吴世勋知道——他一定要活下去,活着走出这座连绵的阿尔卑斯山。

评论(13)
热度(14)

2017-08-30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