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果爱好者!

影帝再临(重生第二十九章)

第29章  (没有名字没有名字没有名字)

        吴世勋只想到了要重写前生辉煌,没有想到还要接着上一辈子的,继续挨老钱头的骂。

  其实他也没做错啥,不过老钱头骂人,也不需要你做错啥。你只需要乖一点,低头听着就行。什么超一流大牌啊,什么国际身价啊,在老钱头面前那都是浮云。有能耐你从这屋子里走出去,以后别上他做监制的戏?

  吴世勋就是太明白这点了,所以他顶着这个冤过天的“私自离开剧组”的罪行一句辩白都不敢有,乖乖地抱起哈啤自觉进入了监制老钱头的炮火覆盖范围。

  ……脸皮厚不厚,都是骂出来的。就算他倒霉攒人品吧……

  老钱头本来也没想到今天骂人会捎上个炮灰,吴世勋一个新人,按理说新人不做错什么事他是轻易不会下狠嘴的。不过他看着吴世勋抱着狗过来,倒仿佛是非常习惯成自然的样子……

  这让本来张口欲喷的老钱头停顿了一下。只见这个最近在网上已然被炒成小网红的少年,抱着狗,面色淡定地过来,立定站好。

  不卑不亢。

  吴世勋自己低头三十度鞠躬的同时还非常应景地按下了哈啤的脑袋:“钱老师对不起!”

  哈啤非常配合地耷拉下耳朵:“呜……”

  这种听话到让人没脾气却又不会显得很软柿子的新人,其实蛮对老钱头胃口。哈啤低着头蹭爪爪,嘴巴周围的毛油光锃亮,在摄影棚的高光下一打简直有广告特效感。吴世勋瞟见老钱头斜眼盯着哈啤狗嘴巴看,默默地伸出袖子给哈啤擦了把嘴……

  钱监制硬是气乐了出来。

  其实对吴世勋这个新人,他总体上还是满意的。上午那一镜虽然没有台词,但是难度却不小。方远道这个人物在剧本中的个人情感接近饱和,饰演时就很考验演员功力,差一分不足,过一分毁矣。而吴世勋第一次上镜就把握得很好,再算上之后绝对挑战新人心理素质的特写镜头,吴世勋能够一条过,这也是他一开始所没想到的。

  于是老钱头表情变化着端详了吴世勋和哈啤片刻后,清了清嗓子,改用了虽然嫌弃但温柔不少的语气说道:“这狗身上一股什么味?”

  吴世勋抬头:“嗯?”

  哈啤抬头:“?”

  老钱头皱了皱鼻子:“剧组花钱买的盒饭全让你喂狗了,狗身上一股肘花味!”

  吴世勋:“……”

  不远处的tommy闻言默默地把手里的狗食盆藏到了背后,装作没事人似的一步一步无声地退出了围观圈。

  吴世勋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小动作触动了钱监制那似乎已经丧失多年的名为“温柔”的神经,他承蒙大赦,抱着哈啤鞠躬发誓再也不用剧组的肉喂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战火圈。

  在吴世勋的背后,老钱头喝了一口茶润喉,然后继续朝谢秉涵怒吼:“再来一次!再不过你试试!”

  ……相信没人敢在老钱头那里“试试”。吴世勋默默决定回去后把第二天的剧本再读二十遍。

  ……

  第二天早晨,吴世勋正捧着剧本琢磨戏呢,ricky就风风火火地杀了进来。大经纪人一推开门,哈啤“嗷”地一声就从凳子上蹦了下来,眦着牙冲他喷气。

  ricky被吓一哆嗦,坐在床上的吴世勋放下剧本,淡定地看着他和哈啤对峙,丝毫没有援助的意思。于是ricky和哈啤人眼瞪狗眼瞪了一会后终于认熊了,他朝哈啤作了个揖,“狗兄,麻烦让个道。”

  哈啤闻言伸爪扒拉扒拉耳朵,悠闲地打了个哈欠,迈着狗步掉头走了。

  ……这狗不是真能听懂人话吧……ricky甚觉诡异,某局不是规定说,建国之后动物不许成精吗?

  ricky猛甩了甩头,回过神来对吴世勋说:“你那个广告今天开播了!”

  吴世勋反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ricky说的是他之前拍的唇膏广告,不由得挑眉:“这么快?”

