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七十二章

【要开虐卡

第72章 (72)

  金钟大的团队确实很强悍,是不是专业的其实只要稍微打下交道心里就有数了,前期的原乐录制就非常顺利,后期的电脑处理更加不拖沓,伴奏部分很快搞定。金钟大主操控声音加工,控制面板上各种各样的旋钮推钮不计其数,金钟大简直拥有一双上帝之手,推拉之间就把最完美的声音做了出来。

  当然,牛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仅自己牛,还要逼着你也一起牛起来。吴世勋一个音唱错耳麦里就会响起暴躁的“停!”前面唱的再好也不被允许剪辑,一定要从头来过。连着出错两次金钟大就会踩着那双军靴咚咚咚地从操控室里出来,狠狠一推门——如果不是吴世勋隐隐知道金钟大好像有点喜欢自己,他真害怕金钟大会直接抽出自己腰上的牛皮带抡圆了抽死他。

  真的,太凶了!

  这就直接导致吴世勋常常一天唱下来嗓子都是哑的,而且心情越来越紧张,一首歌越唱到后边越怕出错,就怕前功尽弃。人就是这样,怕什么来什么,吴世勋被cut的十次里最少有一半都是最后一句出了错。

  每天重唱次数超过300次,这是什么水平?——24小时里有15个小时都呆在降噪室的水平!残忍的金钟大即使明知道吴世勋嗓子发哑,也坚持要看他继续发口型,实在出不了声就哼旋律。

  “你总说岁月年轮转呀转,转来转去我总会回到你身边;”

  “你总怪烟火味一团团,团团蕴开弥漫本应清静的心涧;”

  “岁月年轮转呀转,兜兜转转遗憾却不得转圜;”

  “人间烟火一团团,模糊了视线不见沧海桑田;”

  “既然树有年轮,人总要带着前世的伤痕;”

  “如果天也无情,我们何妨放肆喜怒痴嗔;”

  “如果讨厌烟火味,何必降临在人间;”

  “如果讨厌烟火味,请别靠近我身边……”

  吴世勋表情沉静,穿着白衬衫站在绝对安静的降躁室里,把着立麦,开嗓就唱一整天。沿着墙角摆放的空矿泉水瓶越来越多,吴世勋的眼波也越来越沉静,他的声音微哑,缓缓闭上眼,眼前仿佛真有水波年轮,一圈圈,一团团。

  控制室里,金钟大看着吴世勋闭上眼,目光终于流露出一丝柔和。

  “老金,你的折磨奏效,他进入状态了。”一旁操控着音轨的大男孩打着响指说道。

  金钟大只是笑着不说话,吴世勋一定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好看,柔软的黑发,一件略显宽松的白衬衫,比山涧泉水还要干净,比深海岩石还要沉潜。明明只有二十岁,他的歌声却能让全世界都为之安静。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描述吴世勋歌声的韵味,那便只有岁月。

  在一开始接手这个活的时候,金钟大并没有想到过,吴世勋可以做到这么好——他明明不是歌手,也没有歌唱家的天赋,然而却能唱出让万籁俱寂的声音。这个人谜一样,让你总错觉他有太多过去,关掉麦克后却不过还是那个二十岁刚离开校园的大男孩。

  只是,这么安静,这么聪明,这么努力,谁会不喜欢。

  金钟大真觉得自己一颗三十年不曾被触动的心已经为了吴世勋而震颤不已。spicypure。这就是吴世勋,太纯净,清冽得让人有辛辣的错觉。

  距离《烟火人间》进组倒计时两天时,吴世勋依旧在录音棚里唱着。他已经习惯了重复演唱,已经习惯了不去想,因此也不再惦记着何时出错、何时被叫停。一直到控制室里金钟大终于笑着鼓掌时,吴世勋才意识到,这一次没人喊停,从头至尾,他唱的完美无缺。

  “就这遍了。”金钟大走进降噪室,笑容温柔:“除了电脑录音以外,实录也一直开着,每一遍都是给你按照成品的标准录出来的,这几天你浪费了多少带子,最后这一录可算没辜负那流水的银子。”

  吴世勋一瞬间有点脸红,如果金钟大说的是真的的话,这确实是不折不扣的烧钱。还好他之前不知道,否则大概会更紧张。

  不过公司给他这首歌的录制成本预算,这样花还够吗?

