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八十二章

【大概还会有两章卡


第82章 (82)

 

    朴灿烈不知道,就在他召开这段酷炫吊炸天的新闻发布会同时,超人先生就举着自己的手机给吴世勋看现场,原本疼的恨不能打滚的吴世勋被自家总裁震的几乎忘了疼,瞪大眼睛全程呈现一种“当时我就震惊了”的状态看完了全场。

 

    而后,吴男神羞涩地捂住了脸,把头扎进了枕头里。

 

    实在是羞耻play,以后全国人民都知道他爱上了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霸道狂拽吊炸天的男人。

 

    于是熬过三十六小时断食期后,当朴灿烈拎着提前在餐厅里预约好的一罐青笋老鸭汤回到病房时,惊讶地发现在他走之前还好好的吴世勋现在一看到他就脸红。

 

    朴灿烈目光落在远处超人手中的手机上,便了然地勾起一抹促狭的笑意。他朝超人使了个眼色,超人立刻追着一只不存在的小飞虫比比画画地冲出了房间,屋子里再次只剩下小夫夫两只。朴灿烈收敛起玩味的神色,把汤放下走过去揉揉吴世勋的脑袋:“疼得好点了没?”

 

    吴世勋的声音从枕头里传来,闷闷的,“大夫给过止疼针剂了,疼得已经不那么剧烈了。”

 

    “噢。那你怎么不睡?现在可以睡觉了。”

 

    吴世勋横过一记不那么理直气壮的眼刀:“被你吓的,哪还能睡得着。”

 

    “我怎么吓你了?”朴灿烈无辜地眨眨眼,俯下身亲吴世勋的嘴唇,把对方本来已经在嘴边的抗辩压了回去。“我是在宣战,告诉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你是我朴家的人,要动你,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与朴家为敌。”

 

    ……吴世勋竟一时无言以对。

 

    就这样做了“朴家的人”,吴男神实在不知自己该拒绝还是该紧张。尤其是,朴灿烈时不时就掏出手机在他疼得汗水淋漓时给他来一张,然后万里传回美国“朴爸爸”那里添油加醋。以至于吴世勋在疼得恨不得龇牙咧嘴时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对镜头微笑,表情一度很狰狞。

 

    朴灿烈说,朴爸爸对吴世勋的评价是:挺好看,看起来是个乖儿子。

 

    吴世勋:“……你家人真开放。”

 

    朴灿烈得意一笑:“兄弟众多,不非指望我传宗接代。”

 

    “你好像还挺骄傲。”

 

    “骄傲算不上吧,我是谦虚的人。”

 

    “……”

 

    战争从两个儿子的层面升级到了两个爹的火并,美籍华裔世家和京城里背景过硬的高|干,两个拳头顶在一起,一个金刚石,一个钛合金,一时间还真分不出谁更硬。

 

    朴灿烈的地震式新闻发布会为吴世勋带来了超过三天的压倒性舆论优势。泼吴世勋浓硫酸的“激进粉丝”先生在警局提审,这几天见了数拨来路不明的律师,在两股力量的威胁中,这位被雇佣来当枪使的“不怕死”先生也陷入了非常难堪的境地。

 

    而完全不知情的公众就毫无悬念地做了这场舆论博弈的筹码,据说大家都养成了习惯每天早上起床顺手刷刷微博——因为关于吴世勋的言论的风向每天都不一样。等吴世勋的伤口以蓝海的专业医师都感到惊悚的速度基本愈合,舆论风向变化的周期已经从一天缩短到了半天、四小时、二小时……

 

    整个泰和的公关部和联媒部每天都像是在打仗,很多员工连家都不回了,直接在格子间里拉行军床,几个人轮班睡,醒着的那个负责实时监控媒体,只要一有动静就立刻把同事们都叫起来,大家坐在一起现场拆招,舆论稳定回来后再倒头继续睡。

 

    ricky意味深长地对朴灿烈汇报说:“经过此役,泰和员工的凝聚力和心理素质都会获得质的飞跃。以后咱公司哪个明星爆出点小绯闻,大家再也不会不淡定了。”

 

    朴灿烈只是微微一笑:“每人的月底奖金翻三倍,这仗赢了,再翻三倍。”

 

    ricky顿时无语,只能恨恨地感慨有钱人就是任性,一边却还忍不住拿出手机计算器算自己的月底奖乘6得多少。

 

    据说乐藤的公关部也在拉行军床,据说丛天啸比朴灿烈还大方,朴灿烈听ricky报了数之后依旧微笑,似乎是早就想到了似的。他淡定地拉开吴世勋病床旁边小桌子的抽屉,ricky凑上去一看,被闪亮亮的六枚bmw车钥匙晃瞎了眼。

 

    “六台per,赢了的话给最卖命的六个功臣。”

 

    ricky啥话也没了,低头系上鞋带,这次下定了决心要为了吴世勋和乐藤那些小表砸们玩命撕逼。

 

    吴世勋的脸色很难看,却没有当着ricky面爆发,只等了ricky走之后才青着脸道:“六台!即使是mini,一台也要二三十万。”

 

    朴灿烈嘻嘻笑:“小钱,没有媳妇你贵。”

 

    吴世勋挑眉,“这样给我的感觉像是我在傍大款。”

 

    “驭下嘛,就要奖罚分明。现在公司里的人都是我各处挖来的人才,人才都为你熬夜卖命了,给个mini开开有什么的,我又没给买什么特别贵的车。”

 

    吴世勋斜眼:“这样看来,反而只有我没有奖品。”

 

    朴灿烈立刻挺胸,把胸脯拍的啪啪作响:“我保证,等你顺利挺过复健期,你也有奖!”

