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四十四章

第44章 (44)

  于是向来不懂含蓄的行动派朴总开始行动了,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于是干脆直接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手机就在手边,吴世勋很快就接了起来。

  “喂?”

  电话里依然是那个波澜不惊的声音。朴灿烈撇了下嘴,沉默了两秒,等到吴世勋怀疑是信号不好又“喂?”了一声之后,非常大声地“哼!”了一声。

  于是电话另一头沉默了。

  沉默了足足五秒钟也没有说话。

  刚才还底气十足觉得自己占尽了全天下的理的某总裁忽然有点心虚,他清了清嗓子,很拿架子地嚷道:“喂!吴世勋!你在不在听?!”

  “嗯。”吴世勋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能从电话里听出来他好像站起来了,因为原来话筒里哈啤磨牙的嘎吱嘎吱声好像远了一些。

  “我刚哼了你听见了吗?”朴灿烈梗着脖子嚷嚷道。

  “嗯。”

  冷场。

  “靠,本总裁哼了你都不问为什么?”

  “为什么啊?”吴世勋的声音太淡了,以至于朴灿烈简直怀疑他是不是植物人。

  憋憋屈屈了好半天,某总裁气哼哼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我跟你冷战这么多天,你怎么都没个反应?”

  “嗯??”吴世勋的声音里一下子多了几分惊讶的情绪,他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镇定地问道:“冷战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记得了?”

  说起来啊,他好像真的连续好几天在某人的晚安短信里只能看到四个字——睡了,晚安。

  怪他神经太大条吗?只是吴世勋实在是没往朴灿烈真的会耍脾气这方面去想。毕竟……朴灿烈可是一个少年老成的精英总裁啊,虽然平时风格有点……奇幻……但他哪里会是敏感脆弱的人呢?

  朴灿烈在电话里哼唧了两声:“就是那天!”

  “哪天?”

  “就是那天嘛!你和我说说了我也不懂的那天!”

  “呃……不好意思,这句话我好像总挂在嘴边上,能不能再提示得明确一些?”吴世勋虚心请教。

  “……”

  朴灿烈气鼓鼓地在屋子里踱了好几个来回之后小宇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吴世勋!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地和我在一起!”

  “我……”

  “看吧!我就知道你有!既然你有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朴灿烈气愤地在电话里傲娇着。

  吴世勋沉默了两秒,小声说道:“我刚才貌似还没说我有呢……”

  “!!吴世勋!!你是不是想和本总裁打一架?!”朴灿烈气得头皮都要掀起来了。

  “没有啊……”吴世勋叹了口气,他又坐回到床上,平板电脑里的白雪旗已经刚刚被揭晓获得了亚军,那么冠军则必是许心灿无疑。了却心头一桩大事的吴世勋松了口气,用一只手把平板电脑关机,丢进柜子里去,一边说道:“你到底怎么了?那天我们说什么来着,我惹到你了?”

  “就是说你和夺大仇先生到底有夺大仇嘛!”朴灿烈在电话里愤怒地女王叫:“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就神神秘秘的!你一个二十岁的三好青年到底能和人家乐藤的大总裁扯上什么关系?周桓虽然人不要脸了点不过这种人一抓一大把到底又和你有什么渊源?!还有你说你会占卜我到底该不该相信你!你是猴子派来的大奇葩吗?啊啊啊啊你到底有多少秘密?!!”

  吴世勋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指,挖了挖被朴灿烈吼得直发麻的耳朵,淡定地反问:“朴灿烈,你是不是来例假了?”

  “……”

  “没关系,这很正常。我记得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看过,不只女人会有大姨妈,男人每个月也总有那么几天……”

  “吴!世!勋!”朴灿烈气得牙直痒痒:“我现在就要去机场,必须把这件事和你当面掰扯清楚了,你消停地在剧组里迎候本总裁的大驾光临!还有,我、没、有、大、姨、夫!”

  朴灿烈吼完,电话立刻呈现了断线状态。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对方是用手机,吴世勋觉得自己几乎听见了“砰”的一声电话被摔上的声音。

  吴世勋只好也收了自己的手机,觉得某人真是莫名其妙并且无理取闹。

  不过这样奇怪的情绪只困扰了吴世勋没超过半小时,因为半小时后,吴世勋整个人整个脑容量已经被许心灿夺冠这件天大的喜事给刷屏了。

  靠着对晚装主题的精准理解,许心灿的赛场表现堪称惊艳——这是建立在群众们对她本来就很高的期待水平上达到的新的惊艳的水平,于是便可想而知到底有多惊艳了。用一个比较不抽象的现象来描述,那就是某经纪人ricky跪在床上捧着自己的平板电脑毫无形象地狂亲女神的脸,不仅生动形象地诠释了“跪舔”二字的精妙含义,而且还恨不得自己能钻进电脑里给女神一个大大的勇抱……

  而十五分钟之前微博上还是两方势力的口水战,十五分钟之后,白雪旗党自动消声隐匿,只剩下许心灿的铁杆粉和新圈粉在激动地用女神的高清大图刷屏。

  泰和官博开始疯转对许心灿夺冠作出报道的娱媒微博,还自己编写了一条图文并茂的《关于灿灿女神的二三事》,内容上大概介绍了一下许心灿的背景、受教育情况、人生经历、性格喜好等等,被粉丝们激动地转发并收藏,宣传效果非常喜人。

  不过这一次,吴世勋没有再发微博表示祝贺,他只是大大方方地用自己的认证号,在给许心灿自发的感谢微博下点了个赞,评论了一个大拇哥表情,然后亲自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恭喜灿灿,努力没有白费。

  已经被海量媒体包围的许心灿秒回——过几天请你吃饭!各种肉!

