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八十一章

【拜倒在朴总的西装裤下卡

   不分手了!出柜!!!


第81章 (81)


       就这几十个小时之内的事情,之前那几家领先曝光吴世勋丑|闻的主流媒体全部同时改了口风,撤换下旧新闻,转而为吴世勋片场受害进行了非常大篇幅的报道。在获得了泰和官方的默许后,每篇报道都配上了绝对高清的医疗队现场的照片,还有那张吴世勋趴在特护病床上皱着眉惨白的睡颜,简直就是直击心灵的重拳,让无数小姑娘在加载出图片的一瞬间眼泪汪汪。

 

       无论是之前骂得多狠的粉丝,只要不是乐藤那边花钱雇来的职业黑子,在见了这种照片后都会揪心。人心都是肉做的,想象一下浓硫酸泼在一个二十岁的少年的身上,人性天然带的同情心战胜了所有的鄙夷与偏见。

 

       更何况蓝海官方透露出的病情消息是——深度中等面积烧伤,肩颈处重要神经密集,神经是否受损仍未可知,患者处于深度昏迷,尚未脱离危险。

 

       于是之前微博上随处可见的“吴世勋滚出演艺圈”一夜间全部消失,“吴世勋加油”这四个字成为48小时内微博最巅峰的热词,无所出其右。

 

       朴灿烈坐在病房里等吴世勋苏醒时只动了一下手指头,把自己在加州当时电脑里保存的视频通讯文件发给了联媒部,联媒部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挂上了泰和官博,甚至连一个愤怒的表情都没有发出,一分钟内就被转发了上万次。

 

       吴世勋在视频中即使在最危急的情况下,依旧下意识地保护身边的女性,这个行为更加让人们动容,看见男神被泼到浓硫酸后骤然倒地抽搐的高清画面,一些忠心的粉丝们哭得眼睛都肿了。

 

       即使是陌生人看了,也会心疼吧。

 

       当然有黑子不合时宜地指出——吴世勋宿舍里应该不会安装摄像头吧,你这视频的来源真的可靠吗?明显是找人替演的吧,想博同情想洗白,也不用这么假。

 

       这个黑子是乐藤养在手下的老手了,本身也有个近百万关注,说话犀利带刺已经是常态。却不想这一句话发出来后,粉丝们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他直接就被朴灿烈点名了——朴灿烈直接转发了他的这条博文,毫不避讳地回应:“这份文件来自我和吴世勋的视频通话记录。泰和官方以及我本人都不能容忍任何造谣,再有人想说什么难听的话,不妨在说话前提前准备应诉。”

 

       而当吴世勋清醒过后,自他出事以来,朴灿烈的个人微博上终于发布了第一条原创博文——

 

       “自29日以来,无论是造谣中伤、还是恶意袭击,所有给吴世勋带来身心伤害的个人和组织,泰和不会放过,我亦不会放过。明天晚上我将以个人名义召开记者发布会,向大家澄清所有的原委。还有,吴世勋刚才醒了,他不会离开演艺圈,他会继续红下去、走到更高的位置,那些诅咒他的人,你们也应该跟着醒过来了。”

 

       这条微博简直带来了地震效应,几大媒体在转发助阵的同时不免都心带惶恐,其实无论是之前的丑|闻曝光,还是现在的伤势宣传,媒体也都只是高位者的话筒罢了,说话的人谁更厉害,他们就得说谁想听的话,仅此而已,实属无奈。而一向走逗比卖萌风的朴灿烈忽然雷霆之怒,网友们集体被震,转发表示支持的同时也都表示朴总气场太强大,小心脏接受不了。

 

       当然会有人注意到,朴灿烈两次表态——一次转发,一次原创,火药味都非常浓郁,几乎是毫不避讳地在宣战。同时,也毫不避讳地两次提到了“我本人不能容忍”、“我亦不会放过”,如此明晃晃的个人攻击性言论,再次佐证了之前两人默认的恋爱关系。

 

       以朴灿烈的个人名义召开发布会,澄清吴世勋的事情?

