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四十五章

【对于这篇文里的咧咧喜欢喊昏昏媳妇老婆的行为,我只想说,如果真的触到一部分人的雷点的话,还请见谅。

第45章 (45)

  ricky还有事情要忙,在吴世勋再三坚持了自己能行之后,他就把朴灿烈的私宅地址留给了吴世勋,说好明天一大早来接人回组,自己就先结帐走人了。

  吴世勋一个人在茶馆里又坐了一会,思来想去,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但是又觉得自己的猜测有点不靠谱。

  若说他平日树敌其实是有些牵强的,依照他的这个性子,真的惹不来什么仇家。即便有惹人嫉妒的可能,但真正和吴影帝合作过的艺人渐渐都将嫉妒转化成了真心的敬佩,当然了,也有那些没转化好的,就成了周桓那样。吴世勋上辈子在圈里风风光光地招摇了五年也没真的树下什么敌,就一个周桓那还是他自己心理阴暗非要做小人。这一世就更别提,事业刚刚起步,除了丛天啸和周桓会和他过不去,还能有谁?

  吴世勋的脑海里一瞬间闪过萧奇,但又觉得不可能。萧奇人虽然倨傲了一些,但总不至于如此下作。谢秉涵呢?谢秉涵大概确实是看他有些不爽,不过谢秉涵现在人还在《乱世佳人》剧组里没有杀青,事业上也刚刚到准二线,既没有时间也没有本事给别人下套。

  再者,如果是丛天啸要搞他,ricky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见得到苏先生。以丛天啸的手段和心智,还不至于费半天周折只为让吴世勋在茶馆里多等几个小时这样无聊。

  思来想去到最后,能用这么卑劣且幼稚手段的,貌似就只有周桓一个。不过周桓刚刚伤好出院,哪里来的人脉能攀上苏总这样身份的人物?

  吴世勋想到这里脑袋里忽然闪过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念头,他自己觉得不可能,但还是拿手机给ricky发了个短信——“查查看苏总前两天头疼发作和周桓是在一个医院吗?”

  ricky很快就回复——“好的。”

  吴世勋放下手机,看着窗外形形色色的人群,长长地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是在一个医院住了几天,又能怎么样?以周桓的经济实力不可能住得起和苏总一样档次的病房,退一万步讲,即便俩人就住对床,周桓哪来的人格魅力能让苏总一下子就把代言给了他、还能答应他专门来戏弄自己呢?

  吴世勋想到这里忍不住冷笑了一声,除非外界传言是真,苏总这个人好男色。不过周桓要是真的能做到这个份上,叫丛天啸知道了,他倒还真想看看丛天啸的脸会是什么颜色。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是周桓幸运,而是他真的在作死了。

  至于真相如何,到底是不是周桓作死,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吴世勋调整了一下情绪,将杯子里的绿茶饮尽,准备出发去找朴灿烈。

  说起来,若不是这次被某总裁临时跳脚安排约会,吴世勋还真意识不到朴灿烈到底是个多大的土豪。朴灿烈才回国多久啊?在北京置豪宅不过瘾,都跑到杭州来买房了。

  上一世吴世勋因为拍《1985》一直在杭州城外安营扎寨,杀青后便趁便在杭州好好玩了一圈,所以对这座城市还算比较了解的。杭州风土人情不错,住房大多也舒适,精品住宅区很多。而朴灿烈私宅所在的公馆群落,大概算得上是这个时候杭州城里最贵的地界。

  提起这个吴世勋还有点小愤慨,当年他杀青之后被杭州城的气候和山水迷住,想要在这里安个小窝,没工作的时候就来住上十天半月。他最初看上的就是那片公馆,可惜当年还未摆脱新人阶段的吴世勋哪里买得起这么贵的房子,去看了一次两次三次,最后还是遗憾地割舍下了。

  要说这自己争气就是不如人家爹妈有钱。吴世勋愤愤地腹诽朴灿烈,在潜意识里已经默默地把他划分到了无耻富二代的阵营。

  没有ricky在身边,吴世勋自己选择的交通工具是公交车——并不是他刻意节俭,而是一想到密闭出租车厢里只有他和一个陌生司机,吴世勋还是觉得前世的不好记忆翻涌上来勾人恐惧。

  于是吴世勋便在街口给朴灿烈打电话,语气淡定地问道:“到你家里的公交路线能给我发一份吗?”

  正在家里小心翼翼地在白色餐布上铺洒玫瑰花瓣的朴灿烈闻言崩溃:“求你,打车!我给你报销!”