  于是吴世勋更加开心,心满意足地收起了手机。

  v模特赛程就此告一段落,按照吴世勋的预料,不用多久许心灿应该就会众望所归地接到l中华区年度总代言的邀请,然后顺利地打入时尚圈。有了这次夺冠的成绩,相信泰和高层也会对许心灿加大重视,给她选派实力强大的经纪人团队,开始为她留心好剧本。

  其实在吴世勋的心里隐隐有一个期待。他知道明年年初会有赵霆纬导的一部《烟火人间》,当年的他就是靠这部片子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影帝,而当年和他搭档的女星是乐藤一姐萧奇。

  吴世勋想,如果这一世他和许心灿能一起拿到这部电影的主角,无论是从票房还是从个人成就来看,都一定会收益颇丰。

  不过想得再好也终归还是明年的事,现在就去费心也实在太早了些。盘点一下重生这四个来月的收获,吴世勋的前期工作成果基本都收了回来,脚跟也算站稳了,现在只剩下当初和许心灿打酱油的那部民国电影还没上映,不过毕竟不是那么重要,吴世勋也没太留心。

  第二天,在医院兜了一圈的周桓如约回归了。刘桂凌没有多说什么,只让周桓收心好好演习,周桓自然也一口答应。于是吴世勋每天的任务就从说戏回到了拍戏,他的戏几乎都是和周桓对手,此时的周桓即便有几分资质也不过是个新人,总是被吴世勋打得落花流水哑口无言,常常被导演喊ng,却在下一镜开始时一对上吴世勋的眼睛再次陷入紧张无言的状态。

  其实也是周桓自己的问题。吴影帝的厉害之处就是能用自己的入戏将对手演员带入戏,很多演员甚至会感激吴世勋,比如萧奇。但周桓总是怀揣着杂念,本能地抗拒自己被吴世勋带入戏这么没面子的事情,于是他在镜头前的表现就变得非常捉急了。

  对于这一点,吴世勋倒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来。演技碾压周桓没什么可得意的,抛开先天资质和后天努力不谈,现在的他毕竟还有前世五年积淀在身,而周桓还只是个小菜鸟,胜之不武罢了,没什么可在意的。

  但是比较引吴世勋注意的反而是周桓的态度,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吸取了教训,从医院回来的周桓真的收敛了不少。每次他远远的看见吴世勋就当看不见,再也没有吴世勋说过什么刻薄话或者故意戏弄吴世勋。就连次次被吴影帝逼得连连ng,他都没有表现出自己刻毒挖苦的一面来。

  吴世勋对此表示疑虑,难道医院给周桓注射了名为“痛改前非”的点滴液吗?不是去打肾结石吗?难道把歹毒的心肠也打掉了?

  真是怪事时时有,最近特别多。

  不过剧组的日子照常过,周桓自己不找茬,吴世勋纵然心里有点发慌但也求之不得。几天后,ricky在吴世勋中午下戏了之后忽然开口道:“对了,苏先生出院了,你请半天假吧,今天下午约苏先生一起喝茶。”

  正埋头啃排骨的吴世勋闻言忍不住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前阵子紧张许心灿,这两天投入剧本,他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一茬给忘了。

  ricky一边心不在焉地把盒饭里的芹菜丁都扒拉出来,一边说道:“哦对了,朴总的圣驾下午到杭州,估计晚上你俩就能牛郎织女鹊桥见了。”

  吴世勋闻言又一愣,这事他也忘了。不过朴灿烈居然真的来了?来干嘛?就为了和他“掰扯掰扯”??

  “他就这样直接闯进剧组里来?”吴世勋难以置信地问道。“这不是给小报记者送绯闻吗?”

  “不会啊。”ricky一边扒饭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想啥呢?当然是我押解着你进杭州城总裁小私房去面圣啦!”

  “……”

  “哎……能趁机瞄一眼总裁大人的私宅也真的还不错,期待!”ricky依旧在神经大条地唠叨着,没有发现身边自家艺人已经翻出了三白眼。

  ……

  剧组下午安排的是周桓和女一号竺潇的对手戏,本来就没吴世勋什么事,所以吴世勋的假请得很顺利。于是四点钟的时候,收拾得利利索索的吴世勋就和ricky准时坐在了杭州城内的一家小茶馆里。

  一起等待那位姓苏的大boss现身。

  “你紧张不?”ricky戳着果汁小声问吴世勋。

  吴世勋平静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心跳,摇摇头:“不紧张。”

  “why?”

