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七十六章

【小竹马感情危机卡


第76章 (76)

 

       ricky就在吴世勋身边,这句话吴世勋听的清清楚楚。

 

  这一次他没有再问能不能和朴灿烈说一句话之类的问题,他直接将手机从ricky手里拿了过来。

 

“朴灿烈。”电话里换成了吴世勋的声音。

 

  朴灿烈没有回应他,他将手机从耳侧移到了眼前,手指放在挂断上,犹豫了一下,却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

 

“有事?”他的声音比哪一次都冷漠。

 

  吴世勋顿了半秒:“这次是我错的太离谱,我会接受公司的一切处罚。”

 

“你知道就好。”朴灿烈的声音依旧冰冷。

 

“今天下午的会我也要在场。”吴世勋说道。

 

“不行。”

 

“为什么?”

 

  朴灿烈终于压不住火:“为什么?你觉得现在全世界的人还都特别喜欢你是吗?剧组外面逡巡着多少愤怒的粉丝和雇佣来的伪粉,我不在国内,这个节骨眼,唯一能护得住你的也就是赵霆纬!”

 

  声音再严厉,朴灿烈终不过还是在心疼吴世勋。确实,这个时候暴露在众人视线内,吴世勋就是在找死。

 

“可是——”

 

“没有可是!你现在没有话语权!我告诉你吴世勋,你要是再敢任性不听话——”朴灿烈没有说下去。

 

“你就和我分手吗?还是把我雪藏?”吴世勋的声音太冷静。

 

“我不知道。”朴灿烈的声音非常严肃:“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但是,劝你别玩火——惹怒我,你绝对会得到印象深刻的教训。”

 

  吴世勋忽然笑了,他没顾ricky就在身边,直接问道:“有多深刻?踩脸惨死那么深刻吗?”

 

  朴灿烈没有说话,电话另一头死一般寂静。在遥远的加州,朴灿烈的脸色铁青铁青,让身边的胖子助理第一次连气都不敢喘。从来没有人,见朴灿烈发过这么大的火,说是雷霆之怒也不为过。

 

  吴世勋走远了些,ricky猜出他不想让自己听见什么,便也配合地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吴世勋对着电话笑了一下,“朴灿烈,我确实是被你宠昏了头,宠到忘记了上一世我也被如此宠过。也忘记了,你和他一样,都是高高在上的人,我再好,不听话惹你们不高兴,都是被踩死的命。”

 

  电话的另一头朴灿烈依旧没有说话,但是传来一声清脆的断裂声,朴灿烈生生把一支笔捏断了。他只觉得一股火窝在五脏六腑里横冲直撞,就要将他吞没——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强自控制,他不想对吴世勋大嚷大叫。

 

  末了,朴灿烈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或者说,一种公事公办的淡漠:“从你刚才的话语里,我没听出半点反省。”

 

“反省要看身份。”吴世勋回答的很快,“以公司艺人的身份,我一定会认真反省自己的大意错失。”

 

“你的意思是,以情人的身份,你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吗!”

 

“我有错,但……”吴世勋说到这里停下来,过了许久,他忽然轻笑一声:“这件事闹得很大,但说到头我无非只是去金钟大家里吃个饭而已。瞒你是我不对——可是朴灿烈,这就真的值得你气得连电话都不接我?”吴世勋说着,没有等朴灿烈回答,便直接自己接口道:“我讨厌你的失联。”

 

  朴灿烈只觉得自己被气得神志已经不清楚了,从小到大,他斡旋过多少真正的奸诈小人,却从来没被谁气成过这样。一句话在嘴边一下子溜出去,连他自己都刹不住——“我喜欢你,但不是欠你,你凭什么要求我在你做错事后必须要反过头来安慰你?”

 

  吴世勋被问的一愣,他终于意识到,这次吵架已经朝向他不可控的方向去了。理智在疯狂地叫他住口,然而他却不肯停——“大概,是因为你给了我太高的期望。”

 

  朴灿烈笑的非常讽刺:“那大概要让你失望,情人背着我出去约会被爆丑闻,我还要在第一时间出现安慰。不好意思,我没那么好的风度。”他说完这一句,没有给吴世勋任何回驳的机会,直接道:“如果你要因此而觉得我和丛天啸没什么两样的话,我也无能为力。金钟大是玩艺术的,大概比我们这些企业家更合你的要求。这次帮你渡过了危机,你不如直接接受他的示好——提前声明,我不会打击报复你,以后在公司,该是你的还是你的。等你的处罚期过去后,公司还是会看重你——毕竟我没有丛天啸那么狂,也没有他那份心力推翻一台印钞机再建造另一台。”

 

  吴世勋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我没意思。”朴灿烈话说得飞快:“吴世勋,你过分了。公司方面的处罚我还要再想想,个人方面,我想,我们还是先分开吧。”

 

  朴灿烈话音落,电话另一头沉默了很久,而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断了线的嘟嘟声,朴灿烈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这一次,他是真的将手机关了,闭着眼缓缓靠倒在那张很大又很冷的真皮沙发椅里去。

 

  他什么也不想再思考。吴世勋的话,太伤人。

 

  无论你再多委屈,怎么能质问我,会不会和丛天啸一样对待你。

 

  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什么,和他真的没有区别吗?和他一样只是一个愿意捧你则捧你,捧过了就丢开的人渣吗?