  “嗯那。”ricky爽歪歪地一屁股坐在吴世勋边上,掏出手机给他点开了下载好的广告视频。

  经过后期处理最后播出的广告跟吴世勋之前看到的毛片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视频中的吴世勋被打造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白天里作为职场精英的他冷酷而禁欲,而夜晚变身成为摇滚小子的他涂上红唇,捧着女神的照片睡着,又显得跳脱而开放。geller十足美艳女神,清晨逆着光走过来的那一镜,完全是自由女神从雕塑上走下来了的即视感。最后女神将红唇印回到吴世勋唇上的那一刻,吴世勋自己还没觉得怎么,就听旁边一声夸张的咽唾沫声……

  吴世勋扭过头无语地看着ricky,“ricky哥,你真的该找一个女朋友了。”

  ricky哼了一声,把手机夺回来:“你懂什么,cg就是我的女神。”

  吴世勋回忆了一下那天拍广告时cg卸妆后的样子,点头:“嗯,她是挺好看,不带妆也挺好看。”

  ricky感慨一声:“是呗,欧美人基因好,高鼻梁深眼眶,不化妆也性感啊。”

  吴世勋闻言没再说话,不过他偷偷地回忆了一下萧奇的长相——高鼻梁,深眼眶,圈里最有欧美范的女星,已经被粉丝怀疑过无数次混血了。

  吴世勋再一次在心里默默地给俩人身上绑了根红线。

  不晓得如果日后萧奇为夫出走乐藤,丛天啸脸上会是什么颜色。吴世勋内心里表示很期待。

  广告是0点开播的,armani很大手笔,大把广告费砸出去,势要与同季的l唇膏争风头。目前已经占据了国内移动终端视频播放器app前三家的视频广告,还有几个收视率很高的地方卫视。吴世勋等会要上的一镜台词很多,坐在化妆棚里让化妆助理给化妆时还闭着眼在脑海里复习台词,ricky就不嫌弃地搬个小板凳坐在边上,在微博里试着用各种姿势搜热门关键词。

  什么“禁欲男神大变身”啦,什么“红唇大魔王”啦,什么“让我做你手里的小口红”啦,什么“吴世勋和cg的早安么么哒”啦……不要太火爆。赞美加示爱的段子看得ricky心花怒放,不停地叨咕粉丝们简直一个个都是萌!萌!哒!

  ricky不仅自己在微博广场里翻看大家的反响,遇到某些条赞美得特别夸张逗比的还会大声读出来,周围的小助理嘻嘻哈哈笑成一团,就连哈啤都翻着肚皮在地上咕噜噜地打滚。

  不仅在微博上,某知名化妆论坛现在也已经炸了锅,一个名为“唇膏全色号真人试色!唇膏男神镇楼!”的帖子被顶上了版首。楼里的妹子们激情澎湃,购物欲望简直可以物化成火焰烧掉一片草原,吴世勋的超清广告视频截图镇楼,人气指数蹭蹭蹭狂飙。

  ……

  等吴世勋化好妆时,某网红段子手针对这季唇膏广告发布了一条评论,其内容是——“早听说armani新款唇膏起用男代,今天算是看到了威力。早上的飞机飞香港公办,就这么一会已经收到表姐表妹和女朋友共三条求代购短信。表姐大手笔,要收全套!仔细想想人家的广告部毕竟不是纸糊的,这一用男代带来的结果,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里各种唇膏都会各种效仿用男代了吧。ps:以男性的审美来看,吴世勋接的这个广告,不算烦人。”

  “哇……”慕斯惊讶地掏自己手机,一边狠锤吴世勋肩膀:“勋勋你不知道,这人在微博上向来可爱装叉,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还从来没正儿八经夸过任何一个男星呢!”

  ……吴世勋其实知道,不过他没空说话,默默地伸手揉了揉自己被狠锤快要脱臼的肩膀。

  现在还是上午,但是新广告带来的正面影响就已经非常显著了。泰和联媒部顺势运作牵头,很快,微博上就出现了正经八百的吴世勋粉丝官微,将广告视频置顶,底下赞美一片。

  有个热门评论说:有着禁欲气息的男神一直都能吸引我,但每次喜欢上谁都不会喜欢很久,因为觉得他们都飘在空中,太不食人间烟火。但是这个广告看完之后真的心潮澎湃啊,我的禁欲男神还有如此性感火辣的一面,不要太真实!不要太诱惑!爱勋勋[心]

