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五十一章

第51章 (51)

  死一般的沉寂持续了数十秒后,悬浮在空中的投影渐渐透明化以至消失。吴世勋走到朴灿烈面前摊开手掌,那枚黑色的芯片就像动画片里死掉的数码宝贝一样瞬间粉碎升华掉了。

  “现在你应该可以相信了,我并没有骗你。”吴世勋轻声说。

  朴灿烈垂眸看着吴世勋白皙的掌心上清晰的纹路,很久都没有抬头。

  于是这间房间又陷入了让人心慌的沉寂。吴世勋抿着唇看着朴灿烈看起来质感硬硬的头发,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他忽然回过神来轻声开口道:“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总是能猜到你未来发展的打算,其实并不是我会占卜,而只是因为这些都是我前一世经历过了的。如果……你有什么有关未来想知道的,我或许可以……”

  吴世勋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就在他说话的同时,朴灿烈终于缓缓地抬起头和他对视。对面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现在布满了红血丝,朴灿烈眼眶泛红,瞳仁就像是覆了一层水膜一样波光粼粼。

  吴世勋终于意识到朴灿烈的反应有些不对劲,准确地说,是有些超乎他的预料。正当吴世勋想要再说些什么,朴灿烈忽然动了起来,两只宽大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攥住吴世勋的肩膀,将他整个人向后甩了半圈,吴世勋惊叫出声,然而下一秒,朴灿烈已经将他推倒在了床上。

  “朴灿烈!”吴世勋惊大过恐。

  朴灿烈那张沉肃冷俊的面孔压了上来,他一手撑着床让自己压近吴世勋,一手却轻柔地插|进吴世勋的发间。

  维持着这个动作,两人彼此凝望,又是很久的沉默。

  吴世勋看着朴灿烈的眼睛忽然带了些许茫然:“朴灿烈……?”

  “告诉我。”朴灿烈终于开口了,他的嗓音很哑,声线中有一抹若有若无的颤抖——“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好过一点。”

  吴世勋闻言,一颗原本焦虑难耐的心就像是被掬了一捧温水淋上,倏忽间沉静了下来。他注视着朴灿烈幽深不见底的眼眸,忽然轻轻地笑了。

  “我已经不难过了。”他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尽可能地轻松一些,“毕竟,我已经重生四个月了,那些屈辱往事只留下了恨,没有留下痛。现在的我不仅没有伤痛,而且心中还有希望,只盼着有朝一日复仇成功能够将这一世化为真实。”

  “骗人。”朴灿烈一口戳破了吴世勋的伪装,他的声线更加颤抖,刚刚有些恢复肤色的眼眶一瞬间又红了起来。吴世勋清楚地看见朴灿烈的喉结剧烈地起伏,昭示着对方强烈而又不得诉说的情绪。

  朴灿烈与吴世勋对峙片刻后,终于忍不住收回那只穿插在吴世勋发间的手,轻轻抬起吴世勋的下巴,俯身吻上去。

  这是吴世勋今生的第二次接吻。第一次是在隧道里,某人想要扮演霸道总裁玩壁咚,带着逗比的深情让那个本来可以很有感觉的吻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第二次就是现在,吴世勋能感觉到朴灿烈是很认真地想要吻他,或者说,很天真、很虔诚地想要用这个吻去抚平一些东西。他吻得很轻柔,却也很用力,让吴世勋不得不将注意力全部集中于应对,渐渐地竟当真陷入沉沦。

  一吻结束时,吴世勋睁开眼,再次对上那双澄澈如海的黑眸,竟觉得房间里的亮度都不复之前了似的,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能感觉到,朴灿烈此时的喘息已经很粗重了,头上方的男人看着他的眼神里此刻不仅有疼惜,更有渐渐燃烧升腾起来的欲|望。

  吴世勋叹了口气,他抬起一直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想要去解朴灿烈衬衫领口的扣子,然而朴灿烈却忽然伸手,紧紧地攥住了他,也阻止住了他。

  吴世勋投去不解的眼光。

  朴灿烈的目光中忽然染上了一丝懊恼,“你要干什么?”他几乎是带着些许的怒气质问道。

  吴世勋:“???”

  朴灿烈忽然撑起身,紧接着一把将吴世勋也拽了起来,和他一起坐在床上。

  “你要干什么?嗯?解我扣子干什么?”

  吴世勋无语,“我要不要把你刚才的喘息声学一遍给你听,你说我要干什么?”

