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三十四章

第34章 (34)

  吴世勋表情中的厌恶和愤怒只停留了一瞬,他故意让自己的视线多在周桓的身上停留了一会,而后缓缓说:“不错,有大牌范了。看来丛天啸确实很喜欢你。”

  化妆室里立刻传来小声议论声,有认出周桓的人轻声说:“他好像就是白雪旗的男伴,最近乐藤重推的那个。”

  “吴世勋这话是什么意思?周桓也是那什么上位吗?”

  “什么叫也是,吴世勋又不是,之前不是澄清过的吗。只不过那个诬陷吴世勋的人不是一个解约练习生吗?怎么好像反倒是周桓和吴世勋有仇似的……”

  “你不懂,那人就是拿出来当枪用的,说不定见都没见过吴世勋本人。”

  “哦……”

  眼看着屋子里的小姑娘们渐渐得出了对自己不利的结论,周桓眼神阴冷下来,恶声说道:“刚才你的女伴还振振有词,现在你就不怕我告你诽谤吗?”

  吴世勋笑了,他笑得很慢,慢到嘴角的弧度像是一朵花苞一样缓缓绽开,他的眼神中又带上了周桓最讨厌的那种洞察一切的怜悯。

  “uneoie.”吴世勋轻轻吐口说出了一句法语,“这个牌子的价位,即便连丛总那样的人都要考虑一下才下得去手,你最好不要告诉我这是你自己买的。”

  周桓闻言明显一愣,他身上这套衣服确实是前两天伺候丛天啸舒服了之后丛天啸隔天送来的礼物,不过没有任何标签,丛天啸也只是随口提过是法国货,他倒从来没想过这身衣服会这么贵。一时间他竟不知是该因吴世勋的刁难而紧张,还是应该为了丛天啸的大方而开心了。

  不过周桓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不好意思,uneoie这个牌子呢——”周桓特意学着吴世勋的发音重复了一下品牌名,语气还淡定得仿佛这真是他经常在嘴边谈论的牌子一样——“确实有些贵,我也心痒了很久才舍得入手。不过你无凭无据,就说我的衣服是靠做不干净的事换取来的,就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起诉你。”

  这一次,吴世勋是真的轻笑出声,随即他叹了口气,字清句楚地说:“你太不了解我。其实我这个人一直对时尚品牌一无所知,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这身衣服什么牌子,随口胡诌罢了。”

  吴世勋话音一落,周桓脸都气白了,化妆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

  “我天,吴世勋好腹黑!”

  “什么腹黑,这都是坑人的老套路了,是周桓太蠢。”

  “是好惨吧!装逼就这样被拆穿,啧啧啧,真是心疼……”

  周桓脸上青白更替了一阵子后,朝已经转身欲走的吴世勋大声喝道:“你站住!”

  吴世勋回过头,“还有事?”

  周桓两大步逼上前来,整个人几乎就要贴在吴世勋的身上,他比吴世勋要高两公分,体型也更壮一点,一时间化妆室里的气氛简直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甚至有人觉得,周桓可能会挥拳揍吴世勋一拳。

  不过周桓没有伸手,因为他知道动手就是自找死路。

  吴世勋也没有后退,他周身的气质一直都是那样淡淡的,漫不经心的,好整以暇地抬眼对上了比自己高大一圈的周桓。

  “还有事?”吴世勋又重复了一遍。

  ——其实他已经在意念里默默地打开系统去提升自己的武力值了……

  到了现如今的地步,周桓必须得把他丢掉的面子捡回来,不然化妆室里这么多人,随便谁发个微博出去他都有黑红的危险。而只要他能圆一下,哪怕屋里的人心里明镜似的,却也都不太好把刚才那些丑态全部晒到网上去了。

  周桓思虑再三后,语气冰冷地开了口,“你也说了自己是随口诌了一个品牌,不好意思,真的是让你误打误撞到了,这套衣服——确实是uneoie的。”

  吴世勋还没说话,站在不远处的许心灿像是终于憋不住了似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化妆室里面面相觑。许心灿脑子有毛病吧?笑点在哪里?