  1926赞。

  还有个热门评论只有简简单单九个字: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3444赞。

  ricky看着这个简短而精道的评论拍大腿呼好,立刻和泰和联媒沟通,很快,原本的广告视频微博就作出了修改,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八个字一起置顶。

  等到吴世勋换好戏服化好妆,准备可以上镜了的时候,这八个字已经快成为他的网络代名词了。

  不过吴世勋对这一切暂时都没有太理会,今天这一镜非常重要,他一定要演好。

  这一镜是方远道和秋家的一个下人私自见面的镜头。这个下人名叫郭四,原来老家是倒腾药材的,后来因为秋乔两家的斗争而受连累,同样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当年郭四来找方远道,希望和他联手扳倒秋乔两家,方远道本来对秋家无仇无怨,便没有答应。但是这个郭四曾经在他最落魄之时对他有过一饭之恩,他便给郭四出了个主意,让郭四先想办法被招进秋家做事,再谋时机。

  而这一镜,就是随着方远道自己的力量渐渐发展起来,他有意将郭四招至麾下,先收拾乔家,故而安排的茶馆会面。

  郭四在整部剧里的戏份很少,是配角中的配角,因此剧组聘请来的演员是一个专业龙套。这位龙套先生曾经在很多类似的电视剧中扮演过那种苦大仇深的寻仇人,因此这一镜当然没有问题。

  吴世勋很快调整进入状态,心无旁骛,然后和龙套先生各就各位。

  刘挚在监控器后面坐着,高声喊道:“一会二号机拉近拍吴世勋,一号机正切过去,好,一,二,三——!”

  清静的茶馆里,方远道背靠窗户而坐,神色淡然地举起茶杯喝茶。吴世勋完美的侧颜轮廓完全展露在镜头特写下,非常英俊。他品一口茶的功夫,郭四出场了。郭四穿着一身深褐色的褂子,颜色很朴素,但是衣料还算说得过去,一看就是哪户富人家里干活的人。他找到方远道后走过来坐在了他对面,低咳一声:“你找我?”

  吴世勋轻轻放下茶杯,转眼看他。这一转眼,就将方远道骨子里书香家庭公子的气质展露出来了,吴世勋轻轻垂目,看着茶杯中的茶叶低声道:“看你的穿着,在秋家混的不错。”

  龙套先生嘴角扯出一抹冰冷艰涩的苦笑:“家世之仇岂能忘,只不过苦等机会罢了。”

  “其实于你而言,秋乔两家皆是敌人。以你一己之力,怎么可能扳倒这两大世家。更何况,乔白的母族白家,同样也是实力强大的家族,乔白的母亲可是白家嫡出大小姐,白家只怕不会冷眼旁观乔家倾覆。”

  龙套先生呵了一声:“纵然飞蛾扑火,但家仇背身,即便明知是火,也要扑上去。远道兄自己自己不也是这样?”

  吴世勋轻轻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我和你,倒真是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的仇家只有乔家。现在我已然决定做秋家的棋子,助他们扳倒乔家!于你而言,先搞谁都是搞,想不想加入?”

  龙套先生闻言一愣:“难不成你要我先帮助秋家?”

  吴世勋缓慢地抬起眼,眸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他轻启薄唇,终于将那段在心中排演过无数次的台词说了出来:“其实我今天找你,正是觉得你是我在这个城市里的唯一一个朋友。当初错误地建议你先去秋家,是我自己还没有认清局势。现在我找到了更好的机会,就仅代表我自己来挖个角——”吴世勋说到这,微微一停顿,在龙套先生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后继续说道:“当然了,愿不愿意全看你。功成背主什么的,在这乱世中太常见了,我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你如果愿意,日后我们两个复仇之路上能相互扶持,我也当然不会亏待你。你若是还犹豫,我看秋家现在也渐渐重用你,如果你留在秋家,也未尝不会真的找到好机会。今天的会面,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大概是吴世勋眼中少年筹谋的光芒太盛,龙套先生本来心中算计着时间要露出震惊之色,却在听吴世勋朗声说出这一串台词后,竟然真的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咔!”刘挚适时地叫了停,他回看了一下吴世勋和龙套先生各自的几个特写,非常满意:“不错,这条就过了。”

  龙套先生这才回过味来,本来这一镜吴世勋台词很长,他以为至少会ng一次之后剪辑的。他晃过神来看吴世勋,对面的年轻人已经瞬间脱掉了戏里的情绪,礼貌地向他微笑点头,然后转身走了。

  吴世勋下来后找到不远处的ricky,ricky正看着手里的一款普通录像机里的录像回放,他录下来的,正好是刚才吴世勋最后一段长台词的镜头。

  “录完整了吗?”吴世勋走过来低头跟他一起看。

  “嗯,完整的。”ricky看着保存好的视频文件若有所思:“你让我录这个东西干什么?”

