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五十五章

【周桓算是垮台了,雖然還沒有翹辮子,但也威脅不到昏昏了

第55章 (55)

  “请问金俊勉,你的经纪人john先生今早对媒体宣布,你脸上的殴伤来自周桓,请问这是真的吗?”

  金俊勉那张向来和善阳光的脸上鲜少出现如此的冷漠,这也是第一次,他对着记者的提问缺乏了向来的耐心,而是冷言反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自己打了自己一顿然后说谎栽赃一个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的新人吗?”

  “不好意思……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事发突然,很多人都对此事非常困惑。”

  john及时地拉过了话筒,神情严峻地替金俊勉解释道:“这件事情无论是金俊勉本人还是泰和演艺都将给予高度重视,对方并非单纯殴打泄愤,如果不是助手们赶到及时,必将引发更加严重的人身伤害。我们正在尽全力搜集证据中,前乐藤旗下艺人周桓此次的行为非常严重,我们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到底。更多的问题将由经纪人团队为大家解答,金俊勉还需要回医院接受进一步的身体检查。”

  吴世勋在电脑屏幕前看现场直播,心情异常复杂。他给朴灿烈发短信问道——“金俊勉是真挨揍了吗?还是你计划好的?”

  朴灿烈秒回——“( ̄▽ ̄)媳妇你脑袋秀逗了吧,那货可爱自己了,怎么可能真让自己挨揍,都是人工伪装的啦。”

  吴世勋——“……你们这样做真的好吗……就不怕被记者抓出真相来一切都前功尽弃?”

  朴灿烈——“你太小看金俊勉的人气了。而且,为夫做事怎么可能会露出纰漏?( ̄▽ ̄)媳妇你怎么这么不信任为夫!”

  吴世勋——“……”

  事实证明朴灿烈说得没错,吴世勋的担忧纯粹多余。单单是金俊勉受伤这件事引发的新闻效应,在娱乐圈里就像地震了似的。金俊勉出道这么多年,那是人皆见证的高人气和好口碑,和前世的吴世勋非常类似,他几乎同样是零丑闻、零黑历,拥有强大到遍布世界的粉丝后援团。当金俊勉被一个精神病艺人殴打到住院这件事情曝光出来后,愤怒的粉丝们立刻疯狂了,媒体想不一边倒都不行。

  据说周桓被警方强制在医院接受详细的精神测试,讽刺的是,经历接连重创的周桓好像真的精神出了点问题,本来朴灿烈是做足了功夫让医生们给他确诊个精神病,结果收到了医生的回复——此人确实有些人格扭曲和狂躁暴力倾向,只是没有对外宣称的那么严重罢了,严格说来您其实也不算欺骗大众。

  于是朴灿烈更加好意思了,再三强调——那就拜托您让他病的重一些、再重一些。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美女医生回复——不用您说,我也是金俊勉的铁杆粉。

  于是某总裁彻底囧了,原来世界上还真有不为名利所打动,只为偶像下火海的真爱粉存在。

  金俊勉住院期间,吴世勋和ricky带了一个巨大的水果篮去看他。在走入金俊勉的病房前,ricky替吴世勋接受记者的采访,而吴世勋以去卫生间为名,偷偷地换了一身衣服,然后走进了周桓所在的诊疗室。

  因为有朴灿烈的提前招呼,病房外面的保卫并没有阻拦,得以让吴世勋进去见了周桓最后一面。

  这大概也是吴世勋重生这一辈子,主动与周桓见的最后一面。

  周桓并没有表现出吴世勋想象中的狂躁和疯狂,闹了这么多天,他整个人都显得沉静了许多。看着吴世勋走进来之后,周桓反而异常平静地笑了一下,尽管那笑容带着些嘲弄。

  “大明星,怎么想起来看我这个精神病了?”周桓低声问道,嗓音沙哑。

  吴世勋没有说话,他只是错目不眨地盯着周桓。周桓穿着白蓝色条纹的病号服,纵然神色平静,但毕竟经历了这几天的风雨,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下巴尖得让人看了都要发怵。

  只有那双眼睛还是亮的。周桓用那双依旧精明的眼睛看了一眼吴世勋,而后嗤笑一声:“说实在的,虽然你一直都表现得很清高的样子,好像永远都不屑和我这种人为敌,但我总觉得并不是我自己的错觉,也不是因为我有受迫害妄想症什么的,我一直觉得,即便我不对你动手,你迟早也会对我动手。”

