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三十七章

第37章 (37)

  不知道是不是奇葩人狗组合真的发挥了缓解紧张的功效,吴世勋心里一直紧得嗡嗡响的一根弦忽然松了下来。

  于是,曾经遍历三大红毯的影帝风度终于重新灌回了吴世勋的身体。随着主持人向大家介绍完毕许心灿所诠释的这条红色露背长裙的设计理念,吴世勋缓缓转回身,重新挽起许心灿的手臂。

  这时候的他不仅完全驾驭住了职业男模才有的清颜峻面,而且更是比刚才还增加了一种从容、理性的风度。在两人转身往回走的那一瞬,吴世勋清晰地从正对面的几个评委老师眼里看见了他最熟悉也最享受的那种热切的目光——

  就像那些第一次和他合作的导演,在看他的第一镜片场回放时的惊喜、畅快、殷切。

  吴世勋由衷地松了一口气。

  作为组委会不言自明的压轴,吴世勋和许心灿是最后一组,最后一组有个优势就是没有后来人,所以主持人对他们的介绍时间要比之前的选手都长,观众们也不必着急错眼去看下一对,而可以看着他们的背影慢慢远去。

  经过这几天的刻苦加训,吴世勋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肩背姿态有多么好看。而他更加有信心的是,许心灿完美无暇的脊背一定会让所有的观众都移不开眼去。

  随着他和许心灿渐渐彻底走进幽暗的台后,吴世勋才长松了一口气。

  许心灿收敛了t台气场,转而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还好吧?一场下来都没感觉到你的呼吸声……你不会紧张得一直没喘气吧?”

  吴世勋有些僵硬地甩了甩微酸的手腕,摇头:“我也不知道……应该喘了吧,我肺活量大概没那么好。”

  “你刚才看见了什么?”许心灿问道。

  吴世勋一愣,随即他就意识到了许心灿是在问他侧身时看见了什么。吴世勋惊讶地问道:“你不是背对着我吗?”

  许心灿叹了口气:“你转过来之后,状态明显有好转啊。”

  “哦……”吴世勋想了想,“我看见了哈啤。”

  “那只狗?”许心灿下意识四周看了一圈,“你的助理不是都在后台吗?谁给你抱狗?”

  吴世勋想了想,摇头:“就只有狗。”

  许心灿:“……你不要告诉我你的狗自己跑来看你。”

  “嗯,是它自己跑来看我的。”吴世勋又恢复了淡定脸,舔唇:“还朝我挥了挥狗爪呢。”

  许心灿彻底无语,这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吴世勋这个怪咖,明明撒着这么无厘头的谎,还对自己的说谎水平如此自信,就连自己都仿佛信了似的。

  由于紧接着还有下一场内衣秀,许心灿没有再多和吴世勋废话,只是让吴世勋镇定一下紧张的情绪,然后就急匆匆地跟着负责她的助理跑去抽签了。内衣秀环节佳丽们身穿的内衣是由大赛组委会指定的,需要选手临场抽签。

  在这种非常考验人品的时候,许心灿的人生幸运定律再次得到了验证。她抽到了一套带金色蕾丝和飘带的黑色内衣,黑金的配色大气好看,和许心灿白璧般的皮肤映衬起来,将性感和青春结合得非常完美。

  吴世勋刻意留心了一下白雪旗,白雪旗只能说运气也真的是太好了,她抽到了全场唯一一套孔雀蓝色的内衣,水钻点缀,和她之前出场展示的宝蓝色礼服裙配钻石项链仿佛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

  从服装选择上看,许心灿和白雪旗平分春色,还真分不出个输赢。而吴世勋能帮许心灿的,也就到晚礼服展示结束这里。因为最后的那场素质问答对综合成绩的左右力度不大,而礼服秀的得分要等内衣秀结束后才会被公布出来,这也就意味着,吴世勋可以稍微休息下,坐在舞台后面等结果就可以了。

  然而就在他的屁股要沾在凳子上的那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ricky忽然跳到他面前大喝道:“慢——着!”

