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五十四章

【難以置信…我這個午覺竟然睡到了現在…那就放兩章好了!😝😝

第54章 (54)

  吴世勋觉得自己的脑袋轰地一下炸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点希望系统君从他脑海里蹦蹦跳跳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含着棒棒糖跟他说:“啊哦~!重生失败了!乖乖和我回到火场里被烧死吧!”

  如果是那样,现在的吴世勋一定会非常乐意,求之不得地和系统君手拉着手奔赴火场。

  可是现实是——他连死都不能自己选择,还要留在现实中面对朴灿烈的脑残行为。朴灿烈这种突然爆发的神经病行为太彪悍了,让他一时间比被周桓表白了还要欲哭无泪,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说好的复仇成功再谈感情呢!朴灿烈你是在逗我?!

  吴世勋现在只感到庆幸——在若干个月之前,他答应朴灿烈却没有做到给他发自己和哈啤的合照。否则,吴世勋真心敢拍胸脯打保票朴灿烈绝逼会发合照!绝逼!

  怀着那么一点侥幸心理,吴世勋颤抖着点开了微博下的评论——

  “啊哦!总裁好萌还喜欢狗狗!我也喜欢萨摩耶!萌萌哒!”——目测还算正常,看起来暂时还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霸道总裁萌萌哒!咦?不过是我的错觉吗,这狗依稀仿佛在哪里见过?”——不妙!大大的不妙!有被发现的征兆!

  其实吴世勋自己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么高调的晒狗行为不被发现的可能性几乎为负,网友们的脑洞本就大无边,即使是不一样的两条狗都能被yy成一条,更何况这本来就是哈啤本尊!

  果然,再刷新一次后,网友们炸了。

  “靠!哈啤!我没说错吧?!!这不是吴小勋家的哈啤吗!”

  “有图有真相!戳我主页第一条微博,对比此狗和哈啤的50条极相似细节!”

  “所以朴朴朴朴朴总!不要告诉我吴小勋其实是你的人!”

  “这两天的微博实在太高能,容我先闭关消化下!不过仔细想来,我发现我好像不讨厌吴世勋,也不讨厌朴灿烈耶,所以如果这两只在一起的话应该也能接受……吧?”

  ……

  万幸的是,即使网友们的yy已经快要冲破天际,暂时还没出现太多成规模的质疑和批评。不知是不是泰和官方运作的结果,吴世勋想象中被翻旧账“爬床上位”这个话茬几乎都没人提起。

  吴世勋砰地一声躺倒在床上,这两天他的心脏就像坐过山车,太刺激了,他得缓缓。

  不过这一仗其实还不算彻底赢了,至少到目前为止还不算。丛天啸不是会善罢甘休的人,更何况这次不仅仅扯到周桓的前程,现在针对乐藤的骂声也已经不弱于对周桓个人的。这期间当然有泰和运作的结果,但是能够得到广大网友的一呼百应,也可看出来公众对这件事的态度问题了。

  本来在这个年代,公众对于艺人的道德和艺徳的关注度都远远超过了演技和颜值,就连代言产品出问题都会追究到艺人身上。演艺公司向大家推送了一个疑似精神分裂暴力狂,怎么能不引起社会关注?

  一时间周桓的个人负面效应达到了空前的地步,骂声遍地。其实这件事情说大可大,说小也可小,只是舆论的风头现在掌握在朴灿烈手里,某总裁不想轻易放过敢和他叫阵抢媳妇的人罢了。

  没过两天,康师傅系列广告便从各电视台上下架紧急停播,康师傅集团并没有公开处理姓苏的某公关经理,但是新一代的广告代言人不再由他老人家决定,这其实已经是实质上的撤职了。

  ricky犹豫着要不要再替吴世勋争取一下,因为这一次的赢面非常大,而这批广告的国民效应不言而喻,对于起步阶段的新人实在是好处无限,受益终生。

  不过吴世勋这一次拒绝得很干脆,理由是——“最近不想再和周桓建立起任何联系,这种广告一出来大家又得开始提起我和周桓的恩怨了,心累,烦。”

  朴灿烈也拒绝得很干脆,理由是:“开什么玩笑?周小三玩剩下的让我媳妇去接??你这个混蛋,本总裁要揍死你!”

  ricky:“……大王我错了,求不杀……”

  就这样,顶着外面“周桓滚出《1985》剧组”的骂声,周桓还是小强一样地扒在剧组,硬着头皮演戏。不过他的心理素质终究不如吴世勋,ng次数多到了刘桂凌都懒得喊,只远远抬一下手了事。

  其实不仅是吴世勋,周桓自己也能隐隐猜到,这个角色他保不久了。丛天啸要么保乐藤,要么保他,二选一的选择里丛天啸会放弃哪一个,结果不言而明。

  不过挣扎一下还是要有的,两天后,周桓委托律师整理了满满的资料将泰和演艺告上了法庭——不是他不告吴世勋,而是吴世勋反而是这场风波里唯一一个从始至终没有正面发言过的人,实在是让人想告都无处可告。

