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六十一章

【果然上学之后我的生物钟就恢复了……现在好困啊QAQ

   好想像怕颤捏一样大力出奇迹……

   几天后见!



第61章 (61)


  吴世勋从午夜梦回中惊醒坐起在床上,汗透的脊背骤然脱离温暖的被窝,汗水迅速在深秋透寒的空气中挥发,让吴世勋整个人都立时冰了起来。

 

  吴世勋下意识地抓起枕头边上的手机,按亮屏幕,手机上显示着时间——01:47

 

  原来还不到两点。吴世勋犹豫了一下,他环望了一下黑暗中空荡荡的房间,还是给朴灿烈拨了一个电话。深秋午夜,公寓里的供暖一直都不太好,吴世勋又不喜欢干燥不愿意开空调,因此整间房间里都凉飕飕的。电话等待音一直在响,吴世勋举着手机的手都冻冰了,便干脆按了免提放在一边,然后把被子严严实实地披在身上。

 

  好在,朴灿烈在系统自动挂断前的最后一秒接起了电话。电话那端的总裁明显是从睡梦中被叫醒,声音朦朦胧胧的,但仍然掩不住只有吴世勋才能享受得到的温柔:“喂?怎么啦?”

 

“我……”吴世勋一下子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现在的情况。明明没有发生什么,只是做了个有关从前的梦,明明心中仇恨已了,情绪却忽然还是有些down。

 

  好在向来脑洞很大的某总裁在没有得到媳妇进一步明示之后,便自然而然地开始了一连串的猜测:“睡不着吗?还是做噩梦了?断电了?停网了?饿了?冷了?心理孤独了?寂寞空虚了?想我了???”

 

  吴世勋:“……”

 

“吴世勋?吴世勋?媳妇儿??”另一头的朴灿烈把手机从脸边上拿下来看了一眼,诶,明明还在通话中啊,信号格是满的,怎么就没声了?奇怪耶……

 

  吴世勋无语地叹了口气:“我在听呢,你给了太多选项,我正在努力分析自己到底应该算是你给出的哪一类。”

 

“嘻嘻嘻嘻~”某总裁隔着听筒鬼笑几声,声音忽然低沉魅惑了下来:“那就是想我了呗,想你的烈烈了。”

 

“……”

 

  你的烈烈是什么鬼啊?

 

  吴世勋努力无视“烈烈”这个称呼带来的呕吐欲,低下头,在嗓子眼里滚出了一声含糊的“嗯”。

 

  于是得到媳妇默认想他了的某总裁瞬间便开心了,开心到即使他什么也没说,吴世勋隔着听筒就能脑补出手机另一边朴灿烈一下子把嘴咧到耳朵根的画面。吴世勋裹紧了被子,轻叹口气:“你在做什么?”

 

“我啊……”朴灿烈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道在折腾些什么。他支吾了几声,明显手上在做别的事情,过了一会之后声音才又清晰起来:“穿衣服,我准备出门了。”

 

“出门干什么?”吴世勋惊讶地问道。

 

“出门去找你呀。”某总裁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我媳妇半夜想我了,难道我不应该去看看吗?说不定还能顺便亲亲抱抱啥的,深夜甜吻,咦嘻嘻嘻嘻……”电话里边又是一阵陷入自我yy的总裁招牌贱笑。

 

“哎?你别来了啊。”吴世勋下意识地拒绝,现在刚刚午夜两点,正是应该缩在暖乎乎的被窝里呼呼大睡的时刻,怎么好把朴灿烈从几十公里之外折腾过来陪他?他已经不是十六岁矫情兮兮的小男生了,不需要爱人非用这种自虐的方式来表达在乎。

 

“没关系的说~”某总裁清醒过来之后台湾腔也跟着醒了过来,“正好哈啤最近在我这里呆的蛋疼,估计也想你了吧,一块带过去陪你呗?”