  吴世勋淡定地撇了下嘴:“不是约会吗?约会的交通费用怎么能让公家报销呢?朴灿烈,你刚回国不知道,这种思想很危险啊……”

  朴灿烈闻言果断地认栽打断了吴世勋:“好吧,我叫胖子查一下给你发过去。”

  “嗯,好。”吴世勋的声音听起来都能想象到他在电话另一面露出大猫一样的眯眼假笑。

  不过还好,虽然朴灿烈被吴世勋雷得不轻,胖子助理还是靠谱地迅速将公交线路给吴世勋发过来了,从吴世勋现在所处的茶馆到朴灿烈的私宅需要倒车三次,其中还有一条线要坐二十九站。

  不过这对于在北京城读了四年大学习惯了倒地铁的吴世勋来讲根本就不是事,吴世勋戴上墨镜和鸭舌帽,确认不会有人认出来——“呀,你不是那个谁吗?!”于是便愉悦地开始了自己的绕城观光巴士之行。

  可惜,吴世勋打算着巴士游的时候忘记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五点多,赶上了下班高峰期,就连公交车都被堵在了路上寸步难行。于是乎在这段按照胖子的报告“一共不到两小时”的车程里,吴世勋光在第一辆车上就待了将近两个小时。

  等到他终于筋疲力尽地找到那片目的地公馆区时,某个亲自下厨煎了菲力牛排又眼看着凉掉的总裁,已经绝望得没有脾气了。

  天色此时已经昏暗了下来,杭州城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从公交车站走到公馆区里头还有一段路,等吴世勋终于走到朴灿烈的房子前,浑身已经湿的不成样子。

  于是门铃按响之后,朴灿烈开门,看见了一只戴着墨镜的落汤鸡。

  “怎么回事?不是说有伞吗?”某总裁立刻炸毛了,一边数落吴世勋没心没肺一边赶紧把自己亲爱的老婆(至少朴灿烈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让进屋里来。

  朴灿烈的家装修得很漂亮,一楼通体铺着黄梨木地板,擦得光可鉴人。吴世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滴滴答答淌泥水的板鞋,默默地在门口脱掉,穿着袜子踩进去。

  起居室大得不要命,大概是朴灿烈用了什么香氛,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股很温馨很舒服的花香,吴世勋往里走了两步,发现了摆着烛台铺着玫瑰花瓣的餐台。餐台上连红酒和酒杯都摆好了,而花香味也没有掩盖住的明显是某种烧焦牛排的气味……

  于是吴世勋懂了,忽略掉烧焦牛排的气味不提,朴灿烈这是要跟他搞搞情调。

  已经活了“两辈子”的感情呆瓜忽然一下子脸有点红。吴世勋刚转过身想要表达一下感谢,就见一条毛茸茸的大毛巾迎着他的脸就盖了过来,下一秒,朴灿烈用那条毛巾像吴世勋给哈啤擦毛一样把自己亲爱的媳妇整个脑袋囫囵了个遍。

  吴世勋差点没被捂死在毛巾里,被感动的小情绪顷刻间被全部扑灭,又剩下了对某总裁满满的腹诽。

  朴灿烈一边自以为温柔实际上简单粗暴地给吴世勋擦着头发,一边嘟囔着抱怨道:“我就搞不明白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奇葩?”

  “我怎么奇葩了?”吴世勋愤慨的声音转眼就被淹没在毛巾深处。

  “人家出道是为了什么?更好的生活!你可好,为了省几块钱连出租车都不舍得……”朴灿烈说到这里声音渐渐弱下去,因为他看见吴世勋从毛巾底下露出的白眼。

  “我不是为了省钱,要说多少遍!”吴女王嫌弃地拎走那块蹂躏自己的毛巾,刚要和朴灿烈仔细辩论一下,一仰头,突然觉得鼻子深处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痒,紧接着,只听“阿嚏!!!”一声,整个一楼都安静了。

  吴世勋有点羞涩又有点酣畅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无辜地看着被心上人浇灌了的某总裁。

  “不好意思啊……”吴世勋顺手抄起刚才用来囫囵自己的毛巾给朴灿烈擦了把脸:“有点着凉了。”

  “……”

  于是本来存在于朴灿烈yy里的烛光、红酒、耳鬓厮磨……全部变成空气中的肥皂泡,噗噗噗地破灭掉了。现实情况是,某总裁沮丧地把自己煎糊的牛排切掉糊面,用微波炉转了一下给吴世勋吃。

