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八十章

【算是统一回复卡

   勋勋受了很多苦,怕颤捏你要好好对他!!!


第80章 (80)

  

  吴世勋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没能终结这场危机,朴灿烈回国后和他分手,系统给他的复仇成功率判负,这一世他再一次在一片骂声中惨淡收尾。一瞬间白光闪过,再睁眼时他回到了上一世的烈火之中,周围的浓烟全部灌入口鼻,浓烟和烈火已经遮住了风挡玻璃,他看不见周桓和丛天啸的背影,只能感受到从后背肩膀处开始传来的焚烧之痛。

 

  梦里的吴世勋没有落泪,更没有恨自己的重生只因一次小疏忽而落败,他只是在烈火焚烧中安静地想,重生失败究竟意味着什么——不意味着屈辱,也不意味着死亡,而是意味着现实中的朴灿烈甚至都不是和他分手,而是根本不知道他们曾经相爱过。他们回到了上一世的时空,上一世的时空里,他们只是两条平行线,哪怕一条陨殁,另一条也毫无知觉。

 

  吴世勋终于明白了就在这短短半年里,自己究竟有多爱朴灿烈——因为有一个人的出现,这场重生再不只有复仇的意义。因为有一个人的出现,重生失败也变得不那么让人在意。

 

  所谓沦陷,大抵如此吧。

 

  吴世勋缓缓闭上眼,心底已如死水般静谧。

 

       “吴世勋……”

 

       “吴世勋……”

 

  是谁在叫他?

 

       “吴世勋……吴世勋!”

 

  是谁?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吴世勋不得不用力睁开眼,后肩背的灼痛更加清晰了些,但为什么烈火烧了他这么久,疼痛的却依旧只有那一块皮肉?吴世勋迷茫地看着四周,发现火光渐渐淡去,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腕被什么温热的东西扣着,他低头一看,看见了一只熟悉的手。熟悉的手指,熟悉的骨节,和一直在他耳边的那个熟悉的声音……朴灿烈?

 

       “吴世勋……”

 

  朴灿烈怎么了,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忧伤和疲惫。

 

  吴世勋霍然睁开眼,入目是雪洞一样的白色床单和枕头,他趴在一张有消毒水味的床上,耳边的呼唤声没有了,只有用来记录心跳的近乎刻板的仪器声。

 

  他没有回到上一世吗?

 

  意识恢复的下一秒,肩背处忽然传来剧烈的烧灼之痛,痛得吴世勋一下子呼吸急促,整个人下意识地挣扎和蜷缩。但这一动牵动了烧伤处的肌肉,痛感更加迅猛地袭来,仪器的声音立刻杂乱地吵叫,吴世勋“啊啊”叫出声,声音却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从来没听过自己这么哑的声音,像是一个小哑巴一样嘶哑地发出模糊的声音。

 

  下一秒,他被一双有力的大手圈住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让挣扎着的吴世勋瞬间停住,他的睫毛都在颤抖,吴世勋扭过头,撞进了那双幽深的黑眸之中。

 

       “你醒了!别动……”朴灿烈的眼神中惊喜和焦虑掺杂着,他立刻拍响了桌边的医护呼叫铃,然后稳稳地托住吴世勋的腰,把他原样避开烧伤处小心地按趴在床上,同时紧紧地攥住了吴世勋的手,十指相扣。

 

  吴世勋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在蓝海的vip特护病房中,而本应远在加州的朴灿烈就陪在他身边。他有些错愕地垂眸看了一眼朴灿烈和他指缝穿插的手,立刻用力地握住了。

 

  朴灿烈感受到,连忙俯身过来,拨开他垂在额头上的碎发,轻轻在他脑门上印下一吻,声音轻柔:“别怕媳妇,别怕,我回来了……这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没有别人……”

 

  吴世勋的眼睛立刻蒙上了一层水雾,他哑哑地张开口,吐出的字却非常模糊。

 

       “什么?你说什么媳妇?”朴灿烈连忙贴上去听,吴世勋使劲说话,终于破着音发出了一个字——“te……疼……”

 

  朴灿烈一下子心疼得眼眶都红了,他紧紧地攥着吴世勋的手,“我知道,我知道疼……再忍一下,护士马上来了就会给你想办法的,再坚持一下……”

 

       “e……嗯……”吴世勋听话地点了点头,而后闭上眼安静地趴伏着。只是他的眉头皱得太紧,浑身也在止不住地痉挛和颤抖,无一不预示着身体的主人正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好在护士们马上就赶了过来,主治医师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高个子外国人,吴世勋配合着他检查瞳孔和意识清醒度,一边的小护士准备开始给他伤口换药,而另一位开始调配各种调节吴世勋体内神经递质水平的针剂。

 

  医师问了吴世勋几个简单的常识问题后,向朴灿烈表示患者已经意识清醒,暂时性的生理指标异常是因为感觉神经苏醒后负荷的痛楚过大,也是正常情况。一针纯植物配方稀释的针剂被推入吴世勋皮下,而后吴世勋艰难地扭过头,终于看见了自己被硫酸腐蚀后的皮肉。

 