  然而就在吴世勋心里默默算账的时候,金钟大忽然开口道:“带子钱泰和得给我报销,兄弟们原乐弹奏录制的钱要结,至于我那份——个人报酬,还有我进行后期制作的那部分钱,就给你友情赞助了。”

  吴世勋闻言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早知道,金钟大这一整个团队里最大头的薪酬就是他个人的报酬和后期制作的报酬,这一抹,泰和付出去的还不到五万块,而公司的预算是,二十万。

  这怎么可以!吴世勋连忙就要拒绝,可是金钟大根本就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就像商量好了似的,他的兄弟们已经背着箱子出现在了门口,金钟大回头道:“就这么定了,账单我回头会寄到泰和去,成品最晚后天晚上一并送上,保证音质,细节完美,一切都妥妥的。还有事,拜喽~”

  “这……”吴世勋张目结舌:“等等!你怎么就能这么走了?”

  “说过了还有事嘛,合作愉快,有空带哈啤来找拉菲玩哈。”金钟大说着人已经开门出去,背影无比潇洒。

  吴世勋石化在地上,实在不知该作何反应。倒是一旁收拾东西的ricky冷笑一声:“他要装叉你就让他装嘛,出场费加制作费,一共也不过十来万的样子。还国际摄影师呢,就用这点钱来装叉?”

  吴世勋茫然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经纪人,真心觉得问题的关键点不在这。

  果然如吴世勋所料,当财务部的人把金钟大的真实意愿上报给朴灿烈时,某总裁一张脸据说黑的能拧出雨滴子来。紧接着,正在和赵导商量安排定装时间的吴世勋就接到了胖子先生的电话:“那个,吴世勋啊……老板让你上来一趟……”电话那头传来酷似朴灿烈的声音,之所以说酷似,是因为那个声音的主人明显狂怒中。吴世勋就听胖子在电话另一头和朴灿烈赔笑了几句,然后捂着话筒小声道:“快来吧,老板发火了!”

  吴世勋心里登时一紧——他就知道!朴灿烈这个古往今来第一大醋缸!这个看起来好说话实际上最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对金钟大这种看似友情赞助实则向他示威的举动没有反应!

  吴世勋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去平息某人的醋意,毕竟他从来就不是会温言软语安慰情人的那种性格。索性不如就让金钟大和朴灿烈两个人去斗吧,两个幼稚鬼,吴世勋谁也不想帮,谁也不想理!

  于是朴灿烈在黑着脸等待自己情人像小猫一样上来喵喵叫给他熄火,却等了二十分钟无果之后,终于冷笑着给吴世勋发了一条短信——

  “媳妇你不乖,晚上回家小心为夫的家法!”

  吴世勋对赵导抱歉地笑了一下,出门去回短信:“什么家法??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

  朴灿烈冷笑两声,霸酷拽地回了三个字:“办了你。”

  ——却没想到十秒钟后吴男神平静地回复他:“嗯,好的呀。”

  朴灿烈:“……”

  他终于意识到,吴世勋要是淫|荡起来,其无耻程度绝对是可以碾压他的。

  等朴灿烈晚上和几个商界大咖应酬完回到家,推开门,就见客厅里关了大灯,只有一圈牛角灯投射下昏幽的光。宽大的沙发上,吴世勋穿着那件白衬衫,这一次连内内都木有,衬衫下面整个一真空状态。更加让某总裁血脉贲张的是,吴世勋还戴了一条朴灿烈的领带,松松地挂在脖子上,伸手轻轻一扯,某总裁立时觉得自己脑袋里好像引爆了一颗原|子|弹,理智什么的全被炸成了渣渣。

  还有什么醋可吃?媳妇这是用生命和节操在表达忠诚啊!

