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五十七章

【谜底要揭露啦!新人物已经出现咯!☺☺☺


第57章 (57)


  十一月,北京城已经被秋风吹透了,秋海棠的落花遍地是,让原本严肃的城市充满了诗情画意。此时的吴世勋已经不再是几个月前那个辨识度极低的新人,现在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有大批的粉丝热情地叫着他的名字,随便去买个酸奶,都有粉丝抢着帮结账了。

 

  公司给吴世勋换了车,一辆超级拉风的钻石白色保时捷918,仅供吴世勋和ricky两个人平时出席重要场合时使用(ricky:其实大多数时候是某总裁和吴世勋在里面腻腻歪歪,你们懂的~)

 

  于是,从钻石白色豪车里下来的一身同色系白色小西装的美少年,已经成了北京城里这个秋天最美的景色。落英缤纷下,少年容颜美如璧玉,在唯美风日漫里都极难见到这种人间风景。据说,只要是见过吴世勋本人的吴世勋粉,这辈子就再无解粉的可能。以为只有见到真人你才会知道,从前觉得电视上和海报上的男神已经够帅,但其实男神的美相机根本就拍不出来。他的举手投足,一言一笑,真的能牵着你的心疯狂地悸动。

 

  吴世勋出席了《乱世佳人》的杀青仪式,将男一男二的风头压得死死的,但是没有人敢说吴世勋刻意抢风头,因为他从头至尾都只站在一众主演的最边上,不说话,只朝镜头微笑——然后大家就会发现镜头君在不由自主地往他那个方向移动。

 

  而就在吴世勋回到北京第二天,《民国秘事》也上映了。这部将两个龙套搬上宣传幕布的电影在影坛里也算一真绝色,不过此时的吴世勋和许心灿人气在那摆着,这部电影又以二人的“镜头处女作”为噱头,主办方这样做便也无可厚非了。

 

  电影上映的那天,某总裁非拉着吴世勋去看现场。在某总裁的迫害下,吴世勋将自己打扮成了脑袋缺弦的滑板少年,和“爸爸”一起戴着黑社会没品小弟才会戴的大墨镜,挑了一家小电影院看的最夜场。

 

  刻意挑的很不入流的小电影院,又是午夜场,吴世勋本以为不会有太多人,但当他和朴灿烈姗姗来迟时两人对着已经将近坐满的影厅还是觉得发蒙。

 

  吴世勋没有想到,他和许心灿的噱头竟然可以这么调动群众积极性——就像他没有想到,朴灿烈这货会想要装扮成他的“爸爸”一样……看来某总裁内心深处是潜藏着一种父子情节的,不过一般有这种情节的人都会倾向儿子那一方吧……把自己想象成父亲那一方也真是罕见。

 

  吴世勋觉得雷死了。

 

  朴灿烈觉得兴奋死了——只要一看到穿着运动t扣着滑板帽的吴世勋,某总裁立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萌萌哒了起来。

 

  以上。

 

  《时尚》原约定吴世勋给11月份上半月期刊做封面人物,展示早秋主打服装。这也就是说原定的拍摄工作十月份就要结束。但是由于受到周桓风波的影响,杂志社就将吴世勋顺延到了12月份的期刊,拍摄工作定在了11月的第二个周末。

 

  好消息是,由于吴世勋最近简直红爆了,《时尚》居然破例答应给吴世勋上下两个半月刊的全封面。这意味着吴世勋既能亮相一季秋装,又成功霸占了下半月的圣诞节热销刊封面——只要沾上圣诞节,这种时尚杂志总是会卖脱销,因此《时尚》的圣诞刊总是会留给像这种级别的国际男模。使用内陆模特已经几乎不可能,更何况这次用的还是个非职业模特——这实在是一个很挑战想象力的决定。

 

  今天是吴世勋第一次去摄影棚拍摄,《时尚》租用的棚是全北京城最顶级的摄影棚,据说一天的费用就要五万块,所以杂志方面非常希望吴世勋能够一口气将两刊封面全部拿下,也为他们节省开支。

 

  所以落在吴世勋这个非专业模特身上的压力就会比较大,因为谁都知道,《时尚》的封面贵就贵在摄影师金钟大是《时尚》从意大利挖回来的摄影师,从前是给lv和gucci御用做t台摄影的,其专业度可见一斑。传说金钟大人很帅、很拽、创意无限、技术纯熟、嘴巴死贱、脾气超差。ricky一道上都在给吴世勋大声朗诵《平面模特凹造型技巧》,慕斯坐在背后翻看吴世勋今天要试穿的大牌服饰目录,一边看一边夸张地吸气,不停地建议吴世勋——“勋勋要不然我们冲进去卷起衣服就跑路吧!去海角天涯!”