 

    “奖什么?”

 

    “总裁抱加总裁吻二合一套餐,还附赠单品‘和总裁做|爱’。”

 

    “…………那我能要车吗?”

 

    “嘻嘻。”朴灿烈红着脸,羞涩地摇头。

 

    斗嘴归斗嘴,吴世勋心里真的很担忧,他能看得出,虽然朴灿烈每天都跟他嬉皮笑脸地讲荤段子,但他顶着非常大的压力。朴灿烈每天平均要接上百个电话,虽然都是出去接的,但挂电话进门那一瞬间的表情总是有调整不好的时候。吴世勋甚至不敢问现在的时局,渐渐地就连手机都不敢朝朴灿烈要,他怕朴灿烈以为他是关心舆论。他真的不想给他施加任何压力。

 

    无论最后的结局怎样,这个男人为他做的已经足够。

 

    借助系统外挂,吴世勋的伤口痊愈已经达到了一种超自然、反人类的速度,当然了,蓝海的医师们都会很聪明地选择闭嘴,抽着嘴角看吴世勋的伤口以每天平均两毫米的速度平坦下来,就连疤痕都比其他病例浅很多。

 

    但是复健还是要做,浓硫酸烧穿了肌肉,新生肌弱且肌位不正,这个系统实在帮不了忙,吴世勋只好每天固定时间在南灏宸的陪同下出现在蓝海地下一层的复健室里,先进行推拿按摩,再遵循医嘱进行复健练习。

 

    这个推拿有多疼,吴世勋实在是说不出来。他只知道无论自己每次做了多大的心理建设趴上按摩桌,最后都会痛哭出声,哭到朴灿烈撸袖子想要揍推拿医师,最后只能无力地只送吴世勋到推拿室门口,自己再也不敢进去听现场。

 

    推拿后还要复健,吴世勋肿着眼睛哑着嗓子,艰难地重复那些对于常人而言非常简单的动作,只觉得自己整个神经都被痛觉霸占,甚至害怕自己会痛觉负荷过重从此痛觉失灵。

 

    如果真的能失灵就好了,吴世勋流着泪想。

 

    吴世勋又想,朴灿烈真是个人渣,每次他都骗他说今天一定不疼,可是每次,都还是那么疼。朴灿烈还特别凶,在吴世勋某一天终于发脾气坐在地上流着泪任性说我不做复健了我这辈子就这样吧的时候,朴灿烈一下子火了,上下左右看了吴世勋一圈,最后竟然拉出他的手,用自己的手狠狠打了吴世勋几个手板。吴世勋手疼心里更委屈,看着自己红通通的掌心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不顾诊疗室里还有一群老外,对朴灿烈叫道:“我都这么惨了你还打我,我不复仇了,让我回到上一世被烧死吧!”

 

    吴世勋的情绪太激烈,然而在他吼完这一句之后,他清晰地看见朴灿烈眼角一闪而过的泪光。那个山一样的男人忽然蹲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捧着吴世勋火辣辣的手心说对不起,朴灿烈的声音像嗓子眼里堵了什么,他吻着吴世勋滚烫的掌心,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媳妇。我情愿是我疼,情愿是我替你,我只是害怕你放弃,怕你以后会恨自己。”

 

    吴世勋红着眼睛低下头,他不想对朴灿烈说“没关系”,但他从那之后再也没喊过疼,每天海量地流着泪,却也终于把最难熬的十五天复健期挺了过来。

 

    疼痛消失后,皮肤上的印记却没有完全淡去。最后定格在吴世勋左肩背上的,是一块巴掌大的浅红色印记——虽然不会入镜,但还是给这原本完美无瑕的皮肤带来了无法磨灭的瑕疵。这已经是开了外挂的结果,是全世界浓硫酸烧伤后最美观的结局了。然而吴世勋怔怔地看着那块突兀的红色,还是觉得非常难受。

 

    令吴世勋感到难以理解的是,朴灿烈竟然拍摄了他疤痕的照片,默许泰和官博挂上了网络。一时间所有粉丝都在为他遗憾,路人也在说他可怜,那些看了泰和故意挂上网的复健视频的人更加同情——吴世勋很讨厌被人同情,理智上他知道曝光这个伤疤对于舆论有好处。但是真的要靠同情赚取支持吗?

 

    直到出院那天,吴世勋才知道原来此前种种都是铺垫。出院前,朴灿烈忽然带进病房里两个韩国人。吴世勋看着两人背着的大箱子,疑惑地看向朴灿烈。朴灿烈温柔地吻了他一下,而后轻轻帮他脱下病号服。

 

    纹身。

 

    吴世勋惊讶朴灿烈的胆大,却在看见朴灿烈自己也从容地脱下衬衫后,将已经到嘴边的拒绝咽了下去。

 

    两个小时后,朴灿烈个人微博上置顶了两张高清无水印照片,是两个男人赤|裸的后背。

 

    一个纤细白皙,一个肌骨完美,两人的左肩背上一模一样的位置上,各自纹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如同凤凰涅槃之火,烧得让人热血沸腾。

 

    一个刺着——灿勋。

 

    另一个刺着——勋灿。

 

   微博配了八个字——“陪你一起,浴火重生。”




评论(7)
热度(17)

2017-08-25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