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七十九章

【我的勋勋啊你受苦了卡

   今晚可能只有一更

   余粮不多了但作业真特么多


第79章 (79)


       “联邦政用cb7054,公元历2010年12月30日,于太平洋上空,坠机。”——吴世勋无法组织语言,只能机械地将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一行字念出来。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很久,朴灿烈的声音冷静而低沉:“这是什么意思?”

 

  吴世勋走到镜子前拍了拍自己的脸,深呼吸,缓缓平复内心的惊恐,而后轻声道:“是系统的双人在线模式,这个模式有一个叫做凶吉表的功能,每天会在你我的头像旁边显示各自第二天的运数。今天,我看见你头像旁边变成了凶,就在系统道具商店里购买了一件宝贝,这件宝贝可以动用系统的时空检索功能,帮我查清未来72小时内会发生的事情。”

 

       “你问了系统我明天会发生什么。”

 

       “是。”

 

  朴灿烈顿了两秒,而后道:“好,谢谢了。我会订普通客机票回去,但大概会晚一天。”

 

       “没关系。”吴世勋的声音很低。

 

       “对了,”朴灿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不是能看到两个人的运数吗,你呢,你明天是凶是吉?”

 

  吴世勋沉默了,他捏着手机的手指下意识地攥紧,过了好一会,才低声道:“也是凶。”

 

       “那你明天会发生什么?”朴灿烈的口气明显有些紧张。

 

       “我……我不知道。”

 

       “不是可以问系统吗?为什么不问?”朴灿烈一下子提高了嗓音,非常焦虑的样子,“吴世勋,这种时候你还在和我置气?”

 

       “我没有……我……命运简史要一千万,我的游戏财富值只有一千九百万……我买不起第二次……”

 

  电话的另一头一瞬间变得异常的静谧,静谧到了让人怀疑是手机故障的地步,过了很久,吴世勋忽然听朴灿烈低叹一声,用轻微到不能更轻微的声音,就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这个傻瓜。”

 

  只这一句话,吴世勋就觉得自己的鼻子酸了,他攥紧了手机,垂下头低声道:“朴灿烈,我很在意你的。”

 

        “我知道。”

 

       “分手的事,我们回来后从长计议,好吗?”

 

  电话里又一次静谧,然而这次吴世勋没有等太久,两秒钟后,朴灿烈的声音响起:“好。”

 

       ……

 

  吴世勋的一颗心落了地,整个人便也不那么慌张。不过朴灿烈非常强势地交代了吴世勋的所有助理,明天一整天吴世勋不允许出剧组,不允许乘坐任何交通工具,剧组的拍摄任务暂停一天,不允许吴世勋拍戏……总而言之,老老实实待在宿舍里,以免不测。

 

  其实对于自己的这个凶字,吴世勋的感觉要平淡很多。凶相有很多种,不是每一种都一定像朴灿烈这次一样要人性命。吴世勋甚至想,即便明天什么也不发生,自己仅仅是继续维持着现在这种被人诟病和议论的状态,系统大概也会给他未来好几天判凶。

 

  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抱有这种半侥幸的心理,吴世勋九点钟和朴灿烈准时一起坐在了电脑前,然而金珉锡却没有如约出现,镜头里坐着的是金钟大。

 

  朴灿烈明显对金钟大的出现非常不满,但金钟大是以金珉锡发言人的立场出现,某总裁也就不能太强硬,因此退而求其次,告诉吴世勋下线。

 

       ……朴灿烈的霸占欲真的太强,不过想着今天一整天对方那冷漠的声音,吴世勋还是默默地退出了视频,让朴灿烈和金钟大交涉。

 

  睡觉前再去系统里查看,朴灿烈的头像旁边已经变回了绿色的吉。吴世勋长松了口气,虽然时局没有什么改善,不过还是由内而外地轻松了不少。

 

  其他事宜,就等朴灿烈回来再从长计议吧。

 

  吴世勋又接下了几条系统发布的可操作性强的任务,准备用来弥补这次财富值的亏空。

 

  此时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吴世勋不知道,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会因为疼痛而睡不着觉。

 

       ……

 

  第二天,ricky如常带着他的军团外出帮吴世勋公关,受这次风波影响,就连gucci都在重新考虑明年春装代言是否要延用吴世勋作为模特,之前朴灿烈提到的明星真人秀栏目组也开始动摇,这都需要ricky去周旋。吴世勋被总裁严令禁足在小屋子里一整天,虽然是出于安全考虑,不过还是闲得发慌。

 

       ricky留了慕斯在宿舍里照看吴世勋,之所以留了个小姑娘,一是现在爷们全派出去奔走在各家媒体之间了,人手上实在分不开;二是吴世勋就待在宿舍里,人不出去,只要不发生什么地震啊恐怖分子袭击啊,理论上就不会有任何危险,因此,也犯不着弄一群保镖保护他。

 

——当然,这只是ricky个人的想法,如果他知道对手究竟有多丧心病狂,大概就不会放心地留吴世勋和一个小姑娘在房间里。

 