  吴世勋僵硬地把屁股抬起来:“啊?”

  “祖宗你一会还有环节你知道不知道啊?!”

  “知道啊。”吴世勋狐疑地看了一眼大惊小怪的经纪人先生:“我只是想坐下休息一下,也不行?”

  “当然不行!”ricky嗷地嚎了一嗓子:“你有没有点穿晚礼服的常识啊,你这种长款礼服一坐就会有褶子!我来这一道上为了不把礼服弄皱,一直把手举在车顶上,拼着差点落一残废,才勉强让您这宝贵的袍子自然下垂不落褶皱。你可好,这一屁股坐下去了,是要让我这半边肩膀白牺牲吗!”

  吴世勋默默地囧了,他点点头:“好吧……”说着就听话地站起来,非常理智地没有告诉ricky,其实他刚才拎着礼服走进换衣间时,就已经顺手把礼服丢在凳子上了。

  某大经纪人狠狠地哼了几声,觉得训斥老板娘(吴世勋:?)什么的简直太爽,这才把一直攥在手里的吴世勋的手机丢给他:“喏,朴总让我提醒你看看手机。”

  吴世勋哦了一声,面无表情地接过手机,正要解锁,却忽然意识到某个闪亮的大灯泡似乎没有一点想要避嫌的意思。

  吴世勋按灭了手机屏,面无表情地看他:“你干嘛?”

  ricky嘀咕道:“坏人多,在这保护你。”

  “走开。”吴世勋不客气地斜他一眼:“不然我告诉朴灿烈,你偷看他给我的短信。”

  !!!

  已经开始利用自己的家庭之便威胁员工了,还说不是老板娘!

  ricky气得脸色发青,却还是碍于总裁大人的威慑,嘟嘟囔囔地走了。

  吴世勋看着ricky走远后才重新打开了手机。朴灿烈发给他的是一条图文并茂的彩信,图是刚才吴世勋刚刚侧过身时的照片,镁光灯下,俊朗的少年目光专注而深邃地看着前方。

  照片上展现出来的形象比吴世勋自己想象的好,他心里特别紧张,但从照片上却看不出来。照片上的他神情冷峻,大有君王睥睨江山的气势。

  朴灿烈的短信文字内容是——媳妇,我简直要被你帅瞎了!媳妇你太棒了!在这一刻——就在你如此霸气侧漏的这一刻,请允许我破例叫你一声:夫君!

  吴世勋:……

  被雷空了血格的吴世勋冷淡地回道——我从来没说过要娶你,你的yy可以结束了。

  来自前场的朴灿烈——不嘛不嘛,想要一个帅酷屌炸天的男模之吻,我脸都朝你伸过去了耶~

  吴世勋冷笑一声,只回了一个字——啪

  ……

  随着新一轮的内衣秀结束,上一场的评分出来了,前面的没什么好担心的,倒数第二个公布出来的白雪旗和周桓组的秀场表现得分9.3,默契得分9.1,平均分达到了很难得的9.2分,远远拉开了暂居第二的选手0.7分。

  吴世勋忽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忐忑过,就连当时被三座影帝奖杯提名时,都没有这么忐忑,忐忑到他能听见自己胸腔内砰砰砰砰的心跳,跳的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19号选手许心灿和吴世勋这一组的得分情况是——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最终的秀场表现得分是,9.3分——”

  9.3!竟然是和白雪旗组完全相同的分数!