  吴世勋沉默了两秒,然后平静地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周桓嘲弄地勾了勾嘴角:“说出来有点玄乎,打从我在金俊勉mv选角面试房间外面看见你的第一眼,你的身上就一直有一种让我不安的气质……也不能说是气质吧,那天坐在屋子外面的那些人,我都认识,他们没人能比得上我,这个角色我势在必得。而你,是场上唯一一个不定数。也正是你这个不定数,搅乱了我为自己规划好的整个演艺生涯。”

  “但至少在那天,我没有做出任何针对你的行为。”吴世勋平静地说道。

  “但是因为你的出现,你抢走了我高起点出道唯一的机会。天王金俊勉的mv对手艺人,这个头衔有多大的分量,又给你带来了多大的便利,相信你比我更清楚。”

  吴世勋轻笑了一声:“你一直都是这样的,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抱有太多的幻想,一旦别人拥有,你就会觉得是别人抢了你的——周桓,你为什么从来不在自己的身上找找问题,如果你真的比我更适合那个角色,得到角色的还会是我吗?——别和我提ricky、提朴灿烈,那时的ricky根本还不是我的经纪人,那时的朴灿烈,也不过是第一次见我而已。”

  “什么叫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周桓皱起眉:“丛总在你签约泰和之后将你的背景挖到了底,你不过是个自幼便失去双亲的普通孤儿,你之前认识我?”

  吴世勋没有回答,他沉默了许久之后说:“如果你自己没有利欲熏心,即便我存心打压你,你也不会垮的这么快。周桓,你心里阴暗的东西太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付出的手段也太卑劣。即便到最后或许你输的不甘心,但你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呵呵。”周桓干笑了两声:“我只是为了我想要的尽全力去争取,奴颜媚骨也好,嘴脸丑恶也罢,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以牺牲什么为代价。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大明星,继续走你的阳关路吧,我盼着有一天看到你也会被别人斗倒,这副清高的样子再也维持不住。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一样,做那些现在在你看来卑贱丑恶的事,然后和我一样,在争斗中败落。”

  吴世勋没有再说话,他微微眯起眼,审视着这个前世将他推下深渊,而这一世却在他手下一败涂地却依旧冥顽不灵的,曾经的朋友。原来当他真的成功毁去周桓的一切的时候,他的心中没有喜悦,也没有如释重负的轻松,反而多了一丝迷惘。

  如果可以从头来过,他其实更愿意周桓本就不是这样一个人,他只是他的好朋友,能够和他一起努力攀上各自的人生高峰。

  周桓,丛天啸,都是吴世勋上一辈子真心相对的两个人。如果他有的选,谁会希望自己要走上这样一条复仇之路呢?又有谁会希望,自己要靠辛苦重生才能重新主宰自己的人生呢?

  吴世勋沉默着离开了病房,他觉得自己前世今生都再无想对周桓说的话了。从今而后,他要努力忘记这个人,忘记这个他曾经真心付出过的朋友,也忘记这个让他恨得夜不能寐的仇敌。

  ……

  吴世勋带着有些微妙的心情换回衣服,回到了众人的视线内。ricky刚刚理智而客气地回答了记者的问题,此时记者们见吴世勋回来了,闪光灯和话筒立刻更近地举了上去。

  于是刚才还满腹惆怅的吴世勋立刻切换回了工作状态,他露出温文尔雅的微笑,神色自然地背诵ricky替他准备好的通稿:“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本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现在一切都好,只要俊勉哥出院就立刻可以开始工作。这次来医院探望俊勉哥,也是希望他快一点好起来。希望大家点到为止,不要扰乱医院的秩序。”

  ……

  等到吴世勋疲累地应对了外面的一众记者,终于顺利抵达金俊勉病房时,只往里面瞄了一眼,立刻气绝——

  某被传重伤的小天王正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脑袋上空用支架撑着一个平板电脑,一边啃着麻辣鸭脖一边指着屏幕哈哈大笑。

  吴世勋只觉得脑袋上空疑似有乌鸦飞过。

  金俊勉是被自家经纪人戳了脸蛋之后才发现有客人来的,他豪放地把平板电脑一推,将堆在膝盖上的一大塑料袋零食给吴世勋推了过去,以示友好。

  “坐,吃。”

  “……”

  “怎么用这种小眼神看我?”金俊勉摇头晃脑地从床上站了起来,抖落掉一身薯片渣,“别告诉我你真以为我被揍成了重伤。”

  “我知道你没受伤,但是朴灿烈没说你过的这么滋润。你的粉丝们一个个已经快要哭成泪包了你知道吗?”吴世勋无奈地撇嘴。

  某小天王不忿地切了一声:“我本来就不是那种会被人揍的草包,要揍也是小爷揍别人!朴总让我扮演一次怂货,玷污了我的勇武形象,还不给点补偿?”