  不过许心灿这一笑,吴世勋也随之笑了,只不过他的笑没有发出声音,并且带着一丝无奈和同情,他深深地看了周桓一眼,叹口气:“我本来不想把事做绝——”

  许心灿适时地接口解释道:“uneoie在法语里的意思是,一个傻叉。”

  化妆室里哗地一声就炸了,就连一直没有刷存在感的化妆师们都笑成了一团,几个和许心灿关系好的姑娘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化妆师们一边叫着“别揉眼睛”一边自己笑得前仰后合。

  周桓此刻的脸色活像是一个死人。话赶话到这个地步,就算是最精明的语言大师在这里,大概也救不了他了。

  吴世勋瞥了一眼他的脸色,默默地又在意念里狠狠地点了几下武力值右边的小加号。

  如果周桓真的蠢到要动手,吴世勋即便占理,却也不想让自己平白挨顿揍。甚至,他隐隐有些期待周桓先动手,正好他也试一下武力值提升后是什么感觉。

  白雪旗的脸色也很难看,她试图用眼神制止着自己阵营里那几个已经笑得忘了是敌是友的女模,却发现对方已经前仰后合到无法get她的信息的地步了。

  于是白雪旗只能愤愤地转过身去,她和周桓也是第一次见面,没想到就丢人到了这个地步,她直接拿起化妆台上的手机给自己在乐藤的经纪人发短信,要求公司重新考虑她的男伴人选。

  周桓的经纪人不在,身边的助理终于看不下去了,但此刻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护着周桓灰溜溜地离开了化妆室,周桓第二只脚还没迈出去,就听身后又是一阵嘲笑他脚底抹油的哄笑。

  吴世勋在哄笑声中走向白雪旗,他刚刚把周桓弄了个灰头土脸,脸上却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神情依旧是淡淡的。白雪旗看着那个稳步向自己走过来的男人,隐隐有些紧张——

  其实即便她家里再硬、公司再硬,现在能给她撑腰的人也都不在,如果吴世勋要为了许心灿出头,她是一定会吃亏的。

  不过吴世勋走到她面前后面无表情地看了她几秒钟,又淡定地把视线移开了。

  “这次模特大赛的主办方——”吴世勋对许心灿说话,却故意把这几个字说的很大声,果然那些模特们一听主办方立刻安静了下来,全都看着他和许心灿。

  看来姑娘们还都不算傻,知道关心自己的切身利益。吴世勋继续对许心灿说道:“之前和ricky哥有过几次合作,这次卖了ricky哥一个人情,给我分了专用化妆室。”

  话说到这里,屋子里的姑娘们就明白了,白雪旗的脸又白了一层。

  果然,吴世勋非常绅士地微笑,用略带磁性的嗓音向许心灿邀请道:“我有荣幸邀请小师妹来我的化妆室吗?”

  许心灿的笑容比玫瑰花还要美,这一刻,白雪旗仿佛再也不是能够和她分庭抗礼的竞争对手,她显然已经是这个屋子里唯一的女王。

  ……

  吴世勋刚和许心灿进到他的化妆室里,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门口一阵风声刮过,伴随着某个熟悉的“啊啊啊啊啊————”的声音,一直在和主办方沟通从而导致吴世勋落单了的大经纪人ricky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了进来。

  “我靠!老子就走那么一会,你怎么又出事了!”

  吴世勋囧囧有神地看着因为奔跑速度过快导致变成鸡窝头的经纪人,咳了一声,小声道:“我没出事啊,是周桓出事了。”

  “啊啊啊!我不在你边上你tnnd就不能给老子消停点!我靠我听说刚才化妆室差点打起来!就你这一马平川的纤细身板,还不得让人家抡飞了呀!”ricky嘴上激动地数落着吴世勋,行动上却伸手扳着吴世勋的肩膀把他三百六十度转了一整圈,确认他没有受伤才算松了口气。

  吴世勋已经囧得眉毛都快变成八字形了,他压低声音:“你这个比喻似曾相识……”

  风风火火咋咋唬唬的ricky忽然僵住,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一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

  果然,吴世勋随即眼睛立了起来,直接就掏手机:“我要问问朴灿烈,他自己损我也就算了,怎么连你都知道这句话!”

  ricky直接就吓傻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呀……啊不,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

  吴世勋勾起半边嘴角冷笑了一下:“你再装。”

  “哎呀!我才看见!”ricky忽然将目光转向了旁边的许心灿,只见他非常浮夸地双手一拍大腿,立刻伸出了手:“这么一个红衣大美女在边上我怎么都没看见呀!许小姐,我是ricky,是泰和的经纪人,你肯定认识我哈哈哈!你看看你要是不嫌弃,我和朴总说了以后我带你吧……你和吴世勋,你俩换经纪人!换换换!”

  ricky话还没说完,吴世勋就忍无可忍地把他从门口推了出去,然后狠狠地摔上了门。

  ricky在门外叫道:“吴世勋——你别生气!别冲动!把手机放——下!只要你不和朴总告状,咱们什么都好商量!周桓那b崽子的事情我这就去运作一下,等会头条见!保证让你满意!!!”