  吴世勋突然感到造化弄人,他一忽间觉得自己和许心灿一定能盖过白雪旗,一忽间又有非常不好的预感。然而就在他自己默默崩溃和重建的这几秒后,主持人继续说道:“他们的默契得分是——”

  全世界仿佛都安静了,刚刚从秀场上走下来还没来得及换下身上仅有的内衣的许心灿从旁边走过来,安静地紧紧握住了吴世勋的手。

  那只手有些凉,却没有冷汗,反而让吴世勋这个上一世什么大阵仗都见过的影帝感到了些许的安慰。

  如果吴世勋的灵魂可以抽离出肉体,大概就能清晰地看见——那一刻,紧紧拉着手的他和许心灿眼中闪烁着相同的坚定和执着。他们站在全场最黑暗的角落,手拉着手一同冷静地面向前面无比光明的舞台,等待一个结果。

  很久之后,当吴世勋回忆起那天的情景,不禁感慨道:大概就是从那一刻起,他和许心灿真正缔结下了坚不可摧的盟约,缔结下了事业上一生的相互扶持。

  回到当时,主持人在刻意停顿数秒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后,忽然一笑,大声地报出——“最终的默契得分,9.7分!综合平均分9.5!恭喜20号选手许心灿和吴世勋!”

  一瞬间,前台璀璨的灯光仿佛忽然间都在吴世勋的眼中安静地一盏一盏熄灭,只有一簇慢慢燃烧起来的亮光,从他的眼底一点一点映射出来,渐渐地流光溢彩。

  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朴灿烈,浮现出许心灿,浮现出ricky,浮现出吐着舌头的哈啤……

  吴世勋忽然很用力地攥紧了许心灿的手,也正是他的这一用力,将同样被如此惊悚的高分惊呆住了的许心灿握回了现实世界,下一瞬间,许心灿欢呼一声,扑过来狠狠地拥抱住了吴世勋。

  “世勋哥!”许心灿的声音带着激动的颤抖:“太棒了!谢谢……谢谢你师哥!如果这一场我真的能以第一名进军十强,我就再也不提退赛了!无论前面多艰难,我都会走完!”

  许心灿的声音激动得带着哽咽,吴世勋的眸光格外地清亮,他轻轻拍了拍许心灿的背,低声道:“还有一场秀,漂漂亮亮地走完。”

  “嗯!”许心灿松开吴世勋,像一个必胜的女王,头也不回地向后台跑走了。

  最后一场泳装秀,许心灿艳压全场。

  她本就是最能在舞台上表现快乐和传递力量的存在,有些人用语言煽动人心,而许心灿往往只是用那双永远璀璨的眼睛,就能让场下的人为了她灵魂放空、为了她热血沸腾。

  许心灿的明媚和朝气与泳装秀的主题非常契合,在大屏幕上阳光沙滩的背景下,穿着亮黄色比基尼的她明眸皓齿,笑靥如花,成功地让所有人产生了想要立刻去海滩上冲浪,然后邂逅这样一位动人女郎的渴望。

  而白雪旗这一场的诠释特点在于泳装的性感,但是不得不说,当许心灿的笑容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时,几乎已经没人能想起来刚才白雪旗性感婀娜的女神形象了。

  最后的评委短评环节中,代表着三十家媒体的老师是这样评价许心灿的:“严格来说,真正专业的模特在秀场上不应该有过分表露情绪的表情。但是你让我想起了模特这个行业最初兴起的目的,就是为了向人们展示服装的精神内涵,你成功地让我们都感受到了阳光、沙滩、海鸥,感受到了快乐。恭喜你,20号选手!”