  说起来,慕斯也是服了吴世勋,在这么个人心惶惶的时候,居然真的能这么想——“我知道网上骂我的人多,所以我不上网”,并且说到做到,手机放在身边偶尔看一下时间,其他真是碰都不碰一下。不仅如此,还能捧着剧本坐在地板上看得专心致志,勾勾画画做批注,明显已经钻进去了,完全没有一点被丑|闻缠身的艺人的样子。

 

  心理素质太好也是一种心理疾病,吴世勋太淡定,淡定到了让慕斯觉得他简直不是人的地步。

 

  可是慕斯没有那么好的心性,她坐在椅子上刷微博。其实昨天一天她已经快要把微博刷烂了,她当然也开了小号各种帮吴世勋说话,但网上的喷子怎么可能有完,骂吴世勋的人依旧理直气壮的样子,把话说的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慕斯只好一边回骂一边愁,愁现在的情况,也愁处于漩涡中心的某男神怎么不知愁。

 

  中午十二点,午饭时间,吴世勋终于从剧本堆里抬了头。这时电脑响起了提示音,是朴灿烈向他发来了视频邀请,于是吴世勋自然而然地走过去点击确认。几乎就在同时,有人小声敲了下门。

 

       “送盒饭的来了吧,你和总裁说着,我去开门。”慕斯说着走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穿着外送制服的人,戴着一个有些脏的棒球帽,帽檐压的很低,让人看不清脸。

 

       “怎么这么多呀!”慕斯有点惊讶地看着那人手里拎的满满两大口袋沉甸甸的盒饭,连忙把人让进来,一边说道:“辛苦您了,平时不都是后勤统一领了吗,今天怎么劳烦您自己来送。”

 

  外送男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在袋子里找着盒饭,吴世勋从显示屏的反光里看着那个男人,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

 

  视频里的朴灿烈也皱起了眉,几乎是下意识,吴世勋飞快进入系统购买了早就被自己标记过的敏捷度提升药水,朴灿烈在视频里掏出手机联络剧组,吴世勋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拉着慕斯若无意般护在自己身后。

 

       “今天是什么饭?”吴世勋声音有些冷,问蹲在地上的男人道。

 

       蹲在地上的男人手上依旧在翻翻找找,忽然,他终于从一叠白色的快餐盒里翻到了那个用油笔写着吴字的那一盒,从底下抽出来。

 

       “今天是米饭和咖喱鸡块。”男人回答道,他的声音非常的哑,让人听了就不舒服。

 

  吴世勋闻言锁起眉头,身后的慕斯一动,似乎有话说,然而却被吴世勋扣住了。

 

  吴世勋看着男子的棒球帽,低声道:“你是第一次和我们剧组合作吧,我不吃咖喱也不吃鸡肉,剧组没有和你说吗?”

 

  房间里陷入一秒钟诡异的沉默,一秒钟后,一直低着头的男子忽然抬起了头,他的笑容非常狰狞,声音阴森可怕。

 

       “哦,咖喱鸡块你不吃,那硫酸烧肉你吃不吃?”

 

  说时迟那时快,男子一直放在塑料袋里的另一只手忽然抽出扬起,慕斯尖叫,吴世勋几乎就在同时一个回身抱住慕斯往旁边闪躲。

 

  有了系统的敏捷提升药水,吴世勋的反应速度和闪避速度都比平时快了零点几秒,而即便有这零点几秒,因为还要护着慕斯,吴世勋没有完全躲开。

 

  吴世勋只感觉到背后左肩膀一沉,紧接着便是烈火般的剧痛,那痛楚直往皮肉深处钻似的,蚀肉感剧烈而迅猛。他听见慕斯疯狂地尖叫,听见那个阴森的声音咒骂他爬床上位不得好死,听见走廊里慌张的脚步声,听见视频里,朴灿烈一脚踹翻了椅子的声音。

 

  然而吴世勋自己却发不出声音,他能听见自己破碎的呼吸声逐渐放大,整个世界渐渐放空,只有后背的疼痛,痛入骨髓,让人想要尖叫着求这剧痛停下,却已经痛得无力发声。他轰然倒地却完全无知,直到黑暗渐渐将他吞没……

 

  吴世勋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瞬的念头竟然是,真讽刺,上一世丛天啸为他安排了一场烈火车祸,这一世丛天啸又不知从哪里雇来了亡命徒朝他泼硫酸,无论前世今生,这个男人对他动手的办法似乎都是烧死他。

 

  吴世勋还在想,硫酸应该没有泼到脸,他以后应该还能上镜,不会变成新闻报道里那些面目可怖的重度烧伤者。

 

  他又想,朴灿烈心疼死了吧,自己这么惨,他还忍心分手吗?

 

       各种各样的想法充满了他的脑袋,吴世勋想的脑袋疼,直到黑暗渐渐袭来,他终于放弃了抵抗,陷入了无知觉的沉沦。

 

 

 

 


评论(8)
热度(17)

2017-08-22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