 

       ——是人都能预料到一场声势浩大的出柜。

 

       于是网友们一边心疼着吴世勋,一边期待着明天的霸道总裁公开恋情play——当然,这一切的一切,暂时都与吴世勋本人没什么关系,他只知道明天泰和要为他召开新闻发布会,却不知道朴灿烈在微博上的一切言论。伤口要做到绝对的隔离细菌,手机什么的自然不能让他碰,就连朴灿烈都要穿着隔离服,并且每过半小时就要给手严格消毒,才敢攥着吴世勋的手。

 

       吴世勋不能睡,系统的药物只能散去不到四成的痛楚,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异于熬刑。而他断绝了一切可以消遣的项目,只能睁大着眼睛感受着身后的疼,一分一秒,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

 

       吴世勋甚至和朴灿烈说:“不用排查神经损伤了,给我一针止疼剂,让我睡吧,就算和老天赌一把。”

 

       朴灿烈心疼的话也说不出,只能强迫自己强硬起来,近乎残酷地拒绝吴世勋的要求。可他却又真的板不起脸,吴世勋眼眶湿润一分,朴灿烈的心就皱一分,他最后只能双手攥着吴世勋的手,在他耳边低声而温柔地絮语,鼓励他,跟他说加州的阳光特别好,他约见的一个投资商还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不过那女孩再美,却也没有吴世勋笑起来时的一半夺目。

 

       吴世勋虚弱地扯起嘴笑,朴灿烈怎能不知道吴世勋已经是勉强回应,便心疼地再也不说那些需要吴世勋回应的话,而是安安静静地陪着他。吴世勋趴在床上,侧着脸和朴灿烈对视,两双黑眸彼此凝望,竟能对着彼此好几个小时不言语。

 

       吴世勋哑着嗓子小声问:“分手的事,不是说要从长计议吗?你……考虑过了吗?”

 

       朴灿烈红着眼眶亲他的额头,颤着声说:“不分了,傻瓜才要分手,这么好的媳妇我为什么不要。你别记得我之前胡说,别再烦扰这件事了,以后我再和你提,我就是小狗。”

 

       伤重的吴世勋第一次真心地露出了一抹笑意,他虚弱地问:“是和哈啤一样的品种吗?好吃懒做的死傲娇萨摩耶吗?”

 

       朴灿烈心疼地抱吴世勋,“对,我是死傲娇,还是霸占狂,是小心眼癌晚期,媳妇你别跟我一般计较。等你好了我就在你床头跪搓衣板,以后再犯下辈子就变成萨摩耶。”

 

       吴世勋笑得很开心,虽然疼痛依旧叫嚣了整个世界在他感官中的存在感,不过吴世勋依旧觉得开心,他虚声道:“那就这么定了,以后就叫你死傲娇。”

 

       朴灿烈大手包住他的手,声音不能更温柔——“好。”

 

       痛觉在挺过了24小时之后开始逐渐冲淡,其实并不是伤势有了多么明显的好转,而是神经对同一递质的接受达到了麻木饱和,而吴世勋本身的疲惫也让他变得更加迟钝,反而让这熬刑一样的坚持变得相对轻松很多。不过越往后,吴世勋就越疲惫,朴灿烈不得不一直和他说话,和他扯些有的没的,吴世勋尽力去听,可总有意识涣散的时候。每当他快要睡着时,朴灿烈就不得不强忍着心疼拍他的脸把他叫醒,被从入睡边缘叫醒的吴世勋眼神迷茫,带着一丝隐忍的委屈,让人的心都跟着碎了。

 

       到朴灿烈准备出发去新闻发布会现场时,吴世勋反而已经过了那个最困倦的阶段,激素过量分泌的作用下,整个人又清醒了起来。超人浑身消了毒替朴灿烈在病房里守着,朴灿烈在吴世勋额头上亲了一下,只说“别担心,我很快就回来”,而后便走出蓝海,直奔发布会现场而去。

