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四十一章

第41章 (41)

  吴世勋真是无语了。

  他拿着手机回过头对菠萝和慕斯说:“老实交代吧,你们到底是谁天天和朴灿烈通风报信?怎么我这边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立刻知道?”

  菠萝撇了一下嘴:“打小报告换月奖什么的,你觉得这会是谁能干出来的事?”

  吴世勋眼前立刻浮现出ricky那张人前装叉人后傻叉的脸。他默默地放下了手机,对某总裁实行了坚决的无视政策。

  吴世勋这边内心无比嫌弃地穿上了臭烘烘的军大衣,正被臭气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包围着、默默做着快拍快过赶紧脱的打算,结果剧务就忽然跑过来和他说:“吴世勋你先等一会,主角那边出了点状况。”

  “哦。”剧组里这样的小bug很多,于是吴影帝习惯性地答应了一声,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过于宽大的乞丐服,目露犹豫。

  “要不要先脱下来等会再穿上?”慕斯提议道。

  吴世勋犹豫了一下,“算了吧,这东西脱下来的话我很难忍住不去洗澡。等会还要穿第二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会不好了。”

  于是吴世勋就裹着无比厚重又难闻的军大衣在化妆镜前复习剧本,菠萝和慕斯先去吃早餐,化妆室里只剩下了吴世勋一个人。

  这一镜的情节是这样的,男主角白丹枫用七年谈了一场血本无归的恋爱,在酒吧宿醉整夜,清晨被打扫卫生的人赶了出来。他衣衫凌乱、满面落拓地走在大街上,在拐进巷角时,由于没有看见巷口坐着的一个乞丐,一脚踩扁了乞丐刚刚买回来的一个烧饼。

  白丹枫喝得太多了,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踩到了什么,只是嘀咕了一句将脚边的东西踹开,然后继续摇摇晃晃地往家走。乞丐冲上来抓住他的衣领要求他道歉,白丹枫这才看清自己竟然招惹上了一个比他自己更落拓、更凄苦的乞丐。

  看到了比自己更倒霉的人,白丹枫有一点幸灾乐祸的嘲讽:“乞丐也有尊严吗?我赔你一个烧饼,但不会和你道歉。”

  乞丐说:“我不要你的烧饼。你可以不道歉,但你要把地上的烧饼捡起来还给我。”

  于是白丹枫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有点特别的乞丐,他终于稍微睁开眯着的眼睛看了一眼乞丐,发现乞丐虽然落拓但是眼睛很亮,看起来并不像那些长年靠讨饭为生已经从头到脚都是污浊的人。

  “你看着并不像乞丐。”白丹枫说。

  “我不是乞丐。”乞丐说,“我只是在思考我的人生。”

  “行为艺术么?”白丹枫嗤笑一声,“那今天受的欺负,就当是你给人生交的学费吧。”说着,白丹枫放肆地大笑着转身离开,留下乞丐在他背后,表情凝固地看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

  出于个人习惯,吴世勋只要一看剧本就会立刻钻进去,非常专注,以致于身上又臭又重的军大衣都感觉不到了似的。他仔细琢磨完了这一镜之后放下剧本,这才感觉到身上已经捂出了一层汗。估计现在即便是脱下这身衣服,他自己也会散发着一样的味道了吧。

  空荡荡的化妆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墙上的钟指到了七点,距离刚才剧务过来告诉他稍等一会已经二十分钟过去了。

  吴世勋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就在这时,吃完早餐的菠萝和慕斯一边说笑着一边进来了,菠萝说:“棚里没人,咱们直接去看吴世勋拍戏算了。”

  慕斯笑着:“开什么玩笑,这都二十多分钟了,按照勋勋一条过的脾气应该已经拍好了吧。咱们去宿舍找他吧,说不定他正在洗澡哦~”

  菠萝噗了一声:“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这么色的白富美。”

  慕斯正作势抬手要打他,两人路过化妆室,菠萝无意地往里瞟了一眼,就见吴世勋还穿着刚才的军大衣若有所思地站在化妆镜旁边。

  菠萝“啊?!”了一声,和慕斯一起进来:“吴世勋,你这是拍完了?拍完了怎么还不脱下来。”

  吴世勋脸色微沉,慕斯看着他的脸色仿佛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什么,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吴世勋:“还没拍?”