  余音袅袅,绕梁不绝……

  吴世勋回过头来,果然看见许心灿已然囧得呆住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冷面王牌经纪人……ricky?”许心灿的声音中透着不可置信,仿佛现在就是吴世勋告诉她她不是她爸亲生的,也比这个容易接受一点。

  吴世勋无语地撇了撇嘴:“大概是精分吧,对外他不这样。”

  “哦……”许心灿僵硬地点了下头,明显还没从一连串的刺激中摆脱出来。

  吴世勋拽出来两张凳子让许心灿坐下,而后问道:“才二十强,现在化妆室里的气氛就已经这么紧张了吗?”

  许心灿叹了口气:“岂止化妆室啊!其实……哎……其实我有想过退赛……并不是说我怕她们,只是真的进了这个圈子,才知道平时听到的那些八卦黑|幕一点都不夸张。人心太黑了,她们为了抢几个名次,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退赛?”吴世勋皱起了眉。

  “是啊……之前实在是自己太天真了,我确实很爱舞台,但是这舞台背后真的太不堪了。”许心灿支着脑袋,在吴世勋面前,她的女王气场不见了,又变回了之前那个有点傻傻的小师妹。

  “我爸也劝我,没有必要受这份委屈嘛。如果不出道的话,我还可以去法国念珠宝设计,也是非常好的选择啊……”许心灿说着,一双清澈的眼眸里染满了哀愁:“可是还是有点不甘心嘛,这次参加比赛本来就是来试一下,但是试过之后反而心思更活泛了,不仅仅是粉丝们说,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资质。哎……好烦……”

  吴世勋轻声说:“其实踏进这个圈子,这些都是一定会经历的。”

  “我知道啊……”许心灿玩着自己的头发:“只是知道和亲身经历还是会不一样吧。以前在大学里就觉得自己已经算踏入社会了,现在真的进到这个圈子里,才忽然意识到还是象牙塔里的日子美妙啊……”

  吴世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许心灿趴在桌子上歪着脑袋嘟囔,怀念以前下课后和朋友们去逛街吃小吃,然后男朋友来接她去看电影的日子,觉得那个时候真的特别单纯,身边的人都倍儿好,没有一个坏人。

  不像现在,许心灿觉得自己好像把自己一辈子要遇到的坏人都在这几个月里遇见完了。

  吴世勋听了这么多,本来还要劝她继续比赛,却突然间不想多说什么了。

  其实,复仇是他的事,如果这一世的许心灿做出了和上一世不同的选择,他又有什么权利为了给自己培养帮手而强迫许心灿踏入这个圈子呢?

  而且许心灿说的没错,她有好的家庭,爱她的男友,还可以很轻易就能去到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学校。如果不踏进这个圈子,她的人生照样会很精彩。

  吴世勋沉默了很久之后,轻声问:“那你决定了,退赛?”

  许心灿倒是被这么直接的一个问题问愣了,她喃喃道:“我也不知道……其实我还是想好好发展的,要不然,也不会和泰和签约了。”

  她想了想,又说:“不退赛,无论怎样,把这次比赛比完吧。毕竟还有那么多喜欢我支持我的朋友们呢。”

  吴世勋点头道:“好。”

  吴世勋和许心灿谈完之后就得去自己的宿舍安顿行李了,他刚刚走出化妆室,脑海中就自动弹出了系统页面。

  [系统添加任务]:阻止许心灿的退赛念头!

  任务加成:此任务若能达成,您当前的未完成任务加成将提高十倍!

  十倍,非常诱人的加成条件。

  然而吴世勋的鼠标移过去,却犹豫了。他沉默了很久之后,轻轻将鼠标移动到任务框上面的小叉上,点了一下。

评论
热度(11)

2017-07-2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