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珍‎´•ﻌ•` —

影帝再临(重生)第二十三章

第23章告白

   晚上,意外被困在机场八小时的导演刘挚终于抵达了影视城。照例见过几个主角后,人便出现在了吴世勋的屋子里。



   本来在刘导大驾光临前吴世勋还在纠结,自己应不应该出去打个招呼。如果出去吧,他一个男四号,凑上去跟导演虚乎会显得有些自作多情。但如果不出去吧,他和刘挚同样作为今天被朴灿烈一张名单捅出去的人,也总应该算是有几分同僚的情分在。



   这回可好,不用吴世勋纠结了,刘导自己笑呵呵地上门了,而且还顺手帮吴世勋和ricky几个人把盒饭拎过来了。刘挚手里的盒饭往桌上一放,吴世勋心里的石头立刻便落地了。



  “刘导,怎么还麻烦您给我们取盒饭。”ricky有点过意不去,在得到了刘导笑眯眯的“赶上饭点了大家一起吃”的回复后,立刻招呼超人和tommy给搬桌子搬凳子。



   刘挚没有再推托,他走上前去伸出手:“吴世勋小朋友,初次见面,你好啊。”



   被叫了小朋友的吴世勋心中默默地囧了,不过也正常,刘挚今年应该已经过了四十五了,女儿都几乎和吴世勋同岁,吴世勋被叫一声小朋友也是正常。于是吴世勋努力无视了那个称呼,连忙伸出手和刘挚的紧紧握在了一起:“刘导好,初次见面日后还请您多指教。”



  刘挚一边笑着一边揭开盒饭盖子:“看了你的mv我就知道你没什么可让我指点的,来之前朴总特意让我和金俊勉的mv导演通了个电话,我就更加放心了。指教说不上,朴总只交代了让我在生活上多关照你,别让你一个新人小豆丁被人一指头戳个跟头。”



     吴世勋闻言忍不住脸红了,刘挚很会说话,将我奉命关照你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晰,不遮不掩,但又不会让人产生羞耻感。这人高中毕业水平,导演助理出身,在圈子里摸爬滚打快三十年,能到今天的位置也实在是人情练达。



   刘挚看着吴世勋默默出神,便多解释了一句,“你别多想,朴总确实只让我生活上关照你,拍戏的事他本来只字未提,只是我看了你的作品后对你有信心罢了。”



   “刘导说的是。”吴世勋连忙回道:“刘导风评一向极佳,出道第一部就上刘导的戏,我自己也真的很开心。”



   刘挚笑了,他将酸辣土豆丝里的辣椒粒仔细用筷子挑出来,而后忽然说:“我听说,你本来是有上大银幕的机会的?”



   吴世勋一愣,想不到刘挚这个都知道。他犹豫了一瞬,觉得人家都知道你的底细你还故做谦虚实在是惹人讨厌,便干脆说实话了:“是,1985那个本子当时差不多也是可以拿下来的。”



   刘挚笑了,他笑起来眼角有一层细纹,但不仅不难看,反而有一番岁月染温柔的感觉。



      “出道就能上刘桂凌导演的戏,还能走上大银幕,是多少艺人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你怎么不肯去?”



   吴世勋闻言只是笑,声音平淡地回答道:“我对方远道这个角色有信心。”



   他的意思并不是有信心演好这个角色,而是,他对这个角色本身有信心。这句话常人听了可能会误会成第一种意思,不过刘挚自然听懂了。只这一句话,刘挚对吴世勋就彻底放心了,他目带深意地看着吴世勋,缓缓说道:“看来你是读懂这个角色了,这一个角如果能完完全全地拿下来,要比胡乱上一次大银幕有价值得多。”



   “是,刘导慧眼。”吴世勋微笑。



   刘挚把该说的话和吴世勋说完就准备离开了,他自己那份盒饭几乎没怎么动,因为进组第一天,按照惯例导演和监制是会叫上两个主角出去吃顿饭的,饭桌上客客气气一片和谐地表示一下情分,开工后导演就可以随便骂了。这种约定俗成的应酬推不了,吴世勋和ricky将刘挚送出门,刘挚一步都迈出去了,却忽然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吴世勋。



