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喂,养的宠物成精了可以退货吗?C1-C3

【重发,暑假补课期间全部写完了,然而懒癌晚期的我对着手稿不知所措,

今天终于下了决心打成字发上来,我虽然短小但我不萎!!!

无脑甜,甜到傻,傻到窒息  

ooc严重  

会带上我喜欢的几对cp,如果不喜欢的话千万别喷,玻璃心哭哭啼啼  

emmmm大概会有九章,但不长_(:зゝ∠)_

C1  

闵玧其是个工作狂。  

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  

 

 

“呀,玧其哥不是我说你,你家真的是一点人气都没有啊!”  

“要那么多人干什么,我又不经常住。”  

“也对,反正哥你就是个工作机器……可是哥你半夜回家不会觉得阴森森的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哥你来看看这只垂耳兔嘛很好养的!我会考虑给哥打折的哦!”  

“……”  

“买了这只垂耳兔我还可以额外送哥一只小仓鼠哦啾咪!”  

“你在向我推销?”  

“哥你行行好嘛,marky扬言这个月我再卖不出去一只宠物就要炒掉我嘤!”  

闵玧其上下打量了一下长得唇红齿白大眼翘鼻的王嘉尔一眼,心想我宁愿相信这两个崽子成精了也不相信段宜恩能舍得开了你。  

“哦,所以呢。”  

“所以哥你就行行好帮帮我吧我好惨的!”  

“不养。”  

“不管我要是被开除了无家可归了我就到你家去住!”  

“……我买。”  

“谢谢哥!”  

 

 

“这兔子……是不是比平常的垂耳兔要肥一圈儿?”  

闵玧其伸手弹了弹兔子的小尾巴,小肥兔愤怒地吱了一声。  

闵玧其又转到另一边。

“这耗子怎么这么胖啊?”  

嫌弃地戳了戳小仓鼠的屁股,小肥鼠愤怒地用五香味瓜子护住自己的屁股。

  

闵玧其左手托着小肥兔右手托着小肥鼠把它们并排举到自己面前。  

“你们两个有名字吗?”  

“吱。”  

“吱。”  

“喔,没有啊,嗯……那你叫兔斯基,你就叫……嗯……鼠标垫好了。”  

小肥鼠颤颤巍巍地把手里的瓜子砸在了闵玧其的脸上。  

 

 

“哥你别闹了……它们有名字的。”  

“那这只肥兔子叫什么?”  

“人家是垂耳兔!它叫果果。”  

“那这只肥耗子呢?”  

“仓鼠和老鼠不一样好吗!它叫阿珍。”  

“母的?”  

“都是公的。”  

“谁起的名字?”娘们儿唧唧的  

“我!•ω•”  

“真的不能叫兔斯基和鼠标垫吗?”  

“不、行!”  

 

 

回家后闵玧其按照王嘉尔的教他的方法给兔子搭了个小窝,又把仓鼠笼放在兔子窝对面。  

“好了。”闵玧其直起身,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想了一会儿,又找来两个小木牌,分别挂在兔子窝和仓鼠笼上。  

一个写着“兔斯基”,一个写着“鼠标垫”。

 

C2

是阿珍先去找的果果。

 

 

“嗨!你好啊!”小仓鼠踮着脚尖,抱着两颗瓜子站在小兔窝门口,“我叫阿珍,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小兔子理理身下垫的软布,使它看上去更加整齐一些,“当然可以,我叫果果。”

“果果你好!哇——你的窝好软啊,一点都不像我的那么——啊啊啊救命!”

软软的布把小仓鼠绊了一跤,它打了个滚刚好到了小兔子面前,怀里的瓜子还好端端的护着。

“阿珍你没事叭?”小兔子担忧地看着这只蠢蠢的小仓鼠。

“我没事。”小仓鼠抹了把脸,“这个送给果果。”

小兔子艰难地用爪子捏起那颗对他来说过于小巧的不明物体。

“嗯……这是什么,阿珍?”

“是瓜子吖,五香味的喔!是我送给果果的见面礼!”

“可是阿珍,我是兔子啊,兔子是吃萝卜和青菜的。”

“真的吗?”

“嗯!”

“那这两个瓜子就都是我的啦!”

 

 

小仓鼠笑着对小兔子比了个wink,超级可爱的那种。

小兔子捂着心口,超级小心地戳了戳正得意忘形的小仓鼠的肚子。

“果果你要干什么?”

“阿珍你真的不是女孩子吗?你好软啊!”

 

 

小仓鼠气得想把怀里的两颗瓜子都砸在小兔子脸上,但想了想又舍不得。他拉了拉小兔子垂在脸旁的耳朵,往后退了几步,“啪——”地一下,把它砸在了小兔子的脸上。

“我是男生啦!!!”

小仓鼠气鼓鼓地转过身,用屁股对着小兔子。

小兔子心虚地抹了把脸。

 

 

C3

十分钟后,小仓鼠正睡在小兔子头顶上,努力地翘着二郎腿吃瓜子。

“阿珍呐。”小兔子用前爪撑着脑袋,“你不生气了吧?”

“哼!”小仓鼠翻了个身,“没有!”

“喔……”小兔子的脸垮了下来,“可是我好累啊。”

小仓鼠从小兔子的头顶上跳下来,结结实实的摔在小兔子面前,他站起来,先揉了揉屁股,抱住小兔子的右耳蹭了蹭。“那我就先原谅果果好了。”

 

 

闵玧其难得在凌晨之前赶回家。

他先绕到客厅沙发旁,一笼一窝还安安稳稳地放在那里,但是……

谁能告诉我那只肥老鼠去哪儿了???闵玧其黑脸。

他把手机打开,借着光他终于在兔子窝里找到了睡的正香的阿珍。

小仓鼠睡在小兔子的臂弯里,把小兔子垂下来的左耳当成被子盖在了小小的肚皮上,

像是被手机的光线打扰到,小仓鼠整个儿又往小兔子怀里缩了缩,连带着小兔子整个儿也往窝里挪了挪。

闵玧其愣了两秒,默默地把亮度调暗。

似乎……被秀了???闵玧其如是想。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