 

  吴男神回头温柔地笑:“几件衣服而已,你喜欢,我给你买,别为了这个跑路呀。”

 

  慕斯嗷呜一声被帅一脸血,捧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小心脏栽倒在了后座上。

 

ricky默默地掏出手机给这一幕拍照,然后暗搓搓地发给朴灿烈告状以求月末奖。

 

  玩闹归玩闹,等吴世勋真进到摄影棚时,还是很没出息地紧张了——毕竟他真的对t台这块不熟,之前参加十强争夺赛之所以没有拉后腿,那是因为同台的男模名气都很小,拍照的也不是奢侈品牌御用级别的大师。

 

  这个金钟大人有多挑剔呢?举个非常直观的例子,吴世勋记得上一世已经出道满两年的国际大牌许心灿也接过《时尚》的封面,被活活骂哭。

 

——是的你没有看错,杂志社的摄影师,敢把请来的名模骂哭。

 

  这在全世界时尚圈里似乎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在金钟大这里可以。

 

  摄影棚有三层,主摄影区在第三层,第一层做迎宾前台,第二层分隔开,一半是道具和服装架,另一半是个简单的茶水吧,而第三层就是非常专业的摄影棚了。

 

  等在一层的杂志社工作人员还是非常客气的,不失礼节地和ricky握手,和吴世勋寒暄,然后将吴世勋和助理们一起请上了楼。

 

  据说,金钟大在二楼等他们,要给吴世勋做最后的服装确定。

 

  其实吴世勋现在身上这件卡其色风衣外套配alexanderwang的条形码白t就很好看了,将他优美的线条完全烘托出来,又不会太高调,给人一种轻松而时尚的感觉。吴世勋知道金钟大不好对付,一向素颜进剧组的他在车上还让慕斯特意给上了一层底妆,就怕人家挑理。

 

  结果吴世勋才一出楼梯口,就听左边传来一声冰冷的嗤笑:“T台的男模一向走霸气沉稳风,这样的深秋穿个浅色外套是在秀轻浮?自己底子还能见人,出门却非要抹个粉底,是不带妆就不敢出门了?脸白的像个男贞子,一身搭配起来简直就是发廊小弟,就这种职业素养还来给拍封面?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选的人,厨师再牛逼也弄不好阴米啊,碰到这种水平的我也真是醉了……”

 

  吴世勋立刻被撅蒙了。

 

  身边正好就是落地镜,于是吴男神干脆就停住了脚,转过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精致造型而又不张扬的头发,修饰得刚刚好没有半点瑕疵的皮肤,卡其色完美剪裁的风衣外套,写意白t恤,白色牛仔裤,脚上一双和风衣同卡其色的系带小牛皮鞋。

 

  就这还发廊小弟?吴世勋特别想回过头非常真诚地问一句:“请问是哪家发廊招聘的这么有气质的小弟?一个月给开多少钱?”

 

ricky显然也是不能接受自己和菠萝一起精心为吴世勋搭配的服饰就这样被否定,王牌经纪人的霸气显露出来,他挑起眉,上前一步看着那个悠哉悠哉翘着二郎腿坐在吧台旋转椅上的男人:“你就是那个传说中嘴贱到死装逼没够的摄影师金钟大”

 

  男人大概三十岁出头的年龄,一身黑色的s工装服,戴着一个黑色的宽框眼镜,帅是很帅,也很有味道,不过一开口就让人想大嘴巴子乎上去:“你就是那个传说中能力差到爆还总爱装13的动不动打扮成西部开发打工仔的经纪人——瑞鸡?”

 

  金钟大的小助理们噗噗笑成一片。

 

  就连明明应该和ricky站在同一战线的吴世勋,脑海里都忍不住建立了“ricky=瑞鸡”的等式。

 

ricky差点没被噎死,然而正当他组织好语言准备再战一回合时,就见那个一直翘着腿坐在酒吧椅上的男人忽然轻松地站了起来,直接走过他,几步走到吴世勋身边。

 

  金钟大就像屠夫看猪那样将吴世勋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看了好几个来回,就连人鱼线下的位置以及后臀都没有放过。

 

  吴世勋觉得自己像是马上就要被剔骨肢解的牛,而现代版的庖丁先生显然不是一个瞎子。虽然手上没有了锋利的宰牛刀,但是脑海中大概也已经把自己细分成一条一条的了吧。

 

  吴世勋组织了半天语言,却仍然想不出应该说什么,后来他只好说出了一句最不容易出错的,并且率先真诚地伸出了手——“您好,我是吴世勋,非常荣幸和您合作,请多关照。”