  于是吴世勋更加无语,原来金俊勉也是个吃货,随便一兜子零食就能打发得美滋滋的那种……

  ……

  从医院回来后,吴世勋一直都觉得有些恍惚。其实在他最初的计划里,他对周桓的打压委实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他会引导着周桓将白丹枫诠释偏,让周桓的第一部电影就备受批评,之后再一步一步让他的作品成为圈里的黑名单常客。

  吴世勋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和朴灿烈坦白一切后,朴灿烈居然会这样雷厉风行地就将周桓解决了。背上一个重度精神分裂和狂躁暴力症的黑历史,再加上殴打金俊勉这种绝对的丑闻,相信周桓在这个圈里永世都无法翻身——或者说,他根本就再也不可能回到这个圈子里、被社会公众所接受了。

  大概真的如朴灿烈所说,即便吴世勋有系统外挂,有自己的实力,但是想要以自己的方法弄垮周桓真的太曲折了。而朴灿烈,他有强大的背景和势力雄厚的家族,所以他想要搞周桓才能这么得心应手,甚至是充满喜感地就将周桓轻而易举地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吴世勋知道,无论是蓝海的配合,还是监控里的高度相似男子、网络舆论的一边倒、法院的有力判决,甚至是《1985-迷途》的原投资商撤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吴世勋自己做不到的,而这一切,都是朴灿烈能够如此轻松弄垮周桓的必备条件。

  看似轻松,实际上后面动用了多少人脉和技术,朴灿烈这几天每天几点发的晚安短信,吴世勋看在眼里,心里比谁都明白。

  也正是因为朴灿烈的付出,当朴灿烈对吴世勋说他要对周桓下死手的时候,吴世勋没有说不的权力。因为如果吴世勋因为任何的怜悯和同情拒绝了朴灿烈,就连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一周后,周桓被确诊为重症精神分裂患者和暴力狂,需经警方强制性送进精神病院治疗。预定好的移交日在四号上午,无论是警方还是医院都对移交时间守口如瓶,周桓自己也表示希望能不再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然而当朴灿烈知道这件事情时,冷笑一声,直接给john拨了电话。

  于是金俊勉的“痊愈出院”的时间被定在了同一天,记者们蜂拥完金俊勉之后,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周桓在后门,疯了的记者和狗仔立刻跑到医院的后门,成功地堵截到了正要被精神病院工作人员带上车的周桓。

  愤怒的金俊勉粉丝将手边能找到的所有东西都砸了过去,医院后门一个卖早餐的小摊铺里的生鸡蛋、菜叶、酱汁……所有能拿上手的材料全部被疯狂的粉丝抢走,即便有两个警察维持着秩序,周桓还是被砸了一头一脸的鸡蛋和乱七八糟的秽物。

  在不远处停着一辆低调的黑色沃尔沃家庭车,车子侧面全部使用了单面反光玻璃,吴世勋和ricky坐在车子里。吴世勋亲眼看着周桓脸上遍布砸散了的鸡蛋黄、白菜叶,滴滴答答地流到地上。他带着一身的秽物,在工作人员的挟领下,狼狈不堪地被带上了那辆精神病院派来接患者的车。就连车门关上之后,还是有无数的东西砸到车门上,整个车子都变得一样的肮脏、狼狈。

  这大概是周桓面对闪光灯和摄像机最多的一次,然而这一次,他什么话语权都没有了。

  吴世勋有些迷惘地想,周桓现在会是什么心情?会和上一世的他一样绝望吗?

  这样的处境,大概世上只有吴世勋能够说得出“感同身受”这四个字。因为就在几个月前,他也曾经那样绝望——孤身寡人,被爱人和朋友一起背叛。被有权有势的人碾压至死,纵然有天大的冤屈却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是何种的委屈和绝望?

  吴世勋闭上眼,那样的感觉,他今生都再不想回想。

  周桓这个人,这个名字,就让他永远的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吧。摆在吴世勋面前,还有更长的复仇之路,和光芒万丈的未来。

  “ricky哥。”闭着眼的吴世勋面色疲惫,声音却非常清明:“我们走吧,回剧组。”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