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六十二章

【大力……出奇迹了



第62章 (62)


  其实吴世勋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过分的,i中国官博晒出了两张海报毛片,作为工作需要,吴世勋也转发了一下。在他转发之前粉丝们的响应非常热情,自己的粉丝后援团也一直在问这两只狗有木有奸|情,于是吴世勋就在转发时说了一句话:哈啤和拉菲玩得很好,如果两小只两情相悦,未来可以考虑让它俩在一起。

 

  于是就有粉丝问:都传金钟大大摄影师脾气超级臭,训起模特来特别不留情面,勋勋你肯定也受了不少委屈吧?

 

  这个粉丝是一个微博上关注度很高的非常活跃的粉丝,而且这一问代表了很多相同的声音,ricky的意思是让吴世勋回复,于是吴世勋便转发后回了这样一句——

 

“金钟大很有才华,虽然外界传言他有些挑剔,不过真的熟络后相处下来非常舒服。金钟大在工作中很会照顾人,态度也非常温和,很难想象这样大师级的摄影师会因为我一个非专业模特的僵场而一直讲笑话。所以大家都不要多想,金钟大很好,在这里我也想要谢谢他,呈现给大家最好的吴世勋。”

 

  就这一句话,吴世勋自己没觉得咋地,金钟大也只是公开回复了一句“很欣赏你,虽然是非专业模特,但你的敬业和专注很值得人尊敬,期待长期合作。”却没想到几个小时之后,关于这个“宠物&主人”的热门话题就传开了。甚至还有粉丝把腐动漫图片的两张脸ps成金钟大和吴世勋,各自牵着自家的小萌货。

 

  这个图片转发量太高,评论区的画风让人不忍直视。据说金俊勉和朴灿烈这两大吴世勋绯闻男友的微博陌生人艾特数一下子就爆了,吴世勋再次被炒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虽然暂时是全民叫萌的阶段,还没有人说出什么负面言论,不过这件事情还是露出了一丝反常的端倪。ricky带领技术团队追踪了几个热门博文和帖子的来源,再逆查ip过去,最后的地点都在北京城边上的一个小村子里。

 

  典型的乐藤作风,某经纪人看着最后结果简直呵呵呵呵了。乐藤即便知道自己对付的是ricky——一个本来就出身乐藤的金牌经纪团队,但还是换汤不换药地采用老战术。

 

  只有吴世勋感到困惑,萌宠热门话题被炒超过二十四小时后,网上的舆论风向依旧是非常正常的,或者说,对他非常有利的。这就让吴世勋有点困惑了,反正乐藤肯定不能为他好,那乐藤到底是要干嘛?

 

  处于困惑期的吴世勋一门心思扑在观察网络风向和琢磨乐藤动向上了,朴灿烈连着两天的晚安短信里只有“睡了”两个字,他竟然也没放在心上,等到第三天,吴世勋工作到晚上十二点,洗洗钻进被窝里决定睡了,才忽然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呢?吴男神把接下来一周的备忘录统统check一遍,又仔细回忆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检查了哈啤的饭碗和水盆,重新锁了门,拧了水龙头……还是没想起来到底少了点什么。

 

  直到吴世勋彻底放弃,有些懊恼地决定睡了,临睡前看一眼时间,才忽然想起,朴灿烈今天晚上没有晚安短信!

 

  这真是一个说大真的不大,但说小又疑似不小的突发事件。吴世勋又看了一眼时间——00:29。朴灿烈是还没睡?还是忘了?还是怎么了?

