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六十三章

【作业实在太多了,所以就放这一章

   几天后见!  :3



第63章 (63)


  朴灿烈一阵气短,吴世勋平时简直就是男神高冷酷霸拽,怎么轮到自己稍微高冷一点,他就红了眼眶了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耍赖!红果果的耍赖!不按套路出牌!

 

  可是纵然心里抱怨了千百句,某总裁还是被自己胸腔深处传来的心疼俘获了。吴世勋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很长的叹气声,朴灿烈的声音依旧严厉,却比刚才多了一丝无奈:“等一下。”

 

  吴世勋明明不想听话,可是朴灿烈的声音像是有一种魔力,他的脚闻声便长在了地上,动不了了。

 

“转过来看着我。”朴灿烈声音依旧低沉,带着一丝平时和吴世勋说话时很少会显露出来的威严和霸道。

 

  可吴世勋依旧没动。他不愿回头,并不是因为非要和朴灿烈制气,他还没那么幼稚。只是吴世勋控制不了自己眼眶的热度,也不愿回头非要让朴灿烈看见了他一双不争气的红眼睛。

 

  明明已经不是当年青涩懵懂初尝恋爱滋味的孩子了,重生一世,他的心明明应该已经变得足够精到老辣,不应该再为了任何一个人轻易牵扯起涟漪。可是为什么每次遇到朴灿烈,他就好像被打回了孩子的原型,完全丧失了任何的稳重和理性呢?

 

  上一次,明明自己可以消化掉受到的委屈,原本已经快要吞咽下去的泪意,却在听见朴灿烈关切的声音后功亏一篑,泣不成声。而这一次,朴灿烈只是冷着脸冷落他一阵他就受不了了。究竟是从何时开始,他已然对他如此依赖?

 

  朴灿烈,是吴世勋从头来过的生命中一个巨大的变数。可是只想到这一层的吴世勋,却没有想到,自己也是朴灿烈这一辈子的生命里一个巨大的变数。和朴灿烈相处到今天,他几乎已经忘了去回忆,上一世的朴灿烈是如何一个精明果决、说一不二的冷厉之人,而今生今世,那股对外的冷厉和铁腕却只化作了绕指柔,化作各种傲娇各种温暖,只为了能给他一个舒适的总裁抱。

 

  吴世勋站在原地不肯动,朴灿烈等了许久,终究只能叹息一声走过来,默默地停在他背后一步的距离,然后把手伸到前面拉住了吴世勋的手。

 

“明明生气的该是我才对,你哭什么,像我欺负你了。”某总裁的声音依旧有些低沉,但之前强行摆出来的严厉已经完全消失无踪,话虽然还是指责的话,语声里却酝满了无奈和心疼。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逼,怎么就为了几句捕风捉影的闲言碎语,就把自己捧在心尖上的媳妇委屈哭了呢。

 

  朴灿烈的大手从后面伸过来包住吴世勋的手,不容抗拒地拉着吴世勋转身,吴世勋躲闪了下眼神,却立刻被某总裁的大手捧起了脸。

 

  朴灿烈的眼神很复杂,吴世勋有些不适应这样直白的四目相对,便挣开了他,轻声道:“我没哭,你想多了。”

 

“我要是再冷你一会,放你走掉,你肯定就哭鼻子了。总觉得自己可高冷可酷了似的,其实还不是一个傻气兮兮的娃娃。”

 

  吴世勋咬了咬唇,没说话。

 

  朴灿烈终于是叹息一声,将之前的愤懑全都放下,伸手揉了揉吴世勋的脑袋,轻轻拥抱他:“我错啦,媳妇,别不高兴了。”

 

  吴世勋依旧不说话。

 

“媳妇?”某总裁小心翼翼凑近距离去观察吴世勋神色,“我真的错啦,我绝对是大姨夫来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敢冷落你啦!原谅我嘛,带你去吃冻酸奶雪糕?”

 

“朴灿烈。”吴世勋忽然打断了某总裁用卖萌伪装的歉意,冷冰冰地说道:“我才不原谅你。”

 

“啊?”朴灿烈蒙了,他万万没想到,吴世勋真的这么大脾气?

 

  吴世勋回过头来,脸色冰冷冰冷的,差点直接把总裁一颗小心脏冻劈叉了。脸冷,声音更冷:“不好意思,现在想来当初决定在一起似乎太过草率,我们的性格也许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合适,所以还是彼此冷静下吧。”

 

“啥??媳妇你说啥?”朴灿烈脸一下子就白了,可是吴世勋只是将目光淡淡地垂落到他抓着他胳膊的手上——“放手。”

 

  朴灿烈一下子觉得特别受伤,触电似的松了手。吴男神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出会议室的吴世勋冷面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吴男神眼中少见的狡黠和微微勾起的唇角。

 

  比比谁更傲娇,谁不会呢?

