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七十七章

【换了头像名字真开心以及竹马情感危机卡

   你们猜……凶事会是什么?

  

第77章 (77)

 

  吴世勋从嗓子里嗯了一声,而后就不再说什么。ricky只得拍拍他的肩膀,自己先去准备,毕竟这个节骨眼要把吴世勋从剧组里安安全全地接出去再送回来实在有些难度。

 

  等ricky走后,吴世勋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把那杯热水全都喝光,然后走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镜子里的自己似乎与昨天前天都没什么分别,他总是这样,即使心里有太多的情绪,表面上却依旧如常。吴世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几秒,而后闭上眼,进入系统。

 

  如他所料,系统整个界面再次全部变成危警意味很浓的红色,任务栏在疯狂地闪烁,然而吴世勋的注意力却全部被左上角弹出的提示吸引过去了——

 

  [系统提示!]您当前已处于分手状态,此状态维持超过72小时,则自动退出双人在线模式!您的经验值和财富值都会因此打折扣!

 

  吴世勋忍不住苦笑,如果系统真能提示他在爱情里每一步应该怎样做,他倒确实乐意按照指示。他大概天生是个不会谈情说爱的人,连朴灿烈那样温柔体贴的人,最后也被他惹毛了。

 

  可惜他当初没有开通爱情丰收支线,即便阴差阳错获得了爱情,却也无法得到系统的提示。

 

  吴世勋苦涩地将系统提示点叉,然而随着那个提示框逐渐淡化透明,露出藏匿在后面的凶吉表,吴世勋瞬间窒住了呼吸。

 

  两个人的头像旁边,都是一个血红色的凶!这个字的血红色非常浓郁,看起来狰狞可怖。

 

  吴世勋一瞬间心跳如雷,凶吉表预测的是明天的情况,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为什么会把朴灿烈也扯进来!

 

  现在的吴世勋已经无暇去看两人头像之间呈现灰白色的爱情指示心了,他满脑子萦绕的都是朴灿烈头像边上的凶字,一时间急得竟完全忘了,自己的头像边上也有一个凶字。

 

  任务栏闪个不停,吴世勋点开,飞快地拖拽浏览,入目却统统都是建议他去接什么什么戏、做什么什么代言,甚至还有和某个女明星高调恋爱,以此来脱困……吴世勋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似乎没有任何一项与朴灿烈有什么联系。

 

  是啊,系统君的任务是尽最大努力保证他重生成功的可能性,却从来没有向吴世勋承诺过保证朴灿烈安然无恙。

 

  吴世勋忽然之间觉得一切都那么荒唐。血红色的凶字意味着什么,事业失败还是生命危险?难道因为他重新来过的生命,原本活得好好的朴灿烈就要因此走上另一条人生轨道吗?

 

  吴世勋事发至今第一次觉得自己大错特错,即便是一次看起来无可厚非的小错失,也会带来巨大的危机效应。

 

  他的视线移到右上角,财富值——19990000。

 

  这真是一个尴尬的数字,吴世勋忍不住苦笑。他点开商店,寻找自己记忆中的那件宝贝。吴世勋记得当初在哈根达斯和朴灿烈签约时,被怕体检的某总裁逼的不得不买了[概率改写卷],而也就是那天,吴世勋看见了另一件贵的吓人的宝贝。

 

——[命运简史]:本商品可以预测未来,购买后玩家可以询问系统一件事,该事件的发生期间在未来72小时之内,系统会利用时空检索能力尽力解答玩家的问题。商品价值——10000000。

 

     一千万,也就是说,吴世勋只能支付得起购买一次。吴世勋轻轻勾了下唇角,生死成败是他自己的事,即便最坏的情况发生,他也不能允许这最坏的情况和朴灿烈有任何的关联。吴世勋毫不犹豫地点击购买,确认,财富值立刻掉了最首位的一个1。

 

     一本淡青色的古籍缓缓出现在视界内,而后自动打开,翻到中间页,停下。羊皮纸上浮出一行字——“请买家写下问题。”

 

     鼠标已经变成了一支发着浅浅的金光的羽毛笔,吴世勋试着挪了下,而后小心翼翼地写下问题——

 

       “朴灿烈明天的凶事是什么?”

 

    吴世勋停笔五秒后,这行小字慢慢地洇进了纸页,消失不见,书籍也缓缓合上。系统弹出提示——“您的问题将在今天结束之前获得解答,系统时空检索中,请耐心等待。”

 

    吴世勋叹口气退出系统,镜子中的自己目光含忧,竟一下子憔悴了不少。吴世勋只得又洗了把脸,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去开朴灿烈的应急会。

 

    一般风口浪尖上的明星最不应该抛头露面,因为粉丝和小报记者是无孔不入的,无论你经过多么精心的乔装,也总是会被蹲坑守着的人抓出来。吴世勋前一世见过很多次,圈里的红人忽然被曝丑闻,出门都会被粉丝围堵扔一些很脏的奶油团什么的。他记得很清楚的一次,萧奇被曝光整容,因为这种造谣实在太多了,公司一开始也没太理会,结果萧奇晚上在自己公寓里下楼买个酸奶的时候,被一个蹲点的激愤的粉丝砸了一块石头——拳头大的一块石头,砸在脖子上,当时人就站不住了。

 

    吴世勋很想知道,ricky会采用什么方法把自己弄出去,毕竟和助理换衣服这种策略大家都采用过,粉丝们也都驾轻就熟了。他知道朴灿烈不让他去开这个会也是为他好,但是事关自己,吴世勋没办法不在场。

 

    距离开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ricky来敲门,跟在他身后进来的却是赵导。吴世勋吓了一跳,连忙拉凳子让赵导坐,却没想到赵霆玮表情沉郁,瞪了吴世勋一眼:“走吧,坐我的车出去。”

 

       “什么?”