  朴灿烈幸福得想哭,哭之前没忘办正事——正事的名字叫媳妇。

  以上。

  眼见着到了年底,天气越来越冷,北京城里的交通也越来越堵了,各大饭店门口都排起了车的长龙,据说稍微上点档次的饭店要提前至少五天才能订的到。

  吴世勋明天就要进组了,进组前的这一晚,朴灿烈在北京城里最棒的火锅店请客——请吴世勋和吴世勋身边的所有工作人员。请客的原因有很多方面,一个是因为《烟火人间》毕竟是泰和自家的本子,作为老总要激励大家好好干活。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眼看着又要有一大批大腕和鲜肉被招揽到泰和麾下,公司发展势头迅猛,对上市的诉求也更加急迫,朴灿烈终于决定要回一趟美国,一是疏通人脉,二是筹资融金。霸道酷总裁要走,朴灿烈是真心担心宝贝媳妇在剧组里辛苦委屈不好好照顾自己blabla……所以特意关照大家——请你们也多关照吴世勋。

  我不在媳妇身边,你们可要替我照顾好他呀。

  席间热闹到不行,一开始小丫头小伙子们还对冷面总裁心怀敬畏,但某总裁今日在饭桌上比微博上还软萌,简直就是温柔体贴外加萌萌哒。不仅亲手给吴世勋调北方人爱吃的芝麻酱蘸料,就仅仅是自然而然地吃到好吃的给吴世勋夹这个小动作,还没来得及取悦到媳妇,先把一桌的助理感动哭了。

  某总裁开了度数不算高的朗姆预调酒,举杯一起敬桌上除了媳妇之外的所有人,非常认真地说道:“吴世勋正当红,多少人盯着算计着。我不在这一个月,以我个人的名义,请大家千万千万照顾好他,回来后给大家年终奖翻倍。”朴灿烈说完,便先干为敬。老总这么敬酒效用很大,就连很多平时矜持不沾酒的小姑娘都干了杯,红着眼睛发誓,不为年终奖,一定不能让吴世勋受一点委屈。

  吴世勋其实是不习惯这么高调的,看着朴灿烈在席间忽悠一群小姑娘也深觉尴尬。他觉得朴灿烈忒矫情了,不就是出个差,又不是不回来了,但是等晚上回家看着朴灿烈沉默地装箱,把毛巾睡衣充电器全丢进箱子里,吴世勋忽然就红了眼眶。

  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呀,昨天还缩在被子里有爱地你摸摸我我摸摸你呢,明天,他就要一个人睡在冷冰冰的床上了,早上起来没有现成的煎蛋,半夜噩梦醒来没有某人温暖的大手给顺毛拍背,床头柜上也没有晾好的柠檬蜂蜜水了。

  更严重的是,当他想他了,也只能隔着屏幕通个视频,却根本摸不着也碰不到。

  吴世勋知道自己完蛋了,明明是最独立的他,却只和朴灿烈同居了这么短一段日子就被照顾成了一个离不开人的孩子。父母早亡,他前世今生加起来也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依赖有另一个人的生活,哪怕上一世和丛天啸分手,他也没有这么无所适从过。

  朴灿烈,你怎么这么讨厌,给我本来可以很强大的重生人生里增添了一根又一根的软肋,根根都是离不开你。

  吴世勋夜里失眠抱着被子看着朴灿烈沉睡的容颜,偷偷地又红了一次眼眶。

  悲伤的小情绪来的让人猝不及防,吴世勋也没有过多地表现出来,他总不想让朴灿烈感受到那么多依赖和离不开,他毕竟还是怕朴灿烈觉得有压力。

  朴灿烈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吴世勋也是一大早就要进组,拍摄工作前期在京郊,暂时不需要他出远门。原本他和朴灿烈是可以同时出门的,还能顺路一段,但是因为《烟火人间》开机进组,家门口很可能会有记者,朴灿烈就连一起出门都不能。两个人必须分开出发,某总裁依旧很有风度,让媳妇多睡一会,自己提前两个小时就出门。

  吴世勋回到楼下的公寓里趴在窗台上,看某人钻进一辆低调的黑色汽车,汽车发动,很快就离开了视野。




评论(11)
热度(17)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