  “嗯……”吴世勋想了想,“我觉得自己长得好看,口碑不错,风评也佳,现在的新闻曝光率也高,是很好的代言人选。”

  “……”

  ricky用一口橙汁把自己想要暴打吴世勋的冲动压下去,然后低声道:“等会苏先生来了,拜托祖宗你千万给我谦虚点,别给广告商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吴世勋闻言瞟了ricky一眼:“我是情商那么低的人吗?”

  “你是,你真的是。”ricky的目光前所未有的诚恳。

  两人无聊地斗嘴了一阵后,ricky抬手看了一眼表,奇怪道:“怎么搞的,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苏先生怎么还不来?”

  “广告商本来就是一个高冷的存在。”吴世勋喝了一口绿茶,淡淡道:“尤其是这位,风评差到死。”

  “呦,看不出来啊。”ricky挑眉毛看了一眼吴世勋:“我发现你对圈里的人脉了解很深,能不能透露一下,刚从象牙塔走出来的你都从哪里来的信息渠道?”

  吴世勋微笑了一下:“前世记忆。”

  “屁。”大经纪人对天翻了个白眼:“真要是有前世,我下辈子就变猪。”

  吴世勋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转而神秘地笑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不过虽然吴世勋没表示出什么被怠慢的不满,ricky也总算还有几分金牌经纪人的节操在,又等了半小时后还没见苏先生人时,ricky还是给上次留的手机号打了个电话。

  对方接电话倒是很快,听声音应该是个小助理。ricky用非常礼貌、婉转的语言表达了“你老板怎么还他妈不来”的意思,本来以为会听到小助理同样礼貌婉转地告诉他“塞车”,最不济也得是一句“不好意思我工作失误忘了提醒老板”,却不料小助理听完之后似乎也是愣了一下,然后说:“不好意思,请您等一下。”

  隔着手机听见了通话全过程的吴世勋挑了挑眉,回过头对上ricky同样染上不满的眼眸。他给ricky使了个眼色,ricky便轻轻地按下了免提,然后将手机搁在了两人中间的茶桌上。

  受一种鬼使神差的直觉驱使,吴世勋几乎是下意识地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按下录音,然后轻轻地放在了ricky的手机旁边。

  大概十秒钟后,小助理回来了——“不好意思ricky先生,苏总今天并没有预约和吴世勋见面,您看是不是您记错了?或者方便告诉我与您预约的是哪位吗?”

  ricky的声音不可控制地沉了下来:“是苏先生本人与我预约,今天下午四点钟在四清堂和吴世勋见面。”

  “不好意思ricky先生,苏总的私人预约我是无权干涉的,如果是公事的话,苏总会提前告知我安排日程。现在的情况是我并没有收到任何来自苏总的指示,而他本人在私人时间里不接受工作打扰。”

  “所以你是什么意思?”ricky有点火大:“吴世勋也是从剧组里特意请了假赶过来的,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白等一下午之后就这么结账走人吗?”

  “不好意思ricky先生,请您控制一下情绪。相信您一定知道我们苏总平时也是日理万机的,现在在他的私人时间里我真的没有权限为他增添工作预约,如果您觉得可以的话可以在我这里留一个memo,等到苏总可以接受工作安排时我再替您问苏总是否可以……”

  助理饶舌一般的套话说到这里时,ricky已经愤怒地挂断了电话。他带过这么多艺人,见过那么多大投资,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奇葩!

  更何况,苏总那听起来格外慈祥的笑声还犹在耳畔,这个预约明明是上午苏总本人亲自、主动和他电话沟通的,吃完一顿午饭的功夫,人家就进入私人时间了?

  扯他妈的淡!

  对比于ricky的火冒三丈,吴世勋的反应稍微平静一些。他眸色微凝,将刚才录下的一段通话记录又播放了一遍。

  小助理公事化的声音再一次传出。吴世勋面无表情地听完,然后轻声说:“我觉得这件事不像广告商单方面耍大牌这么简单。”

  ricky回过头略皱着眉看着吴世勋,看得出他也在仔细地盘算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想了一会之后点点头,“没错,上一次见面时姓苏的态度还很配合,能看得出来他确实对你感兴趣。”

  “这个人……”吴世勋皱眉,想了想还是把话说出来了:“关于这个人外界有很多不堪入耳的传言,我倒不奇怪会有人让他忽然改主意,但是这一出倒好像是在针对我来的,所以……”

  “我知道了,我会查查这几天他都见过什么人,拉一个名单出来给你看,有没有有过节的。”

  “嗯。”吴世勋点点头,他心中隐隐有一个不祥的猜测,但却因为太不切实际而没有立刻说出口,只是轻描淡写地问道:“朴灿烈说的几点见面?”

  “几点都行,他在私宅等你。”

  “好。”吴世勋点点头,如平常般淡然地看向窗外,眸子深处却渐渐染上了一分肃杀。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