 

  你将我置于何地,你将自己置于何地,又将我们的爱置于何地!

 

  朴灿烈放在座椅扶手上的手狠狠地攥了起来——吴世勋,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轻易原谅。

 

………

 

ricky在卫生间里待了很久也不见吴世勋叫他出去,担心吴世勋和朴灿烈吵得太厉害,便小心翼翼地出来,然而屋子里却没人,往前走了两步才发现吴世勋已经收了电话,一个人站在宿舍外头的小阳台上吹风。

 

  他大步走过去把吴世勋拉了进来:“你疯了!不怕被拍到!”

 

  吴世勋嗤笑一声:“拍就拍,有什么好怕的!他们还能怎么造谣?‘被揭穿丑闻,失意过气明星天台寻死’吗!”

 

ricky这才发现某淡定帝艺人声音不对、情绪更不对,他仔细一看,这才看见吴世勋通红通红的眼眶,吴世勋把手机往ricky怀里一丢:“你走吧,告诉朴灿烈不用再替我救局,让他们封杀我,事业不要了,复仇也不用了,让我回去,一场火烧死算,从此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ricky沉默了半晌,末了低声开口:“……吴世勋,你是不是发烧了?怎么开始胡言乱语?”

 

  吴世勋呵呵笑了两声,直接把人推了出去,顺手插上门,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一时间真觉得自己不如死了算。

 

  如果朴灿烈不提分手,他从来都没有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朴灿烈已经取代了复仇,取代了他重新再来的事业,变成了他这场重生唯一的意义。

 

  他不再是为了重写人生而复仇,而是为了能留在这一世,和朴灿烈好好在一起。

 

  我知道我有些无理取闹呵……但是对你而言,难道说分手会比安慰我几句更简单吗?

 

  万籁俱寂,心死如灰。

 

  吴世勋觉得自己一瞬间失去了所有斗志,他懒得去想该如何应对,懒得点进系统,甚至想,要不就这样吧,他回去吧,回到原来的世界,一场火烧死算了。清静。

 

  不用再在脑海里一遍遍回放,朴灿烈对他说分手。

 

  他亦从来没想过,朴灿烈会和他说分手。不是变心了,也不是厌倦了,只是因为——吴世勋你错的太离谱,分手是我对你的惩罚。

 

  吴世勋想,如果有一天朴灿烈做了法官,这世界上大概就只有两种审判结果——无罪释放,还有,死刑立即执行。

 

  随便吧。

 

  吴世勋就这样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胡思乱想了一大通,而后竟慢慢睡着了。

 

  梦里有很多前世今生,丛天啸和朴灿烈一左一右牵着他的手,他挣开了一个,一扭头却发现,另一个也已经走了。

 

  就连在梦里吴世勋都忍不住感慨,自己的前世今生,不同的两种心态,却是相同的荒唐可笑。

 

………

 

  吴世勋觉得这一觉睡了很长,长到让人迷惑,恍恍惚惚间前世今生都不真实了似的。直到他被人摇醒,睁开眼却看见ricky带着责备和关切的眼神。

 

“这么大人了,怎么一不开心就睡在地上!”ricky忍不住责备道,一边却拉吴世勋起来,“现在是冬天,你以为剧组是你家还有地热吗?冻坏了怎么办!”

 

  吴世勋任由他数落没说话,过了许久,他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句对不起,声音却干哑的厉害。

 

ricky递给他一杯热水,看着双目失去神采的吴世勋,沉声叹了口气:“一开始来找我信心十足要做最好的艺人的你哪去了,朴总气头上数落你几句,你怎么就能颓成这样。”

 

  吴世勋只低头看着杯子里的水,哑哑道:“是我没用。”

 

“说这些才是没用。”ricky揉了一下吴世勋的头发,“行了,别一脸苦大仇深。这次算我主动犯错,你被动牵连,收拾一下,跟我去公司开会。”

 

  吴世勋闻言微愣,惊讶地看着ricky。

 

ricky又叹气:“和总裁吵狠了吧,就算我攒人品,再给你创造一次挽回的机会。”

 

  吴世勋没说话。ricky看着他,意味深长道:“生活不是电视剧,并不是每次争吵都会有个谁对谁错。这世界上的事对错哪那么容易分清,双方都委屈、双方都愤怒,但如果你们真的珍惜彼此,谁先低头又有什么分别。”

 

 

 


评论(6)
热度(30)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