  “搞什么!”菠萝有些不满了,“慕斯你去叫一下ricky哥,他今天上午好像约了一个杭州的广告商谈代言,不知道出发没,你去他房间找一下。我去前边看一下,怎么这么半天还没完,周桓他是没带眼睛还是没带嘴,需要这么久。”

  菠萝一边说着一边和慕斯立刻各自分头行动,吴世勋一直沉默不语,他看着菠萝走出去,心里其实已经猜出了结果。于是吴世勋便缓缓拉开了拉链,一股热臭气涌上来,吴世勋狠狠地皱了下眉。现在这衣服真是脱也脱不下去了,自己身上沾上了一样的味道,还不如直接就穿着,这样大家最起码还知道是衣服的味道。

  于是吴世勋只好裹着军大衣也往周桓的化妆室那边去,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见菠萝整个人像一块僵硬的木头一样矗在门口,气得脸色发青。

  果然如吴世勋所料,周桓刚刚穿好衣服,头发弄了一半,正在和自己的发型师小姑娘笑着讨论lv秋季新款的公文包。

  菠萝回过头就走:“我去和导演说,一个菜鸟耍什么大牌!要耍回丛天啸床上耍去!”然而他刚走了一步,就被吴世勋抓住了。那只平时看起来纤细的手握住他的胳膊,那样有力,吴世勋目光幽深,看着明显知道门外有人却依旧装作什么也没看见那样笑闹着的周桓:“他这是作死,就让他作吧。”

  “世勋——你不能这样!”菠萝有些急了:“超人哥和ricky哥今天刚好不在,我和慕斯确实没什么说话的分量,但也不能看你就这样被随便什么阿猫阿狗欺负,他摆明了就是要欺侮你,我去和导演说,即使刘导不管这事,起码能让导演知道耽误大家时间的是他不是你!”

  然而吴世勋却摇了摇头,他拍了拍菠萝的手,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低沉:“没关系,这件事情不必跟ricky和超人哥说,他们今天要见的是个大广告商,专门坐飞机赶到杭州来和我们谈,不要因为这种小事耽误正事。”

  “那你……”

  “你和慕斯就在棚里等,半小时后我要卸妆。”吴世勋话音刚落,不等菠萝回答,就自顾自大步地往拍摄现场方向走了。

  其实周桓敢玩这手,也不过就是仗着这是开机后的第一镜。他拖一会,正好摄像组们也可以再调调机器,而刘导讲了一早上戏自己已经快蒙了,这二三十分钟的晚点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吴世勋走到场地上,果然见刘桂凌还在和女一号讲戏。小姑娘是临时换过来演女一号的,之前演的偶像剧都是青春傻白甜的路子,一时间很难转换角色。刘桂凌让她试着对自己演几段,效果都不好。因为今天的第二镜就要拍男女主角分手的对手戏,感情很激烈,所以刘桂凌也肯花这个时间给她讲,也比真拍的时候无数次ng好得多。

  只是纵然刘桂凌讲戏讲得很投入,小姑娘自己也肯听肯学,两个人却还是忽然闻到了一股非常难闻的气味。

  刘桂凌和竺潇同时转过头来,就见吴世勋穿着一件奇大奇丑的军大衣,脸上全是灰道道,面无表情地站在他俩边上。

  如果不是那双个人标志感极强的眼眸,估计没人能认出来这是吴世勋。若是吴世勋再戴个盲人墨镜在剧组里转一圈,估计还会收获不少零钱呢。

  刘桂凌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他是让道具组给弄一件真实一点的乞丐棉袄,但这也有点太味儿了吧?活像是刚从一个数月不洗澡的乞丐身上硬扒下来的。

  刘桂凌这么想,是因为他一时间还没有意识到,吴世勋已经在三十多度的高温天里穿着这件厚重的军大衣半个小时了。

  所以他这是来抱怨的?

  按理说,演员跟导演抱怨辛苦,那绝对是脑残新人才能干出来的事。不过这一刻,刘桂凌看着表情坚毅的吴世勋,觉得如果这个小新人真的炸毛了,自己也是可以给顺一顺的。

  毕竟今天的进度真的有点拖了,这也是他没顾得上的缘故。没办法,开机第一天,满满一组的新人,再有经验的导演也还是会焦头烂额。

  却没想到,就在刘桂凌舔舔嘴唇酝酿着该如何给吴世勋顺毛的时候,吴世勋忽然开口说:“刘导,我觉得第一镜不太对。”

  刘桂凌闻言明显一愣:“什么不太对?”