 

  小夫夫之间的小插曲很快就翻篇,并没有对吴世勋造成很大的困扰。不过当然了,对朴灿烈当然不同,某总裁自从在会议室里被放了狠话又被抛下之后,简直是如遭雷劈,天天加了十倍的殷勤,甜蜜短信,甜蜜电话,各种烧鹅炖肉,各种冰淇淋蛋糕,天天委托胖子助理跑断腿不花钱一样地给吴世勋同城传送。平均每天十句“对不起媳妇我真的错了”,二十句“媳妇你还生气嘛?为夫再也不敢了,原谅我我天天床头跪搓衣板行不?”

 

  据说某总裁的疯狂示好一直延续了一个多礼拜,才终于意识到吴世勋似乎一直都没有真的打算和他从此一刀两断啥的。不仅如此,以前不怎么回他短信的高冷男神自从宣布了要分手之后,却反而有了逢短信必回的可喜变化,而且也不再是简单的“好的”、“嗯”、“行”、“不行”,反而即便依旧没有软话,但是用来嫌弃他的字数也确实多了起来。

 

  终于朴灿烈忍不住了,花重金派ricky去探口风,终于得来了因正在吃红烧肉所以防御性很低的男神一句准话:“谁真要跟他一刀两断了,只许他吓我不许我吓他吗?”

 

——据说得了这句话的某总裁不仅没有被戏弄的恼羞成怒,反而由内而外由衷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欢快地傻笑了一整天。

 

  咦嘻嘻嘻嘻。

 

  情感纠结到此为止,吴世勋回到正常的工作状态,每天除了关爱某总裁的心情之外,还要分出一部分精力,继续观察网上的风向和乐藤的动态。已经快两周了,自从乐藤上次免费帮他炒作之后,乐藤再无动静。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尤其是你还知道有个贼在惦记着你。吴世勋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安,越来越摸不清乐藤到底是想干嘛,难道说人家大公司业务太忙,牵了个要黑他的头之后就把这茬忘了?可能吗?

 

  吴世勋的焦虑在不久后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某天,他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来的短信。

 

——准确地说,这个号码陌生也不陌生。这个号码吴世勋的手机里没有存,但却存在他的心里,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没错,这是丛天啸的私人电话,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大概就连丛天啸本人,都不知道吴世勋知道。

 

  吴世勋犹豫了一下,点开了那条短信。

 

“有时间吗?出来喝杯茶吧。”

 

  吴世勋的瞳孔瞬间缩紧,他盯着屏幕上的那一行小字,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复。然而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丛天啸发来了第二条短信:“不用叫你的朴灿烈跟着你,我没什么恶意,只是跟你聊聊。”

 

——“不相信的话,可以叫上ricky陪你,我记得他好像练过截拳道吧。”

 

  吴世勋盯着三条短信看了很久,他本来想要将短信立刻删除,但是刚刚犹豫着点了下屏幕,丛天啸的第四条短信便过来了:“不信吗?或者你可以和朴灿烈提前打个招呼,我不介意。”

 

  吴世勋终于忍不住回复:“你不必口口声声暗示我和朴灿烈,我和朴总没有任何龌龊。”

 

  丛天啸回复得很快,透过文字,吴世勋都仿佛能看见他嘴角噙着一抹带些嘲讽的笑似的——“我不是你的脑残粉,也不是记者,你何必把对话降低到一个这么白痴的水平。”

 

  吴世勋心下一凉,丛天啸今天说话的语气很不寻常。不似他初重生时那般戏谑狂妄,也不似上一世伪装成好情人时那般故作风趣温柔——如果一定要在记忆库中找到一个贴近的感觉,有点像上一世丛天啸和他摊牌时的语气。

 

  那个最真实的丛天啸。冷静的、理智的,心里的想法丝毫不加润色,反正我也没有必要再和你拿捏什么亦或者伪装什么。

 

  这样的语气反而让吴世勋不知道该如何接招,吴世勋愣了很久之后缓慢地打字回复:“想说什么就在短信里说吧,我和你,实在没有需得见面的必要。”

 

  丛天啸那边沉默了很久,就在吴世勋嗤笑一声要把整个对话框全部删除前一秒,丛天啸回复了他,并且竟然真的有要在短信里谈话的架势。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我,我从前得罪过你?”