  吴世勋淡定地弯腰抱起在他脚边拱来拱去求抚摸的哈啤,说道:“让周桓自己打脸。”

  “什么?”ricky愣了一下,然而还没等到吴世勋解释,某个人精一样的经纪人便自己懂了,他惊讶地看着吴世勋:“你不会是和我想的一样吧——”

  吴世勋毫不遮掩地点头:“就是啊。”他一边说着一边逗哈啤吐舌头,低声道:“只希望周桓别辜负我的期待,那天见面真的带了录音笔。”

  吴世勋说着,害怕ricky多操心一样的,又解释了一句:“几乎一模一样的一段话,即便他放出来,大家也只会觉得是他录了我的片场录像然后稍微加工和改动了一下。”

  ricky沉默了许久,而后虚弱地说:“我觉得其实你根本不需要公关团队,你简直就是神级腹黑。”

  吴世勋闻言耸肩,一脸怪我喽地看着ricky:“如果周桓自己不作死,我这一手也没处用啊。”

  其实吴世勋本来自己也在犹豫,他本来的计划是去系统商店里买个宝贝,干脆把自己的声音变一变,等周桓他们将录音放上来时,雇两个技术大神在论坛里发个技术分析贴,证明一下录音里和吴世勋本人根本不是一个人的声音。

  这样一来,乐藤想要拿他和朴灿烈的关系做文章,结果上来就被打脸,之后再说什么也不会有人信了,一劳永逸。但是吴世勋当时没想到广告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出来,趁着现在这个形象正面度加大的节骨眼,乐藤趁机动手打压他的机会非常大。而也正是这个人气很旺的时候,似乎可以趁着收拾周桓的机会,提前曝光一下自己的片场生活。

  这年头,明星也不能光靠公司包装和荧屏作品来维持曝光率,得学会自我营销。这样一箭双雕的买卖,绝对不亏就是了。

  ……

  事实证明,吴世勋对乐藤行事节奏的把握还是很准确的。就在唇膏男神的热门话题轰轰烈烈被大家疯转了一天后,晚饭时间,某微博认证为“乐藤签约演艺练习生”的一个小菜鸟发的一个状态,突然被某几个段子手联手转发上了热门广场。

  “真是对这个圈子失望了,什么唇膏男神,一个不要脸卖后面的也能是男神吗?无所谓,反正我签约期快过了,打算改行了。手动再见。”

  理所当然的,此男立刻被众多路人和吴世勋的粉丝喷了个狗血淋头。评论里已经有人把他人肉出来了,其人真的是乐藤签下的一个快到期的练习生,没有作品,一直没被起用。

  正愁爱偶像无处表达的粉丝们简直是调动了生命的热情去骂他,骂了一个小时后,这个名为“戴戴暴走演艺圈”的小菜鸟终于成了微博关注度极高的名人——虽然是被骂出名的吧。

  一直坐在宿舍床上帮哈啤顺毛看手机的吴世勋默默地观看着微博上的动向,眼看着那条文字微博已经被几大段子手刷屏了,吴世勋琢磨着,差不多该来了——

  果然,已经被喷成翔的某人坐不住了,爆出了一段音频,配字是——“不是我要把事做绝,吴世勋你刚当上个破网红就指使粉丝这样骂人,仗势欺人吗?让你知道什么叫不见棺材股落泪!”

