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七十一章

【放假终于发粮卡

第71章 (71)

  ricky一下子就皱紧了眉头:“他怎么在这?”

  吴世勋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熟识的人自然看得出,此时的面无表情里已经带了一分不悦。吴世勋走进去,推开玻璃门后就听见了金珉锡的歌声,金钟大给他配着简单的和弦,金珉锡唱的是一首童谣风格的歌,声音清婉,倒确实别有一番味道。

  见有人进来,金珉锡脸一红,从窗台上跳下来。他自然是认识吴世勋的,却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如果要打,又该如何称呼。

  这个少年此刻倒和电视上没什么两样,像一只纤瘦修长的小梅花鹿,清秀而羞赧,浑身还满是校园气,没什么圈里人的感觉。

  吴世勋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眼神看向依旧吊儿郎当抱着吉他的金钟大。ricky先冷哼一声:“姓金的你什么意思?同行是冤家,今天吴世勋带着合同来找你试音,你还找了这位过来旁听不成?你有没有半点职业操守!”

  金钟大嗤了一声:“瑞鸡先生怎么这么大火气,肾亏要多吃韭菜,不然虚火过旺,很容易把人里外一起掏空啊。”

  “你!”ricky气得直咬牙,正欲再辩,吴世勋已经走上前去,看着金钟大,神色和语气都是淡淡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总得给我个解释。”

  对上吴世勋,金钟大明显好脾气多了,他脱掉吉他按在窗台上,长腿微微伸直一搭就站了下来,笑眯眯地按了按身前金珉锡的小脑瓜:“还没介绍过,这我弟,珉珉。”

  “你弟?”吴世勋忍不住地讶异,身后的ricky已经翻起了白眼:“当我们瞎的?你俩哪有一点像!”

  金钟大看着金珉锡的眼神里有着少见的温柔,“这是道边上捡来的弟弟,一养就养了十几年,可不就是亲弟弟。”

  一直羞涩没说话的金珉锡忽然开口,他堪堪躲了下没让金钟大摸到头,低声道:“不是亲弟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

  “死小鬼!”金钟大气笑,照着金珉锡脑瓜不轻不重地拍了他一下,把人拍的直捂头。

  “别介意啊,你应该知道吧,我弟过一阵也要出唱片,我就让他来我这受受敲打。乐藤给他做出来的东西,太商业化,忒糟蹋珉珉这把好嗓子了。”

  吴世勋闻言若有所思,看向金珉锡,金珉锡又有点脸红,局促羞涩的样子倒不像是装的。吴世勋还是第一次真的和金珉锡本人打交道,倒没想到过金珉锡真人竟然是这样的性子,此刻被他打量几秒钟,整个人脑袋都低下去了。

  许久,吴世勋轻声开口道:“是不错,声音听着挺干净。”

  金珉锡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吴世勋,这两个人从未真正见面,但是金珉锡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吴世勋眼里会是什么样的人,此刻忽然得来一句称赞,实在是意外极了。

  “我弟弟还不太圆滑,哈,可爱的紧。”金钟大忍不住再次抬手揉乱了金珉锡的头发,金珉锡红着脸对吴世勋等人点了下头算礼节,就收拾了一下谱子要走,显然本来也是没打算在这里窥视什么吴世勋的秘密。

  金珉锡刚走了几步,ricky忽然轻蔑地哼了一声,“都搬到人家对门偷看别人生活了,这会装什么刻意避嫌。”他说着目光转向金钟大,“果然什么人有什么弟弟,兄弟俩都无耻极了。”

  金钟大闻言眼睛立起来了,也不知怎的,他和ricky就是路数不对,见了面就要掐。如果不是金珉锡是他弟,即便ricky心里不待见到了极点也不见得会这么没风度地损人家。可谁知这一次,却是金珉锡自己替自己说了一句话——

  “ricky前辈,我没有偷看吴世勋前辈的生活,我的公寓是公司安排在那边的,今天出现在这里是哥叫我来。即使回公司,我也不会多嘴。”

