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五十二章

【突然觉得胖子助理也蛮可爱的,下面几章小夫夫要闹矛盾 啦!

第52章 (52)

  某总裁吃了一大把烤串,就着罐装可乐幸福地吐了一会泡泡(by ricky脑洞),然后依依不舍地和媳妇挥手拜拜,自己委屈在了杭州城机场附近的某家快捷酒店里睡了一宿。

  等到第二天早上吴世勋化好妆准备开始备戏时,就收到了某总裁的短信——

  “为夫降落首都啦,吻别~吻别~”

  吴世勋思考了两秒钟,然后给回复——“别忘了吃早餐。”

  于是某总裁的喜悦立刻像要隔着手机喷涌了出来——“知道啦(≧≦)媳妇你真爱我!木嘛!”

  吴世勋破天荒地给回了一个——“嘛!”

  朴灿烈生生被媳妇萌哭了。

  抛开严重秀逗的总裁不提,吴世勋今天的压力还是山大的,因为他不仅要装作全无其事的样子正常工作,还要和周桓拍一镜情感真挚的对手戏。

  这一镜是乞丐先生和白丹枫在经历n次狼狈糗事之后,终于能在星空下席地而坐,一起靠着车漫谈人生。

  缓镜头出感情戏,稍有剪辑就容易有感情的不对接,刘桂凌把吴世勋和周桓叫到跟前,强调了三遍要一镜到底。

  一镜到底不是做不到,只是吴世勋实在难以想象在周桓召开那个天雷滚滚的新闻发布会之后,自己要如何对着周桓说出那句“不就是失个恋,你看老子美不美把老子娶回去算了!”

  于是吴世勋的脸色越来越沉重,刘桂凌看着他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

  某导演微微皱起眉:“吴世勋,你行不行?”

  吴世勋还没来得及回答,周桓就露出了经典白莲花的担忧关爱神色:“世勋哥今天身体还是不舒服吗?可以上镜吗?”

  声音之细弱体贴,如果不是知道周桓在丛天啸床上是多么放得开,吴世勋简直要怀疑周桓在和自己的女朋友说话。

  于是导演就见吴世勋神色复杂地看了周桓足足五秒钟,然后叹口气,无奈说道:“周桓,你需要去看精神科大夫。”

  似乎是没有意料到吴世勋会当着大庭广众下说出这种话,周桓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不过很快,他就将自己僵化的表情自然而然地转换成了失落和无奈,看着吴世勋冷酷的侧脸,轻轻地叹了口气。

  旁边的ricky翻白眼翻得黑眼仁都快没了,不过他总算没有忘记某总裁助理首都发来的任务,将吴世勋那句话录了下来。

  于是吴世勋忍着心头的恶心和周桓开始备戏,ricky回到房间将录好的那一句话传到电脑上,稍作处理后保留了最高音质的文件类型,直接发送到了泰和总裁办。

  千里之外的总裁特助胖子先生完美接受,在收到朴灿烈许可下,轻轻地点击了一下播放的三角号,吴世勋的声音立刻从电脑里传出。

  “周桓,你需要去看精神科大夫。”

  朴灿烈沉默了两秒,摇头:“感觉不对,有些死板。”

  于是某胖子立刻给音频降噪,用昨天半夜某总裁紧急让他接收的一个从美国神秘终端上打包发送过来的软件进行再加工。

  “周桓……你,需要去看精神科大夫。”处理过后的吴世勋的声音带了更多的无奈。

  可是朴灿烈仔细听了两遍之后还是摇头,“还是不行r的处理能力不仅如此,试着再调一下。”

  于是胖子无奈,只得又半懂不懂地调了一下一个神秘的旋钮。

  “周……桓……你……需……要……去……看……精……神……科……大……夫……”

  安静的总裁办更加安静了,胖子有点不敢回头看某总裁的脸色,他沉默了两秒钟之后艰涩地说:“嗯,这次好像有点虚弱。”

  某总裁在他脖子后头冷笑一声,“岂止虚弱,我觉得吴世勋好像快要被人掐死了。”

  “朴总。”压力山大的胖子终于崩溃了,他揉乱了自己本就很有艺术气息的头发,“您这个神器上二百多个按钮,就一晚上我怎么弄得懂啊?这玩意都是活生生的德语啊!您招聘的时候可没有说过对助理有德语要求啊!”