  吴世勋淡定地点开了音频,背景有轻微的唰唰嘈杂声,果然,是那天在咖啡馆里他和周桓说的那番话——

  “其实我今天找你呢,是觉得你是我在这个圈子里的第一个朋友,当初错误地把你带去丛天啸家里,是我自己没有认清局势。现在我找到了更好的机会,就代表朴灿烈来挖个角————当然了,愿不愿意全看你。爬床上位什么的,这个圈子里太常见了,我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你如果愿意,日后我们两个事业上能相互扶持,泰和也当然不会亏待你。你若是还犹豫,我看乐藤的官博正在主推宣传你,如果你留在乐藤,也未尝不会有好的发展。今天的会面,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吴世勋关了音频叹口气,这段完形填空有多完美,过不久对方自己打脸就有多狠。他真的有点遗憾这次乐藤拿出来当枪用的竟然不是周桓。

  也许周桓是真的把丛天啸伺候舒服了,丛天啸动真格想把他也捧成印钞机了呢?

  不过丛天啸弄出来对付他的这都什么货色?“戴戴暴走演艺圈”,也未免太轻看他吴世勋了。

  吴世勋丢开了手机后抱着哈啤躺在床上出神,五分钟后ricky的电话拨了进来——

  “吴世勋,要不要我现在把片场的视频放出去澄清?”

  “不用。”吴世勋想了想,“让他们骂一宿吧,明天早上再放视频。我想大概只有等乐藤上蹿下跳把我和朴灿烈这篇文章作透了,转折后才能让他们再也不敢碰这个话题。以后啊,谁碰这个话题,不用我们张口,群众立刻拿这次的打脸事件帮我骂回去,这才算是真的一劳永逸了。”

  ricky:“……”

  吴世勋:“怎么了?而且我个人也觉得转折太快的话怪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反正我已经是‘网红’了,不妨就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红透了算了,也算给新戏做侧面宣传吧……这样有什么不妥吗?”

  ricky沉默了片刻后说:“妥,太妥了,你这是一箭双雕,不,三雕,不……算了,我刚只是在想还好自己当初答应做了你的经纪人。若是我现在还在乐藤,大概会为了对付你而加班熬死。”

  吴世勋:“……”

  “你太tnnd的腹黑了。黑的这叫一酸爽!够味!成!就这么办!”ricky痛快地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赞美”了吴世勋一番,挂断电话前,吴世勋还听见ricky跟身边的人潇洒地说:“不用咱瞎操心,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吴世勋挂了电话后有一会,才忽然想起来还有朴灿烈。其实正常公司艺人陷入舆论危机,都是经纪人团队和公关组上手解决,最多扯上个联媒办,跟人家公司总裁没半毛钱关系。不过既然朴灿烈……既然朴灿烈自己认为已经和他算是恋爱关系了……那就告诉一下……吧?

  吴世勋拍了拍哈啤的脑袋:“咱跟不跟朴灿烈说这事?”

  哈啤小豆眼里亮晶晶的:“汪汪!”摇尾巴。

  “不说?”

  “汪!”

  “那朴灿烈会很不爽吧……”吴世勋若有所思:“他挺小心眼的。”

  “汪!”哈啤兴高采烈地打了个滚,把自己摊成大字型趴到了吴世勋肚子上。

  吴世勋笑了出来,捏了一下狗爪;“朴灿烈真是白疼你。”他想了想,还是拨了那个号码。

  意外的是,朴灿烈关机了。吴世勋对着手机皱眉,而后顺着通讯录找到了朴灿烈留给他的总裁助理电话——

  朴灿烈留下的联系人名称是“一肚子馊主意的胖子”……

  吴世勋嘴角抽动了下,点击拨号。

  胖子助理很快就接起了电话,虽然这是吴世勋第一次联系他,但是很显然,他手机里早已经存好了吴世勋的号码。于是吴世勋在电话被接起的那一瞬间就听见了一个喜感而谄媚的声音:“哎呀!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亲爱的老板娘!老板娘深夜来电有何吩咐呀?”

  吴世勋:“……你说的是谁我不认识……”

  他什么时候成了泰和的老板娘?朴灿烈……你这个宣传部部长……

  胖子助理故做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嘻嘻笑着:“哎呀,我瞎说的——总裁专属大红人吴世勋先森,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呢?需要我帮买夜宵吗?需要我帮联系造型吗?需要我深夜给您八一八朴总那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吗?”

  “…………朴灿烈手机关机了,他人呢?”

  “噢!老板前两天通宵加班累着了,今天说在家休息一天不来公司!”

