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八十五章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卡

第85章 (85)

    走在如同中世纪古堡一般的长廊里,脚下是厚软而又不会让人产生懒散感的印度长毛地毯,两边的墙壁上随便哪幅油画都足以被放进展厅里供人瞻仰。吴世勋跟着特助先生往朴灿烈的房间去,据说朴爸爸在自家的苗圃里培育小蒜苗,特意让管家嘱咐儿子儿媳换上一身方便“下地干活”的行头再去见他。

    吴世勋抬头,看着鹅蛋形状的吊顶,重生以来第一次,他有了如此强烈的不真实感。

    吴世勋忽然开始反思,自己这是在干什么?他一直都知道朴灿烈是个身家雄厚的人,但他最初和朴灿烈在一起时并没有如此强烈的傍大款的感觉。而现在……在苗圃里培育小蒜苗吗?果然是有钱人,过惯了奢侈生活,才会如此偏爱返璞归真。

    管家为朴灿烈和吴世勋准备好了两套衣服,麻布料的半袖衫和及膝短裤,还有一人一顶大草帽。吴世勋换好衣服一回头看见和自己穿的非常“情侣”的朴灿烈,一时间简直跳戏跳到崩溃。

    管家引领着两只小的去小苗圃见大家长,彼时朴爸爸正坐在一个藤制的椅子上捧着自己的小蒜苗细心查看,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之所以说五十多岁绝不是因为朴爸爸看起来像,事实上,朴爸爸身材保持得比很多年轻人都要好,皮肤上也绝对没有明显的皱纹,能被看出年龄纯粹是因为个人气度沉淀出了岁月感。这个人面部轮廓和高挺的鼻梁和朴灿烈完全一样,只是不如吴世勋想象中那般精明锐利,反而气态雍和,看起来甚至有些慈祥。

    “老头,我回来了。”朴灿烈跟他老爸丝毫不见外,顺手从地里拽出一根短粗胖的黄瓜,随便擦了一把就掰开咔嚓咔嚓地咬。

    朴爸爸瞪了朴灿烈一眼:“我忙活了几个月,你几口就吃掉一根!”

    朴灿烈笑呵呵地把咬了几口的黄瓜递到吴世勋嘴边:“这是我家农民伯伯种的,挺甜的,尝尝?”

    吴世勋一下子窘红了脸,朴爸爸笑吟吟地朝他看过来,吴世勋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情商彻底不够用,竟然呆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朴爸爸不知该说什么。

    “你就是小吴。”朴爸爸丝毫不觉得被冒犯,他放下蒜苗站起来,笑吟吟地打量着吴世勋。吴世勋下意识地跟着朴爸爸的目光看自己,看到及膝麻布裤管下露出的一截小腿,搭配脚上非常学生气的布鞋……吴世勋脸更红了。

    他本来是搭配了非常得体的白衬衫和半正式的西装裤,没想到一进宅子就被换上了这一身。管家本来是提前上网查询了吴世勋的身高体重,估量着他的身材选的,但是吴世勋住院这二十来天瘦了十斤不止,这身衣服便不那么合体。

    若不是朴灿烈适时地用手肘轻轻撞了吴世勋一下,吴世勋几乎忘了回答,他暗怪自己的冒失,连忙招呼道:“朴先生,您好,我就是吴世勋。”

    却不想朴爸爸一下子笑了,半揶揄地看着吴世勋:“朴先生?”他说着挑眉看了一眼朴灿烈,又将目光移回到局促的吴世勋脸上,意味深长道:“用朴灿烈的话说,你们结婚证都领了,你怎么,不跟他一起叫我一声爸吗?”

    “结婚证?”吴世勋一愣。朴灿烈已经吊吊的走到他和朴爸爸面前,背过身,潇洒利索地把衣服掀了起来,那团明晃晃刻着“勋灿”的火焰好像比加州炽烈的阳光还要浓烈一样,吴世勋左肩神经跳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有点心虚。

    好在朴灿烈没有显摆太久,给父亲晃了一下之后就把衣服放了下来,回过头没心没肺地笑。朴爸爸狠狠剜了他一眼,吴世勋正为这一眼下意识地紧张,却听朴爸爸叱责道:“胡闹!”吴世勋一下子身体都僵了,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听朴爸爸继续说道:“找个男孩子做媳妇也就算了,为什么是勋灿?谁冠谁姓?”