   “刘导还有吩咐?”吴世勋发现刘挚似乎有话要说。



   刘挚想了想,还是把刚才一直憋在心里的话缓声说了出来:“你新人出道,很多对于艺人重要的事情大概还不明白。”



   吴世勋闻言有些困惑,这话是什么意思?却不料刘挚说完这一句后自己纠结了两秒钟,而后给了他一个神下文:“控制体型,很重要。”



   那一瞬间,吴世勋清楚地看见ricky严肃的脸上扭曲而出的贱笑。今天的盒饭有红烧肉,刚才吃饭的时候吴世勋也没多想,几口就把那几大块连肥带瘦的红烧肉解决了,自己吃得挺香,忘了对面还有一个刘导囧囧有神地看着他呢。



   ricky幸灾乐祸两秒钟后捡起了经纪人的节操,过来解围说道:“刘导放心,小孩不懂事,我会看着他的。”



   那口气,活像是孩子他爹。



   ricky的经验和能力自然不容置疑,刘挚点了点头,而后笑着拍了一下吴世勋:“明天有一段你的戏,我等着看你出彩。”



   “是,刘导慢走。”吴世勋恭顺有礼地目送刘导离开,回过头瞪着ricky的小眼神立刻写满愤懑:“不就吃几块肉吗?剧组要是不想让演员吃肉为什么还订这种盒饭。”ricky还没来得及回答,吴世勋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声音。



  “是啊,剧组太虚伪了,给看不给吃。”



  朴灿烈。



   ricky一见总裁大人本尊,立刻像想起了什么悬而未决的人生大事似的,拍拍屁股,抬起小腿就朝朴灿烈过来的反方向奔跑而去,吴世勋无语地看着自己过分有眼力劲的经纪人离开,转身对上了那双沉静的黑眸。



  朴灿烈一下午处理了正常人一星期都处理不完的工作,丢下包括自己的随身助理在内的全公司员工处理公开的后续,自己一个人开车三小时赶过来,此刻眼底下都有些青。然而他的面上却没有倦色,他揶揄地走过来看着吴世勋:“快抬头让我看看,我听ricky短信说你眼睛哭成山楂罐头了。”



   吴世勋下意识地脸一红:“你听他瞎说。”



  “他可不是瞎说,电话里呜嗷一嗓子,嚎得我心脏都劈叉了。以前我还以为你天生情绪寡淡,今天一看还真是反差萌啊。”



   吴世勋被揶揄得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便自然而然地转移了话题,“你的体检报告出来了吗?”



   “出来了,一切都很好。”吴世勋仿佛一点也没有发现吴世勋在转移话题,表情颇有得色:“身体特别棒,什么问题都没有。”



   吴世勋心话:我都给你提升30%的健康率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然而下一秒,朴灿烈脸上的骄傲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很认真的心疼之色。他走过来伸开双臂,轻轻抱了一下吴世勋,声音低哑:“你心情好些了吗?”



  吴世勋没有拒绝朴灿烈的拥抱,他微笑答道:“看了微博后,感觉特别爽。”



   “那就好。”朴灿烈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一下午的奔波和那些他放弃的东西,都没有白费。他扭头透过门缝瞄了一眼屋里桌上的饭盒,问道:“你吃过了?”



   吴世勋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吃了,没吃饱,我们再出去找点吃的吧。”



   “好。”朴灿烈美滋滋地答应。



   两人在影视城里找了找,只有几家小火锅店和ktv。其实朴灿烈还挺喜欢火锅,他家族里聚餐的气氛总是特别冰冷,而火锅桌上热乎乎的热闹气氛对他而言就很新鲜。但是吴世勋今天不行,火锅是上火的东西,拍戏阶段万一长了痘就不好了。两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去ktv。



   直到他们坐进包房后,吴世勋才知道朴灿烈压根没来过ktv这种地方。某总裁西装革履地坐在ktv包房花里胡哨的沙发上,神情庄重地捧着菜单的样子很有点滑稽。吴世勋努力忍着想笑的冲动,坐在机器旁边看歌单。



  朴灿烈翻了菜单后才郁闷地发现ktv真不是个吃饭的地方,想起来上次和吴世勋喝啤酒挺开心,他就干脆只点了啤酒。



   吴世勋回过头来问他道:“你喜欢谁的歌?”