 

    赵霆玮疑似气呼呼的,没肯赏光解释。ricky连忙拉着吴世勋小声道:“赵导送你出去,等会你上拍外景装器械的大巴车,车直接从院子里开出去,不会有人怀疑你在里面。”

 

       “呃……”吴世勋犹豫地看了一眼赵霆玮,果然换来赵霆玮一记眼刀:“演员不好好演习,天天炒新闻,玩火烧身带来多大|麻烦!吴世勋,你之后要是出不了好戏,朴灿烈不同意我也会炒了你!”

 

    吴世勋脸色一白,连忙道是。

 

    如大家预料的,平时装器械和只坐导演的大巴车出院,没有引起任何注意,吴世勋顺利地出了影视城,在十公里外换了公司的车,而后一路畅通无阻地赶回了公司。

 

    这一次吴世勋和ricky是踩着点赶到了,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公关部和联媒部的经理都已经来了,还有一些吴世勋不是很脸熟的人,大概都是朴灿烈从各个公司里挖来的精英们。

 

    会议室正中间的投影仪降下来,朴灿烈在美国的实时影像就投影在白幕之上。朴灿烈穿着深蓝色的西装,银色条纹的白衬衫,已经等在屏幕前了。

 

    吴世勋刚进门,一下子看见巨大的朴灿烈的实时影像,脚下一下子顿住了。才几天没见,朴灿烈就好像瘦了一点,面部轮廓更加硬挺,眼底还有一抹淡淡的青色。

 

    公司筹上市,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使没有他这里的乱子,朴灿烈大概也已经很久没有睡足过了。他听说朴灿烈下飞机后连时差都没功夫倒,直接就开始面见各种投资人进行会谈。

 

    这个男人一向固执,自己能周旋开的,就绝对不会找家族帮忙。

 

    吴世勋正愣怔间,就见屏幕上的朴灿烈忽然间朝他看了过来。那双犀利的黑眸看不出情绪地盯着他,“已经迟到了,还在这里耽误大家时间?”

 

    吴世勋一瞬间感觉有些难堪,坐好的人都向他看过来,吴世勋只能说抱歉,连忙和ricky一起就近坐了。

 

    公关部和联媒部开始汇报最近的媒体新闻,情势很不乐观,几家大媒体都对吴世勋的负|面|新|闻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报道,就连泰和的友媒都没有避嫌,只是报道力度没有别家媒体那么大。

 

    非常明显,这次要动吴世勋的人真的很硬,即便早知道是丛天啸找了他爸帮忙,朴灿烈依旧觉得头疼。这件事情之所以棘手,就棘手在每一份证据都是货真价实的,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和添料,因此值得推敲。

 

    而这种丑闻爆出来,最初的时候粉丝们的反应还会比较理智,甚至大多数人是相信艺人的。可是吴世勋不作回应的时间越长,放弃他的人就会越多。特别是,丛天啸有备而来,绝对不可能放任吴世勋采用不理会的态度把这件事熬过去。如果吴世勋不做反应,他也只会加把力,让吴世勋不得不作出反应。

 

    公关部提出了几条应急方案,他们毕竟和吴世勋没有私人交情,只是从全公司的利益出发,建议朴灿烈先撤换《烟火人间》的男主角,雪藏吴世勋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复出,或许还有得救。

 

    当公关部经理说出换角两个字时,一直没说话的吴世勋脊背忽然僵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屏幕,屏幕上的朴灿烈认真地听公关部经理分析利弊,没有朝他看过来。

 

    也是……毕竟,他已经说过要分开了啊……

 

    吴世勋舔了下唇,又低下了头。

 

    会议开了二十分钟之后意见就大致分成了两派,一派赞成先雪藏吴世勋,另外一派不同意,双方吵的不可开交。朴灿烈在电脑屏幕前听了一会之后果断打住了大家,目光终于看向吴世勋。

 

      “你自己说吧,有没有什么可行的方案。”

 

   会议室再次安静下来,大家又不约而同地看向吴世勋。吴世勋缓缓站起来,舔了舔唇,声音很低但是很平静,“如果要雪藏我——我没意见,这次给公司带来了很大麻烦,是我不对,应该承担后果。”

 

   朴灿烈冷笑一声,他还是第一次对吴世勋冷笑,语气中带着一抹奚落:“如果我有雪藏你的打算,何必还浪费时间开这个会。”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刚才提议雪藏的人同时屏住了呼吸,面面相觑。

 

     “如果不雪藏的话,我想,既然对方已经开始动手,那么我们与其进行无谓抵抗,不如反过头来重新组织有效攻击。”吴世勋轻轻道,他说着抬起头,直视着朴灿烈的眼睛:“金珉锡这个人很重要,既然丛天啸意图以他为卒,他也必然会掌握一些丛天啸的事情。然而这个人的态度到现在都暧昧不明,或许我们可以在他身上花一些功夫。”

 

     “我不觉得你能说动他。”

 

     “我不能。但是,金钟大能。”吴世勋再一次提起了这个名字,他很清晰地看见朴灿烈眼眸深处跳过一抹愤怒,而他还是把话说完了:“如果我没有观察错,金珉锡恋兄,而金钟大并不知道。”

 

  朴灿烈的眸光明灭不定,他看了吴世勋几秒钟,而后道:“我已经定了回国的机票,北京时间明天上午就可以回去。这些事,等我回去再说。媒体部和公关部如常联系友媒们看看他们可不可以撤新闻,其他人等我回来。”

 

  朴灿烈说着这些,眼睛却从未离开过吴世勋。吴世勋的眼神倔强,一如他放在身侧紧握的拳头。

 

    “散会。”

 

 

 


评论(8)
热度(23)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