 

  吴世勋便下意识地点进自己和朴灿烈的对话框里翻看历史记录,朴灿烈把自己在吴世勋的通讯录里改名为了“最爱的人”,属于他的聊天列表里有3496条历史信息。

 

  朴灿烈的短信吴世勋从来没删过,不过他平时总是忙,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和朴灿烈之间竟然有这么多条短信了。吴世勋随便往上翻了翻,发现基本都是朴灿烈在发——秀一记美食、吐槽某个蠢到家的下属、嘲笑睡出鼻涕泡的哈啤、嘱咐自己在剧场注意避暑、自驾出门要小心、晚上睡前要摆一杯温水、客厅的牛角灯不要关、想我了吗?饿吗?冷吗?无聊吗?我想你啦、我今天又没看见你、我爱你哦媳妇……

 

  原来不知不觉间,朴灿烈给他发过这么多条短信,每一条都很温暖,即使是吐槽短信也没有负能量。而吴世勋回给朴灿烈的,一般都是——知道了。嗯。好的。收到。睡了,晚安。去死,收起你的港台腔……

 

  吴世勋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其实谈起忙公事,朴灿烈不会比他轻松吧,他是一个演艺公司的老总,有那么多人要兼顾,那么多公关问题要处理,还有那么大的野心、那么宏伟的筹划……谈起工作强度,他怎么可能比自己要轻松呢?

 

  可是在短信里,朴灿烈就像一个闲在家里的孩子,每天的任务就是在短信里关心他、给他讲笑话、各种撒娇示爱卖萌讨好。反而是吴世勋,总是因为工作太忙,或者自己真的太不善于表达,而往往总是回复得非常冷淡,甚至不回复。

 

  其实说句不好听的,朴灿烈这样的身份,这样的长相,这样的权势、财力,别说像这样一往情深,即便是三心二意,又会有多少人排着队要抢他的三心二意呢?吴世勋自己也觉得,自己固然算是一个善良而努力的好演员,但是朴灿烈肯这样对他,也真的是难得了吧。

 

  吴世勋的思绪一下子远了,不知不觉就想了很多,想自己从重生第一次遇见朴灿烈开始,到两个人似乎有些过快的感情发展,再到现在这样让人温暖的相处模式。朴灿烈是绝好的情人,只是大多数时候,吴世勋会想不起来他的好。

 

  等到吴世勋飘回神的时候,手机屏幕上已经变成了01:40。快两点了,朴灿烈依旧没给他发晚安短信。

 

  吴世勋将页面滑倒最底端,看着最近两天那两条一样冷淡的“睡了”,忽然间觉得有点不对劲。

 

  几乎是没怎么犹豫的,吴世勋给朴灿烈拨了一个电话——某总裁承诺他24小时随叫随到的媳妇专线,竟然,关机了。

 

  吴世勋一下子觉得有点发蒙,按理说,这种小事,即便他猜测朴灿烈可能在闹别扭,但是按照他的脾气也只会选择第二天早上再试着拨一下号码谈谈。但是不知怎的,或许是因为刚刚翻完温情满满的短信纪录,吴世勋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这样大的落差。

 

  朴灿烈晚上可能在三个地方——京郊豪宅里,市中心高级公寓里,公司办公室里,吴世勋便一一拨打了座机,却无一接听。

 

  吴世勋基本可以确定,朴灿烈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让自己联系到他。

 

  有了这个认知的吴世勋忽然有些愠怒,他给胖子打,胖子明显已经睡蒙圈了,在吴世勋问出“朴灿烈最近情绪有没有什么不对”这句话之后,明显说话不走大脑的胖子先生直接回复他:“总裁在气你哎你都不知道吗?”

 

  吴世勋沉默了五秒钟,然后挂断了电话。

 

  明天是ricky心疼他连轴转,费尽千辛万苦给他挤出来的休假日,只需要上午去公司开一个会就可以了。这个会也算是泰和特色,是朴灿烈亲自给公司里成绩排名前三十的新人开,了解一下艺人近期的工作规划,也关照一下新来公司对一切都不熟悉的艺人们。也就是说,在完全联系不上朴灿烈的情况下,明天早上九点半的例会,是他最快可以联系到朴灿烈本人的唯一途径。

 

  重生以来,吴世勋第一次觉得异常的烦闷,烦闷到明明是带着一身疲惫上床,此时却完全失去了睡意。这种困到死但又心里揣着事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的感觉糟透了,吴世勋一夜未眠,将自己和失联的某总裁的短信记录从第一条开始全都看了一遍。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吴世勋盯着最新的那两条“睡了”,而自己又没有回复的地方,想了一会,默默地回了一句:“朴灿烈?怎么关机了?”