  “哦,是吗。”ricky不过一笑,什么鬼话他没听过,比金珉锡看起来还清纯还无辜的他见得多了,最不吃的就是这一套。

  金珉锡知道ricky没信,也没再解释,只是少年稚嫩的眉眼里真的带了几分懊恼,他和金钟大乖乖地说了哥哥再见,坐在角落里的人中自然而然地站出一个男人,送他出门去。

  吴世勋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只是定格在刚刚金珉锡道别时那一对纤长微颤的睫毛上,像是两只小蝴蝶落在了眼睑,眨一眨就忽闪忽闪的,倒是很好看。

  吴世勋总觉得有种微妙感,却说不清这微妙感是缘自何故,一直到金珉锡人走出了视线都没能理清。

  金珉锡走后时间刚好到了金钟大最初和吴世勋约定的时间,一分钟都没晚。金钟大也不再提自己和金珉锡的事,招呼着坐在屋子一角的兄弟几个过来给吴世勋介绍,金钟大家底厚,手下的兄弟玩乐器做后期技术都过硬。吴世勋一个个打了招呼,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口袋里就开始打喷嚏,是某总裁的专属短信提示音。

  “抱歉。”吴世勋无奈地撇了下嘴,这是他和朴灿烈的约定,在他和金钟大在一起时无论多忙都必须秒回总裁大人的短信,不能中断联系,不然朴灿烈说他就会带着警察叔叔杀过来抓色狼了。

  “媳妇你还安全不?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别忘了先签合同再给看谱子,让ricky警醒点。”

  吴世勋无奈,敢情这位爷到现在还没放心离去,便只好背过身快速给回了一条——“嗯嗯走吧,没事的,都知道。”

  不远处街头车里的朴灿烈收到短信,回了个飞吻颜表情,而后就将手机收了。他本来上午没什么重要的事,是想要在外头等媳妇出来的,却没想到刚才胖子助理来电话说一直在深挖的金珉锡的资料有了些眉目,朴灿烈就想着回公司。

  朴灿烈拧了下车钥匙,手刚放在档位上还没拉下去,忽然从后视镜里扫到了车后面缓缓走近过来的一个身影。那人穿着灰格子大衣,手上抱着一堆打印纸,正慢腾腾地安静地沿着小路走。

  金珉锡?

  朴灿烈皱起眉,瞧着方向,倒像是从录音棚那边走过来的,手里拿的是什么?

  朴灿烈下意识地觉得这人又是跟踪吴世勋来的,一时间脸色发黑,松开正要发动车子的手,看着金珉锡一点一点走近,然后又从车子旁边走过,毫无知觉路边的车里一双冷厉的鹰眸正在盯着他。

  朴灿烈默不作声地盯着他走到了二百来米开外的街头,启动车子,黑色的奔驰无声地缓缓滑了过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屏幕上单纯清秀到了极点的少年,背后到底有多少卑鄙不堪的秘密。

  朴灿烈没有刻意跟的隐蔽,本来,在这样安静的街道上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完全的隐蔽跟踪。有趣的是,当金珉锡拐了个弯后,明显已经能察觉到自己被人跟,步伐却依旧不紧不慢,像是毫不在意。

  朴灿烈心里觉得蹊跷,金珉锡即便是再有城府的人,也不过一个二十岁的男孩。即便心性强韧如吴世勋,发现自己被跟踪也绝对不会是这么一个无所谓的态度。

  金珉锡走了几步之后停下了,一只手抱着文件一只手拿着手机,从手指滑动屏幕的频率来看,不是在找什么联系人就是在刷微博。朴灿烈更觉不悦,原本,他以为自己至少能收获一个受惊恐惧的反应。

  朴灿烈干脆把车开近,就堂而皇之地停在了金珉锡身后,就差没贴上去。而后,朴灿烈按了导航板上的一个按钮,接通后沉声道:“刚刚查到的金珉锡的底细,给我做一个简报。”

  “现在吗?”胖子助理有点奇怪,刚才不是还要回来再听报告吗?