  “乞丐先生的反应不太对。”吴世勋非常平静地说,他说着就近拉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了刘桂凌身边,就像一个臭烘烘的毒气罐,一下子挨到了身边,刘桂凌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对面的竺潇下意识地往下咽,明显已经hold不住快要把早饭吐出来了。

  刘桂凌导演发挥了自己老男人的善良本性,让竺潇先到一边去自己琢磨,准备独自承受自己的决定带来的痛苦。

  吴世勋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快要把导演熏死了,他淡定地从旁边的凳子上随手拿过来一本剧本,几下翻到乞丐先生在影片的最后向白丹枫诉说自己的人生的那一部分,指给刘桂凌看:“导演你看,这个乞丐先生所谓的用行乞思考人生,其实只是想要站在最底层,静静地权衡一下自己人生的得与失,判断自己真正所处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在第一镜里他会说——我不是乞丐,我只是在思考我的人生。”

  刘桂凌没想到吴世勋竟然真的是来说戏的,于是导演的敬业精神打败了对恶臭的嫌恶,他很快就陷入了认真的思考,而后点头:“你说的没错,这本来也是我要和你之后说的,你能自己品出来,这样很好。”

  “可是导演,既然我对乞丐这个人行乞动机方面的感知和把握没有错误,那我觉得乞丐先生和白丹枫对手的第一镜冲突不够。”

  “嗯?”刘桂凌惊讶地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观众引领导向。”吴世勋张口就说出了一个专业化的词语,他毕竟是导演系出身,又有前世无数金奖影片的演绎经验。都说一个影帝半个导演,吴世勋前一世可是拿过三座影帝奖杯大满贯的。他一开口,立刻就让刘桂凌的眼睛亮了一下。

  “这是励志文艺片没错,但是只拍出情怀还是不够的。150分钟以上的电影拍的不仅仅是票房,还要有高通场率,如果有很多观众只看了个开头就受不了枯燥走人,那对后续的票房积累和以后的冲奖都是很大的损失。”

  吴世勋说到这里及时地住了口。果然,他看见刘桂凌此时看他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上一世凭借这部戏刘桂凌拿到了年度最佳导演奖,他知道,这个奖不是偶然,刘桂凌当年是早在拿到本子的时候就有这个念头,只是大概这一世的演员阵容太惨,逼得他不得不暂时将念头搁浅。

  “那你觉得,该怎么样?”刘桂凌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向演员问导演问题,竟然还是一个新人。

  吴世勋略略思考了一下,一边看着剧本一边说:“其实我今天是有点紧张,不过好在周桓那边碰巧不知道出了什么bug拖了半个多小时,我裹着衣服没事干也能补一下剧本。不过刚才在脑海中串了一下前面的情节后,我忽然意识到影片的前四分之一有些平,也就是说,将近四十分钟里,并没有太多叫好的爆点。”

  真是一张口就搔到人最痒处,前四十分钟的平淡,恰好也是刘桂凌一直有些担心的事情。只是他本来打算增添几个冷幽默点把这四十分钟撑过去,虽然这不是太好的办法,但却是能在不扰乱剧情节奏的前提下留住通场率最值得尝试的对策了。

  吴世勋想了想,继续说:“乞丐这个角色在观众心理定势中是一个注定被忽略的存在,按照剧本下来,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观众要等到剧情节奏过了百分之六十之后才能意识到,乞丐先生是个很重要的角色。然而乞丐又是在开场十分钟内出现的唯一一个除了主角之外的重要角色,所以……”

  “所以我们不妨将这个冲突设置得明确一些,不要过于含蓄,让这个角色一开始就提起观众的注意,引起观众对这个角色的期待。”刘桂凌的眼中闪过一抹光,他一把将吴世勋手里的剧本拿过来,飞快地翻着,一边兴奋地念念道:“没错,我怎么没想到这样,既不会扰乱人物关系,又能迎合市场,没错,就这样!”

  吴世勋看着刘桂凌投入地看着剧本琢磨着加冲突,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五分钟后,还在化妆室里和发型师谈lv的周桓忽然接到剧务的消息——五分钟之后立刻拍第一镜,并且导演调整了第一镜的部分内容,要求乞丐在被白丹枫踢开自己的烧饼之后冲上去把男人摁在地上打一顿。

  周桓听着这个消息,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僵在了化妆椅上。

  数秒后,他难以置信地反问;“要吴世勋把我摁在地上打一拳?”

  场务平静地摇了摇头,纠正他:“不是一拳,是很多拳。”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