  朴灿烈严肃地盯着胖子看了三秒,然后淡定地说:“月底奖金翻倍。”

  “……”

  于是半个小时后,朴灿烈心满意足地拿到了质量上乘的一句话录音。

  吴世勋的声音经过了高端科技软件的处理,变得压抑而隐隐有焦躁之感,声线中浅浅隐含的颤抖更是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恐惧,像是处在崩溃的边缘。朴灿烈将录音听了十遍,直到觉得这声音简直没得挑剔,才满意地让胖子保留音质打包发回给了ricky。

  而这时,吴世勋刚好正在努力地和周桓“一镜到底”。

  白丹枫喝着啤酒打着气嗝,自苦地说道:“爱情一场空也就算了,还要和你这个扫帚星屡次碰见,我以前一直不知道什么叫一眼万年——原来就是指当我看到你第一眼,就注定我会倒霉一万年。”

  乞丐先生沉默了几秒之后忽然邪邪地笑了。吴世勋很少在镜头前被要求露出这样具有邪痞之气的笑容,然而不得否认的是,他的诠释非常的好,虽然笑容邪痞,但并没有完全抹杀掉乞丐先生本是高度受教育的这一特征,雅痞的样子很耐看。

  “不就是失个恋,你看老子美不美,把老子娶回去算了!”

  “咔!”刘桂凌在吴世勋自己快要吐出来之前及时地叫了停,满意地拍手:“还不错,这条过了。”

  于是吴世勋长舒了口气,天知道,六年演戏生涯里,他是第一次因为自己入戏而感觉到如此的反胃。

  接下来直到午饭前的几镜都是周桓自己的戏,吴世勋就可以先下戏了。就像说好了似的,今天吴世勋的几个助理包括ricky本人都不在化妆室,细心发现这点的工作人员也只当是大家都替吴世勋进行紧急公关去了,因此看见自己笨拙地弄卸妆油卸底妆的吴世勋都不无惋惜地叹气。

  挺好的一个艺人,硬生生被逼成这样。

  周桓在不远处看吴世勋面无表情地洗干净脸,从换衣间里走出来,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距离下一镜备戏还有十几分钟休息时间,吴世勋一个人拿着外套和水杯往宿舍方向走,周桓想了一下,还是无声地跟了上去。

  吴世勋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身后跟了人似的,他步速如常,等到走到电梯口,才忽然住了脚。

  跟在他身后的周桓同样住了脚,然而下一秒,周桓忽然大步过来将吴世勋拽进了电梯,然后迅速按了顶层按钮。

  吴世勋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厉色:“周桓,你到底要干什么!”

  周桓的表情活像是美剧里心理变态的犯罪狂,然而他的声音却是温柔的,温柔得让吴世勋整个人都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恶心得快要疯了——“世勋哥,我喜欢你呀,我要让大家都知道我喜欢你,也要让你自己的内心深深地记住,一个在事业上屡遭你打压的男人,是多么的爱你。”

  吴世勋的表情冰冷而嫌恶,他的声音更冷,“我无意打压你,我们出现在同一场比赛中,各自争冠罢了,这也能说得上是打压吗?”

  周桓笑了一声:“是不是打压我不在乎,争冠是你的权利,说爱也是我的权利。”

  吴世勋气得声音都在抖,他上前一步,狠狠地抓起周桓的领口:“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毁了我的演艺前程——也会毁了你自己的!”

  “没关系世勋哥——”周桓凑上去,在吴世勋耳边轻轻说道:“以正面形象起家的只有你而已,我不在意黑红,也不需要清白牌坊,你呢?”

  “你已经疯了。”

  “对,我疯了,疯了又怎么样?昨天我爱上你了,今天我看泰和的朴总长得也蛮帅,后天喜欢上你的经纪人ricky哥——再重复一遍,我不怕黑红,并且可以肆意地编故事。”

  吴世勋冷冷地看着他:“你就不怕我录音吗?”

  “你是说这个吗?”周桓狞笑一声,劈手伸进吴世勋的裤子口袋,扯出了一支黑色的录音笔。在如愿看到吴世勋眼中的惊慌后,周桓冷笑着将录音笔生生从中间掰开。电梯刚好运行到顶层,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周桓大步走出去,随手将录音笔丢在了垃圾桶里。

  只留下一句话——“你抢了本应属于我的东西,我就会成为你职业生涯永远的噩梦,记住。”

  吴世勋看着周桓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原本冰冷恐惧的神情忽然消散,他撇了下嘴,掀开了盖在手臂上的外套。

  外套下面,赫然是一支录音耳机。

  耳机的那一头,是某总裁心满意足的赞美声:“媳妇你真是影帝!演技爆表!”

  吴世勋撇了下嘴,非常心累地叹口气:“能不能给我详细地解释一下,你到底准备干什么?”