 

  金钟大用像看傻逼的眼神扫了他一眼,然后径自走开了。

 

  吴世勋:“……”

 

“死马当活马医吧。”金钟大有点不开心地嘟囔了一句,挥手招唤自己的助理:“来吧来吧,给他重新上妆,造型师给他搭一身正常男人穿的衣服。”

 

  吴世勋还没来得及分辨自己身上这怎么就不是正常男人穿的衣服了,身后的慕斯先不爽了。小姑娘上前一步,用与这间房间里的气氛格格不入的清越的嗓音说道:“吴世勋自带了化妆师。”

 

  一直面无表情的金钟大忽然邪笑了一下,回过头,全黑色的牛皮军靴踏在实木地板上非常有气势。“化妆师在哪?”

 

“就是我。”慕斯面对着比自己高了二十公分不止的男人,气势上丝毫不露怯:“不好意思,我是圈内有口皆碑的金牌化妆师,跟你手下这些菜鸟化助不是一个档次。我们吴世勋不用来路不明的化助。”

 

  金钟大笑了,他转向吴世勋,顺手捏起了吴世勋的下巴——

 

  房间里一瞬间静了下来,气极了的ricky立刻就要过来制止他,然而金钟大却抢在经纪人先生和他动手之前,轻笑一声,说道:“把一张勉强能打六十分的脸硬生生化成了五十分,这就是你自认为的金牌化妆师技术?”

 

  男人的口气带着轻微的柑橘味,随着他的近身,一股祖马龙柑橘调香水充盈了吴世勋的鼻息。这是一个喜欢柑橘香调气味的男人,他抬起吴世勋下巴的时候,吴世勋也能更清楚地看见了他的脸——棱角分明,剑眉星目。

 

  而金钟大在近距离对着吴世勋时,眼神也变得更加幽深。

 

  然而当ricky冲过来的前一瞬,金钟大已经若无其事地松了手,然后恢复了自己蔑视一切的眼神,插着裤兜走了。

 

ricky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被气得脸色发青。最后还是吴世勋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他说一声没事,自己听话地和金钟大手下的化助们走了。

 

  这也是破天荒第一次,ricky及他的金牌ricky军团要一起坐冷板凳。尤其是菠萝和慕斯,要他们看着别人摆弄吴世勋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悲壮到了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不过确实是,金钟大的化助和造型师不会关怀吴世勋的耳膜能不能经受得起高强度吹风近距离的鼓风声,也不会去想长时间近距离吹一个地方吴世勋的头皮会不会被烤焦,更不会关注刷眼线的力度是不是快要隔着薄薄一层眼皮把吴世勋的角膜刮下来了。

 

  总而言之,吴世勋被化得不仅不舒服,而且充满了痛感和烧感。

 

  金钟大的化助给人化底妆的方法在慕斯看来简直是奇葩,这伙人个个土匪气息爆棚,根本不会考虑手下的模特是什么肤质,粉底液的质地会不会将模特的皮肤毁了,更不会考虑胡乱调和会不会让模特皮肤过敏——他们只关注上镜那片刻的效果,因此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为了追求好效果将七八种各种牌子的粉底液混在一起,再往吴世勋的脸上甩。

 

——对,没错,是用甩的。这帮土匪不喜欢粉底刷,也不喜欢粉扑,就在手心里调好了一坨之后“啪”地一下贴在模特脸上,然后像搓汤圆那样狂揉开。说好听点像在给吴世勋做脸部按摩,说难听点简直就是在抽吴世勋嘴巴。

 

  虽然说不上疼,但是特别响,响的让一向心态平和的吴世勋都有点默默发窘了。

 

  吴世勋默默地回忆自己前世对金钟大这个人的了解,这人不会是丛天啸的兄弟或者周桓的大学同学什么的吧?

 

  而且吴世勋即便不算是专业模特,但无论是个人形象还是皮肤质量,甚至包括被羞辱之后依旧恪守礼节的气度,都是万里挑一的,金钟大为什么还要这样拿架子?难道和吴世勋有仇?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得是有多大仇啊?

 

  这边吴世勋正百思不得其解,那边金钟大从里间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只苹果,咔嚓咔嚓嚼得非常清脆。

 

  金钟大看了一眼镜子里已经彻底被摆弄得没脾气的吴世勋,有点惊讶地啊了一声,然后那张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微笑。

 

  他的话却是对造型和化助说的:“怎么又忘了?要先给选衣服再搭妆,都来我手底下实习两天了怎么还犯这种错误?快点快点,给洗头,把妆卸了。”

 

“……”

 




评论(11)
热度(20)

2017-07-29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