    ……爸爸你是在逗我吧……

    吴世勋终于开口说了他见到朴爸爸后主动说的第一句话:“不不不,我们就是这样设计的,没有规定谁一定在前面,就像我身上刻的是灿勋……”

    刚才还气呼呼的朴爸爸面对吴世勋一下子变了一张脸,吴世勋终于知道朴灿烈精分变脸的天赋是从何而来了。朴爸爸笑眯眯地回过头,竟然伸手揉了揉吴世勋的脑袋:“这才是好儿媳嘛,乖。”

    “……”

    “叫声爸爸听听喽,叫得好听的话就要你。”

    “……”

    “爸,不要欺负世勋。”朴灿烈的抗议被朴爸爸一记眼刀镇压了回去,吴世勋只好微微低着头,小声叫了一声:“朴爸爸。”

    “奇怪耶,为什么还要带姓?你还有张爸爸赵爸爸?”

    吴世勋脸更红,“爸……”

    “你说什么哦,我听不见。”朴爸爸笑眯眯地把手放在耳边,做出一个听不见的动作。

    ……原来朴灿烈的港台腔也有基因渊源。

    吴世勋看看活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并且同样精分的一老一小,终于挤出了一声大声的:“爸!”

    “乖儿媳。”朴爸爸满意了,又一次伸手揉乱了吴世勋的头发。

    ……

    吴世勋和朴灿烈空有休假的心,却没休假的命,俩人在加州的大宅子里拢共也没待上三十个小时。说是见家长,吴世勋其实只见过朴爸爸三次,第一次在苗圃,第二次在晚宴上,第三次就是朴灿烈和吴世勋离开时朴爸爸简单地来送了一下,然后给了吴世勋一个大大的蛹抱。

    ——比朴灿烈招牌总裁抱多了一分礼节性,但却和朴灿烈完全一样地给人一种被北极熊包围的感觉。

    不知是不是朴灿烈有意安排,吴世勋这一次来,刚好朴灿烈的兄弟姐妹、叔伯舅母全都不在加州,吴世勋也就省去了很多麻烦的礼节。坐在南家舒适到奢侈的专机上,回忆这次见家长之行,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昨夜在朴灿烈那张奢华无比的大床上滚床单……

    吴世勋轻咳一声,有些嫌弃自己地捂住了脸。

    飞机降落首都,吴世勋马不停蹄地赶回剧组。在这个圈子里,没有重要工作时你可以因为睡觉做噩梦就耍一次大牌,但如果连同一整个剧组在等你的是赵霆玮这个份量的导演,倒时差这种理由说出来都会让人觉得不识抬举。更何况,即便是曾经拿着三座影帝奖杯的吴世勋,也从来不是一个愿意给别人带来麻烦的人。

    在演戏这件事情上,朴灿烈再疼媳妇,也知道吴世勋的底线在哪里,所以看着吴世勋带着有些发白的脸色直奔剧组也不阻拦,只是又一个一个地亲自发短信给吴世勋的生活助理们,拜托大家悉心照顾。

    两天后,朴灿烈交代好了公司的一切事宜,而后再次带着胖子助理飞回加州,继续之前被打断的融资运作。

    ……

    2011年的春天到来得格外的早,三月初的北京街道上已经少有穿着沉重外套的人,杀青,距离上映还有三个月,而单曲已经能够在网上抢鲜试听。金俊勉的新专辑还没有放出来,现在各大音乐榜单上大多还是冬天的热歌,只一夜间的工夫,就上来屠榜了。吴世勋的嗓音清哑低晕,伴奏带很轻,将吴世勋干净的声音完完全全地保留下来,让人只听第一个字就忍不住安静下来,戴着耳机安安静静地单曲循环一整个下午。这一次乐藤没有搞票房预售,毕竟是赵霆玮的戏,毕竟有吴世勋和许心灿强强压场,电影的票房没有惨淡的可能。

    如果你用电脑登陆某浪微博的网页版,点进泰和总裁朴灿烈的主页,你就会发现他已经将设置成了背景音乐。和很多高逼格的公众人物不同,朴灿烈的主页模板没有使用素净的纯色。某总裁在这一点上像足了一个初中生,他精心挑选了一系列“家庭照”——又燃又有爱的纹身图腾、吴世勋、哈啤、当然还有他自己,各种照片完美地拼接起来,一起挂在网页上做模板背景。