  其实他算是很幸运的,因为他刚好和朴灿烈开着视频,朴灿烈联络剧组的行动很快,歹徒原本接到的任务是要让吴世勋彻底失明毁容,但他泼过硫酸后因为听到走廊的人员奔跑声便没有发动第二次攻击,而是转身仓皇逃跑。朴灿烈从小受到的教育,对于应付各种紧急情况的常识都很了解,在视频里指挥慕斯对吴世勋进行紧急护理。慕斯随身带了大包的化妆棉,立刻就把吴世勋皮肤表面的浓硫酸液蘸去。小套间里有卫生间,几个工作人员跑进来把吴世勋架进去用大量的清水冲,一直冲到医疗队来为止,就连蓝海跟队过来的医师见了都感慨吴世勋身边的人训练有素,没让吴世勋承受更严重的伤害。

 

  其实如果不是朴灿烈在视频里指挥,已经吓傻了的慕斯很可能直接用清水去泼,酸液未除,用水稀释后会释放大量热,会造成更深层的灼伤,酸液烧光了肉把肩胛骨穿出洞来都不是不可能。而即便慕斯知道要先除酸,如果不是朴灿烈一直在严令叮嘱,她也不会想着用棉布去蘸,慌乱中很可能大面积地擦,把酸液摊开后附近的皮肤也会受到殃及。

 

  暴露在吴世勋视野内的皮肉是深红色的,表面凹凸不平,看起来像一块褶皱的抹布。烧伤面积足有成年男子的巴掌大,从左肩头向下,完整地盖住了肩胛骨,以至于他稍稍一动手臂就会痛到流泪。

 

  好丑,吴世勋一下子觉得心里非常接受不了,他不顾医护人员在场,几乎是立刻闭上眼以最快的速度点进了系统。朴灿烈看着他,自然能猜到他在做什么,但朴灿烈什么也没说,只是心疼地更紧地攥着吴世勋的手。

 

  凶吉表已经恢复了两个绿色的吉字,任务栏在闪,吴世勋还没点上去,系统就自动为他弹出了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037]:去系统商店医药部分购买可以缓解玩家痛楚的药物!

 

  任务加成:无。

 

  任务提示:系统上线医保体系,因系突发事故受伤,您所购买药物75%的财富值将由系统君为您免单,请放心用药!

 

  [系统君真情tip!]嘤嘤嘤,疼坏了吧,摸摸头——by宇宙无敌系统君

 

       ……饶是疼得发蒙的关头,吴世勋还是默默地囧了一下,然后在心里给大方的系统君点了个赞。

 

  如他所料,治疗这次紧急烧伤的药物都不便宜,不过打了75%的折扣之后价格便都非常亲民。系统君为他准备了好几种缓解灼烧感、缓解痛楚、帮助睡眠的药物,当然还有吴世勋最关注的——烧伤痊愈后抚平皮肉、祛除伤疤的药物也有不少。

 

  吴世勋从来没有在系统商店里买这么多东西,他一股脑把所有药物都买了一堆,一时间游戏包囊里被塞的鼓鼓的,只等医护人员走了之后立刻就要给自己用药。

 

  不过遗憾的是,系统毕竟不是万能的,商品属性中清楚明白地写了,所有止疼的药物都只能散去不足四成的痛楚,只能起到缓解的功效,却不能让吴世勋完全地不遭罪。

 

  吴世勋惨白着脸看着医师拿着非常长的一张用药单让朴灿烈核对签字,只觉得自己委屈到了心坎里。

 

  对待被浓硫酸烧伤的患者而言,烧伤后的创口治疗是一方面,患者的心理抚慰是另一方面,通常被泼过浓硫酸的人心理都会异常脆弱,并且表现出非常大的消极情绪。医师们为吴世勋重新换了输液袋、调整屋里的温度和湿度后就全部离开,只留下朴灿烈一个人陪着吴世勋。

 

  吴世勋在48小时内只能接受营养剂输液,不能吃任何东西。他清醒后医师只为他换了消炎的药物,因为烧伤过深,大夫需要确认吴世勋的神经没有受到永久性的创伤,所以要保证他36个小时不能睡觉,病患要处于绝对清醒的状态,也就是说,在至少36个小时内,吴世勋得不到任何来自医院方面的止疼针。

 

  吴世勋听朴灿烈尽量温柔委婉地解释完这两个悲伤的事实后,瞳仁又被一层水雾蒙上了。这是真的吗?系统也救不了他,医院不肯给止疼药,而他还要饿着肚子熬刑一样地用自己的意志力硬生生挺过这36个小时?

 

  吴世勋又扭过头看着自己丑到爆的伤口,真觉得那个男子还不如给他一刀来的痛快。

 

  朴灿烈看着吴世勋痛苦,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被揉碎了搅成一团,而他除了拍着吴世勋的头之外却什么也不能做,就连安慰都显得过分苍白。

 

  这一天是2011年1月1日,本该欢乐祥和的元旦节,吴世勋却带着难以言喻的痛楚在医院中煎熬,而他此刻并不知道,就在自己受伤昏睡的这几十个小时里,媒体上已经炸了锅。朴灿烈带着雷霆之怒回国,这一次他没有选择独自解决,而是将吴世勋伤床上的几张照片直接高清传回了美国——准确地说,传到了他父亲的手机上。

 

  配字只有一句话——爸,他叫吴世勋,是我认定了要一辈子的人。

 

  于是在这几十个小时里,朴灿烈什么也没做,他只安静地坐在病床前用蜂蜜水给吴世勋蘸着嘴唇、攥着吴世勋的手温柔地叫他,等着吴世勋睁开眼。

 

       ——而外面,早已变了天。




评论(7)
热度(22)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