 

“呃……”暂且不论女娃哈啤有没有蛋这一说,吴世勋瞬间脑补出自己和朴灿烈并肩坐在床上,一起伸开双腿,让哈啤热乎乎的肚子卧在脚上的其乐融融的画面。吴世勋又看了一眼表,犹犹豫豫地问:“那……你明天没有会要开吗?”

 

“没有!明天啥事都没有!”总裁在电话另一头一边推睡得哈喇子流了一地的哈啤,一边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点都没有说谎的心虚。

 

“那好吧……”吴世勋的声音忽然放得很低很温柔:“那……慢点开车,我等你。”

 

“我等你。”——这三个字就像一支轻快的羽毛,把朴灿烈的一颗通红通红的小心脏撩拨的痒到不行。某总裁立刻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再也不管哈啤有没有完全醒来,大力出奇迹,直接把哈啤扛了起来,像扛麻袋一样吭吭吭小跑了出去。

 

……这直接导致某狗惺忪着睡眼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黑暗的室外狂奔……说狂奔也不确切,因为哈啤试着动了一下狗腿,感觉自己是双脚离地的。于是它便扒着朴灿烈的肩头回头看了一眼,就见金主大人一脸幸福的红光,正撒丫子奔跑在前往车库的乡间小路上……

 

  于是某狗放了心,打了个呵欠,趴在朴灿烈肩膀上又一次睡成了口水狗。

 

  等到朴灿烈扛着哈啤出现在吴世勋面前时已经三点了,正是破晓前天最黑的时候。吴世勋打开门,看着扛着睡得呼噜呼噜的哈啤的朴灿烈,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感动。

 

  有爱的小夫夫最后还是实现了吴世勋脑补的画面,一起坐在床上,把脚塞在哈啤肚子底下,捧着开水冲泡的豆浆侃大山。其实平日里吴世勋和朴灿烈都很忙,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在公司里匆匆见一面,通常都是电话和短信来往,像今天这样自由而长时间的相处是很难得的。于是吴世勋便可以肆意地和朴灿烈抱怨,某某广告商太鸡贼,某明星的某助理太势力,总用白眼仁翻他,还有某个粉丝给自己送了看起来非常萌萌哒的巧克力饼干,一口咬下去才发现是奇怪的牛肉味,原来是给哈啤的狗饼干……

 

  这些七零八碎的生活琐事,吴世勋很少会说给人听,一是因为能听的人不在身边,二也是因为他真的太忙了。自从周桓出局之后,吴世勋真的是有越来越红的架势,总是忙得脚不沾地——拍广告、出席仪式、配合电影宣传、赶通告,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从容地吃一顿有蛋有肉的热乎饭,然后在赶往下一个工作地的路上多碰上几个红灯,因为这样就可以在保姆车上多睡一会。

 

  朴灿烈听着吴世勋嘟嘟囔囔,然后温柔地笑,并没有非常霸道地说要让吴世勋少接通告。因为他一直都知道吴世勋背负着什么、想要什么,而这些辛苦,是吴世勋为了把握住重生机会留在这一世所必须付出的。

 

  朴灿烈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掏出手机吩咐ricky给保姆车上多加几个柔软的靠垫和小毯子,还有又分了一个生活助理给吴世勋,这个助理什么也不需要做,就只负责给吴世勋买饭,确保吴世勋在忙饿了的时候能够随时吃上一顿热热的饭,而不用天天在路上匆匆忙忙地啃汉堡。

 

  很多时候,你那样爱一个人,却不能免去他所有的辛苦和愁闷,因为那个人不见得愿意接受。你只能默默地看着他,当他需要你时,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告诉他——媳妇没关系,饿了总裁给你烧肉肉,困了总裁陪你睡觉觉,如果觉得无聊,总裁陪你打豆豆。

 

  朴灿烈抱着吴世勋摇啊摇,一时间感慨万千。

 

  不过温情时刻总有结束,天亮之后朴灿烈就得赶回公司,说没公事那是骗老婆的,公司忙着准备上市,一大堆融资和公关问题需要某总裁处理。而吴世勋也需要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昨夜偶然流露的脆弱,大概世上只有朴灿烈可见。