   朴灿烈懵了一下,“你要唱歌给我听吗?”



  “都进来了,就唱一首吧。”



  朴灿烈闻言仔细思考了一下,之后很认真地说:“我喜欢kelly。”



   “kellyspears?”吴世勋忍不住惊讶地向他确认,“唱《doit!lover!》的那个?”



   kellyspears可以说是当今欧美乐坛上最性感火辣的女歌手,是无数男人心中的绝对女神。有人曾经评价她的歌——“每一首都在理直气壮地□□”。吴世勋本以为朴灿烈会报出一个乡村音乐歌手,或者是爵士,最多也就是个摇滚,却没想到朴灿烈竟然会喜欢这么奔放的风格。



   朴灿烈非常认真地点头:“你说的这首我就很喜欢。”



   不是吧……



  吴世勋默默地囧了一下,如果灵魂有表情,他现在就是标准三白眼。



   但他也不是不能唱这歌,虽然他自认为会有违和感,但既然朴灿烈想听,那就唱吧。



  吴世勋在心里默默地回忆了一下旋律,在点歌机上点了那首《doit!lover!》



  火爆的旋律一瞬间便从四面八方灌入耳朵,朴灿烈被突然而来的巨大声音震了一下,他看向吴世勋的眼神中忽然燃起了一簇名为激动期待的小火苗。



   吴世勋半侧着身看着歌词唱,完全没看见朴灿烈眼神里跳跃着的酷似青春期小男生的澎湃。



   kellyspears的歌词向来露骨,直白地翻译过来基本不是在“做”就是在催促“快点和我做”,吴世勋的声音表现不出那股高亢和激情,但他也没有刻意端着装清新。虽然大概会被专业老师亮红灯,但是朴灿烈总觉得他的声音听起来就是有一种味道,让人沉沦。



  朴灿烈在背后看着吴世勋的侧脸,那种禁欲气息下蠢蠢欲动的性感让他觉得心潮澎湃。他听着听着就站了起来,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吴世勋背后。



  吴世勋刚好唱完一段,下面的都是重复的旋律和歌词,对这种歌他还是应付不太来,便干脆收了麦克点开了原唱。吴世勋正打算坐回到沙发上,一转身却直接撞进了朴灿烈的怀里。



   朴灿烈的呼吸声有些粗重,气氛一瞬间变得很微妙。



  吴世勋没有挣开,朴灿烈也没有很正式地抱着他,他的双臂半合拢在吴世勋身体两侧,但却没有触碰到吴世勋的腰,两人就以这种有些尴尬的姿势看着对方的眼睛。



   彼此凝望了大概十秒钟后,朴灿烈严肃地开了口,“对了吴世勋,一直忘了问,你是直的吗?”



   “……”



  “你别误会——”朴灿烈舔了下唇,解释道:“我不是打听你的个人*,只是比较希望你不是直的而已。”



  “……”



  还不如任由他理解成前者好吗?



   吴世勋默默地囧了半天。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缓缓坐下,低头看着桌上的酒杯说:“我不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吴世勋说完这话之后头顶上的人好久都没个反应,吴世勋心下诧异道:难道朴灿烈没有get到他的意思?正当他决定直白地再解释一遍时,一抬头,却看见了某人笑成一朵喇叭花的脸——如果要用手机里存着的颜表情来形容的话,大概是这样的:( ̄▽ ̄)



   朴灿烈开心地一屁股坐在吴世勋身边:“那我们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很好的。”



  吴世勋虽然有点不太吃得消朴灿烈的告白,但朴灿烈脸上疑似纯真的神情还是勾起了他的一点好奇,他问道:“怎么个好法?”



  朴灿烈认真思考了片刻,之后说道:“想让你永远能像我们初次见面时那样装酷,不会再受委屈嚎成一头伤心的小野猪。”



   吴世勋沉默半响——“……好比喻。”



————————————————————————

今天再来一章啊哈哈哈

还有,我有点怀疑自己为什么要给俊勉小哥哥这个人物了

形象有点不符合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评论(7)
热度(23)

2017-06-15

23