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四十二章

第42章 (42)

  直到周桓人走到摄像机前面,还仍然对这样的神转折难以理解,总觉得像是有人在存心和他逗比,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不过今天不是愚人节,刘桂凌的表情也很严肃,他走过来大致给周桓说了一下剧情上做的改动。其实没什么太大的改动,总结来说,就是台词不变、情节不变,他只需要多挨一场揍。

  仅此而已。

  刘导非常善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第一次拍这种戏吧?不用紧张,你只需要配合着做出大幅度动作就可以了,吴世勋不会真用力,所有的声音和瘀伤都是后期做出来的。”

  周桓呆愣愣地点了下头,他稍微一侧身,看见了裹着军大衣臭烘烘的吴世勋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吴世勋便迎着他的目光过来了,倒是确实没有什么要报仇雪恨的意思,只平静地问他:“你没问题吧?”

  于是导演也看着他,一边备戏的女一号竺潇也放下剧本,好像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点头一样。

  赶鸭子上架,不点头也不行了,于是周桓只好面色沉重地点头:“没问题。”

  于是刘桂凌命令各机位各就各位,副导陪着周桓走到远处的巷头去,吴世勋裹着军大衣拿着个破碗蹲在巷口的这一边,道具组把一个普通的烧饼装进白色塑料袋交给他,吴世勋就把烧饼往破碗边上的地上一扔,自己微微靠在巷口墙上半闭着眼睛,显然已经提前进入了状态。

  刘桂凌走到总监控屏幕后面坐下,最后查看了一下各个镜头里的情况,然后在话筒里喊:“好,预备——!”

  场记板打响,主机位长镜头渐渐向远处的周桓拉近。周桓身子歪歪斜斜,手里还拎着半瓶啤酒,宿醉后整个人的脸色都是一种病态的潮红,他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晃晃荡荡地往这边走。

  刘桂凌身边坐了一个跟刘导的女学生,小声地和一旁的副导说:“这个演员也是新人吗?”

  “嗯。”副导点点头,看着屏幕里的周桓:“镜头感还可以,还是有点底子的。”

  “是呀,我听说这次咱们组里的新人都不简单,那个吴世勋,不是风传他在之前的剧组里是秒过王吗?”

  副导斜了小姑娘一眼:“哦,你倒打听挺清楚。”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吴世勋长得真的很帅嘛……”说着脸颊上已经带了浅浅的红霞。

  镜头里的吴世勋不知道自己已经又莫名其妙地圈到了一个死忠粉,他看似非常入戏地闭眼倒在墙上做浅眠状,实际上已经默默地点进了系统商店。

  系统君在升级之后操作便捷了不少,似乎是能感受到吴世勋现在的处境,商店首页一点进去就是一些可能用得上的东西。

  吴世勋挑挑拣拣,最后选中了一瓶叫做[杀敌神器]的药水。

  [杀敌神器]:使用该药水后,双手具有神奇魔力,可在无形中造成不可察觉的伤害,并将伤害痛感延迟到十二小时之后。药水有效使用时间:购买后十分钟。

  吴世勋大概算计了一下时间,然后心满意足地点击了购买。

  [杀敌神奇]购买成功!宝贝将立即生效,请玩家合理掌控使用时间!

  吴世勋退出了系统,刚刚好感觉到周桓已经来到了巷口。

  监控器屏幕上,正在小憩的乞丐被突然闯入巷口的人的脚步声吵醒,他缓缓睁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摇摇晃晃走过来的醉鬼。

  3号机位拉近了给周桓的脚特写,只见脚的主人晃晃悠悠,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踩上别人的早饭。所有人都注视着屏幕上周桓的脚,只见他踉跄了两步,离那块烧饼越来越近,终于,他一脚踩在了烧饼上。作为一个喝醉了根本走不稳的人,他还被烧饼绊了一下,微微向前扑了一下。

  于是,接下来略带不满地踢开烧饼便更加顺理成章。男人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站稳身子,随便一抬脚就将那块已经被踩扁的烧饼踢飞了出去。

  镜头追随着飞出去的烧饼,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之后砸在了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主机位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给吴世勋任何特写,只是追随着晃晃悠悠就要离去的周桓的背影。然而下一秒,一声清脆冷冽、与乞丐气质格格不入的声音闯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站住!”

  ——镜头依旧没有给吴世勋正脸。

  现在,应该是周桓扮演的白丹枫略带不满地回过头看是何方神圣,然后顺利地被愤怒的乞丐先生一拳揍倒在地了,监控器前的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

  然而大概是因为有些害怕,周桓却忽然紧张了——他停住的脚步有些局促,还没来得及酝酿好情绪回过头,那边刘桂凌就喊了“咔!”