 

  虽然是明知故问,但吴世勋觉得,自己实在说不出更软的话来。

 

  彻夜未眠的结果就是,当精神抖擞的ricky开车等在吴世勋公寓下后,就只见到了眼下两抹乌青的没精打采的自家艺人。ricky愣了一下,犹豫着问道:“这是怎么了?好不容易今天给你排开一天假,你怎么反而这么憔悴?”

 

  吴世勋脸色很难看,只是摇了下头也没有回答。于是ricky更觉得奇怪,便开始猜测吴世勋的症结所在:“是不是大姨夫来了?”

 

  吴世勋无力摇头。

 

“炒股赔了?吃坏东西拉肚了?”

 

“都不是。”吴世勋忍无可忍地叹口气,“你别问了。”

 

“到底是怎么了嘛……”某经纪人费解地咬嘴唇,随口说道:“靠,总不是失恋了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吴世勋更加沉默了。

 

  某一遇到感情问题就神经大条的经纪人还毫无知觉,吹着口哨把车听进了泰和的地下停车场里。

 

  吴世勋的精神状态实在太不好,根据ricky走在他旁边的观察,某男神眼神都发空,就差夸张点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双目失神,身形憔悴,步履虚浮”了。于是某差评经纪人忽然想起来问:“早餐吃了没?”

 

  吴男神无力摇头。他不是存心卖可怜,只是吴世勋这个人对待感情问题一向非常实诚,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有什么不满的咱们都说出来一起沟通解决,即便你要分手,你也得让我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莫名其妙失去联系算怎么回事,感情神经直着长根本不会拐弯的吴世勋根本无法理解这世界上还有一种病叫傲娇癌,而自家总裁就患了此病,晚期。

 

  吴世勋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朴灿烈可能要和他分手这件事情上难以分神,一时间竟然丝毫没有考虑,失去朴灿烈盟友他的复仇大计会不会更难实行、朴灿烈会不会从此雪藏他blabla,而是整颗心只能想一件事——“不能和朴灿烈分手,难以接受每天没有某总裁烦人的短信来烦他。”

 

  以至于某经纪人咋咋唬唬着说要去给他买早餐,吴男神也没听见。失眠整夜加胡思乱想整夜,憔悴的吴男神现在已经变成单细胞动物,路过会议室直接拐了进去,成了来开会的第一个人,提前了整整半小时。

 

ricky一路上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是不造自家男神怎么就忧心忡忡了,害得他一路上不停刷微博,还以为是吴世勋被哪个黑子喷狠了,但是网上风向很正常,粉丝们依旧萌萌哒呀。

 

  奇怪哉。

 

  公司里每层楼都有自动贩售机,可以买到机器自动加热的美味的三明治,ricky走近点,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动贩售机旁。

 

“早啊朴总!”某经纪人热情洋溢地打招呼。

 

  朴灿烈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又扫了他身边一眼,发现某人不在,于是更懒得说话,只是随便点了下头,弯腰捡出一罐咖啡。

 

“原来总裁大人也会来自动贩售机买早餐啊。”ricky笑眯眯地掏零钱:“好巧,吴世勋也没吃早餐。”

 

  朴灿烈闻言沉默了两秒,本来已经按在退币按钮上的手停顿了一下,嗓音低沉:“直接用我的结吧。”

 

“好哒!”ricky省了十来块钱就觉得非常满足,直接按了吴世勋最爱的辣金枪鱼肉松三明治,伸手要按左上角的咖啡时,朴灿烈却忽然叫住了他:“大清早别给他喝咖啡,买牛奶吧。”

 

ricky嘻嘻笑了两声,听话地改按了牛奶,一遍随口道:“总裁大人爱惜媳妇,媳妇自己不爱惜自己啊,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出门,不知道昨晚是不是偷偷熬夜看小电影了哈哈哈!”