  雷鸣般的掌声足足一分钟都没有完全停歇。三轮下来后,许心灿的平均分达到了历史罕见的9.63,而白雪旗因为在三场走秀中风格过于统一和僵硬,不仅没有拿到第二,反而仅以8.74的最终平均分位居第三名。

  吴世勋在后台准备上场抽素质问答题时,无意发现周桓正用冰冷得几乎能把人冻住的眼神在他背后瞪视着他。

  吴世勋只是轻轻一笑,笑中依旧带着那么周桓最讨厌的洞察和怜悯。像是在宣告:你永远都不如我,甚至永远都无法和我相提并论。又像是在劝他:别再苦苦挣扎了,也别让自己那么卑贱,因为你根本就不配与我比较。

  ……

  随着主持人的朗声介绍,二十位佳丽各自挽着男伴一起回到舞台上。男伴们依旧是之前的礼服,佳丽们却都换了衣服。许心灿现在穿着的是一条黑色抹胸礼服短裙,更衬得她肤白胜雪。

  素质问答环节的规则是这样的,由二十位佳丽的男伴抽取题目,然后佳丽和男伴按照抽到题目的序号共同作出回答这一轮的得分是由场外观众短信投票计算出的,按照从高到底,以每一个名次间隔0.05的区别在各自佳丽的现有综合得分上进行0.05分-1分不等的加成。

  主持人将规则说完,然后便由二十位男伴一同走向前方,从中间的水晶抽签箱里抽出自己的题目。

  吴世勋抽到的题目序号是,2号。

  周桓抽到的题目序号是,1号。

  于是主持人便请下了其余18组选手,由白雪旗组先进行素质问答,许心灿组在旁边暂候。

  1号题目是这样的——请描述你对品德二字的理解。

  白雪旗稍微思考后说:“我认为品德是一杆标尺,也是一种能量。这杆标尺为我们衡量出美和丑,而它所衡量出的美能够带给世人能量。”

  周桓的解释是:“我认为品德不是一个中性词,品德即为人品贵重。所以它应该闪烁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让我们带着正气,不屈服、不谄媚、努力地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态度。”

  后台听着这番“高尚”论的ricky白眼珠简直要翻飞出来了,他恨不得把这段话前后加上个巨大的引号,然后配上“呵呵你tm是在逗我”的配图,一起发到微博上去。

  不过作为金牌经纪人,ricky还是理智地将上述想法掐死在了摇篮里,最后也只能在后台默默地呸了一口,学着吴世勋淡定的口吻骂了一句“uneoie!”

  “好,感谢白雪旗和周桓的精彩诠释,下面有请目前排名第一的许心灿和吴世勋组。”

  许心灿和吴世勋走上台,坐在最中间的评委老师念出了属于他们的2号题目——

  “许心灿,吴世勋,请向大家说出,在你心中对自己最客观的评价词。评价词最多不多于三个,最少不少于一个,请思考十秒钟后给出答案。”

  吴世勋闻言愣了一下,这样直白明确的题目倒也很少见。

  许心灿先想好了,她将话筒举起在嘴边,神情严肃地说道:“美丽——”

  话音刚落,刚刚下场的白雪旗就翻了个白眼,当然许心灿是看不见的,她只能看见前方的几个评委忍不住面露微笑,场下的许心灿后援团立刻高举灯牌,喊道:“灿灿就是美美美!”

  许心灿回过头看了一眼吴世勋,见吴世勋也是淡然地冲她微笑。于是她鼓了鼓勇气,将剩下的两个词说了出来:“勇敢,和智慧。”

  场下哄堂大笑,只不过笑中包含着心领神会的善意。许心灿对自己的这三个词虽然有些不谦虚,也有些不特别,但确确实实是她最真实的写照。

  因为她的美丽有眼皆可见证,她的勇敢也可从这一路的坚持中展现。而她的粉丝更不会不知道,许心灿虽然念了首影,当年高考时却是能够秒杀清北的学霸级人物。

  主持人调侃地说:“感谢19号选手的坦诚!下面——吴世勋,请说出你的答案。”

  场下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人们都看着这个一直表情寡淡的男生,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一个惊艳的答案。毕竟在很多为了吴世勋而来看现场的粉丝的心里,吴世勋能够配得上太多美好的词。

  然而吴世勋沉默了足足五秒后,缓缓举起话筒,声音沉稳地说道:“我只是一个努力的人。”



评论
热度(14)

2017-07-20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