  某总裁又气又急,“我怎么喘气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怎么样。”

  “喂,朴灿烈,你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

  “我怎么无理取闹了?”朴灿烈深深地看了吴世勋一眼,他抬起手,似乎是想要像平时一样揉揉吴世勋的脑袋,可是手还没碰到吴世勋的头发却又放下了。朴灿烈摇了摇头,“现在我终于能够明白,为什么你当初会对我和丛天啸可能有血缘关系这件事反应那么大。你别再多想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基因上的关系,只是丛天啸虽然不是我家族人,但他的背景也很不一般罢了。”

  “嗯。”吴世勋平静地点点头,他想了想,还是多解释了一句,“我早就想好了。你和丛天啸有没有血缘关系,都不重要。”

  “吴世勋,你知道我很认真的喜欢你吧。”朴灿烈用眼神和吴世勋确认,收到回应之后便叹了口气:“不仅是你,就连我自己在看完你的回忆之后,都会觉得——仅仅从外部性来看,我和丛天啸太像了,一样的娱乐公司总裁,一样的对你有惜才回护之恩……难为你,还能放下防备接受我。”

  “不,你和他不一样。”吴世勋闻言异常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很傻很天真的我了,能看得出你们的区别。”

  “那也不行。”朴灿烈薄唇紧抿,他沉默了半晌之后忽然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我会帮你复仇的,无论要付出多少辛苦,我都会帮你。等到你复仇成功、能够继续在这一世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我们那时再谈感情问题,好吗?”

  吴世勋没有想到朴灿烈会说出这番话来。

  其实说到头来,他和朴灿烈本来就不应该是一条船上的人。丛天啸即便算是一个商业对手,却也和朴灿烈之间没有根本上的血海深仇。朴灿烈大可不必只单单因为喜欢他就决心浪费精力去试图弄垮丛天啸。

  看着吴世勋目露犹豫,朴灿烈有些着急,“难道你还不肯相信我对你的真心吗?”

  “我相信。”吴世勋轻声打断了朴灿烈的焦虑,他深深地看了朴灿烈一眼,“只是,我的成败本来不应该牵涉到你。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你都是高枕无忧的泰和总裁,犯不着牵涉进我这滩浑水中。本来……本来我也是想要等到复仇成功、系统抽离之后,再将这些事情说给你听的。”

  “你这是还把我当成外人看待!”某总裁一瞬间就受不了了,他自己没有意识到,每当遇到吴世勋的事情时,他的情绪起伏总是那样大,纵然城府极深却也丝毫都遮掩不住。

  “我没有。”

  “你有!”

  “我真的没有。”

  “你有你有你就是有!!”

  吴世勋:“……忽然好想把刚才那段小学生对话录下来放给你听……”

  朴灿烈闻言也无语了一会,许久后,他沉沉地叹了口气,揉乱了自己精心打理的发型。

  “我只是想和你一起,无论要面对什么,只要是和你一起面对,都会让我觉得非常满足。就连这样的动机也不行吗?”

  “不是行不行的问题,是值不值。”

  “我觉得值。”朴灿烈抬起头,目光中是坚定不可动摇的信念,他微勾了唇角,“如果我们赢了,这一世就此平安无事皆大欢喜。如果我们输了,你要回到前一世,这一世经历的一切全部消失,那么那个真实世界的我还是泰和总裁,你也不必对我有任何愧疚。”

  “这条路会很难走。”吴世勋似是有些被说动了,然而他还是再次坚持道。

  “哦,是吗?”朴灿烈闻言又有些痞气地懒洋洋地笑了下,“丛天啸确实是一棵大树,我们要弄倒他需要费一番脑筋。但是周桓——小虾米一只,随时随地本总裁都可以让他出局。”

  吴世勋闻言微愣,他的眼神中闪过一抹似是而非的犹豫,“其实我更想靠自己的本事……”

  朴灿烈没有听吴世勋说完就打断了他,探头在他的脑门上响亮地亲了一口,“乖,能让我朴灿烈心甘情愿地成为你的盟友,这才是你的本事。”

  ……

  于是这个复仇新阶段的结盟就这样在朴灿烈单方面百分百的肯定下确立了,吴世勋还没来得及琢磨清楚利弊,某总裁已经开始了自己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行动。

  大概是受到了“我媳妇就是被这货给□了”这种魔性的刺激,某总裁之前半死亡的脑回路忽然活了过来,一时间拯救危局的灵感嗖嗖嗖地迸发,根本就停不下来。

  具体的策略他还没有告诉吴世勋,只是用吴世勋的手机神秘兮兮地查了一下午资料。

  晚饭后,召开完新闻发布会的周桓“低调”地回到了剧组,所到之处人皆噤声,大家都像看鬼一样看着他,却只有他还不觉得似的,笑眯眯地问工作人员:“世勋哥呢?”