  开庭那天由胖子助理作为泰和的官方代言人,面对对方律师的激烈陈词和辩驳,胖子先生平静地听完,然后呈上了自己的证据。

  证据一:蓝海客户系统里属于周桓的完整档案和病例,哪年哪月哪日、何时何分何秒出现在哪个诊疗室,会诊医师是谁,诊疗时间多久,开了什么药,笔笔清楚。

  证据二:蓝海建筑监控里,拍到了和周桓面部特征重合率高达95%的青年男子,出现在精神科诊疗室外,时间和上面的文字档案证据完全吻合。

  周桓对此的反应非常激烈,因为他自己清楚地知道,这都是朴灿烈的把戏,只是这把戏玩得高明,无论是蓝海的串通一气,还是找来的那个替身,都几乎无懈可击。

  周桓唯一的辩驳只能是:“那个人不是我!”

  胖子冷笑一声:“如果不是你,请你出示不在场的证据。那天那时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

  周桓不能回答。

  因为那些时间点,他都和丛天啸在一起,准确地说,他都在丛天啸的床上。

  朴灿烈为了弄垮他,着实是下了真功夫的。

  周桓当然可以把事情真相说出来,爬床上位羞耻些,但也比被认为是精神病被强迫接受治疗得好。但是他知道他如果说出了实情,别说朴灿烈和吴世勋依旧不会放过他,丛天啸也会彻底弃掉自己这枚卒子。

  因此法庭上的周桓最后目光涣散,以沉默输掉了这场唯一可能为他带来翻身机会的官司。

  胖子先生显然是获得了朴总裁不要脸精神的精髓,在最后还情感真挚地向周桓表示:“等你治好疯病,泰和演艺公司和吴世勋本人还将向你和你所在公司提出诉讼,告你们恶意玷污他人声誉。所以,由衷地祝你早日康复,不然我们的法务部还要一直记挂着这事。”

  周桓冷笑:“一时之胜而已,真以为能只手遮天把我黑进精神病院吗?我看是你们的朴总需要去看看脑子了吧。”

  胖子只是真诚地笑:“进院之前这最后几天,喜欢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我听说病人进了疯人院,每天只能吃医生给配的营养餐剂,稍有暴躁可能还会经受电击诊疗。哎……”

  胖子留下这句话就慢吞吞地离开了,留下脸色乌青的周桓。

  不过当时的周桓还没有意识到,胖子当时当地的话,还是很真诚的。

  至少是真的为了他好。

  周桓回到剧组后,状态一天不如一天。对此刘导也没说什么,反而把每天的戏份安排缓了下来,好像机器每分每秒的运转都不烧钱了似的,常常一整天就象征性地拍一镜打酱油戏份。

  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都在等待着换角通知的到来。

  吴世勋每天轻松极了,导演不叫戏,他也不跟着费功夫,就每天早上牵着哈啤出去溜个弯,白天和朴灿烈视个频,下午和慕斯出去吃个哈根达斯,晚上一起涮涮自己每天依旧忙到死的经纪人先生。

  重生以来,反而是这几天最悠闲,简直不能更爽歪歪。

  直到终于有一天,朴灿烈给他发来了一段秒拍视频,视频里是笑眯眯的总裁大人本人。朴灿烈先是对着屏幕木嘛木嘛狂亲了两口(吴世勋:-_-#),然后得意洋洋地宣布了一个好消息——由于乐藤委托艺人出现严重道德问题,占出资比例三分之二的两大投资商依照合同有权撤资,这个本子现在暂时拉不来敢蹚浑水的投资商,资位空缺。

  听到这个消息,吴世勋就已经猜到了朴灿烈要干什么。

  果然,朴灿烈当天下午就公开发表了一条微博——

  “《1985-迷途》是影视作品浮夸风盛行时代里难得的好片,好的剧本值得更多的投入,我们将不计较与谁合作,只为能呈现给大家最好的《1985》,最好的吴世勋,最好的金俊勉。”

  最好的,金俊勉。

  这条博文炸了,不仅把网友们炸得嗷嗷叫,就连吴世勋都被炸蒙了。

  最好的金俊勉是什么鬼?

  当吴世勋将电话打过去问朴灿烈究竟在搞什么名堂时,朴灿烈只是笑眯眯地回答他:“媳妇!不要怪为夫不肯把你顺成男主角,只是我仔细琢磨了剧本之后觉得这个本子最出彩的还是小乞丐嘛!话说金俊勉也够惨,当初签进泰和就是因为我许诺给他转型到银幕上,来了这么久就给你当了几把挡箭牌,本总裁也总得给点甜头嘛!”

