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八十七章


第87章 (87)
【盟友卡

    朴灿烈其实心里有点没底,自家媳妇在呆这一字上绝对够格称帝。撇开恋爱时不提,吴世勋情商虽然高,但都只表现在被动应战时,朴灿烈还从没见吴世勋主动出击结交过什么人。但朴灿烈既然之前说过让吴世勋自己放手干,就没有再反悔的道理,只好默默地站在远处,一边啜着软饮一边时不时看向吴世勋。

    不过这一次,吴世勋的表现实在是让朴灿烈惊讶极了。吴世勋最初只是安静地站在景夜众人身边看另一幅油画,明明什么也没做,就那么安静地站着,手里轻轻地晃着红酒杯,景夜等人的目光渐渐地就被吸引了过来。

    更神的是,明明有五个人,然而最先过来搭话的居然真的就是景夜。朴灿烈离得有些远,看不太真切,就见景夜和吴世勋笑着说了几句话,吴世勋也微笑,礼貌却又不让人觉得疏远。而后景夜就伸出了手,和吴世勋握了下。

    ……就这样认识了……

    朴灿烈此时的表情用三个字形容就是——“我伙呆”,他正一个人困惑着,就见吴世勋和景夜一起往他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景夜虽然年少但并非寻常纨绔,远远地还笑着挥了手算打招呼。朴灿烈微微点了下头,全世界人都知道他和吴世勋的关系,他也不好显得自己看媳妇看得多严,因此便只好拿着酒杯若无事般走远了几步,彻底离开了景夜和吴世勋的视线。

    吴世勋看朴灿烈有些幽怨地离开,嘴角止不住地带了笑意,景夜打趣道:“看来所闻不虚,你们的感情真是好得紧。”

    吴世勋微微有些脸红,只低声道:“还好。”

    其实吴世勋并没有用任何社交手段来吸引景夜的注意力,因为就在景夜出现在他视线范围内时,系统自动为他推送了任务提示。系统提示说,景夜本就对他感兴趣,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景夜找到他之前主动出现在景夜视线内,传递这种我亦有心的讯号。

    而在景夜与吴世勋谈笑着评论这幅卢浮宫油画时,系统已经自动为吴世勋推送了景夜的全部资料。景夜的父亲叫景承昊,丛天啸的父亲叫丛泽,景承昊可以说是丛泽的头号政敌。令吴世勋感到安心的是,景承昊还算是个比较正派的官,因此也不存在什么助纣为虐的道德担扰。而景夜,十八岁从斯坦佛毕业归国,是京城子弟中非常出名的少年天才。景夜回国后就开始在上流社会的圈子中交际,虽然在事业上选择了追随母系从商,但现在俨然已经是能够替夫分忧、可以独当一面的角色了。

    而现在的景夜,虽然只长吴世勋两岁,但无论在政界还是在商界,都是一个厉害角色。这样的角色不会看不出吴世勋和乐藤的仇怨,或者说,从他对吴世勋第一次产生兴趣时,吴世勋和丛天啸今生的恩怨便都逃不过他的调查。

    ——吴世勋不怕调查,景夜对他和丛天啸的恩怨挖得越深,才越说明他们彼此具备足够的结盟条件。

    明人不说暗话,吴世勋从晚宴出来,景夜便直接上了朴灿烈和吴世勋的车。景夜结盟吴世勋,实质上就是结盟朴家,因此也丝毫不避讳朴灿烈在场。三人去了景夜常去的一家俱乐部,景夜微笑着出示了一份亲子鉴定。

    被鉴定者,意料之中的,正是丛天啸和丛泽。

    对于吴世勋而言,丛天啸是丛泽私生子这件事绝对不是什么新闻了,他自然也知道景夜出示这个东西是用来表示自己能够担当盟友的资格。丛家盘桓官场几代,势力早已根深蒂固,丛天啸不过是景家浩大筹划中的一条支线,景夜在官场和商界还有众多其他盟友,而由吴世勋代表的朴家——景夜明确表示,只要在丛天啸这里用心,便足矣。

    明明是二十岁出头的少年,谈判和结盟却丝毫不拖沓,显然是深谙此道。朴灿烈对景夜表示出了毫不遮掩的欣赏,这个盟结的轻松愉快,彼此都不需做什么退让。

    有了盟友,吴世勋心中有些激动。景夜对于他的意义和朴灿烈完全不同,而他也相信,有了景夜的加盟,自己的复仇计划会进展得更加顺利,依靠自己的运作来复仇,他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以上。

    四月初,金灌木红毯仪式正式举行,吴世勋和金俊勉等数十名泰和旗下被提名的艺人一同走上了红毯。红毯之上,朴灿烈自然无法亮相,公司安排吴世勋与许心灿一起出现。鉴于两人都是有主的人,这倒反而成了整场红毯秀最没有绯闻价值的一个亮相,奈何男女艺人都太红,闪光灯依旧止不住地追着他们二人,似乎是连顾及一下别人都不甘心似的。

    这样的颁奖仪式吴世勋不是第一次参加,自然也比很多第一次被提名的艺人淡定很多。颁奖仪式开始,吴世勋坐在第二排,朴灿烈除了不能走红毯之外,倒是可以在底下陪吴世勋坐一下,因此便自然而然地坐到了吴世勋身边。巡拍的机器转到朴灿烈和吴世勋那里,电视机前的粉丝们又是一阵止不住的尖叫。

    “在众多提名的新人中,最后获得本届金灌木最佳新人奖项的是——”颁奖嘉宾提高了声音,大屏幕上八个提名者的照片撤下,忽然变成了的剧照。结果在意料之内,但场下却依旧沸腾欢呼,嘉宾用高亢的声音宣布道——“泰和国际演艺公司的艺人——吴世勋!”

