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四十章

第40章 (40)

  什么剧组里的男一号光环,什么男主角肆意羞辱小龙套,似乎只要有吴世勋出现的地方,一切的常理都不再是常理,唯一不变的就是吴世勋那双永远风轻云淡带着悲悯的眼睛。

  认清了这一点后,周桓只觉得一股血液逆流而上激冲到自己的脑袋里,额头上的筋跳得快要爆出来了似的。他猛地上前两步,却终究还是强迫自己遏制住了想要冲上去和吴世勋打一架的冲动。

  识时务者为俊杰,周桓知道,现在的吴世勋确实不是他能对抗得了的。吴世勋攀上了朴灿烈这颗大树,虽然暂时不知道朴灿烈背景究竟有多硬,但目前看来朴灿烈确实对吴世勋不错——至少,比他自己在丛天啸那里的处境要好。

  而吴世勋手上的人脉,无论是泰和的总裁,还是和他合作过的导演或广告商,都是周桓绝对开罪不起的。现在的他没有作品、没有名气,反而还有过几次负面曝光,即便就是吴世勋手上的经纪人ricky,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就将自己推入深渊。在这样的时候,周桓除了韬光养晦,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别的出路。

  一直呆在远处的他的小助理跑过来,咬了咬唇,小心翼翼道:“周桓,吴世勋他这样太过分了,需不需要和公司说一下……”

  “不用了。”周桓断然否定,他的目光深肃而冰冷,看向吴世勋一行人消失的地方,缓缓说:“剧组刚刚开机,不急。”

  话说吴世勋用无视撅了周桓后,自己没觉得怎么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兴奋死了。ricky还能端着大经纪人的架子装一下满不在乎,慕斯整个变成了桃心眼,在吴世勋身边蹦蹦跳跳:“勋勋你真的是太帅了啊啊啊!我这个猪脑袋怎么刚才忘了用手机给你拍一张!”

  吴世勋:“……拍这个做什么?留下证据让人家议论我耍大牌欺压男一号吗?”

  “不是啦!你不是我你看不见自己有多帅的好嘛?刚才周桓就像一只恼羞成怒的疯狗,而你却浑身都散发着那种莲花高洁不愿与污泥沾染的气质,啧啧……”

  吴世勋闻言沉默,现在是2010年,2010年的慕斯大概还不知道,就在几年后,白莲花这个词已经被冠上了完全相反的意思。这直接导致吴世勋听到这样诡异的赞美后觉得非常别扭,即便他知道慕斯是在赞美他,还是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

  结果消息比雷震子还灵的朴灿烈当晚的晚安短信就是——媳妇,听说你无声地羞辱了夺大仇先生,真厉害!所以……能不能告诉为夫,你和夺大仇先生到底夺大仇???( ̄▽ ̄)

  吴世勋看着短信沉默几秒,之后言简意骇地回答——杀身夺位之仇。

  脑洞不够大完全不能联想到自家媳妇是重生怪咖的朴灿烈对着手机默默地斯巴达了————????是我对中国汉字的认识太浅薄还是老婆他在逗我玩?杀身?拿他现在是啥?鬼?

  吴世勋仿佛透过手机屏幕看见了千里之外焦虑的朴大总裁,于是好心地又补上了一句——“说了你也不懂。”

  于是朴灿烈彻底崩溃了。

  这不是吴世勋第一次对他说这句话——说了你也不懂。不懂!不懂个毛?!吴世勋明明就是个二十岁的小毛孩,天天装屁装成熟,真是怪咖!

  气愤之下朴大总裁难得地傲娇了——“( ̄Д ̄)讨厌你,睡觉了!”

  吴世勋秒回——“嗯,晚安。”

  朴灿烈气得丢掉了手机,吴世勋,你的情商是负数吗?!

  以上。

  第二天一大早,某经纪人准时带着吴世勋指定的早餐来砸门了。光从那咣咣咣的声音就能听出来某人是在以敲门之名行泄愤之实,不过这完全没有打扰到吴世勋,已经全面收拾好自己的吴世勋从容地打开门,迎接自己充满叉烧香味的剧组第一日。

  “知道吗?”ricky一边跟吴世勋蹭福利吸吸溜溜地喝小米粥,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昨天总裁大人发飙了耶。”

  “嗯?”吴世勋从包子堆里抬起头,满脸茫然:“因为啥?金俊勉又乱发微博气他了?”

  ricky瞪了吴世勋一眼:“因为你!你这个二百五!”