 

  朴灿烈闻言没有再说话,退了硬币转身就要走,却被ricky再次大惊小怪地叫住:“哎?现在吴世勋一个人在会议室呢,总裁大人不去抓紧时间一下吗?”

 

“不用了。”朴灿烈只留下冷淡的三个字,然后拿着自己的咖啡走了。ricky看着某总裁大人冰冷的背影,终于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

 

  靠,一大早上这是闹哪样。

 

  其实朴灿烈本来确实是要提前去会议室的,这毕竟是例会制开始施行的第一次会,某总裁不想姗姗来迟给新人们一种很高高在上的感觉。只是刚才ricky说,吴世勋一夜没睡好又没吃早餐——其实朴灿烈今早开机时收到吴世勋凌晨发来的短信了,只不过他已经决心要给总有红杏出墙苗头并且不在意自己老公的媳妇一点教训,所以没有理会。不过刚才听ricky这样一说,某总裁又难以自制地心疼了,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过早去看自家憔悴的小媳妇,他怕自己没出息地破功。

 

  于是吴世勋等了半天,只等来了带着早餐的自家经纪人。看出一点门道的ricky非常明智地沉默了,丝毫没有提碰到朴灿烈这件事,只默默地祈祷小夫夫闹矛盾不要殃及池鱼……

 

  朴灿烈是踩着点进到的会议室,该到的艺人都已经坐正在自己的位子上了。朴灿烈工作时的气场还是很足的,即便没有刻意板脸,但是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场还是让屋子里的艺人都下意识地坐得更直。

 

  吴世勋坐在总裁椅左手边第一个位置,正对着门,朴灿烈进来时艺人们纷纷叫“总裁好”,吴世勋比大家慢了一秒,只张了下嘴,目光有些幽怨地看了一眼从进来到坐下根本没看正眼看他的朴灿烈。

 

  吴世勋觉得这会开不下去,他想立刻走人。

 

  其实朴灿烈看见他了,怎么可能真的能忍住一眼不看,只是当某总裁的眼神飘过去时,吴世勋已经失落地低下头了而已。

 

  会议开始,今天是第一次例会,朴灿烈简单给大家说了一下公司最近的发展计划,鼓励了一下新人,还表扬了几个虽然是新人但是发展势头还不错人也努力的演员。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份很长的表扬list几乎涵盖了所有在场艺人,唯独只少了最有资格的吴世勋。

 

  于是大家都忍不住偷偷看坐的离总裁最近却完全被无视的男神,只见男神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侧影却没来由的让人觉得憔悴。

 

  会议不长,结束后大家就纷纷离开。朴灿烈本来应该冷酷一点直接走人,但是某总裁瞟了一眼旁边一直半低着头的吴世勋,忽然间又有点心软了。

 

  于是朴灿烈就装作查看手机邮件的样子留了下来,一直到屋子里的人都走空了,只剩下吴世勋和朴灿烈两个人。

 

  吴世勋低着头不说话,屋子里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朴灿烈打破了僵局。某总裁推了一下已经冷了的三明治,虽然是关心的话但声音里依旧严厉:“早餐怎么不吃?”

 

  仿佛静止了许久的吴世勋忽然动了,“不饿。”某男神说道,声音哑哑的,听了就叫人心疼。吴世勋站起来随手拿过冷了的三明治就往外走,步伐倒没有赌气的急促,但他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朴灿烈还是看见了,吴世勋眼睛红着。







评论(5)
热度(27)

2017-08-01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