 

  吴世勋嘲讽地一哂,没有回复,而是真的把整个对话框干脆利落地删除,然后将手机调成了只有朴灿烈和ricky可以打进的免打扰模式,丢在了床上。

 

  前世情仇,今生怎能说清?既然如此,何必多言。

 

  吴世勋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毕竟工作很忙,很快这件事就被他抛到了脑后。系统为他发布了一系列新任务,其中包括了很多试镜和代言,这些都是吴世勋本也打算做的,但只有一条任务,让吴世勋有些犹豫。

 

  进军歌坛。

 

  在上一世吴世勋的字典里,除了演戏没有别的字眼,上一世的他太清高,连这一世频繁接手的广告和模特都统统不考虑,更别提还要朝歌坛发展,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可是今生毕竟不同,早在重生之初,吴世勋就决定要自己跨界发展,让自己不再像上一世一样只做一个根深但窄的演员。只是演而优则唱的定律在娱乐圈中大行其道,自己刚出道半年,作品少,这样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

 

  吴世勋犹豫了,而更加令他头疼的是,这条任务并不是时尚天王的支线任务,而出现在主线任务中。这意味着吴世勋如果不完成这一条,会在很长时间内无法接受接下来的任务,直到局势发生很大的变化,系统君自动为他重新分析出路。

 

  不过已经和情人摊牌的好处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吴世勋对朴灿烈已经没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痛痛快快地把自己的困扰说给他听,让某总裁为他出谋划策。

 

  朴灿烈听吴世勋在电话里嘀嘀咕咕说了一大通,低下头默默地盘算了一阵,然后问道:“暂且不考虑利弊,就告诉我,你能唱吗?”

 

  吴世勋的歌声朴灿烈在ktv里听过一次,以情人的角度来欣赏,某总裁觉得简直清纯死了,快要把他的心痒死了,但是以专业的角度来评判——吴世勋毕竟没在唱歌上下过什么功夫,拿手的几首歌都是用来以备万一的,他本人其实并没有受过太多可以舞台把麦的训练。

 

  吴世勋被某总裁直白一问,也沉默了两秒,而后淡定地回答:“如果决定做了,我会努力做到好。”

 

“如果你就是没这个天赋呢?”

 

“那还有系统。”

 

  某总裁恍然大悟,并且默默觉得自家媳妇这种“有系统,任性”的态度非常带范,简直酷到没朋友。

 

  不过既然话题说到了系统,一直没倒出工夫来好好盘问的某总裁好奇心大开,缠着吴世勋追问:“系统要怎么帮你实现?科学原理在哪里?”

 

  吴世勋无语,都重生带系统了,还有什么科学原理。“我有人物属性和技能,可以通过花费经验值和财富值提升。”

 

  电话里的某总裁更加兴奋:“哇噻!跟游戏似的!拽啊!你还有人物属性?什么属性都有吗??”

 

“大概……”吴世勋狐疑地问:“你问这干吗?”

 

“没什么啦~我就是在想哦,以后我们可以自由爱爱了,你还可以利用系统提升自己的腰肢柔韧度,做世界上最柔软最多体位的老婆!咦嘻嘻嘻~”某总裁的淫笑再次从话筒中传了出来。

 

  你大概真的应该考虑和系统君在一起组cp……吴世勋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忘了告诉你,在一起之后系统君开启了双人在线模式,用不用我帮你提升一下你的精壮力。”

 

  本来是满满讽刺的一句话,却没想到朴灿烈听了之后整个人都萌萌哒了,欢呼雀跃说好啊好啊当然好,老婆放心,老公会给你无穷无尽的满足,带你装逼带你飞!

 

  吴世勋:“………=_=”

 

  挂断电话后吴世勋才忽然意识到,本来严肃认真的进军歌坛计划就这么被某总裁三言两语就把话题转移跑了,白话了半小时,什么建设性结果都没商量出来。

 

  吴世勋憋气憋得脸色发黑。

 

  却没想到就在第二天,吴世勋和ricky回公司签《烟火人间》的演艺合同,坐在宽大总裁办公桌后的朴灿烈老神在在地指示吴世勋:“新人啊,你签合同不要太盲目,不要太不怕本老公坑你哦,多往后翻翻再签字啊乖~”

 

  吴世勋狐疑地瞟了一脸欠揍的朴灿烈一眼,心道这厮不会在合同后面附加了个什么男神媳妇嫁给我之类的卖身契吧。可是当吴世勋抽着嘴角把合同翻到了最后,却惊讶地发现,朴灿烈真的给他增加了合同内容。

 

——《烟火人间》主题曲《人间烟火》,演唱者:吴世勋

 

  他本来以为朴灿烈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而且这个非常有彩头的主题曲原本就是金俊勉的。吴世勋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朴灿烈,朴灿烈却装模作样地朝他挤挤眼睛:“金俊勉不服,我干脆批了他制作新专辑,所以媳妇你就放心大胆地想唱就唱吧,乖~”

 

 


评论(9)
热度(26)

2017-08-03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