 

  今天吴世勋没有任何其他工作安排,只有一条——去拍摄gucci代言海报。有前世的合作经验,吴世勋深知和这些奢侈品牌打交道的不易。这些奢侈品牌的广告商们是最客气、最有职业人素养的,但他们也同时是最不在乎你的,因为人家的分量够重,地位够高,永远都不缺一个用来摆门面的代言人。

 

  所幸的是gucci请来给吴世勋拍摄的摄影师依旧是金钟大,吴世勋和他的磨合期应该已经算是平安度过了。

 

  出发前,吴世勋收到了金钟大的短信——“牵上你家小哈啤,过来和我狗儿子见个面。”

 

  吴世勋懵了一下,虽然说朴灿烈今天早上确实把哈啤留给了他,不过小哈啤还不足一岁龄,这么小就要接触异性吗?作为一个“爸爸”,吴世勋实在觉得很没谱。

 

“不带小哈啤的话,今天的拍摄你可会吃苦头哦。”——像是感受到了吴世勋的犹豫,金钟大很快就补发了一条带有威胁意味的短信。想一想上一次带有土匪作风直接把粉底液抽在自己脸上的化助,吴世勋忍不住一哆嗦,觉得毕竟算是在金钟大的地盘,自己还是少惹这尊大佛为妙。

 

  无奈,只得带上哈啤一起出发。不过吴世勋虽然心存担忧,但是哈啤倒是兴高采烈得很,和朴灿烈住一块的时候忙碌的金主大人总也不带它出门放风,没想到才回吴世勋身边第一天,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和男神一起出门了,爽!

 

  于是gucci广告部高大上的办公楼内,被保洁人员擦得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就倒映出了一脸担忧的吴世勋和兴奋地吐着舌头的某萨摩,后面跟着一票脸色诡异的经纪助理团队,视觉效果非常有喜感,吸引了沿途所有工作人员的目光。

 

  正在摄影室里擦镜头的金钟大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看见吴世勋有些窘迫的脸,他忍不住不厚道地笑出了声。一路上被各种路人各种行注目礼的吴世勋正要开口质问金钟大到底安的什么心,却忽然感觉到脚边的哈啤喘息声明显变急促,一低头,就见哈啤炯炯有神的两个小豆豆眼正向房间对角线的另一头直勾勾地看着,并且狗眼里疑似有桃花朵朵开。

 

  吴男神不解地顺着哈啤的目光向房间另一头看去,只见一头和哈啤差不多体型的漂亮的小金毛,正和哈啤一样兴奋地伸着舌头翘着尾巴,hahaha地直勾勾地和哈啤对视着。

 

  金钟大像个鬼魂一样无声地出现在吴世勋耳边,轻笑低语道:“我的狗儿子是在很绅士地问:美丽的萨摩耶小姐,我可以走过来亲亲你的脸颊吗?”

 

  吴世勋一愣:“啊?”

 

  然而来不及自家主人反应过来,哈啤小姐已经先一步采取了行动。下一秒,吴世勋就见自家毫不矜持的狗闺女忽然洋溢起疑似朴灿烈的幸福贱笑,颠颠地迈动小短腿、抖着小肥屁股撒欢地跑了过去,亲昵地伸出舌头,转眼就吭哧吭哧地将小金毛从头到屁股舔了个遍。

 

  倒是小金毛有些羞涩,只知道对美丽的哈啤小姐眯眼憨笑,像是被美呆了一样一动都不动。不过金毛小哥倒是一点都不怕生,面对突然奔来的美女毫不闪躲,任由哈啤用带有自己气味的口水把它从头到脚标记了一遍。

 

“哎……”金钟大忽然低声在吴世勋耳边叹了口气,目光看着自家金毛和吴世勋家的小萨摩:“我家拉菲果然不行,这样下去以后很难振夫纲啊……”

 

“什么??”吴世勋难以置信地回过头看着一脸惆怅的金钟大:“哪有人给自己的狗起红酒的名字?拉菲是什么鬼?”