    国民总裁今天发博——

    “终于结束了手里的工作,准备回国,两个月没见男神了,思之若狂。[喜欢]”

    配图是一张和吴世勋的视频通话截屏,照片里已经是深夜的样子,顾男神穿着浅灰色的家居服,伏在书桌上,在一盏小台灯下埋头看剧本。朴灿烈和吴世勋总是这样,开着视频各自忙,这张截屏里吴世勋就没有抬头,只是镜头照样捕捉下了一个好看的侧脸。

    朴灿烈现在的粉丝非常多,甚至大有和吴世勋争高低的势头。自从两个月前在微博上雷霆一怒,再到事故平息后恢复之前的暖萌傲娇风,某总裁已经把人心抓的足足的。当然,这都不是演,坐到了朴灿烈这个位置,怎么活都能活得好,也实在没有必要作秀讨好。

    三月五号,泰和在纳斯达克上市。当然,上市的绝不仅仅是成立在北京的泰和演艺这么简单,在加州的两个月里,朴灿烈在家族的扶持下并购了两家美国演艺公司和三家唱片公司,而替他坐镇北京总部的职业经理人也一举吞并了国内十几家中小型娱乐公司,现约艺人愿意留的全部可以无条件续约泰和。泰和演艺瞬间人才济济,由一个最初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正式更名泰和国际演艺集团,市值超过九百亿美金,已经毋庸置疑地站在中国演艺公司的巅峰。

    泰和上市的进度比上一世还快三个月,上市规模也远超过上一世,现在的峥嵘景象已经不逊于上一世2014年后期了。而对比之下,乐藤在泰和的节节打压下竟显得缩头缩脚,明显力不从心。

    在朴灿烈的有心安排下,被吴世勋握在手里的那最初的几万股一路膨胀下来,在整个泰和国际演艺集团,吴世勋手里拿着的股份已经将近百分之十五,除了朴灿烈和他老爸那47%和29%之外,吴世勋俨然是最大的股东,其身价自不必说。“艺人”反而成为了一种附加的头衔,只吴世勋这两个字,就已足够分量。

    朴灿烈没有避讳吴世勋在泰和占很重股份这件事,甚至经常在微博上戏称“我家小股东”,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怕有人拿这件事情黑吴世勋“傍大款”,谁都清楚,市值近千亿美金的公司,朴灿烈肯把15%的股份让出来,谁再说“傍大款”就显得很可笑了,人家分明是真的拿吴世勋当媳妇对待。

    而其实,吴世勋在被公布占了15%股份之前根本对这件事都完全不知情。他接到律师的法律文件之后吓了一跳,连忙给朴灿烈拨了长途过去,朴灿烈在电话里听完他的疑虑,只是温柔地低声道:“给你这个股份,首先是爸的意思,既然你叫了他一声爸,改口费总是要给的,这也是中国人的习俗。其次,我想经过之前和乐藤的一战,你大概会对权势这两个字有更深的理解。吴世勋,我知道你一直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报仇,但你经过那件事情之后应该也清楚了,你若一直无权无势,即使重回巅峰,做影帝、哪怕去好莱坞称霸,你最多能凭自己的力量斗倒周桓,却永远都伤不到丛天啸的根基。”

    吴世勋沉默,他沉默不是负气,只是感慨朴灿烈说得太对,哪怕这话也太残忍。

    朴灿烈叹了口气,低声道:“当初我父亲完全可以再做绝一点,可以说让丛天啸的后台彻底坍塌也不为过,但我不想让你觉得你复仇的每一步都是由我替你完成的。但是,作为爱人,我也不希望你和丛天啸的较量从一开始就存在着如此悬殊的资本差距。现在你有了和丛天啸一样高的起|点,接下来该怎么做,就放手去做吧。”

    “朴灿烈……”吴世勋忽然哽咽了一声。

    “再强调一遍,这一次即使你赢了,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为你们提供了更加公平的赛制。”

    “我知道。”吴世勋的声音太低太轻,但却也太坚定。

    “放手做吧,宝贝,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评论(8)
热度(13)

2017-08-27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