  “哦……”

  原来是在家里睡觉啊。

  吴世勋松了口气,说:“嗯,我知道了,谢谢。”

  “不谢不谢,感谢拨打朴总百事通服务热线,期待您的下次使用!如果您对我的服务满意,请不要忘记向老板美言几句,再见……”

  嘟、嘟、嘟……

  “……”

  吴世勋突然有了一种非常微妙的直觉,他脑补出了每天蹲在朴灿烈手机背后给他发短信的不是朴灿烈本人,而是这个“一肚子馊主意的胖子”。

  他郑重地回到联系人信息页,把“一肚子馊主意的”这几个字删掉,打上了“轻易不要打给”。于是某不靠谱助理的联络人名片就变成了“轻易不要打给胖子”。

  ……

  吴世勋琢磨着,既然朴灿烈在家睡大觉,那么就干脆让他睡吧,明天早上让ricky放出澄清录像,估计朴灿烈也就不会受到太大惊吓。

  晚饭后就没有吴世勋的戏份,吴世勋决定在ricky的陪同下一起出门溜溜哈啤。今天天气实在太热,就连馋狗都不爱盯油腻的红烧肉了,转而开始啃苹果。吴世勋在网上查了一下养宠心得,这才知道其实不应该给猫狗吃太多含盐分的东西,否则会掉毛,便托闲着没事的慕斯在网上帮他买几袋狗粮。

  俩人一狗晃晃悠悠地晃出了影视城,哈啤狗小脾气不小,东闻闻西蹭蹭,就是找不着中意的地方解决狗生大事。吴世勋只好和ricky在它屁股后头默默地跟着,让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花费在陪狗找厕所的乡间田野上……唯一的区别在于吴世勋是因为比较宠狗,ricky是因为比较不敢惹狗……

  ricky一边走一边刷着手机微博,时刻关注着网络风向,他咂嘴说道:“网上现在两大阵营针锋相对,冰火不相容,你已经成功地把自己彻底推到风口浪尖上了。”他说着,改用了夸张的唱戏语气:“哎呀——是功成名就,还是身败名裂,就在明天啊……”

  吴世勋想了想,问道:“骂我的人多吗?”

  “不少。”ricky手指飞快往下刷,一边刷一边摇头感慨:“当了这么多年经纪人,无论看过多少回黑子,都还是觉得他们骂起人来太狠了,这真是把人往死里骂啊。”

  “念一条看看?”吴世勋淡定地提议。

  “嗯……我找找啊……那,比如这条吧——”ricky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照着手机屏幕读:“顾莲花我去你大爷!老子看你广告就知道你骚的厉害,果然自掘坟墓了吧,新人靠爬床卖后面上位不要太得意,还没火起来呢尾巴就翘起来了?看你最后是翘尾巴还是翘辫子,呵呵,明天头条见!”

  吴世勋闻言停下脚步,神情严肃地看向ricky。ricky一愣,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对吴世勋太放心了,这货再神也是个新人,没被人骂过,或许自己不该给他读这么刺激的?

  ricky正打算改口安慰吴世勋反正明天舆论风向就回来了,却不料吴世勋自己先开口了,严肃地问他:“这人什么意思?难道我现在还没上头条?要等到明天才能上吗?”

  ricky:“……”

  吴世勋若有所思地舔了舔唇:“难道是我高估了这种风向神转折的炒作威力?”

  ricky:“……”

  “不应该啊……这都2010年快入秋了,微博都有了一年了吧,不至于这么冷清啊……”某腹黑男神还在纠结着,ricky只见他蹲下身子拍了拍哈啤的头,试图和狗交流:“哈啤你说呢?”

  哈啤回头,朝吴世勋谄媚地伸出了舌头。

  ricky彻底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这一人一狗摧毁了。

  ……

  等到哈啤终于寻觅到了中意的宝地,开始愉快地嘘嘘嗯嗯了,吴世勋才算松了口气。他正认真地和一脸黑线的ricky嘱咐自己明天早餐的包子一定要肉馅的不要素馅的,就见不远处一辆熟悉的黑车在公路上朝两人的方向开过来。

  目的地,貌似是他们身后刚刚离开不远的影视城。

  朴灿烈?

  ricky也看见了某总裁的座驾,他突然意识到不好,立刻丢下吴世勋挥舞着两条胳膊就跑到马路边上,就差没高呼着“看我!看我!我们在这!”……

  好在朴灿烈眼神好,真的看见这个长臂怪物一样的经纪人,黑奔驰果断减速,靠道边停了车。

  朴灿烈下车,径直拨开跑过来跟自己问好的ricky,大步朝吴世勋而去。就刚才一照面的功夫,ricky就被朴灿烈脸上冰冷的严峻神色冻伤了,悬着一颗心跟过去。

  哈啤刚解决完胀肚问题,便端正地坐好和吴世勋一起迷茫地眯着眼(狗眼)看朴灿烈脚下生风地冲过来。

  “怎么回事?那个音频?”朴灿烈上来就问:“我听声音有点哑,还真是你那天和周桓见面时说的话?被录了你都不知道?这种话怎么能和周桓乱说?”