  “因为我?”吴世勋困惑地回忆了一下,啥也没回忆起来。

  ricky叹了口气:“你这人大事上一派诸葛亮作风,小事上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据胖子从前方送来消息,朴总昨天晚上大半夜打电话让他查周桓的背景,今天早上黑着脸进公司,问他查了没,胖子刚一发愣,朴总就直接摔了门扣了他这月奖金。”

  吴世勋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因为这个。”

  ricky鸡贼地挑挑眉:“看来这事果然和你有关系。”

  吴世勋嗯了一声,低下头继续啃他的叉烧包,只随口说道:“他小心眼,你们别理他就行了。”

  “……”ricky严肃地看着吴世勋:“那胖子被扣的奖金你给补?”

  吴世勋闻言再也没理他,就像经纪人大人刚才不过是放了个屁。

  开机第一天,吴世勋有和周桓对手的第一镜。

  《1985—迷途》是一部典型的公路电影,讲述85后男青年白丹枫在一次失恋后的自驾旅行的路途中遭遇的一连串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影片基调用幽默的处理手法,但却穿插着很多人的不幸和另外一些人的幸运。吴世勋的龙套角色是一个乞丐,在原来的剧本中他只出现在白丹枫踏上旅程前的场景中,而在新的剧本里,白丹枫发现,无论自己到达哪个地方,都会“刚好”撞见这个乞丐先生,而只要乞丐先生一出现,他很快就会发生倒霉的事情。到了旅程的后半段,白丹枫又一次看见乞丐先生时忍不住崩溃地蹲在地上,恶狠狠地指着乞丐先生喊:“你就是个扫把星,为什么总来找我!”

  而乞丐先生则高深莫测地回答他:“我不是扫把星,我是你的命运。”

  影片的最后,当白丹枫在遭遇一路的坎坷后终于得到释然,抵达目的地时,他下意识地在身边的人群中寻找一定会出现的乞丐先生,却再也找不到了。一个回身间,他看见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穿着灰色的毛衫,安静地消失在人群中,虽然年龄差了很多,但仿佛就是那个一路跟着他给他带来种种厄运的乞丐先生。

  一般来说,这种看起来意味深长但又让人不易琢磨得透的片子是不被大多数演员青睐的,因为演员演的毕竟不是情怀,而是片酬和票房,是讲究实效主义的。演戏就像语文考试里的长阅读,谁都喜欢套路明确能拿高分的议论文,而讨厌云里雾里的散文诗,而诸如1985这种全程只有笑点没有爆点、很多演员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人物到底想干嘛的片子,一定就是那种惹人讨厌的散文诗。

  事实证明,不是所有的演员都像吴影帝那样水平高,也不是所有的新人都像吴影帝那么刻苦。吴世勋来到拍摄现场时,就见刘桂凌导演坐在中间,周围一大圈演员几乎把他包围住了,刘导正在非常头大地给大家说戏。

  这样的场面很少见,吴世勋上一辈子和刘导合作过几回,这还是头一回看见他像放羊那样给大伙一起说戏,从他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来他本人也是相当无奈。

  没办法,大导演撞上了一群新人演员,再崩溃也只能硬着头皮陪小菜鸟们一点一点来。

  “吴世勋,过来听戏!”副导看见了吴世勋冲他吆喝道,“正好,快说到你了!”

  吴世勋于是只好也扯了一个小板凳,加入了“影视学前班”的阵营中,像模像样地开始听刘导给他讲人物怎么怎么样,镜头感要怎么怎么样,blabla一大堆明明应该是演员自己做功课的东西。

  吴世勋感觉自己上辈子都没听刘导说过这么多话,今儿一早上好像要把一向寡言的大导演半辈子的话都听完了。

  带着一票菜鸟要出文艺大片,刘导也是很拼啊。

  于是吴世勋一边回味着叉烧味一边仔细听刘导给他分析这个乞丐的内在涵义。

  其实依照吴世勋的理解,这个乞丐没什么含义,就俩字——路人。什么“厄运大使”、“神出鬼没的白无常”、“象征主角命运的半仙”……都是扯淡。巧合促使他一次次和倒霉的白丹枫相遇,而目睹了白丹枫被一路上倒霉事情折磨崩溃的全过程后,同样人生悲惨的乞丐便也起了一点复杂的情绪,这复杂的情绪里包含一些惺惺相护之情,也包含一些看着和自己一样可悲人的幸灾乐祸。