  周桓愣了一秒才知道自己被ng了,一时间真不知道是郁闷多一点,还是可以延迟挨揍的轻松多一点。

  “周桓,你不能表现出紧张!刚才在屏幕里看,你的肩膀都缩了,毕竟白丹枫他不知道自己等会要挨打,观众也不知道,你一下子缩肩不就穿帮了吗?”

  周桓连忙鞠躬:“对不起大家,我是有点紧张,再来一次,不会这样了。”

  于是好脾气的刘导大手一挥,各机位再次各就各位,再来一遍。

  这一次,周桓努力地在心里对自己说:没关系,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导演说了不许真打,吴世勋不敢下狠手。即便他真的下狠手了,你正好可以把这条新闻曝出去,刚红起来就片场殴打新人,吴世勋一定会死得很惨!

  抱着这样一点信念,这一次的周桓在监控器里看起来自然多了,他的体态依旧是酒醉后的懒散不羁,在吴世勋叫住他后,懒洋洋地回过身——

  就在他刚刚侧身了一半的那一瞬间,一直只追周桓的主机位忽然掉转方向,给了吴世勋一个正面特写,几乎就在同时,吴世勋的帅脸只在镜头里亮相了一瞬间,下一瞬他就一拳挥了出去——

  令周桓心里松了一口气的是,吴世勋真的没有狠狠地给他来一拳,他这一拳起势很猛,但是在空中划了四分之一圆弧后忽然放慢了速度,紧接着便以很慢的速度但是以非常夸张的姿态缓缓落到了周桓脸上——周桓自然是求之不得地配合,吴世勋的拳面刚刚碰到他脸上的皮肤,他就非常配合地猛地一仰头,吴世勋压上来,两人一起缓慢地慢慢滚到地上。

  “好!吴世勋不要停,继续打!”刘桂凌拿着小喇叭喊道。

  于是吴世勋便接二连三地用力挥拳、缓缓落下,直到导演喊道白丹枫可以推开乞丐站起来了,周桓还恍惚着。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不敢在名导演面前耍心眼还是不敢真的弄伤他,吴世勋真的没下一点重手。

  乃至于剩下的台词,周桓一直是恍恍惚惚的念完,大概是踩了狗屎运,神离的状态刚好和当时宿醉后又被爆揍一顿的白丹枫非常搭调。

  一镜拍到底,非常顺畅。

  于是接下来的一天里,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这场剧组里司空见惯又没有半点节外生枝的戏很快就被忘记了。

  突如其来的事故发生在晚上。

  晚上,吴世勋正在和朴灿烈电话里讨论是否要给哈啤做绝育这种终身大事时,忽然听见外面特别吵。吴世勋便随便说了几句挂了电话,正要起身去看,就见ricky从外面进来了。

  “不是去见广告商了吗?”

  ricky点点头:“嗯,广告商方面说还要考虑。”

  “哦。”

  “就知道你会失望,别失望,这个答复非常正常。你要知道,这一份合约牵扯着三条能赚国民度的好广告,有多少人的眼睛盯着这份合约。虽然你最近很火,但康师傅集团用代言向来不走寻常路,有的是人明明是大腕,却被无名小卒挤了,所以无论是新人还是老人,谁都有被选中的可能。这一次的机会,既然广告商给了我们,我们积极争取就好。”

  ricky说的广告商是指国内的老牌食品饮料集团——康师傅集团,够不够高端先别提,就冲这份老少皆宜的国民性,无数明星挤破头想要到这个代言。更何况这次的合约是康师傅的年度合约,至少包含未来一年里三个康师傅旗下产品的广告,对于艺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幸运大礼盒,招人趋之若鹜。

  吴世勋自然知道这份代言的难度有多大,康师傅集团选代言往往不按套路出牌,每一年的合约入选者都让人大跌眼镜,有些人是超级大腕,但有些人甚至从来没在电视上露过脸,很难说得清他们到底是根据什么条件选择代言。

  只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康师傅集团的广告代言选择人每年都是苏先生,一个四十多的老男人,在业界内风评不佳,据说是那种工作出色的人渣。

  吴世勋知道对这份合约不能抱着太大希望,因为落空的可能性很大,ricky能帮他争取来入围候选者已经实属不易。不过他还是觉得,是不是应该亲自去见一见代言商?