  于是吴世勋懂了。

  其实仔细思考来,金俊勉跨界进入《1985-迷途》剧组,其实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能够挽救这部片子的唯一办法。毕竟不说剧本本身,某天王进组自带的粉丝阵容折算成票房就已经非常华丽了。

  不过当吴世勋问起朴灿烈细节时,朴灿烈言辞闪闪烁烁,只说既然这个天大的馅饼给了他金俊勉,那他金俊勉也得配合一下,做出一些小规模牺牲。

  这个小规模牺牲是什么,朴灿烈不肯说,吴世勋便也无法厘清。他一个人绞尽脑汁做了若干猜想,后来都被事实证明是他的脑洞太小思考问题太天真。

  剧本拍摄进度超过三分之二时换掉男主角,这在圈子里绝对是少有的事,引起的争议也很大。不过毕竟周桓现在是公认的“精神病”,最不济也是个“道德败坏艺人”,负面影响扩大到这般地步,圈里圈外的人也都只能干巴巴看着,没什么好质疑的。

  就连入资签约仪式上,亲自出席的丛天啸都没有露出任何多余的情绪,当泰和正式提出要求撤换男主角时,丛天啸连个屁都没放,直接就让秘书给他拿了合同签。只是后来小报记者还是抓拍到了他离场时冰峰般严峻的容颜,打趣“泰和乐藤从此不共戴天之仇再难泯灭,相爱相杀终成过往云烟。”

  周桓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即使丛天啸还想保他,外面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也是保不住了。不说这部剧,就连签约艺人身份周桓也是保不住的,被解约是迟早的事。而现在,就连新的男主角都公布了,虽然乐藤和泰和都还没公开赶人,但他也实在没有在剧组里再待下去的意义。

  令吴世勋由衷感到折服的是,周桓真是不自弃,还留在剧组里苦苦哀求刘导给他个小角色——毕竟到了这个份上,乐藤不可能再为他多说一句话,泰和更不可能鸟他,也就只有相对中立并且确实掌握一小部分选角权利的导演,或许能留他个小龙套。

  到了最后,就连乐藤之前派给周桓的经纪人和助理都撤退了,整个剧组里周桓成了孤家寡人,他还是在不遗余力地腻着刘导。

  若说之前刘桂凌还怀疑周桓其实也是被冤枉的,那他现在就彻底确信了,这个人精神确实有病。不过刘导毕竟人品贵重,总不能真派保安把人硬扔出去,只好盼着金俊勉快快进组,让这个橡皮糖自己意识到没有翻身的机会,自己走掉算了。

  而也就是在金俊勉进组前的这几天里,系统君的腹黑本质暴露无遗,每天都会给吴世勋发布任务,让他去戏弄戏弄已经足够落魄的周桓。

  其实吴世勋本来的意思是,斗倒了周桓就斗倒了,也不必再去理会。不是他非要显得自己品格多高尚,而是他如无必要实在不想和周桓多有任何的接触,哪怕只是看上一眼,也会被毁掉一整天的好心情。

  只是系统君的任务奖励实在太诱人了,操作起来难度极低的任务,往往配上了成千上万的经验值和财富值,于是吴世勋偶尔耐不住诱惑也接一个,只是在看着周桓变色龙一般跑过来讨好自己的嘴脸,其实他心中并没有任何快感。

  他只是越来越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上一世的自己到底是有多愚蠢,竟然看不透这种人的真实嘴脸。

  十月底,刚刚结束五省演唱会的金俊勉自带华丽阵容巨星降落在剧组,下车后只是一个摘墨镜的小动作,剧组里的小丫头们就都纷纷捧着心脏栽了下去。

  毕竟,这是真正的天王巨星,再加上金俊勉本身张扬霸气的形象,在星范上其实是能够压倒有大满贯影帝之称的吴世勋的。

  不过金俊勉进组后在和导演例行打过招呼之后,径自穿过人群走到吴世勋身前,黑着脸凑在吴世勋耳边耳语了几句话——这让本来还yy两人爱情故事的小女生们由衷地不安,因为金俊勉的表情太臭了,完全不像是对吴世勋有任何好感的样子。

  只有吴世勋,在听完金俊勉的一番话后,面露迷茫。

  金俊勉在他耳边说的是:“能不能管管朴总了?这一天天都让我干的是什么差事!”

  吴世勋表示,你在说什么?能不能说得再详细一点?我真的不知情啊。

  不过他也很快就知情了,因为就在金俊勉进组的当天午夜,呼啸而来的医疗队风驰电掣地冲进了剧组,将金俊勉和周桓一起拉进了救护车。

  第二天,屏幕上疑似鼻青脸肿面容憔悴的金俊勉,在杭州市中心正式宣布,召开新闻媒体发布会——控诉因嫉恨而行凶的“狂躁暴力狂”艺人周桓。





评论(3)
热度(14)

2017-07-27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