    不断在八位提名者的脸上交替闪烁的高光灯忽然全部锁定在了吴世勋身上,光圈很大,朴灿烈也完完全全地出现在了光圈内。镜头里,朴灿烈微笑着握了一下吴世勋的手,吴世勋的表情倒是很平静,没怎么激动,却也不是那种会被人指责做作的故作淡定。吴世勋微微欠了下身,倒是右手边的许心灿很开心,站起来给了吴世勋一个拥抱,吴世勋绅士地抱了下她,然后步履稳重地走上主席台,从嘉宾手里接过了那个奖杯。

    吴世勋的致辞非常简单——“谢谢出道以来大家的关注和喜爱,我会更努力。”然而致辞虽然简单,话语却是一如既往的朴实而真诚,最后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诚意满满,场下又是一阵喧腾。

    吴世勋下场没多久,就又公布华语最佳单曲,果然再次拔得头筹。只是这个奖上去领奖的不只吴世勋一人,还有编曲和作词。吴世勋便将致辞的机会留给了别人,自己只是微笑着站在旁边,丝毫没有要抢风头的架势。

    知道此刻电视机前有无数粉丝在看现场,朴灿烈趁着吴世勋在台上微笑的时候连续按了十几下快门,终于捕捉下一张由于表情变化而显得有些滑稽的照片。某总裁非常幼稚地把这张“丑照”发上了微博,配字——“站在别的男人身边,果然就不那么好看了。哎,还是我能衬我媳妇。”

    微博底下自然嬉笑一片,朴灿烈丝毫不害怕会有镜头捕捉到他低头玩手机,和粉丝们互动得不亦乐乎。吴世勋颁了奖回来看周围几个艺人都看着他偷笑,正莫名其妙,就看某总裁忽然一本正经地按灭了手机屏幕,要把手机放回衣服口袋。吴世勋秒懂,立刻掏出自己手机看,下一秒就被自己的滑稽照雷得哭笑不得,抬手给朴灿烈一记拐子,巡拍仪却好巧不巧这时候把灯打了过来,吴世勋嗔怒着打朴灿烈的画面同步直播到了所有的电视上。

    即使是如此强的高光下,电视里的吴世勋却依旧非常明显地脸红了。微博上粉丝的呼声更高,纷纷表示要被这小夫夫甜蒙了,男神你怎么可以这么萌呀!

    颁奖仪式进行到后半程,几乎都是歌手的奖项,与吴世勋就没什么太大关系。吴世勋正好逮住机会去一下洗手间,朴灿烈要陪他,吴世勋坚决地拒绝了——毕竟镜头一直在转,他总不想去一趟洗手间回来后发现微博上开始刷屏“勋勋离席去个厕所总裁都要陪同,嘤嘤嘤好甜!”

    颁奖厅里喧闹,出了防火门后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工作人员全在颁奖厅里忙,会展大楼里几乎没什么人。吴世勋一个人走在走廊里,四周非常安静,洗手间就在一个拐角处,他倒不是真想上厕所,只是里面实在闷热想出来洗把脸。

    然而吴世勋的手刚打开水龙头,第六感使然,他忽然抬头看了一眼镜子。

    镜子里,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宝蓝色西装的男人——丛天啸。

    吴世勋一瞬间警觉起来,他啪地一下关上水龙头,背转过身,却发现丛天啸就站在门口,让他原本想要直接离开这里的念头无法实现。

    “你干什么?!”——吴世勋感到自己的声音异常森冷。毕竟,他刚刚从浓硫酸事件中缓过来,即便泰和大获全胜,然而那疼却是实打实疼在吴世勋身上的,此时看见始作俑者,吴世勋焉能不惊慌。

    丛天啸不过勾起唇角冷冷一笑:“你怕什么,这是金灌木颁奖仪式,我总不能在这里对你干什么。”

    吴世勋哼一声:“没什么事是你干不出来的。”

    “我把这当成一句夸奖。”丛天啸不过笑笑,似是看穿了吴世勋的戒备,他索性闪开了门口,大大方方地走到吴世勋旁边的洗手池洗手,一边低声道:“别想太多了,拿了两项份量不轻的奖确实不错,但金灌木也不是为你一人举行的,我公司也有很多艺人获奖,我不是为了你来。”

    吴世勋抬起眼,话语犀利:“你不是为我来颁奖仪式,但你却是跟着我来洗手间,敢做不敢承认吗?”

    丛天啸一笑:“我就是跟你来的,你又能怎样?”丛天啸说着忽然关了水龙头,欺身上来,吴世勋还没来得及惊叫,丛天啸已经在他身前半米停了步,他掏出手机,屏幕上却是一张照片。

    ——吴世勋朴灿烈和景夜在那家俱乐部门口的照片。

    丛天啸的声音低冷,带着一股非常强劲的威胁感:“上次的事情已经了了,我也给了你们交代,今后井水不犯河水,我无意真的与朴家为敌。你我过往恩怨既然一笔勾销,劝你别再做什么手脚。丛家也不是真的怕朴家什么,这是我最后的警告,再让我知道你和景夜有接触,吴世勋,我会要了你的命。”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