  吴世勋只咬了一口后就特别嫌弃地把盘子推开,赏给辛苦一下午的总裁四个字——“我要吐了。”

  生病的人最大,于是朴灿烈只好窝着火翻外卖电话,一边生涩地向电话另一头的点餐员说明“要很多很多的肉但是不能太油腻”具体要怎么实现,一边偷眼瞟着披着大毯子坐在床上擤鼻涕的吴世勋。

  点餐员明显心不在焉,一句话要朴灿烈说三遍以上才能勉强记下来,朴灿烈在压抑着怒气大声第三次重复“糖醋排骨少糖少醋”这个逆天的要求之后,余光瞟见了吴世勋正在无聊地翻床头抽屉。

  某总裁内心:不要——不要啊!

  可是已经晚了,朴灿烈刚来得及挂断电话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吴世勋已经顺利地拉开了抽屉,一个小巧的圆形盒子映入眼帘。

  “这是什么呀?”吴世勋被盒子上绚丽的色彩吸引,直接就拿起来捧在手心里仔细看。

  朴灿烈此时心里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人却已经僵在了地上,根本就无法组织语言阻止吴世勋。

  于是吴世勋得以顺利地把那行小字读了出来——

  “r-in润滑剂,帮助您和您的爱侣更加……顺畅……地进行……”吴世勋脑袋里轰的一炸,抬起头尖声叫道:“朴灿烈,你要干什么!!!”

  朴灿烈下意识地捂紧了耳朵,还是没来得及阻止尖锐的声音穿透自己的耳膜。

  原来自己媳妇的嗓音也可以这么尖啊,如果这是在床上,一定很sexy吧……朴灿烈继续不怕死地yy中。

  本来就处于微发烧状态的吴世勋此刻脸完完全全地涨红了:“你怎么这么禽兽!”

  朴灿烈认真想了想,“……这不能叫禽兽。希望与心仪的对象做会产生快乐的事,这最多叫动物本能。”

  “是禽兽的本能吧!”

  “哎……”朴灿烈深沉地叹息一声,坐在床边给吴世勋顺顺毛:“你要知道,我打|飞机从北京过来,不能只为了一顿烛光晚餐啊……”

  吴世勋翻白眼:“你少说得好听了,烛光在哪里?晚餐呢?”

  朴灿烈停顿了一下,无视了吴世勋的反问,继续循循善诱道:“你看,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除了接受我送你的一条狗之外,再没有任何进展。”

  吴世勋斜眼:“所以呢?”

  “所以……”朴灿烈咳嗽了一声,用非常真诚的眼神看着吴世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灵魂的交流。”

  “呵……呵……”吴世勋冷笑一声:“是肉体的交流吧。”

  “做人要含蓄。”朴灿烈严肃地拍了拍吴世勋的头:“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何必非要戳破呢?”

  “……”

  吴世勋觉得自己彻底被朴灿烈的不要脸给打败了。

  不过既然他都已经生病了,无论他主观上愿不愿意,朴灿烈今晚都不可能如愿以偿。于是吴世勋披着毯子坐在床上看着朴灿烈有些失落地收起他的小神器,然后忙忙活活地给吴世勋沏热蜂蜜水。

  朴灿烈的身材很好,大概是常年进行有度锻炼,肌肉没有很夸张的形状,反而显得很秀气,配上完全倒三角的骨骼,从后面看起来可以去给任何一家奢侈西装品牌做广告。

  吴世勋吸溜了一口鼻涕,在心里默默地盘算,为什么当他发现朴灿烈不可告人的小企图后并没有真的感到恐惧或者排斥。

  大概……大概是这个男人太逗比了,以至于即便是发现了他偷偷藏在床头柜里的润滑膏,吴世勋还是很难把他和穷凶极恶的色魔联系在一起。

  吴世勋看着朴灿烈忙碌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或者说,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是那个做事雷厉风行用一柄铁腕管理公司的他、还是那个懒洋洋地鄙视自己是乡下人的他,还是那个每天都在短信电话里贫来贫去撒娇逗比的他?

  吴世勋眯起眼,觉得困惑极了。

  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朴灿烈是一个安全的人——至少在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将他划在了最安全的区域。对于一个被好友和情人一起背叛还重生过的人来说,这份信任太难付出,但是朴灿烈好像什么也没做,就那样和他插科打诨,撒娇耍赖,慢慢地就那样走近了他心底那个柔软的小圈圈里。

  而且,当他发现这一切时,好像也不太想赶他离开了。




评论
热度(18)

2017-07-23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