  “对。”

  “呃……好吧,金珉锡公布出来的档案里是出身普通家庭的普通人,念了个不好不坏的学校,然后被乐藤签中,受到赏识,开始逐渐受捧。这份档案我之前给您做过报告,当时已经做过调查,但并没有太大出入,直到您前一阵让我深挖。呃……老板,这个金珉锡其实是个孤儿,约莫四五岁的时候被人当作弟弟领养,这个领养者……呃……叫CHEN,是个国际上非常出名的摄影师。”

  朴灿烈深深皱眉:“CHEN,这个名字听起来哪里见过。国际上都很出名?”

  胖子助理明显有点尴尬,支支吾吾了几声,而后才小心翼翼地终于把话说全:“这个人boss您是见过的,他的中文名少被人提,大家都叫他——金钟大。”

  胖子话音刚落,朴灿烈就终止了通讯。

  金钟大领养的弟弟?莫不是金钟大真是丛天啸的人吗?可是他之前深挖过这个疑似情敌的家伙,这货清高得紧,对乐藤和丛天啸都非常不屑,又怎么可能是丛天啸的人。

  可是朴灿烈记得吴世勋说过,丛天啸知道spicypure,如果金钟大和丛天啸真没关系,丛天啸又怎么会知道?

  错综的人物关系让人一时难以厘清,然而朴灿烈知道,若说这是一张关系网,金珉锡就是连接着四面八方的关键节点。他必须要弄清楚,金珉锡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朴灿烈一筹莫展的时候,一直站在车子前面刷微博的金珉锡收起了手机,提脚正要接着往前走,却像是忽然临时改了主意,竟然转过身直接朝着朴灿烈车子过来了,面容隐隐有愠怒。

  车子的所有玻璃都是单面反光,朴灿烈在金珉锡抬手敲玻璃之前,从手边的镜盒里掏出了那幅足够遮住半张脸的墨镜戴上。

  车玻璃被不客气地敲响,朴灿烈降下车玻璃,沉默地看着这个行为诡怪的少年。

  其实朴灿烈觉得被认出来的可能性很大,毕竟他也在电视上露过面,这么近距离的相对,墨镜能起到的作用不大,只要金珉锡对人的轮廓稍微敏感些就足以认出他。只是人家一个柔弱无势的小艺人敢来敲窗子,朴灿烈怎么可能躲在里面不给开。

  但很显然的,朴灿烈的判断又错了,金珉锡显然没有认出他,更显然根本对墨镜后的脸长什么样毫无兴趣。他只是带着怒气看着朴灿烈,硬声道:“今天我休息,你们凭什么还要监视我!”

  朴灿烈被质问的一愣,这都什么跟什么?

  这孩子是平时总被黑社会小混混收保护费吗?休息日不交钱?

  “吴世勋已经搬出去了,别再来烦我。”金珉锡咬牙切齿,让朴灿烈一下子联想起来炸毛了的哈啤。

  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吴世勋搬出去又怎样?”——十足的套话。

  “我不是特工间谍!”金珉锡气红了脸,低声喊道:“你回去告诉丛总,我可以不用他捧!如果早知道乐藤总裁是这样的人,我一开始就不该稀里糊涂签这份卖身契!”

  朴灿烈惊讶非常,而金珉锡吼完这句之后直接气喘吁吁地掉头走,蹬蹬蹬踩地极重,像是一头尥蹶子的小毛驴。

  ……三言两语信息量却略大,朴灿烈得消化一下。

  晚上回到公寓里,朴灿烈把白天的事情和吴世勋说,说到金珉锡和金钟大关系的时候,吴世勋没什么反应,说到接下来的对话时,吴世勋也忍不住惊讶了。

  小夫夫躺在被子里把事情一合计,觉得这个少年并不如他们之前的预判那样。藏在他身上还有很多蹊跷,需要仔细推敲。

  但是吴世勋可以确定的是,金钟大不是丛天啸的人,因为他分明记得今天金钟大提起乐藤对金珉锡的包装时一脸的鄙夷。以金钟大的真性情来看,这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吴世勋忽然觉得自己退租是个错误,如果有机会,他现在倒愿意反过头来观察下金珉锡,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