 

  金钟大囧囧有神地看了吴世勋一眼,用一句话把吴世勋噎死在当地:“别忘了,你家萨摩还叫哈啤呢,不仅是酒名,还是low到家的白菜价啤酒名。红酒配哈啤,你的宝贝狗闺女也不算下嫁了吧?”

 

“……”吴世勋竟无语凝噎。

 

  不过大概是有了哈啤和的亲情加盟,拍摄过程非常和谐。吴世勋今天试拍的一套衣服是花灰色水晶扣衬衫,搭配九分黑色休闲裤和浅栗色小羊皮鞋,主打款还是新款浮雕logo男士手拿包。保守起见,这一次金钟大打算还是用白底拍摄,之后再挑选合适的外景ps上去。

 

  这是吴世勋代言gucci的第一张定装照,马虎不得。而灰—黑—浅栗的色调搭配也使吴世勋的表情和姿态都需要带有比较放松的休闲味。大概是有一位广告部经理在场,本来就对平面模特不在行的吴世勋有点僵硬,金钟大给他讲了几个笑话也没有什么效果,休息的时候,金钟大忽然走过去和广告部经理嘀咕了几句,在获得许可之后就直接走到房间角落里,把正滚作一团的哈啤和一手一个拎到了吴世勋脚边。

 

  吴世勋惊愕地看着两只毛团:“这是干什么?”

 

“给你点家的感觉。”金钟大如是说:“这两只也算萌宠界的男神和女神了吧,上gucci的广告,也勉强够格。”

 

  吴世勋简直对金钟大奇幻的脑洞和大胆震撼到了,不过堪称奇绝的是,哈啤和对待闪光灯不仅不恐惧,反而异常兴奋,在闪光灯亮起的一瞬间,就见两只兴奋的毛团一下子窜的老高,哈啤更是兴奋地窜起来扒着男神的衬衫直接就上了肩膀,丝毫没有自己已经是半成年体型的觉悟,只觉得狗生威武,睥睨天下,异常爽歪歪。

 

  吴世勋哭笑不得地把哈啤从肩膀上拽下来,哈啤有点委屈,咬咬的耳朵,紧接着两条狗就像串通好了似的,摇着男神的裤脚就不撒口,把吴世勋拽的简直欲哭无泪,然而就在吴世勋进退两难时,忽然听见金钟大喊了一声:“ok,今天就到这里,非常棒!”

 

  啥?

 

  吴男神蒙了,他匆匆甩开两坨毛团,走过去电脑前看金钟大刚才的抓拍。原来金钟大在吴世勋本色逗狗时抢拍了好几张,照片上的男神表情生动,时而哭笑不得,时而宠溺温柔,配上两只活力无限的小萌狗,非常抢眼。

 

“这个……可以吗?”吴世勋有些拿不准地看看金钟大,又看了一眼广告部经理。经理先生仔细地点着鼠标将几幅照片翻看了几遍,然后爽快地拍板:“很好,就这样,休闲、雅痞,很切合主题。”他说着,居然又向吴世勋挤了挤眼:“男神,温柔眼神很杀人啊,做你的狗简直幸福死了吧,哦?”

 

  吴世勋无语,又产生了一种“我身边的人都被朴灿烈附体”的微妙的违和感。

 

  不过既然广告商方面满意,吴世勋自己当然也没什么说的。回去之前广告部经理说可以先放一张毛片在微博上造势宣传一下,吴世勋问过ricky,觉得配合宣传也是应该,便理所应当地答应了。

 

——不过吴世勋没有想到,当两张没经过太多后期处理的抓拍之作放上网络后,竟然引起了萌宠界的疯狂响应。吴世勋也是到那时才知道,原来拉菲在萌宠界早就是鼎鼎有名的明星狗了,而他也是到那时才知道,朴灿烈这个人,原来也并不是一直都没脾气的。







评论(1)
热度(29)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