  世勋哥呢?世勋哥呢?呵呵,世勋哥大概没被你吓死也被你隔应死了。

  可惜周桓丝毫感受不到大家诡异的沉默似的,还笑眯眯地关照助手出门右拐去给世勋哥买“他最喜欢吃的”烤芝士蛋糕,如果世勋哥在屋子里睡觉“懒得开门”,那就放在门口就好了,世勋哥醒来看到冰淇淋蛋糕一定开心得不得了……

  朴灿烈在里屋听到了吴世勋助理一字不差的转述,气得差点冲出去把周桓打成蛋糕坯子。

  不过某总裁大人还算有基本的忍耐力,所以即便周桓就差在吴世勋宿舍门口拿着喇叭现场表白逼他出来,朴灿烈和吴世勋也在宿舍里没有作出任何动静。

  晚上剧组原计划有夜戏,周桓已经在化妆室里打点好了自己,摩拳擦掌准备面见自己心中的白月光,却结果一下午没露面的吴世勋忽然派助理和导演请了假。

  理由——“不好意思啊导演,世勋哥好像午饭吃到一只苍蝇,一直在呕吐,根本就停不下来。”

  这样华丽丽的请假理由导演也是醉了,不过他毕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也只好咬咬牙忍了,将这一镜挪到了隔天晚上。

  等到整个剧组都差不多歇下了,躲在屋子里和朴灿烈玩了一晚上跳棋的吴世勋终于在慕斯的掩护下陪同一个“麦乐送专员”出了门。

  剧组大院外头,某个和广告商谈了一下午还要呕心沥血地去买烤串的经纪人一脸菜色地等在保姆车里。吴世勋和朴灿烈上了车,ricky已经无力吐槽总裁大人的麦乐送行头了,他只得捂着脸颤巍巍地指着泡沫箱,“你们要的烤串在里头,自便吧。”

  于是某个很接地气的贵族总裁和某个干脆就是地里长出来的半路艺人,一人分了二十多个钎子,对坐在一起,吭吭吭开吃。

  朴灿烈一边吃着脂香肉滑的肉串一边赞叹:“原来小摊烧烤的味道会这么好。”

  ricky正要辩驳是因为祖宗您太饿了,就听吴世勋非常严肃、认真、毫无逗比成分地应和朴灿烈:“早就告诉过你了,深夜烤串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嗯嗯嗯……”朴灿烈用纸巾垫着手,眼光忽然扫到了吴世勋手里握着的钎子,惊呼:“哎?怎么两个大鸡翅全在你哪里?快给我拿过来。”

  “你那里还有两串烤虾呢,少来要我的。”

  “换一换,换一换,公平交易。”

  “嗯,好吧。”

  ricky:“……”

  等到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吴世勋酒足饭饱,某经纪人已经醉的不行不行的了。朴灿烈满足地脱掉了身上的制服,又恢复了总裁口吻——只是这次的口吻里带点孜然味。

  “广告商和杂志那边稳住了吗?”

  原来您还记得这件和吃烤串比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啊……ricky虚弱地趴在方向盘上,无力地回答:“暂时都稳住了。杂志那边倒是没什么反感,即便吴世勋这次遭遇最坏的情况——黑红,那对人家下一期的销量也只是有增无减。只是广告商那边麻烦了一些,人家看重的是吴世勋的正面形象和出道以来无丑闻的特点,我再三努力,人家最后也只答应再给吴世勋一些时间,如果这件事情最后向不乐观的方向发展,他们要求保留随时换人的权利。”

  “唔……”朴灿烈若有所思,“他们给多长时间?”

  “五天。人家也知道这事如果不速战速决,就算最后吴世勋红军长征似的把局面扳回来,以后大家一提起他也会脑补出和周桓的爱情小故事。”

  “那就速战速决吧。”朴灿烈说道,然后自以为低调地偷偷打了个嗝。

  ricky:“……您不必在意形象,想打嗝就打吧。”

  “不行,媳妇在这呢。”朴灿烈一脸认真地拒绝了ricky的好意。

  ricky只觉得天雷滚滚,只好放过这个话题,问道:“请问总裁大人——如何速战速决?”

  “简单,周桓不是发疯吗?本总裁就干脆把他弄进病院里去,帮我订一张回北京的机票,顺便通知胖子,之前被我请来远程照看吴世勋精神问题的专家,还要再帮我约一次。”

  某总裁做完这个逆天的交代后,无视了后视镜里ricky一脸“您确定不是在拿我开涮?”的表情,回过头冲若有所思的吴世勋挤了挤眼睛,然后悠哉悠哉地翘起了二郎腿。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