  “不干什么呀。”某总裁的声音听起来风轻云淡,似乎还在嚼着什么很脆的零食,“剪几个信息量大的音频,回头放在网上娱乐国民。”

  “只凭这种录音是不能完全澄清的。”吴世勋叹了口气:“我们还需要从别的方面下手。”

  “媳妇,你的脑筋很死诶你造吗?”某总裁抱着手机没完没了地发嗲:“我都告诉过你了嘛,不能总是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你光想着澄清自己哦,是很难达到的你造吗?为夫现在替你做的呢,就是把夺大仇先生送进病院,等他进了病院后,你觉得你自己还需要澄清嘛?热情的奶粉们会主动给你顺毛摸头抚平惊吓的,你能想象到的伐?”

  “……朴灿烈,麻烦把舌头捋直了再和我说话。”

  “哦……你不喜欢人家这种腔腔呀,胖子明明说现在台湾腔很嗲很火的诶。”

  “……我要吐了,求你好好说话。”

  于是电话里的某总裁沉默了数秒后,忽然甩出来一句彪悍得虎虎生风的东北腔,“直到(知道)了!那啥,你回屋眯着去吧,搁炕上睡一觉起来万事大吉,哈利路亚!拜拜!”

  吴世勋无语地放下手机,一时间难以接受这种从宝岛台湾到东北农村的口音跨越。

  复仇之后再谈感情问题?复仇之后先谈口音问题吧!天天这么说话,谁能受得了?

  吴世勋很认真地考虑建议朴灿烈换个助理,不要再总用这种天雷滚滚的建议给他洗脑了。

  不过就连吴世勋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哪里来的心安,竟然真的回到房间里,陪哈啤毫无负担地看起了动画片。

  哈啤最近迷上了名侦探柯南,明明是一只狗,在电脑屏幕前面端坐得跟个小大人似的,被剧情迷得错目不眨,出现了比较恐怖惊悚的画面时还会往吴世勋怀里拱,求安慰求抚摸。

  于是吴世勋只得一边揉着浑圆的狗肚子,一边帮哈啤顺毛。

  哈啤越长越大,现在拱在吴世勋怀里吴世勋会有抱着一个人的错觉,偶尔哈啤露出了一些在狗中不太常见的行为和表情——比如,贱,色——吴世勋还会产生自己抱着朴灿烈的错觉。

  等到柯南小朋友第六次用麻醉针放倒了小五郎叔叔,开始屌|屌地破案时,吴世勋平静了一下午的新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朴灿烈的短信——“媳妇,我的作战计划第一步办妥了哦~求奖励求抚摸!”

  于是吴世勋本能地刷开了微博。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微博首页上并没有想象中铺天盖地的音频转发,到处都正常,该八卦的依旧在八卦,该喊着“吴世勋周桓在一起”的人依旧在卖力地呐喊。

  所以朴灿烈,你的第一步到底办妥在哪里了呢?

  吴世勋无语地戳进泰和官博,哦,原来是多了这么一条内容——

  “我觉得我爱上了乐藤哥。”

  吴世勋简直要把白眼翻到天上去了,随手翻开评论,底下的评论也完全不是吴世勋想要的画风。

  ——“哎呦!官博都承认了!所在的公司都开始互动了,大家快来看呐!人呢??!!”

  ——“泰和和乐藤相爱相杀,终成眷侣!勋勋和周桓也要永远在一起哦!”

  ——“金俊勉!俊勉哥哥你不想出来说点什么吗?[泪目]勋勋快要跟一个小新人跑了耶!”

  ——“吴世勋这个人我也是醉了。许心灿、某总裁、金俊勉、周桓。出道以来拢共被传过四次绯闻,三次是和男的。醉了,orz,自此路人,手动再见。”

  然而就在吴世勋气得快要摔手机时,不经意的一次刷新,却见泰和官博又发了一条微博——

  “大家的语文都是数学老师教出来的水平,你们的医师也是吗?北京市蓝海贵族医院非要我们把你们这样点出名来才肯说话吗?呵呵了,确诊精神病的患者不安置在医院里接受治疗,非要放出来乱咬人吗?”

  包括吴世勋在内的所有在线网民全部一蒙,然而就在大家还蒙着、狂评论“卧槽什么情况求明说!”的时候,认证名为“北京市蓝海贵族医院”的官博真的转发了泰和官博的这一条状态,附上一句话——“抱歉,还在治疗方案立案中,不能立刻强制干预患者私人生活。”

  泰和接着蓝海的转发自己又转了一次,加上了一句话——“朴总托小编向贵院传句话,周桓的病再不治,他就要报警了。”




评论(1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