  “知道啊。”提起这个ricky明显有点无奈:“本来是说今晚我回来后接你再去和苏先生喝一次茶,但是我刚回剧组就收到了苏先生助理的短信,苏先生好像是头痛病犯了,已经临时住进了医院需要静养几天,说是三天后再约和你的见面。”

  吴世勋闻言只能点点头:“好吧。”

  两个人正商量着广告合约的事,就见菠萝他们几个从外面进来了,还纷纷带着冷笑。

  “怎么了?”ricky问道。

  “周桓说自己脸疼。”慕斯冷笑一声:“大晚上的不睡觉突然像狂犬病发作一样,在床上翻来滚去,把自己的助理和经纪人全都叫起来了,捂着脸说脸疼得像要炸开,还有肩膀和侧腰,又痒又辣,像是有小虫子在爬。”

  吴世勋心里了然,于是他没有说话。

  慕斯嘁了一声:“疼的真是地方啊,脸,肩膀,侧腰,不就是今天拍戏世勋碰到他的那几块地吗?装神弄鬼的,以为大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ricky皱了皱眉:“世勋碰到?”

  “ricky哥你别操心,这是今天临时加的打戏,不过大家都亲眼看着,咱们勋勋可是一点力气都没使的。倒是他,耍大牌欺负勋勋,到了晚上不睡觉还在那玩苦肉计。”慕斯呸了一口:“圈里奇葩多,这种智残的人渣我还是头一次见着。”

  ricky从慕斯的话语里准确地挑出了关键信息点,回过头向吴世勋确认道:“他耍大牌欺负你?”

  吴世勋只是摇摇头:“没什么,走吧,我们去看看他又在玩什么把戏。”

  结果一伙人走到周桓的房间门口,才知道他有多作。周桓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在床上滚来滚去,声嘶力竭地大叫,一会捂脸一会揉腰,围观的人快把屋子塞满了,急的周桓的经纪人一直在边上问:“周桓,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呀?!”

  周桓说不出个所以然,就是一直喊着“吴世勋”、“吴世勋打我”,但是没有人回应他,因为大家都是亲眼见着的,吴世勋根本几乎就没怎么碰着他啊。

  就在大家都不知所措的时候,被惊动的刘导终于赶过来了,他看了一眼床上满口胡话但确实好像很痛苦的周桓,无语地沉默了半天,终于有些烦躁地命令周桓的助理们道:“艺人得了什么顽疾,你们还这么看着?快点,把人拉医院去查查,把病治利索了再回组!”

  谁都能听得出,刘导不高兴了。

  细思量下,刘导发脾气的原因便也容易知道。这场打戏是刘导授意加的,吴世勋没怎么动手是大家全都看见了的,周桓现在在这哭疼,那不就是冲着导演来的?演员不满导演的安排就要在宿舍里撒泼哭疼,这种奇葩还是头一次见着。

  于是吴世勋在收获了大家一车的安慰和鼓励后平静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一夜无梦。

  第二天,剧组里的工作照常。男主角不在,一些配角的戏份只好提前搬出来演,零零碎碎的也忙了一整天。晚上,周桓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脸没事,肩没事,腰没事,只要是他捂着喊疼的地儿,没有一处有伤的。据说周桓嚎了将近三四个小时才平静下来,把经纪人吓得一大早就又带他做全身体检,体检结果出来,完全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也排除了神经痛的可能,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比较令人无语的是,在这场体检中,周桓歪打正着地查出了肾结石。医生的建议是,既然查出了就快点打下去,不费什么事,不然总是个隐患。

  于是周桓的经纪人就在晚餐时间讪讪地过来和刘导转达医生的建议,刘桂凌脸色很难看,“你们自己觉得可以,就别来问我。反正剧组烧的经费,有三分之一都是你们乐藤自己出钱!”

  于是,周桓的经纪人又向上请示了乐藤高层,就连周桓自己,都亲自给丛天啸打了个电话。

  就这样一番折腾下来,周桓才算是请到手两天假,要在医院好好休养了。

  吴世勋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在陪哈啤玩球,一颗绿色的网球让哈啤开心得不得了。吴世勋听ricky说完这件事的种种神展开后,不过淡淡地打了个呵欠,说道:“他要歇着就让他歇着吧,这个组,又不是少了他就不转了。”

  只是现在的吴世勋没有想到,自己一次小报复,阴差阳错间竟然卖给了周桓一个大便宜。


————————————————
十连发说到做到!!!

好开心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7)
热度(19)

2017-07-20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