  就连白丹枫自己都要承认,乞丐先生一路上的冷眼、挖苦、嘲讽,对他而言渐渐地成为了一种温暖的陪伴,哪怕遭遇了厄运,他也没有那么孤单。以至于他后半程每次重新上路时,就会嘟囔:“哦,那个臭要饭的估计马上又要出来碍眼了。”等他不久后真的应验般地再看到乞丐时,便会自嘲地说:“看来我又要倒霉了。”

  所以与其说乞丐是白丹枫的命运,不如说是命运让两个颇有缘分的人在这段旅程中不断地相遇、目睹对方的窘迫和悲惨,就像在照镜子一样,渐渐地同时释怀,并成为了彼此不知姓名不知根底的朋友,他们互相转身即成淹没人海的路人,但却对彼此永生难忘。

  所以当刘桂凌blabla说了一大堆什么命运、缘分、灵魂映像之类的高深词语给吴世勋听之后,吴世勋只是淡定地回问了一句:“乞丐其实就是一个路人甲,机缘巧合下遇见了另一个和他命运相同的倒霉蛋,幸灾乐祸的同时也有了一点相惜之情。自我探寻之旅旅程艰难,两人相濡以沫,等到豁然开朗时就相忘于江湖,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刘桂凌被这个新人硬生生噎了一下,似乎是难以置信自己害怕新人们不理解所以特意抻长了很多倍的解释一下子就被吴世勋以精炼版吸收,然后还还给他一个比他自己内心深处更精道、更上层次的理解。

  简直太他妈匪夷所思。

  于是白话了一大早上戏的刘导忽然住了口,然而他的眼睛亮了,他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对小菜鸟们有点信心,毕竟这江山代有才人出,也不是只有老戏骨才能出得了好戏。

  于是刘导难得地有点激动,大手一挥——废话少说,开工!

  于是道具组和灯光组开始忙活,化助们一拥而上各自领走自家艺人去化妆,慕斯和菠萝绕着吴世勋转了两圈,菠萝叹了口气:“吴世勋,按照你这第一镜的剧本介绍,我感觉你不需要化妆,我和慕斯随便祸祸一下你再给你换上乞丐服就可以了。”

  慕斯也充满了惆怅,他看着吴世勋那张又白又细的脸,“哎,这么好的皮肤,我怎么忍心往上抹灰啊!”

  吴世勋倒是无所谓,大大方方地往化妆椅上一坐,闭眼养神,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等吴世勋再睁开眼时,镜子里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

  凌乱成草窝的头发,一条黑一条灰的脸,完全呈现沟壑效果的干裂苍白的嘴唇,除了眼睛还是那双眼睛,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但是并不丑,真的不丑。那两片唇干裂得让人一看都会下意识地舔舔自己的唇,然而却就像一条躺在沙滩上无助拍尾快要干死了的鱼,不仅不会让人厌恶而远之,反而让人特别渴望能亲自掬起一捧清水淋在它的身上,为它滋润已经快要干脱的鳞片。

  又脏又干的皮肤,将吴世勋那双原本就清亮动人的眼睛衬托得更加摄人心魄,吴世勋眼波稍一流转,慕斯就捧着自己的胸口哎呀呀地作势要倒了下去。

  菠萝在吴世勋回头看他的那一瞬间非常应景地举起一件脏破厚的军大衣:“穿上吧,穿完这个,你就彻底变成离家出走误入丐帮的王子了。”

  吴世勋有点嫌弃地看了一眼那件明显散发着味道的军绿色大棉袄,叹气:“这不会是你们真的从哪个乞丐身上扒下来的吧……道理我都明白,不过真的有必要弄这一件臭烘烘的给我穿吗?观众又闻不到味道。”

  吴世勋嫌弃地拎了一下衣袖,然后皱起了鼻子:“真的好臭。我怕自己给剧组和导演留下心理阴影,毕竟以后还是会合作的,大家日后一看到我就联系起臭味就不好了。”

  “你就别挑了,要有味道是刘导亲自嘱咐的。怕你新人难入戏,这个绝对能增加你的代入感。”

  吴世勋闻言崩溃,就在这时,放在化妆桌上的手机里传来了“阿嚏——阿嚏——”的声音,朴灿烈的短信又来了。

  ——听说你要穿破军大衣了,哼,熏死你( ̄^ ̄)ゞ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