 

       这一次,朴灿烈足够高调,足够霸气,助理以及泰和的工作人员是提前等在会场的,朴灿烈姗姗来迟,只身现身。当那辆属于吴世勋的白色保时捷出现在媒体记者的视线范围内,大家不由得同时打起了闪光灯。

 

       那辆曾经被吴世勋解释过公司派给他的车,现在被朴灿烈使用着,这说明什么?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朴灿烈一身黑色西装,冷峻深肃,不需要助理帮他拦人,原本蜂拥过来的记者们在看到他如冰冷刀锋一般的眼神后都不约而同地为他闪出了一条通往发布厅的路。朴灿烈独步径自从若干媒体记者中穿过,目不斜视,气场足到爆发。

 

       主席台上已经坐满泰和的人,只有最中间的座位空着,朴灿烈人一迈进发布厅,主席台上的一排人同时站起来朝他三十度鞠躬,几大主流媒体的记者便也下意识地慌慌张跟着站起来,然而朴灿烈甩都不甩他们一下,大步直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这场新闻发布会,泰和的要求是现场直播。也就是说,自打朴灿烈开着那辆标识度极高的白色保时捷918出现在门外时,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将同步完整出现在电脑和电视屏幕上。

 

       朴灿烈没有让身边的助理为他说任何开场的铺垫,直接拉过话筒——

 

       “吴世勋还在观察阶段,很疼,所以我不能走开太久。今天我的个人新闻发布会不接受任何记者提问,只有几句话——我说,你们听,回去后将原稿整合新闻发出。这是规则。”

 

       朴灿烈的声音太冷肃,面对和想象中完全不同的霸王条款,底下向来不是省油灯的记者们竟然面面相觑,无一人敢站起来反驳。

 

       朴灿烈没有给大家太多的时间消化这一事实,他稍稍抬了抬眼,冰冷带有警告意味的目光扫过全场,而后说道——

 

       “第一件要澄清的事——关于吴世勋爬床上位的谣言。从吴世勋出道以来,爬床上位这四个字就总是被人拿来诟病。现在我以个人名义正式回应,我和吴世勋早已确定恋爱关系,关系确定后,泰和对吴世勋的一切工作安排——如果有人愿意相信是公司对有才能艺人的合理培养,自然好。但如果有人非要说吴世勋是因为和我的私人关系而受到额外照拂,我不否认。并且在这里非常直白地向公众交代,泰和过去偏爱吴世勋,日后会照样偏爱吴世勋,如果你们不嫌累,大可一直拿这件事做文章。至于爬床上位这四个字,有眼力的人自然知道以吴世勋的天资和努力,根本没有任何爬床上位的必要。我朴灿烈不是土金主,我爱的人自然值得我爱,我用心捧的人也一定值得我捧。若日后再有任何个人或组织别有用心地利用这四个字炒作,泰和以及我本人将追究其法律责任到底,绝不放过。”

 

       场下鸦雀无声,朴灿烈冷眼扫过石化的记者,继续说道:“第二件要澄清的事——关于前几日的吴世勋出轨风波——”朴灿烈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确保让所有的摄像机都能捕捉到他目光中的嘲弄,他缓了一秒,而后重新开口道:“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我是吴世勋的正牌情人,连我都不相信吴世勋出轨,你们这些局外人,又有什么置喙的立场。”

 

       发布厅里一片寂静,朴灿烈已经果断地站起身,说道:“余下的事情,有关被捕嫌犯以及其他造谣者的法律追究问题,我的助理会向你们进行进一步的交代。吴世勋还在病房等着,告辞。”

 

       所有人都呈现石化状态,场上所有的肉眼和镜头一起不约而同地追随着那个高大冷峻的男人潇洒地走出发布厅,门外传来保时捷引擎启动的声音,下一秒,朴灿烈已经彻底离去。

 

       ——从他下车到离开,一共只用了七分钟。快刀斩乱麻,解决了纠缠吴世勋的所有问题。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