  吴世勋淡定地反问:“欸?胖子说你在家睡觉,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朴灿烈面色青黑:“发生这么大的事,网上都把你骂掉一层皮了,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吴世勋好整以暇地指指手里的电话:“你关机了。”

  哈啤:“汪汪!(怪谁?)”

  朴灿烈气结。

  在后面听明白了朴大总裁怒点何在的ricky这才敢露头,他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给朴灿烈:“朴总别着急,我们已经有应对之策了。”

  “什么?”朴灿烈半信半疑地接过手机,点开了ricky找出来的一段视频。

  这是一段片场拍摄的视频,而且还是吴世勋的戏。吴世勋穿着戏服,神情清冷,然而眼眸中的情绪却非常激烈——“其实我今天找你,正是觉得你是我在这个城市里的第一个朋友。当初错误地建议你先去秋家,是我自己还没有认清局势。现在我找到了更好的机会,就仅代表我自己来挖个角——”朴灿烈看到这明白了,摁下了暂停键,挑眉看着淡定脸吴世勋:“相同的话?”

  “嗯。”吴世勋皱眉看了看哈啤嗯嗯出来的便便,有点嫌弃地皱了皱鼻子,低声道:“只有那几个关键词不一样,明天把这个放出去,大家只会说是乐藤狗急跳墙,把我拍戏的片段拿出来完形填空了。”

  朴灿烈:“……”

  合着他飞车过来,全都是小题大做?

  ricky弱弱地插了一句话:“朴总,现在乐藤毕竟在拿您和吴世勋的关系做文章,您的总裁座驾就这样明晃晃地现身影视城,不太好吧……”

  朴灿烈恍然“哦”了一声,“急忘了。”

  “那您这就回去还是……?

  “你帮我把车开回去吧。”

  “啥?”ricky忽然觉得自己多此一问是在给自己找事。

  朴灿烈想了想,不顾某经纪人瞬间惨绿的菜色脸,点头道:“嗯,开回公司,然后随便弄辆别的小破车开回来接我。”

  朴总……您知道这一来一回就是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吗?也太不拿经纪人当人使了吧!

  不过ricky心里吐槽千百遍,行动上还是表示出了对总裁大人的绝对忠诚,他领了车钥匙闷头钻进了车里,麻利地发动车子掉头走了。

  四周只剩下朴灿烈和吴世勋两个人,哈啤的大事也解决完了,悠闲地坐在旁边仰脖等着看两个主人碰撞出爱情的小火花。

  吴世勋说:“你现在貌似不太方便在影视城里露脸。”

  朴灿烈的表情闷闷的:“那就找个人少的地。”

  “哦,那……”吴世勋想了想,“不远处有个荒废的隧道,去那边吧,大概能凉快点。”

  “嗯。”

  于是两人一狗朝隧道进发,哈啤冷不丁一见它的第一任大金主,整个狗都嗨起来了,在吴世勋和朴灿烈中间左蹭蹭,右蹭蹭,撒着欢地跑。

  吴世勋倒是挺乐得见肥狗多蹦跶蹦跶,要不然养太胖也不好看。但是朴灿烈一直保持低气压,似乎还没从自己浪费感情的打击中走出来……

  吴世勋小心翼翼地拽了一下朴灿烈的袖子:“生气了?”

  朴灿烈沉默。

  “也不怪我啊。”吴世勋有些无奈地摊摊手:“我试图联系你了。”

  朴灿烈依旧沉默。

  总裁病发作起来,真是无药可医。吴世勋索性也不再解释,低头逗着哈啤,一人一狗走的也挺嗨森……

  ……旁边的朴灿烈脸色更加阴森。

  ……

  结果证明,是吴世勋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了,他以为隧道洞里是阴凉地方,肯定比被阳光暴晒了一整天的外面凉快,却不料人一进洞,就是一股扑面而来的潮热,衣服瞬间就贴在身上了。

  ……像是进了澡堂子。

  哈啤也立刻热蔫巴了,俩耳朵一耷拉,又开始模拟风扇ha~ha~ha~地喘了起来。

  吴世勋回头瞥眼看,朴灿烈明明也都热得淌汗了,还是板着扑克脸。

  “嘁!”吴世勋忍不住嘟囔了一声:“小气吧啦的。”

  然而下一秒,一直沉默的朴灿烈突然往吴世勋身前迈了一步,拦住了吴世勋的路。吴世勋惊讶地抬头,朴灿烈直接沉默着伸手箍住了他的手腕,直接把他往后推了两步,把他摁在了桥洞一边潮呼呼的墙上。

  朴灿烈走近,一手捉着吴世勋,一手撑在吴世勋身后的墙上,声音低沉——

  “你每天神神秘秘的,到底有多少事没告诉我?”

  几乎贴合在一起的距离,凑近的鼻息,被笼罩被禁锢的姿势……吴世勋一瞬间就红了脸。

  “你又从来没问过。”吴世勋低声说道。朴灿烈的双眸漆黑深邃,眸光闪烁,一时间竟让他不敢对视。吴世勋微微别过了脸看向隧道另一个方向,那里愈发幽深,不见尽头。

  就像朴灿烈的眼睛。

  朴灿烈冷哼一声,垂下眼:“做了我朴灿烈的人,就不能有事瞒我。好事,坏事,必须都让我知道。”

  吴世勋心跳像是漏了一拍,他嘴硬道:“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的人了?”

  “哦?”朴灿烈勾起嘴角,带些痞气地一笑:“我以为这个话题我们已经探讨过了。”

  “是啊,昨天讨论的结果是,你自己自作多情。”

  “这样啊……”朴灿烈眸色一黯,然而只有一瞬间,下一瞬,他整个人更加贴了上来,松开抓着吴世勋手腕的那只手,轻柔却不容躲闪地抬起了吴世勋的下巴。

  某总裁低声说道:“好吧,今天我就给你盖个戳,让你知道自己已经是我的人了。”

  吴世勋的瞳孔瞬间缩紧,然而已经晚了,朴灿烈的脸已经压了上来,那英挺的鼻子先触碰到了吴世勋的鼻子,朴灿烈微微调整了下角度,终于将唇覆了上来。

  吴世勋分明已经被松开手,却竟然难以动弹……

  朴灿烈的吻很温柔,他嘴巴里还有清爽的薄荷味,在这样潮湿闷热的隧道里就像一泉甘甜清洌的水,让人神往。

  迷醉的气息在两人鼻息间游窜,哈啤当时就震惊了,瞪大着狗眼傻了吧唧地看两个主人在一起做少狗不宜的事,一时间竟也忘了继续喘粗气……

  朴灿烈给了吴世勋一个长达一分半钟的初吻,他缓缓松开口的时候,吴世勋已经面色潮红,胸膛急促地起伏了。

  现在就知道到底谁才是老大了吧。朴灿烈心里不无臭屁地想,他伸手扶了一把吴世勋,嘲笑道:“你的肺活量太差了,这么一会就不行啊……”

  “……”

  “哎呀,还是要勤加练习,体力得跟上,你夫君我可是正当壮年……”朴灿烈继续臭屁。

  “……”

  总裁大人,你是精分吗?十秒钟前那个霸气侧漏跟我玩壁咚的是现在的你吗?你是一天二十四小时无时无刻不在脑抽风吗?

  就在朴灿烈自己狂开话匣子噼里啪啦一顿吹嘘自己加挑衅吴世勋的时候,一旁看呆了的哈啤突然似乎转开了脑回路,开始兴奋地冲朴灿烈汪汪叫,激动得直摇尾巴。

  好像在说:主人!你好威武!你干得好漂亮!

  朴灿烈心花怒放,弯下腰使劲揉了揉狗脑袋:“嘘……别说出去,你主人我都不好意思了。”

  吴世勋实在忍不下去了,然而正当他打算开口为自己扳回一城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响起了某邪恶系统君的声音——系统君咂巴着嘴,感慨道:“哎呀……这个甜呀……还亲个小嘴……哎呀……这重生的小日子让你过的……哎呀……”

  “……”

————————————————————————
真 . 补课前的挣扎!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